百书楼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小农民大明星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意义非凡的羽衣
    狄云与水笙,还有花铁干被困大雪中,到底要以什么为食?

    众书迷在为狄云担心之时,也不禁在心里思索,这大雪山中到底有什么食物?

    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花铁干准备吃的东西,竟然是水岱的尸体。????八一中文w8w?w?.?811?z8w1.?c?o8?

    “只听得狄云大声喝道:‘水大侠的身体,你不能动!’花铁干冷冷的道:‘再过几天,活人也吃!我先吃死人,是让你多活几天!’狄云道:‘咱们宁可吃树皮草根,决不能吃人!’花铁干喝道:‘滚开!罗嗦些甚么?惹恼了我,立刻毙了你。’”

    “握艹!”所有的书迷全都在心里大叫,他们原本只是为花铁干从一代大侠,变成了一个奸佞小人而遗憾,现在饿急了的花铁干,竟然要吃结义兄弟的尸体,这已经不只是奸佞小人了,用“丧心病狂”四字来形容都仍显不够。

    难道在绝境面前,人性的阴暗一面,真的如此彻底吗?

    一些想得多的书迷,不禁在心里思考这个问题,如果真是这样,那人也未免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的书迷不禁打了一个寒碜,也生出一些迷茫。

    不过很快,他们的眼睛又变得清明,在心里哈哈大笑一声,花铁干要吃结义兄弟的尸体,狄云不是在拼死阻止么?

    人性阴暗的一面很可怕,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如此阴暗的一面,关键是看“人”。

    狄云拼死阻止花铁干,却被花铁干一枪击中胸口。狄云的“神经照”虽然大成,但那是内功,外功此时依旧平平,并不是花铁干的对手。

    不过好在狄云身穿乌蚕衣,花铁干原以为能够一枪,在狄云胸口刺个透明窟窿,却哪知枪尖碰到他胸口,竟然刺不过去,阻了一阻。

    狄云给这一枪一推,一交坐倒,左手翻起,猛往枪杆上击去。喀的一声,花铁干虎口震裂,短枪脱手,直飞上天。这一掌余势不衰,直震得花铁干一个筋斗,仰跌了出去。短枪落入了深谷积雪之中,不知去向。

    花铁干大惊,心道:“小和尚武功如此神奇,直不在老和尚之下!”向后几个翻滚,跃起身来,远远逃了开去。

    然而狄云虽然未被花铁干的铁枪刺个透穿,却仍然被戳得透不过气来,晕了过去。

    水笙此时见到狄云拼死保护自己爹爹的尸体,心中感动,“难道这小和尚真的不是淫僧,自己之前都误会他了?”

    远远逃开的花铁干见狄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又慢慢靠近了过来。

    水笙见状,心里大急,此时的她虽然对狄云的疑心并未全去,但狄云刚刚拼死保护了她爹爹的尸体,她自然不会让花铁干杀死狄云。

    于是,在花铁干准备向狄云动手的时候,水笙也是拼死保护,她的武功虽然远远不及花铁干,但也能支持片刻。

    她一边拼斗,一边大叫“喂,喂!快醒转来,他要来杀你啦。”

    狄云醒来之时,见水笙正与花铁干斗在一起,心中同样感激,也随即上前相助。

    然而狄云与水笙两人加起来,却仍然不是花铁干的对手,两人斗了片刻,便逃进了一处山洞之中,借助洞口地形,守在洞口,花铁干倒也不干攻进洞来。

    只是,花铁干却在外面说要吃水岱的尸体,水笙大惊,急忙抢出洞去,狄云也紧跟了出去。

    三人就这样又缠斗在一起。

    这一次,“狄云吐出一口鲜血,脑子中迷迷糊糊,眼前这花铁干似乎变成了万震山、万圭、江陵县的知县、狱卒、凌退思、宝象……这许许多多凌辱虐待他的恶人。他张开双臂,猛地将花铁干牢牢抱住了。”

    狄云将花铁干牢牢抱住,仍凭花铁干把他打得满脸是血,却是不肯松手,反而越抱越紧,花铁干大惊,以为狄云已经疯了,奋力挣开之后,立刻逃得远远的,不敢再过来。

    水笙见狄云摇摇晃晃,站立不定,满脸都是鲜血,想伸手相扶,却又害怕,战战兢兢的走近两步。

    狄云见状喝道:“我是恶和尚,是小淫僧,别走过来,免得我污了你水大侠小姐的声名,滚开,滚开!”

    水笙见他神态狰狞,目露凶光,吓得倒退了两步。

    狄云随即又仰天大叫:“你们这些恶人,万震山、万圭,你们害不死我,打不死我。过来啊,来打啊!你们这些恶人,天下的恶人都来打啊,我狄云不怕你们。你们把我关在牢里,穿我琵琶骨,斩了我手指,抢了我师妹,踹断我大腿,我都不怕,把我斩成肉酱,我也不怕!”

    花铁干以为狄云疯了,水笙却起了怜悯之心,心道:“这小恶僧原来满怀心事,受过不少苦楚。他的大腿,却是我纵马踹断的。”

    狄云叫了半饷之后,终于摔倒在了雪地之中。

    花铁干与水笙见狄云摔倒,却是仍然不敢走近。

    这个时候,天空中的一头兀鹰以为狄云已经死了,兀的飞下来,向狄云额头啄去。

    狄云被啄,立刻醒转,见是一头兀鹰,顿时大怒,喝道:“连你这畜生也来欺侮我!”右掌奋力击出。那鹰离他身子只有数尺,被掌力所震,登时毛羽纷飞,落了下来。

    狄云一把抓起,哈哈大笑,一口咬在鹰腹,那鹰双翅乱扑,极力挣扎。狄云只觉咸咸的鹰血不住流入嘴中,便如一滴滴精力流入体内,忍不住手舞足蹈,叫道:“你想吃我?我先吃了你,我吃了你。”

    花铁干和水笙见到他这等生吃活鹰的疯状,都是骇然变色。

    花铁干立马又逃得更远了一些,再也不敢靠近狄云,狄云刚刚无意中将兀鹰击落,也让他心思一动,想着如果用此办法抓兀鹰,倒也可以解决食物问题。

    只是他的武功虽强,内力却是远不如狄云,成功击落兀鹰的概率很低。

    ……

    狄云喝了几口鹰血之后,又晕了过去,待他再次醒来,手中的兀鹰竟然被烤熟了,散着诱人的芬香。

    这自然是水笙帮他烤熟的,水笙现在终于知道,她之前一直把狄云当作小淫僧,是真的错怪了狄云,心中好不愧疚。

    狄云将手中的兀鹰吃了,想到水笙给他烤了兀鹰,自己却是没吃,想必也饿得紧,心中有些不忍。

    便又躺在雪地上装死,待兀鹰下来吃他之时,以掌力将兀鹰击落,半个时辰,就击落了数只。

    狄云将兀鹰丢给水笙,却没有说话。水笙将兀鹰洗剥干净,烤熟之后,再递给狄云,也同样不说话。

    ……

    狄云上次的无意之举,却是解决了食物问题。

    时间一天天过去,狄云打鹰,水笙烤鹰,两人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然而,食物问题虽然解决,天气却是异常寒冷。

    水笙平时除了烧烤兀鹰之外,全都躲在山洞之中,狄云却是不肯踏进山洞一步,只肯在洞外歇息,忍受着彻夜的寒冷。

    然而,在一日清晨醒来,狄云却觉得身上暖洋洋的,仔细一瞧,原来是自己的身上,竟然盖了一件古怪衣裳。

    这衣裳是用鸟毛一片片的穿成,黑的是鹰毛,白的是雁翎,衣长齐膝,不知用了几千几万根鸟羽。

    这是水笙为狄云制作的羽衣。

    这件羽衣意义非凡。

    狄云以前每一次行善,却总得不到善果,都是被恩将仇报。

    这一次,这一件羽衣,是狄云行善之后,第一次得到了回报。

    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大雪山中,世间的道义终于回到了正轨,善有善报。

    并且,狄云得到的回报不仅仅是羽衣,还有水笙的情愫暗生。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