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绿袍 > 正文 第四章 我们应该都有收集癖,不把东西搜罗到手感觉心里痒痒的!
    苏文遁走之后,崔五姑也不去追赶,急忙朝壁上的白阳图解看去,待看到图解无损,方才放下心来。只是那白阳图解已被那绿袍老怪盗去,日后恐是有一番波折了。

    却说苏文夺路遁逃之后,遁光连续飞了数百里,方才在一片山林中落下身形。虽然夺路奔逃有损颜面,不过他可是现代人,管他什么颜面呢,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逃,只要留得性命在,日后总能讨场子。

    在树林中观望半天,见到没人追来,苏文方才放下心来。

    想了想现在还有哪些秘籍可以取来为我所用。血神经是一个一个不错的选择,郑隐的不全,去哪里学呢?石神宫的血神老人好象已经转劫了,就算去求人家,人家也未必肯教。

    记得血神老人好像是从‘东海银蝉礁’学到完整的血神经。可是传闻中那银蝉礁在东海之上不停的漂流移动,极难寻找。自己就算是花费上几年的功夫去寻找也未必寻得到。

    忽然,苏文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地方还藏有一本秘笈。就是是那川贵交接处的一处荒山上的小庙,那川贵交界处所藏的秘笈无人看守,正好取得,那秘笈也算的上是玄门中上上乘的妙法。而且那里还有一物对自己大有用处,所以他打算先去云贵交界处寻找。

    苏文将足一顿,架起一道遁光望川贵交界之处飞去。未及半日,便行至那川贵交界。只见下面山岭雄修,绵亘不断,除了有时发现一些涂山里的野苗外,往往数百里不见人烟。

    他也不知那藏书之地具体在何处,只是在书上知道就是藏在这里。他怕赶过头了路,只按下遁光,离地不过十几丈,仔细观望景色。

    忽的一眼看到前面长岭横亘在前,甚是险峻。岭上山木葱茏,茂盛繁密,不见一处人烟。苏文落地一看,荒山寂寂了无人烟,两头都是峭壁,峭壁耸立直起,遥指天际。心中寻思着:‘也不知道是否就在这附近,且低低的地飞行寻找看看。’

    低低地架起遁光,且行且找。转眼间,翻过了山岭,地势卑湿,到处都是毒岚恶瘴,彩雾蒸郁,映日生辉。崖壁丛草之间,虫蛇乱窜,见人昂首追噬,乃是个极险恶的所在。四外都是高崖峻壁围着,又有藤莽封蔽,终年不见天日。

    那藏匿天书的左近处还隐居了一位正道中的能手,此人也是知晓此处典籍的奥秘,只是因为门派渊源未曾动过心思而已。虽然此人不是看护此物的,但谁知会不会因为门派渊源之故横加阻挠,更何况自己乃是有名的魔教祖师,在正道看来乃是绝不两立之人。为了防止意外,苏文特意将遁光隐去。

    不过还算运气不错,寻了不久,就在山中一片广坪上看见有座庙宇。

    该庙虽然僻处荒山,年代久远,墙粉殿瓦大半调残剥落,庙墙殿宇却是好好的,一些也没有坍塌。庙前还森列着两行一般大小粗细的桐树,土石平洁。那坪上飘满了落叶也无人打扫。现在正处于两朝交替之际,现在这里还没有那两个大人姐弟,所以这里一个人烟也无。

    四处看了看,赶忙降下遁光往庙中飞去,进了庙门一看,门前有两尊神像,金漆业已剥落。过了头门,便是一个大天井。当中人行道路用石板砌成,宽约一丈,长有十丈,直通大殿。路形是个十字,通着两旁的配殿。正路两旁也种着两排桐树。殿宇虽然古老破旧,却甚高大庄严。再往殿中一看,殿门已不知何在。神案上五供俱无,神像多半残落。

    苏文也不多看,径自往后殿行去。二层殿落内,树木、天井俱和头层相差无几,只是后殿门户窗墙及神像俱都残落,只剩一一点残垣断壁,与亭子相似。里面有一个极大石灶,上面放着一口大锅,见边沿上还铸有年代,却是宋时行军之物。

    一边横着一个神案,案上横放着一块有二尺多宽、四尺多长的玉石。苏文一见大喜过望,上前将那玉石托于手中,只觉得那玉石比平常的轻便了许多。这就是他要找的秘笈,那秘籍原是藏于石中。

    苏文见秘笈得手,也不急着打开。这玉石虽然看着易碎,其实乃是仙家法术结成,若是不懂得开启之法,任是你费九牛二虎之力也休想打开。要开那玉石,须得道家的正宗三昧真火煅烧七七四十九日,才能得以打开。或是寻找一把锋锐无双的神兵利器,一下斩开才行。

    可是现在他手中既没有神兵利器,也没有时间去煅烧那玉石来开石取宝。要不然会惊动那隐居在左近的正派高人,那时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他便先将玉石收入囊中待去以后,再来开石解禁。

    典籍既已到手,苏文也就宽心了许多。忽的想起这破庙之后还有一物对自己大有用处。乃是一个万年金蛛结成的万载金蛛网,此物最擅收取异类内丹真元,更兼有克制毒虫蛊物的无上妙用,稍加炼制就是一件异宝,能克制天下诸般飞针一类的法宝。若能得到此物也是一桩妙事。

    记得原著中说,此物乃被居住此大人姐弟从庙后寻得,苏文转身向殿后行去。转到殿后,只见那庙门上张着一张大网,颜色呈现金银二色,大有丈许,形如鱼网的软兜。看上去非丝非麻,触手粘腻,纹孔又细又亮。用鼻微闻,还有一般刺鼻的奇腥之味传来,苏文知道此物便是那万载金蛛所结的丝网。

    上前将那蛛网取下,只见那蛛网看起来虽大,团在手中只有半个拳头大小。忽的,绿袍想起了一事,这蛛网乃是万载金蛛所结,那结成这金蛛网的万载金蛛必在左近之处。那金珠乃是一个异种,日后对自己有大用处,却需寻得此物。

    不过想到万载金蛛,恐怕其修为厉害,自己绝非其敌手,索性先等一些时日,异日再来降服。

    既然能够轻易得手的天书宝经已经到手,苏文索性也就不急了。想到魔教中赫赫有名的血神经,当初说是石神宫主血神老人在东海底银蝉礁水洞之中,得到一部奇书,上面竟有血神经的来历和各种生克化解妙用,内中并还附有九道灵符,专为练经之用。

    只是那血神经已被血神老人得去,想必那银蝉礁早已没了血神经这部天书。若要学习完整版血神经,还需去寻找血神老人。苏文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去寻找这位前魔教第一高人。

    既然不能得到血神经,苏文又自盘算一番,看看还有什么天书能够得到。

    仔细思量一番,忽然想起另外一桩天书,就在青螺谷中,此时那神手比丘魏枫娘应该已被荀兰因杀死,只留下川西八魔几个在青螺宫中。

    想到此处,架起遁光向着川西青螺山行去,绿袍此行的目的乃是藏在青螺山的广成天书。那青螺山位于川边,靠近青藏高原。青螺雪山中的滇西八魔也是赫赫有名,八魔占了那青螺山的魔宫,自在其中逍遥快活。

    苏文这次想要寻找的宝物就藏在青螺宫中,只是那川西八魔乃是毒龙尊者的手下,绿袍也要顾及毒龙尊者的面子,不能肆无忌惮的杀人夺宝。

    青螺山八魔,本不是毒龙尊者的弟子。只是自从他们的师父神手比丘魏枫娘在成都被妙一夫人杀死后,知道峨眉派厉害,稍为敛迹一点。后来又因找人寻仇,不想遇上追云叟,不仅仇未报成,就连飞剑法术俱都被破。见有前车之鉴,八魔不得不早有防备。

    正在拟议之中,恰好俞德在成都遭惨败,失去毒龙尊者赐的红砂,想逃滇西去向他师父哭诉,请求与他报仇,走过青螺山。八魔原是后起余孽,虽然本领厉害,对于各派有名剑仙异人,都不大认得,当下发生误会,动起手来。

    论剑术,八魔原不是俞德对手。一则八魔人多,二则有那蛮僧布鲁音加相助,俞德被困核心,脱身不得,无心中打出他师父旗号。八魔久震于滇西毒龙尊者的盛名,又知他们师父魏枫娘与毒龙尊者的渊源,立刻停手赔罪,请至魔宫,就便婉言请俞德引见。一面正苦能浅力弱,一面又与正派结有深仇,当下一拍便合,情如水乳。

    俞德去向师父哭诉前情,他本是毒龙尊者的宠徒,加之毒龙尊者近来法术精进,又炼了几宗法宝,早想在中土多收一点门人,光大门户,增厚势力。八魔人多势众,在青螺盘踞,难得他等自甘入门,正好借助他等一臂之力,收将过来,为异日夺取布达拉宫的根据地,立刻答应了八魔的请求,将魏枫娘一层渊源撇开,直接收为徒弟。

    驾着遁光,只花了半盏茶的时间就来到川边,绿袍稍微搜寻了一下,就找到了青螺山。那青螺山距离四门山甚近,绿袍的遁法又是极快,很快便到了地头。

    往下一看,竟是山连山,山套山,如龙蛇盘纠,婉蜒不断,望过去何止千百余里。俱是高寒雪山,除了山顶亘古不融的积雪外,寸草不生,漫说人影,便是连个鸟兽都看不见。

    苏文虽是这座大山的主名,魔宫却在那山绝顶中一个深谷以内。这里纵横千余里,差不多全是雪山。只那青螺魔宫隐藏在一座温谷以内,藏风聚气,不但景物幽美,草木繁滋,而形势之佳更为全山之冠。那谷是个螺丝形,谷口就是螺的尾尖,曲折环,走进去二十多里,才看得见谷中魔宫。

    苏文看着谷中风色,见这青螺谷中百花竞艳,鸟兽清啼,端的是一个好地方,禁不住赞叹道:“这里倒真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于此建立根基,开山立教倒是合适!难怪那怪叫花凌浑会看中这里开山立派,只此清幽的景色就是天下难寻!”

    况且这里乃是位于一处隐蔽的山谷中,外面环绕着绵延的雪山,那山谷就如同凡人口中的天险要塞,易守难攻。只要在青螺谷中布置一个大阵护山大阵,就可以牢牢地守住青螺谷。

    苏文运起法术,悄无声息的遁入了青螺魔宫。此时西川八魔正在大殿之中饮酒作乐,每一个人的身旁都有数名半裸着身子,为其服侍的女子。那四魔伊红缨,乃是个女子,却也不例外,身旁也依偎着几个半裸的女子。这些女子,看似满面欢笑,满口娇吟,任八魔在自己身上掏摸,但是眉宇之间却郁结成一片,由此便知,这些女子定是八魔自良善人家处俘虏来供其淫乐。

    转过头去,不再看八魔的样子。转而看向上面主位上的高坐的大魔,那青螺宫的异宝就藏在大魔座位之下的一个密室中。

    苏文悄悄运起遁法,悄无声息地来到大魔的身边,其他的七魔混无察觉。运起遁法穿过山石,穿过禁制,来到了一条地道中。深入数十丈,来到一个石门前,上面绘有符箓,苏文此时就站在离洞门两丈之处。

    苏文看着石门上强大的禁法,急切之间也难以破去,只不过苏文不打算破去禁制,只是运起独门天遁法,在石门的禁制上发现了不少的破绽,苏文利用这些破绽径自穿过石门上的禁制,来到了石门后的石室中。

    石室中间摆放着一尊石案,石案之上放着一个七八寸长,三寸来宽,寸许来高的一个玉匣。玉匣之中的金光映的整间石洞都是一片金黄,那金光一明一暗,闪烁之间,似乎想要穿透石壁,直透九重天宇,但是金光每当触及石壁和穹顶之时,洞壁之上刻画的蝌蚪文字以及符箓都会扭曲幻现出来,将金光给压制下来,限制在石洞之内。

    苏文见之大喜,飞速上前,扬手一道青光一卷,压下了满洞的金光,将玉匣卷到手中。打开玉匣,立时看见了一本绢册,正是天书副卷。此副卷之上讲述全部都是威力至大的法术,以及一些奇门法宝的炼制之法,因其神异,故而常发金光。

    苏文稍加浏览,便明了了其中几项法门的应用,自觉实力更进一步,大为欣喜,顺手以法术在天书副卷表面布下了一个禁制,压下了其上腾起的万道金光,放入了自己的法宝囊之中。

    苏文拿着盛放天书副卷的玉匣,扬手一道青光拂过,匣底又露出了法术禁制的暗格,一柄玉尺和六粒丹药。拿起玉尺,玉尺上紫光腾腾,拿着玉尺随手一扬,一道紫气闪过,漫空的的紫气金花闪耀不定。

    苏文见此宝神异,知道这是广成子的修道炼魔至宝,威力宏大,只是没有天书上卷的九字真符,外人就算是得了此宝,也绝难运用。

    苏文却不怕,因其知道九天元阳尺上被广成子布下了禁法,所以才需要九字真符来催动此宝。九天元阳尺乃是广成子随身炼魔的至宝,那广成子作为上古金仙,法力无边,其炼魔至宝怎会只有这么一点威力?也是广成子害怕后人拿着法宝胡作非为,故而布下禁法,禁制了九天元阳尺的威力,非得要九字真符才能运用。

    苏文只需运用秘法重新再加以祭炼,就能自如的运用这九天元阳尺。

    玉匣中还有六粒丹药,乃是昔年广成子炼制的聚魄炼形丹,如果苏文的第二元神还未练成,得此一粒丹药之助就能马上练成第二元神。而且此丹还有凝练元神,助长法力的效用,故而极是难得。

    旁门之人修炼元神。从炼气化神而始,都是在修炼元神上下功夫,炼气化神将元神修炼到一种大成的境地,转而返虚锤炼元神,返虚三劫,劫劫渡过,直到渡过三次天劫,将元神锤炼的彻底坚凝,化成与肉身相似的存在。这个过程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功夫才能达成,而广成子遗留的聚魄炼形丹就是让返虚的修士省去了锤炼元神的这一步,提前拥有相当于渡过三次天劫之后的元神。就是元婴道修士这聚魄炼形丹对失却肉身,以元婴之身修行的人也大有用处绿袍取出一个玉瓶,将六粒丹药小心的装了起来,以符篆封住玉瓶的瓶口。将玉瓶收到法宝囊中。

    苏文又看着玉匣,亦同前法一拂,扫去了一层禁制,露出了下面一层的暗格。这玉匣一共有三层,除了上面盛放天书副卷的一层之外,下面的两层没有被八魔和乃师魏枫娘发现过,所以下面的两层宝物还保存的好好地。

    拿起暗格中的天书,苏文打开一看,上面全部都是蝌蚪古文,难以辨识,幸亏他古文功底绝佳,认得不少的蝌蚪古文,勉强能够辨识天书上的字迹。粗略的翻看了一下,这本天书上记载了不少的神通法术,大多都是上古的法术,而且还有一些天府奇珍的炼制方法,可谓是珍奇无比。

    只是这本天书只是三卷天书中的下卷而已,那天书的中卷在嵩山二老的手中,而关键能够注释蝌蚪古文的上卷在怪叫花凌浑的手中,难怪他会来青螺山夺取青螺宫,作为开派的根基。

    他将玉匣中的宝物全都收起,将玉匣依照原样摆灰石案上,施法在玉匣上留下一道法术,法术顶替了天书上的光芒,发出道道金光照耀满室。随后悄悄离了石室,依旧按原路返,看看还沉浸在一片欢歌笑语中的八魔,苏文运起遁法悄悄的离了青螺谷。

    苏文离了青螺谷,在一处山巅上现出身形,看着隐蔽在青螺谷中的青螺宫,苏文无声笑了笑,纵起一道遁光冲天而起。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