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大老板 > 第0062章 泥腿子
    不是宋梦曼打的,而是冷傲打出去的,冷傲沉着脸道“这一巴掌是我替宋小姐赏给你的,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丢人不丢人?宋小姐是你什么人?她爱怎么样你管得着吗?你看看你,就跟疯狗一样,逮住谁就咬谁,这一巴掌挨了之后,是不是清醒了一些?”

    “你居然敢打我?你一个泥腿子特么的敢打我?”付杰怒不可遏,他扑了上去,就准备跟冷傲拼命。

    “去尼玛的。”冷傲也是火气,接二连三的被一个疯狗一样地家伙骂成泥腿子。

    老子泥腿子怎么了?老子泥腿子就碍着你了?你祖上三辈指不定也是泥腿子出身的。

    他一肚子的火气,撩起身边的折叠凳猛地就砸“砰。”冷傲猝不及防,脑袋一下子就撞到了车门边上,他急忙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恼怒的道“你怎么开车的?”

    不过宋梦曼却好像没听到了这句话一样,那对灵动的双眸紧紧盯着冷傲的脸上,半信半疑的道“你确定你就是冷傲?”

    她记得那天晚会上,这叫冷傲的家伙是何等的风光,怎么都和这白头发也搭不上边。

    “如假包换。”冷傲不悦的道“还要不要参加你的晚会?不去的话我现在就下车了。”

    要不是本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原则,他还真不想参加这女人说的晚会呢。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宋梦曼瞪大了双眼,狐疑的道“你头发怎么白了?”

    “这事说来话长,你又是谁?怎么会知道我?”冷傲眼里闪过一丝的警惕。

    “我是宋梦曼啊。”宋梦曼深吸了口气道“你还有没有印象?那天晚会我见过你。”

    她当时并没有看清冷傲长的什么样,但是他的那两首歌却是带给她深深的震撼,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震撼。

    “你就是宋梦曼?”冷傲顿时想起了那个让自己连唱了两遍的女子,原来就是自己眼前这个有点暴力的女子。

    “嗯,就是我啊。”宋梦曼心里忍不住叹道,这到底是真的有缘分还是世界太小了?自己还满鹏城的去找这家伙,想不到居然跟自己住在一起这么久才知道。

    “嗯,有印象。”冷傲淡淡的道“我们还是先去晚会吧,今晚我还有点事。”

    他决定了,只要玩会结束,就先去找那个吴所长捞出损失。

    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弄成今日这幅样子?

    “行。”宋梦曼一下子答应了,只要冷傲跟自己住在一起了,其余的事情都好商量。

    甚至她已经想到了如何包装冷傲成为自己团队里的人,到时候铁定是成为首屈一指的大明星。

    出了这个插曲后,宋梦曼倒是没有再找冷傲的茬,老老实实的把车子朝着酒店的开去。

    一到酒店门口,冷傲远远的就看到了一望夫石,哦不对,应该是望妻石。

    不知道是哪位帅哥正眼巴巴的朝着这边看来,深邃的双眼,帅气的脸庞和一身得体的服饰,倒也符合某些人的择偶要求。

    “梦曼。”

    冷傲正想着会不会是等哪位大美女,却看到这男的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地朝着宋梦曼这边跑来,边跑还边喊着。

    他侧目看了一下宋梦曼,没想到宋梦曼却是一脸的厌恶,像是没有看到这男的径直的把车子开了进去。

    车子直接停在了酒店门口,冷傲刚想下车,酒店门口的门童就已经一脸殷勤的小跑过来打开车门,对着车里的两人点头哈腰行礼,恭恭敬敬的喊道“欢迎光临华庭大酒店。”

    冷傲两人一下车,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来,男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不过笑容看上去有点勉强。

    身边的宋梦曼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而这两人的穿着看上去般配至极,又手挽手,恰似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恋人。

    他们刚走进去,迎面就走来一个帅气得有些妖异的家伙,冷傲定眼一看,这不正是刚刚那尊望妻石吗?

    “梦曼,你总算来了,刚才喊你你怎么没答应?”望妻石很自然的忽略了冷傲,反而一脸热情的对着宋梦曼笑道。

    宋梦曼蛾眉一皱,冷冰冰的道“付杰,我们还没熟到那个地步吧?请叫我宋小姐或是我的全名。”

    付杰脸上微微的一尴尬,不过很快就消失得殆尽,把目光投向了冷傲身上,轻轻的嗅了嗅鼻子,轻声笑道“有些人就算是极力掩饰也逃不脱泥腿子的味道。”

    尼玛,老子招你惹你了?

    冷傲大怒,冷冷笑道“有些人就算是镶金带玉也隐隐有一股人渣的味道。”

    “你……”付杰自然听出了冷傲的话外之音,眼神一凝,咬着牙齿道“不知道兄弟身上有没有带金卡别人今天刚送我一张金卡,我一直觉得是假的。”

    冷傲心里冷冷一笑,瞧不起我就瞧不起我,何必还装出这副假惺惺的样子?

    一旁的宋梦曼柳眉一竖,刚要发火,冷傲急忙伸手拦了下来,对着付杰笑道“这年头不带点金的东西怎么行?你看。”

    说完,在宋梦曼惊讶表情里,冷傲从口袋里掏出一板金嗓子在手上,耸耸肩“我看你五行缺金,这金嗓子就送你了,还有,你的名字缺了一个言字,你应该叫付言杰才对,以后出门之前先喝点簌簌口。”

    “你……”付杰猛地瞪大了双眼,双拳紧紧的握着,他万万没有想到冷傲居然也会是一个狠角色。

    付杰觉得还是有必要先搞清楚冷傲和宋梦曼的关系才行,要不然自己踢到铁板,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不是一个傻子,也不是一个笨到家的纨绔子弟,相反,付杰是个很聪明的人,至少他会先搞清楚对方的身份才动手。

    被冷傲接二连三的打击后,付杰狠狠的哼了两声,这才悻悻的转身而去。

    “行啊冷傲,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一手。”宋梦曼一脸兴奋的道“你身上怎么会带有金嗓子的?还是准备好了来陪我砸场子的?”眼神里却有着不一样的神情。

    冷傲摇头苦笑一声,付杰的那句泥腿子彻底惹起了他的火气,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老子泥腿子吃你家饭还是穿你家衣服了?

    要不是此时场合不适,只怕冷傲早就甩了付杰一大嘴巴子了。

    “没事,我们进去吧。”冷傲嘿嘿一笑,把心里的不爽藏在心里,转而对着宋梦曼笑道。

    “真的假的?”宋梦曼也不是傻子,自然感觉到了冷傲心里的不爽,刚想问个清楚,不料冷傲却早已掉头走远。

    宋梦曼摇了摇头,急忙跟上冷傲的步伐。

    付杰被冷傲骂了一通后,心里总有一股火气从丹田铮铮铮的冒出来,他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一个劲地灌了起来。

    该死的,宋梦曼的身边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小子?自己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宋梦曼是我的,她是我的女人!付杰的双眸渐渐变得血红起来,心里的理智早已被抛之脑后。

    尤其是看着此刻宋梦曼与冷傲亲密的黏在一起,付杰的脸上更是一片阴沉,似乎随时可以滴下雨来,在他心里已经把宋梦曼视为自己的女人,他绝不容许另外的男人再出现在宋梦曼的身边!

    打定主意后,付杰猛地放下酒杯,迈着醉步走到了宋梦曼和冷傲的面前,伸出手指指着冷傲的鼻子,冷冷的道“这里是上流社会的聚会,你一个泥腿子没有资格进来,在我没有发火之前你最好给我滚!”

    他似乎低估了宋梦曼对他的反感,在内心强大的嫉妒之下,付杰犯下了一个如此低等的错误。

    “付杰,你真是越活越倒退了。”没得冷傲说话,宋梦曼就俏脸一冷“呵,真是好笑,今天我来不是给你面子,你真是把自己当成了个人物了吧?我还不稀罕了呢,我们走!”

    “宋梦曼你什么意思?你为了一个外人驳我的颜面?你说,是不是跟这个男人有一腿?”付杰生性多疑,在宋梦曼如此漂亮的女人面前,他对于宋梦曼已经有了一种病态的爱!

    现在这种病态更是发挥到了极致,只要宋梦曼在外面不管是跟谁说了什么话,他都会紧张,尤其是跟年轻的男人,更是付杰防范的重点。

    “啪。”这句话说完,付杰却是挨了一个嘴巴。了过去,上流社会?去尼玛的上流社会!

    “冷傲,冷傲……”宋梦曼没想到在自己面前一直是斯斯文文的冷傲居然还会有如此暴力的一面,一言不合就抄家伙把别人撂翻。

    她虽然也很讨厌付杰,可是付杰的身份却不简单,他的老爸真是自己爸爸的死对头付中堂,要是自己一个不小心被付中堂抓住把柄,说不定就会无限的放大。

    所以宋梦曼一直都小心翼翼的避开这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生怕给自己的老爸仕途带来影响。

    可是没想到今天冒充自己男伴的冷傲居然把付杰给打了,而且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打的。

    来不及考虑,平时里宋梦曼就很讨厌付杰,反正今天打已经打了,自己再怎么做都没办法避免了,把牙一咬,假装上去拉开两人,却暗中朝着付杰踢了好几脚。

    “哎哟,我擦,你特么的打老子……”付杰不时传来呻吟声,脑袋已经被冷傲打得肿跟猪头似的。

    刚刚打人不过是凭自己的一肚子火气,不过打完后,冷傲没有丝毫的畏惧,打了就是打了。

    这边发生的事情早已经把大厅里的众人惊动了,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他人疑惑不已,纷纷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忽觉手心一暖,冷傲低头一看,正好看到了一只风皙的玉手紧紧握着自己的右手,这只手的主人正是宋梦曼。

    宋梦曼给冷傲一个鼓励的眼神,随后紧紧的握着他的右手抿嘴不言。

    “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只见一个翩翩公子信步走过来,一对剑眉下的眼眸带着微笑,俊朗的脸上挂着传教士般的笑容,每走一步都是恰好的距离,仿佛丈量过了一样。

    随着这个人的到来,整个会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他似乎很享受这种被人敬仰的感觉,他带着微笑与每一个人巴结他的人打着招呼,信手拈来般游走在这种所谓的上流社会里。

    不过冷傲也只是看了一下便把目光移开了,现在谁来了估计都不会引起冷傲的注意。

    看到会场里居然没人在意自己,这个年轻人的目光在冷傲身上停留了片刻,就转移了开去,低头朝着地上的付杰看去,疑惑的问道“躺在地上的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

    “风少,躺在地上的是付少。”一个年轻人在风少的耳边轻声说道。

    “付少?”风少眉宇轻轻一皱“可是付杰?多大的人还躺在地上成何体统?把他扶起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冷傲抬头看了一下这说话的人,却发现正是风剑昕,这种晚会怎么会有他出现?

    难道风剑昕的背景也是不容小觑的?

    冷傲向前轻轻迈出一步,刚想回话,不料一旁的宋梦曼抢先答道“风哥你来的正好,付杰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居然敢骂我宋梦曼的男朋友是泥腿子。”

    “是梦曼啊。”风剑昕俊朗的脸上轻轻一笑“你说付杰骂你男朋友是泥腿子,你说的男朋友是哪位?怎么不带出来我看看?”

    “这就是我男朋友冷傲。”宋梦曼紧紧握着冷傲的手,对着风少笑道“风哥,他叫冷傲,冷傲,快跟风哥大声招呼。”

    “风哥好。”冷傲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难道自己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有了个美似天仙暴躁如雷的女男朋友?

    这么狗血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冷傲?”风剑昕饶有兴致的看着冷傲,嘴角微微扬起,一对明亮的眼睛泛起一抹笑容“我们见过,冷兄弟的身手不错。”

    冷傲突然感觉自己眼前的风剑昕眼神像是一对锋利的钢刀一样,仿佛能把心里的秘密都掏出来。

    “冷傲?冷傲在这里?”人群里突然传来一阵骚动,然后走出一个脸庞削瘦双眸却是神采奕奕的年轻人来,不过冷傲从这个人的脸上察觉到了一抹很自然的亲近。

    “老表,你什么时候来了?居然也不通知一下我?”这家伙很亲密的把冷傲搂在怀里大声笑道“既然到了这里,表哥就带你吃香的喝辣的,不就抽了付言杰一顿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风剑昕,你该不是想给我表弟下马威吧?”

    等等,冷傲感觉自己有些转不过弯来。

    先是莫名其妙的被宋梦曼在大庭广众之下宣布是自己的女朋友,然后又冒出一个自称是自己表哥的家伙,今天可不是什么愚人节啊。

    “表哥?”宋梦曼蛾眉微微一皱,疑惑的问道“杨哥,你说冷傲是你表弟?”

    据所了解的冷傲不过是一个孤儿,进了鹏城大学而已,然后两人莫名其妙的住在一起,可是也从没有看到冷傲会有什么高大上的表哥之类的,这又是哪门子的亲戚?

    “杨少,你确定没有在和我开玩笑吧?”风剑昕沉声的问道。

    付杰是他的小弟,莫名其妙的就被冷傲砸了一通,本来不管是的来头有多大,他都要冷傲下不了台,要不然别人看到自己对下属的死活不管不问的,别人的心肯定会寒。

    原本以为冷傲不过是某小世家的子弟而已,到时候自己只要稍微的施加一下压力,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可是冒出一个杨少说是这小子的表哥,令风剑昕不得不忌惮几分。

    要说杨少杨旭,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根正苗红的红三代,爷爷身居开国上将,父叔都是几大军区的大佬,其分量不是他风剑昕能够招惹的。

    杨旭脸色一沉,不悦的道“风剑昕,你说话之前最好先搞清楚目前的情况,付言杰胆敢骂我表弟泥腿子,这间接的就是骂我杨旭,今天是我和我表弟相逢的日子,本来算得上是一桩美事,但是莫名其妙的被付言杰搞砸了心情,风剑昕,付言杰是你的人,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风剑昕心里一凛,深深吸了几口气,他与杨旭虽然向来都是小打小闹的,但是还从未有过这种局面,毕竟大家都是在一个圈子混的,可是今天付言杰居然骂了冷傲是泥腿子,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而且杨旭这是杀鸡给猴看,要是自己今天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又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风剑昕的大脑就像是一架精密的仪器不停地转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风剑昕就决定了弃卒保帅,在放弃一个付言杰和结交一个冷傲之间,风剑昕自然很清晰的了解到后者的能量。

    付杰只是自己一个可有可无的旗子,但冷傲就不同。

    “哈哈,杨少,哪里的话?”风剑昕阴沉的脸色很快恢复正常,爽朗一笑“泥腿子就低人一等么?谁祖上三代不是泥腿子?付杰出言不逊,正该有此下场,来人,把付杰拖出去杖打五十,逐出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