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八零后修道记 > 正文 第200章 陈癫子回来了
    “起高,你不在家里配你婆娘,跑这里来干么子哟?”张积旺打趣张起高。张起高自从婆娘怀了崽之后,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干完了农活,就在家里陪着婆娘,里里外外的事情全包了。没想到张叫花承包的园艺场要卸树苗,他也跑过来了。

    张起高嘿嘿笑道,“积旺叔,你不是也来了么?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万闪着腰可怎么办是好?这么后生伢子,哪里还用得着你下力呢?”

    “那没办法。在自己家里干活没酒喝。也没有叫花家的野猪肉吃。上回在叫花家里吃了野猪肉,喝了他们家的米酒,就天天惦记着。可惜叫花家里没我干的活。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了,我哪里能够错过呢?”张积旺哈哈大笑。

    别看是繁重的劳动,梅子塘的村民们却依然是欢声笑语。他们已经懂得如何去承受如此沉重的生活,也懂得如何在这种沉重释放自己,寻找那种内心的欢乐。

    “叫花,这树苗子要趁早栽下去。怎么没见你这里准备好底肥呢?没有底肥,这树栽下来很难回过阳来。”张有连找到张叫花。

    “没事,就这么种下去。我现在哪里有钱去买这么多的底肥?”张叫花可没打算像般人那样步步地种果树。

    “园艺场里的蓄水池也是干的。这时半会到哪里去弄水来。这树栽好之后,还得淋趟贴根水。否则这树苗很难成活。”张有连又说道。

    “有连,你按照叫花的路子去栽树就是。剩下的事情让叫花自己想办法解决。”张积旺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园艺场里有人高歌起来。

    “负岩直下视南岳,回局曲犹平川。人家迤逦列版屋,火耕硗确名畲田。穿堂之鼓当壁穿,两头击鼓歌声传。长藤吊酒跪而饮,何物爽口盐为先……梅山之崖诗可镌。此诗可勒不可泯,颂声万古长潺潺。”

    陈癫子!张叫花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陈癫子过来了。

    “陈癫子,你也跑过来凑热闹了啊?”张积旺笑道。

    “你们都在这里凑热闹,我就来不得?”陈癫子笑嘻嘻地说道,虽然是跟张积旺说话,眼睛却看着张叫花。

    张叫花也看着陈癫子。上次,陈癫子说准备外出,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又跑了回来。不过张叫花看到陈癫子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本蓬乱的头,现在已经变成了平头,身上穿的也不再是邋遢的破烂衣服。衣服虽然陈旧,但是却穿得很整洁。根本看不出他往日疯疯癫癫的样子了。

    “陈癫子,你跑过来不干事可弄不到吃的。不过呢,你要是肯给大伙唱回,唱得好,我们保准你在叫花这里吃到肉。”张起高起哄道。

    “那没得问题啊。上次我想吃张叫花家的酒肉,他可不干。你们得跟他讲清楚了。”陈癫子的说话口齿也比以前清楚了许多。

    “满叔,你回来,我爹跟二伯知道么?”陈凤莲脸色红红的,因为办婚礼的时候,陈癫子过来闹事,她的事情已经成为村子里闲聊的热点话题。好不容易才慢慢淡化了。但是今天陈癫子再来这么出。只怕又要让陈凤莲大失颜面了。

    “我不是你满叔。陈顺长也不是你爹。他是你大伯。你是我陈顺生的女。”陈癫子果然开口几就让陈凤莲尴尬不已。

    “满叔,你说什么疯话呢?凤莲怎么可能是你女儿呢?你就别再这里闹了。”张景兵连忙走了过来。

    “我说的是不是疯话,你们不晓得去问陈顺长?”陈癫子生气地说道。

    张积旺连忙走了过来,将陈癫子拉到了边,“陈癫子,你莫不是过来捣乱的啊。今天是叫花的园艺场动土的日子,你若是想过来捣乱,我们梅子塘张家人可不会任凭你胡作非为。”

    “哪能呢。我是过来吃酒吃肉的。”陈癫子嘿嘿笑道。

    “那你还不赶紧唱山歌?你要是唱得不好,酒肉可没你的份。今天梅子塘张家的人都来齐了,多你个不多,少你个不少。”张积旺也已经觉陈癫子确实跟以前不样。不过无论陈癫子跟以前又什么差别,张积旺都没有兴趣知道。只要他不在这里闹就行了。

    “……二月惊蛰节,姐儿留郎嗨(嗨,梅山方言,玩),罗帐百世可知也,许郎花裤带。三月桃花开,郎从后门来,桃技夭夭花儿开,许郎双鞋……”

    陈癫子的山歌当真唱得好,开嗓子,梅子塘张家的人都停下来听陈癫子唱歌。

    “木匠师傅,我这歌唱得还行么?”陈癫子停下来,问道。

    “当真是要得。”张积旺点点头。

    “那可以吃得了野猪肉喝得了老米酒了么?”陈癫子又问道。

    “那是当然。”张积旺笑道。只要陈癫子不闹事,不影响这里种树就行了。大伙都懒得跟个癫子置气。

    张叫花觉得陈癫子这次回来得有些奇怪。听上次陈癫子的口气,他是准备长时间来开梅子坳的,但是现在过去没多久,他竟然又回来了。他想过去问个究竟。

    陈癫子看到张叫花靠近,冲着张叫花笑了笑,又唱了山歌,等众人起哄的时候,陈癫子才带着种别人察觉不了的神色与张叫花交谈起来。

    “你莫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告诉你也无妨。我去找个人。就是那个女人。陈凤莲的亲娘。人找到了,所以我回来了。”陈癫子直接解了张叫花的疑惑。

    “你不装疯癫了啊?”这才是张叫花比较关注的问题。

    “我不装了。以后再也不装了。可惜我的女已经不会认我了。呵呵。”陈癫子竟然哭了起来。这是个谁也没有想到的结果。

    张叫花也没有想到陈癫子会像个无助的孩子样哭了起来。

    “你莫要哭了,我家的野猪肉和米酒管你够还不行么?”张叫花抓了抓脑壳。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陈癫子下子破涕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