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复教
    再说叶无蔫和古笑天打得难解难分,叶无蔫怨恨古笑天放走了自己的仇人,还让人劫了狱,失去了要挟老尼姑的筹码,把怨气都撒在古笑天身上。  ??.古笑天因为心爱恋叶无蔫,所以不敢下重手,左右退让。

    叶无蔫步步紧逼,古笑天渐渐地把自己的十成功力都挥了出来,两人仍打个平手!从大殿打斗到外面,教众们都围着观看。古笑天隐约感觉好像又回到当初和叶无蔫起切磋练武的时候,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远处传来阵震耳的大笑声。

    两人心凛,叶无蔫惊奇的现是樊天涯,脱口道“师兄!”

    古笑天也是呆立当场,立刻与叶无焉停手。

    只见樊天涯披头散,衣着散乱,鬼医在旁扶着教主,眼睛对着叶无焉和古笑天使了个眼色,二人知道三年的治疗终于成功,都面露喜色。

    樊天涯慢慢地踱到两人面前,说“好,好,好,有人在打架啊,呵呵!”

    古笑天和叶无焉听到教主如此说话,也是摸不着头脑。

    殿外弟子们都跪倒在地,齐声道“拜见教主!愿我教主统江湖!”

    “教主?”樊天涯茫然道“什么教主,什么统江湖啊?你们在叫我吗?”

    “师兄,你怎么啦?”叶无蔫急道,她辛辛苦苦地收集珍贵草药,没想到教主治好后是这个样子,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旁边的秃头老者鬼医看到樊天涯此状,眉头紧皱,道“天涯教主刚刚初有成效,不宜在外面受风着凉,叶护法,古护法,咱们把教主请进后殿去吧!”

    叶无蔫心明白,点点头,就和古笑天起把樊天涯扶进后殿,樊天涯丝毫没有反抗,乐呵呵地跟两个人到了后殿。

    古笑天对樊天涯说“教主,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你?”樊天涯指着他说“好像很熟,但我想不起来你是谁了!”

    “我呢,我呢?”叶无蔫说“师兄你还记得我吗?”

    “也想不起来了!”

    叶无蔫转身低声哭了起来,她生爱恋樊天涯,为了得到他而不择手段,当年他爱上谢若蓝时使自己伤心欲绝,现在谢若蓝死了,他如今竟不认识自己了,哪能不伤心?

    鬼医皱眉道“虽然教主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但他昏迷了这么久,可能是失忆了!”

    叶无蔫哭道“那可怎么办?杜兄你有办法让教主再记起我来吗?”

    “我试试吧!”

    鬼医对樊天涯说“教主,您累了,睡会好不好?”

    樊天涯看着古笑天说“哦,我确实有些困了,我睡了啊。”说着就躺倒在床上去了睡着了。

    古笑天摇头叹道“想不到我天阴教堂堂教主代枭雄,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有什么办法,你快说啊!”叶无蔫急问鬼医。

    “等他睡熟了再说。”

    叶无蔫喃喃地说“看样子,他也不会记起来谢若蓝了。”

    古笑天深情地看着叶无蔫,说道“无蔫,如果教主从此再也不醒了,你会怎样?"

    “我会跟过去这三年样,口口的喂他吃饭,不分昼夜的伺候他,照顾他,陪他辈子!"

    “如果他醒了,记起谢若蓝了,要离你而去,那你怎么办?"

    鬼医知他二人素日的情谊,叹了口气,也不插嘴。

    “我…我…"叶无蔫激动起来,哭道“我把他杀了!"

    古笑天知道她说的气话,摇头道“无蔫,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叶无蔫下子就呆住了,然后冷冷地说“怎样?"

    古笑天苦笑道“二十年前,你我都还太年轻,幼稚无知,如今,你我都已老去,看看我们脸上的皱纹,但我仍然执着的爱着你,难道你还是不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吗?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

    叶无蔫看了古笑天眼,然后转头深情看着睡着的樊天涯说道“二十年前,我还很年轻,我就爱上了师兄,虽然现在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我还是依然爱他!虽然我们都会老去,但我还是像以前样爱他,只爱他个人!

    笑天,我明白你对我的感情,但我和你在起的日子并不快乐,我只是报恩于你,你能理解吗?

    你说为我可以做任何事,可我同样会为了师兄去做任何事!"

    叶无蔫眼泪慢慢滑过脸庞,接着说道,“笑天,今天你当着师兄的面,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谈及我们的过往了。你若是顾及我们以前的恩情,就不要在师兄面前提谢若蓝这三个字,然后全力帮助师兄重振天阴教!我们还像二十年前样,你我都是天涯身边的左膀右臂,我是左护法,你是右护法,我们的关系也是如此。”

    古笑天默默地听着,不觉想起那么多年自己为叶无蔫付出的切,眼睛瞬间模糊起来,伤心的眼泪止不住流出,他狠狠地咬着牙齿,慢慢对叶无蔫抱拳道“那就听你的!——左护法!"

    然后毅然转身离开房间!

    古笑天来到阴山悬崖边,这个地方是以前他和樊天涯教主,叶无蔫练功的地方。

    古笑天默默的看着前方悬空的茫茫云海,胸的爱恋,豪气和许多难言的感情都交杂在起了。他好像又听到了二十年前三人在这里练武时的声音,樊天涯爽朗的笑声,叶无蔫咯咯地娇笑,还有当时自己心的快乐。

    他对着云海声长啸,“啊……"似乎要忘记所有伤心的往事,这呼啸,用尽了他全部的力量,啸声传遍阴山,云海也为之荡!

    啸完再转身时,已是泪眼滂沱。

    当夜,古笑天和鬼医回到后殿时,樊天涯还在熟睡,叶无蔫还在旁小心地看护着。

    “怎么样,有什么办法了吗?"叶无蔫问。

    鬼医说“你去叫守卫在寨门敲锣,所有人都准备,告诉他们教主要出来训话!"

    叶无蔫诧异的说"可是教主还在昏迷啊,而且,寨门锣声是警告敌人进攻的意思啊,现在敌人又没有来,为什么要敲锣啊?"

    鬼医挥手道“敲就是了,老夫的话你信不过吗?”

    叶无蔫将信将疑,不过也不敢大意,连忙吩咐人去办了。

    鬼医自对古笑天有番吩咐。忽然听得寨门锣声响起了,古笑天急忙来到樊天涯床边.

    锣声更紧了,樊天涯显然也听到了声音,皱眉要睁开眼睛.

    古笑天大喊道“教主,敌人来攻山了!"

    樊天涯猛地睁眼坐起,突然用手抱住头,摇晃下,古笑天又大喊道“教主,无仙他们攻上来了!您说咱们到底怎么办啊?"

    樊天涯清晰地说“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头痛起来?啊,真是要命!"然后翻身坐到床边,说"不急,我天阴教寨门易守难攻,他们不会轻易攻进来的。"

    樊天涯看着古笑天,那神情和二十年前模样,“古护法,你先带弟子到寨门去,记住,不可出去迎战,不可开寨门!"

    然后转向叶无蔫,“师妹,你到后山,顺着小路……"他猛然看见叶无蔫脸上都是泪水,“师妹,怎么啦,你哭什么啊?"

    叶无蔫再也忍不住了,哭着扑到樊天涯怀里,“师兄,师兄你总算想起我了!"

    鬼医古笑天也都心如潮涌。

    樊天涯愣住了,“大敌当前,咱们有什么事情等退了外敌再说!古护法!"

    古笑天说道“教主,我在这里!"脸上含笑。

    樊天涯道“鬼医,这到底怎么回事?”

    鬼医看他神智已经完全清醒了,就说“教主,你失忆了,我们为了唤醒你的记忆才出此下策的,没有人来进攻。教主,现在是二十年后了!"

    "二十年后?"樊天涯疑惑地看看自己的双手,有看看古笑天和叶无蔫,“难道我真的失忆了,现在才刚刚醒过来,可是这二十年里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我点都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好像要有场大战,后来怎么样了?"

    “岂止有场大战,"古笑天说“这二十年里……"

    叶无蔫拦住他说“这二十年里,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用尽了手段来残害我们的弟子,天阴教分布在各地的分舵也多被消灭,现在天阴教的实力已大大不如从前!"

    古笑天明白她是怕自己说出谢若蓝的事情来,叹了口气,然后说“是啊!教主现在你醒了,我们就有了主心骨了,你说吧,我们要怎么办?"

    樊天涯心思缜密,知道他二人有事情瞒着自己,他现叶无蔫还在深情地看着自己,以为他们很担心天阴教的安危,便道“师妹,笑天,没事了!相信我,有我在,天阴教就定可以称霸武林!你们先出去吧,我现在还在头痛,咱们明天再商量!"

    三人告退离开房间,叶无蔫依依不舍,生怕樊天涯突然再失去记忆,樊天涯笑着说“走吧,师妹,没有事,我现在已经好了!"

    三人出去后,看到天阴教弟子们都在外面列队,古笑天大声地说“教主口谕,有天涯教主在,天阴教定可以称霸武林!"

    众弟子都异常兴奋,老弟子们都怀念二十年前天阴教鼎盛时候的光景,年轻的弟子听过了老弟子的讲述,都特别敬佩教主的本事为人,大家起高喊起来“称霸武林!称霸武林!称霸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