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供状
    三军得胜,洗刷了午之时的耻辱。??? ??   ? ??待得捆绑好匪徒,清扫好战场,已经是黎明时分。

    朱执下令三军稍事休息之后,然后午之时,再押着匪徒回去找王爷献捷。

    当下让何锦派了侍卫把捷报传回王府,然后命仇钺负责安营扎寨。

    子龙经过晚上的血战,此时也是身心俱疲,与婉儿找了个土坡,在那互相聊着天。

    二人慢慢由武功说到了这次的盗匪横行,猖獗作乱的事情上来。

    “徐大哥,我总觉得这次黑风盗匪猖獗无比,背后应该会另有隐情!”婉儿看着天边已经慢慢的有些红彤彤的,却也是很兴奋。

    她从小生长在王府,这在荒野之,观看日出却也还是第次。

    “嗯!”子龙见得日出,也是挺高兴,昨夜那场凶险的搏杀,他几以为自己必死,听得婉儿的话,点了点头,说道,“之前就与王爷他们有过商议,这次的事情,很可能又是刘瑾搞出来的!”

    “嗯,我也觉得!”婉儿皱了皱小琼鼻,说道,“可能是刘瑾现了上次爹爹牵头搞出的那处联名上书,想要报复爹爹吧!刘瑾如今权势滔天,又得皇帝信任,哎,他若想着时时刻刻,陷害爹爹可怎么办啊!自古有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哎!”

    见得婉儿长吁短叹,子龙忍不住轻轻笑,说道“如今我们拿住了匪吴三兴,这人应该就是刘瑾背后支持的!只要我们让他开口,指正刘瑾的话!只怕皇帝也不会轻饶了他!”

    “可是我看那吴三兴如此凶悍,不是轻易会招供的人啊!”听得子龙宽慰的话语,婉儿也不由得思考让这吴三兴开口指正刘瑾的方法来。

    “他不肯说,总可以画押吧!”子龙略微动脑子,神秘的笑道,“他这人,确实是个个铮铮铁骨的好汉子!只是却落草为寇罢了,他虽然不肯开口,但是我却有办法让他画押!指正刘瑾!”

    婉儿听,小眼睛放出光来,惊喜的问道“徐大哥,你有什么好办法,就快告诉我呗!”

    此时旭日东升,柔和的阳光洒落下来,映着婉儿红扑扑的脸蛋,显得格外的可爱。

    子龙看得心跳,笑着说道“婉儿想知道,我定当如实奉告,不过婉儿要答应我,以后不再叫我徐大哥,叫我子龙就好。

    婉儿笑道“这算什么要求?不过直呼子龙还是有点不习惯,不如就叫你子龙大哥吧!”

    子龙大笑道“好吧!叫子龙大哥显得更亲切!那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你,你且附耳过来!”

    婉儿只想着能找到办法,让吴三兴指正刘瑾,除掉刘瑾之后,安王不说高枕无忧,至少也能安泰很多。

    当下婉儿也不避嫌,直接附身过来。见得面若桃花的婉儿,子龙不由得有些走神,婉儿附身过来之后,老半天没听到子龙的声音。

    当即抬眼去看,就见子龙痴痴傻傻的看着自己,不由得脸蛋更红了,不依的说道“子龙大哥……”

    这声却唤醒了正在呆的子龙,当即子龙也是刷的下,脸色微红,轻轻的说道“我们可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料那吴三兴,必定我们的圈套!”

    婉儿耳边听着子龙的计划,不住着点着头,到了最后,竟然笑出声来,拍打了下子龙,说道“子龙大哥,没想到你是这么多鬼点子呢!”

    “这怎么叫鬼点子呢!”子龙却是反驳道,“这叫计谋!”说完还做出手拿羽扇的模样,凌空扇动两下,显然是在那扮羽扇纶巾的儒帅姿态。

    婉儿见得子龙如此做派,不由得噗嗤笑,说道“好了好了,我们的徐大帅,如今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前去让吴三兴画押指正刘瑾吧!午就要班师回城,拿了这吴三兴的供书,爹爹也会对大哥少些责罚的!”

    见得婉儿心里头直记挂着安王可能对朱执的责罚,子龙却也是心头阵震动。

    当下两人不再休息,迎着晨曦,向军营走去。

    走到营寨门口,正巧碰到巡营的何锦。

    何锦这次也算立下大功,正是佩服子龙的胆识与计谋,见得子龙与婉儿相携而来,兴冲冲的打了个招呼。

    而子龙与婉儿正好不知道吴三兴的关押之处,当即子龙问道“何统领,那匪吴三兴如今关押在什么地方?”

    何锦当即顺口问道“怎么,子龙要见这吴三兴有事么?”

    “确实有事!”子龙点了点头,说道,“吴三兴此次兴风作浪,我与婉儿都觉得这后面另有隐情,想去对他审讯番!”

    “嗯!”何锦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说道,“这吴三兴祸害银川,确实非同般,你们想审讯下,就跟我来吧!”说完何锦带着两人,绕过众营帐,来到了处独立的营帐。

    这里有三十名精锐王府侍卫把守,互为明暗两哨,把守相当严格。众侍卫见得子龙三人前来,都是目不斜视,没有行礼。

    何锦走了过去,问道“吴三兴可还在里面?有没有闹出什么动静来?”

    “回大人的话!没有,匪被徐将军点了穴道,已经功力被封,只是在里面睡觉休息罢了!”那名侍卫直接恭敬的回答道。

    何锦听罢点了点头,对着子龙二人说道“你们是要我陪同进去,还是就你们进去?”

    子龙答道“何统领事务繁忙,我们就不劳烦何统领了!我们两个也就是进去问问话也就是了!对了,何统领这里可有笔墨纸砚,我们审讯,却需要这些东西!”

    何锦点了点头,吩咐侍卫找来笔墨纸砚,然后就自去了。

    婉儿抱着笔墨纸砚,随着子龙抬脚走进了这间帐篷。

    此时吴三兴全身功力被制,正颓然的坐在床上,见得有人进来,抬起头,正好见到子龙带着名俊俏的士兵走进来,当即眉头大皱,说道“你小子到底是何人,来此做什么?”

    也是,吴三兴因为子龙而败,惨遭生擒,却还不知道子龙是谁,子龙闻言不觉笑,抽空对着婉儿得意的笑,说道“我是安王府副统领徐子龙,今日来此,就是例行审讯下你罢了!”

    “哈哈哈哈!”吴三兴听罢长笑不止,经久才息,然后只听他说道,“你小子身手高绝,胆识过人,这样才做个藩王的副统领,未免太过屈才吧!”

    子龙却不理会吴三兴,直接说道“安王与我有赏识保举之恩,我为安王府副统领,却也是正得其位罢了!你不用多问,今日前来,就是审讯下你罢了!”

    说完示意婉儿去桌边做好审讯记录,然后继续说道“我且问你,你这次带领黑风盗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可知罪?”

    “哼!”吴三兴扯了扯嘴,说道,“老子犯下的事,自然供认不讳,你们要杀老子,随时来就是!脑袋掉了,不过碗口大的疤,十年后,爷爷又是条好汉!”

    子龙闻言不由得嗤笑道“你这还是好汉?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还抢劫官仓,杀死官军,你这每条,都足以致死,何谈好汉!”

    “哈哈!”吴三兴脸含不屑的看了子龙眼,说道,“你这小子怎么懂得快意恩仇,怎么懂那大口喝酒,大块分金的快感,怎么了解啸聚山林的自由!”

    听得此人如此恬不知耻,子龙却也是不由得怒,旋即现这吴三兴脸玩味的嘲笑着看着自己,怒气又瞬间消散,冷冷的说道“哼!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且问你,你做下这等恶事,背后可有人主使?”

    “老子是黑风寨的大王,谁能指使老子!”吴三兴直接矢口否认道。

    “那刘翁是谁?”子龙早就听到刘武几人在与吴三兴的谈话,当即冷冷说道。

    “哼,你管他是谁!”吴三兴直接回道。

    “好,我再问次,你对你的罪行供认不讳么?”子龙却也不去深究,直接问道。

    “自然是了!”吴三兴此时只想着认下罪状,免受番皮肉之苦。

    在他心里,刘瑾位高权重,想来捞他,不过是举手之劳。

    如今先把罪行肩扛下,刘瑾自然懂得投桃报李。

    子龙却也仿佛对吴三兴的回答心知肚明,不再审问,对着婉儿问道“罪状可曾拟好?”

    婉儿此时压低声音,说道“禀大人,都已经拟好了!”

    “拿给他看看!”子龙抬手指向吴三兴,见得婉儿过去把罪状递上,然后对着吴三兴说道,“吴寨主,只要你在这罪状之上,签字画押,自然免受那皮肉之苦!我把罪状呈给王爷,王爷禀明朝廷之后,只会判你秋后问斩!你看如何?”

    吴三兴仔细的看了下这罪状,现都是说自己如何作乱,如何犯案,半点也没有牵扯到刘瑾,当即点了点头,说道“嗯,那我就画押吧!不过你可得言而有信,在我问斩之前,不得在行刑讯于我!”

    “这是自然!“子龙点了点头,说道,“王爷只需要你能站出来为城北的烧杀抢夺事件负责,平息民愤就可以了!”

    “好吧!”吴三兴点了点头,把那罪状摊开到个小桌子上,拿起手掌沾了印泥,就准备按上去。

    恰待此时,子龙突然踢起身边的粒石子,那石子迅若疾电的射向吴三兴的面门。

    吴三兴见状不由得大为惊骇,不明白子龙为什么突然下了杀手,可是生死瞬间,也由不得他细细思索,只得把头偏,让过那石子。

    这颗石子包含子龙的内力,刮的吴三兴面庞阵生疼,“啪嚓”声,直接打得吴三兴后面阵异响。

    吴三兴惊魂甫定的瞪着子龙,问道“徐副统领这是什么意思?”

    子龙微微笑,手指点了点吴三兴身后,说道“吴寨主,你身后有只蜈蚣,我怕你被他蛰了,因此出手,惊吓到你,还请恕罪!”

    吴三兴当下顺着子龙的手指看去,就见只蜈蚣在自己身后不远处,被粒石子打得稀烂,当下放下心来,回头狠狠的瞪了子龙眼,拱手说道“谢过徐副统领美意!”

    说完直接掌重重的拍在那份刚刚趁他回头时被婉儿调包的罪状之上,对着婉儿说道“拿走!”却没有瞧见婉儿低下去的头,笑靥如花,喜滋滋的拿走了那罪状。

    吴三兴又对着子龙说道“徐副统领,如今你的目的达成,是否可以让我这待死之人好好休息休息呢?”

    “那是自然!”子龙含笑接过婉儿递来的罪状,说道,“吴寨主可要记得老实点,否则若有异动,外面的侍卫可就直接动手杀人了!你若老实点,此际离秋天还有几个月,你却也能安稳的过几个月!”说完微拱手,带着婉儿出了营帐。

    吴三兴却是冷冷哼,重重的脚踩到那蜈蚣上,然后倒头便睡,心里不断的咒骂着子龙,暗想等着刘瑾救自己出去之后,定要约起帮手,把子龙狠狠的教训顿。

    子龙携着激动的婉儿直走出营帐好远,才停下脚步,婉儿见离那囚禁吴三兴的营帐不下百步,当即再也忍不住,兴奋的抱住子龙,欢笑着说道“子龙大哥你就是聪明,竟然就这样骗得了那老小子的口供!”

    此时婉儿因为太激动,整个人却都挂在了子龙的脖子上,子龙见得婉儿如此兴奋,双手却也是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

    婉儿闹腾了会儿,突然现这个姿势太过暧昧,刷的下,红了脸,尴尬的放下手,在旁边沉默了半天。

    子龙也是满脸通红,呆傻的站在旁边,不知所措,半晌也没说出话来。

    婉儿本待等子龙先说话,半晌见子龙没说话,抬起头来,就见子龙呆呆的站在旁,暗道声呆子,然后仰起头看着子龙,说道“你昨夜激战,想必应该是极累了!现下我们事情都做完了,不若你就先去休息下吧!午还要班师回城呢!”

    子龙讷讷的说道“好!那婉儿你也去休息下吧!”

    婉儿俏脸腮红,不去接子龙的话,直接蹦蹦跳跳的走了。

    子龙看着婉儿远去的背影,阵迷醉,半晌清醒过来,走向自己的营帐休息去了。

    日时分,三军将士披甲执锐,都站了起来。

    朱执下令拔寨回城,三军轰然应命,缓缓南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