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模仿
    宁秀儿果然不愧是皇帝的贴身侍女,皇帝的言行,举动,她都能准确的指点出来。   ???.

    当下对着子龙说道“不过公子和皇上毕竟不是模样,但这显微的区别,稍微化化妆,应该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子龙听了秀儿所言,暗呼惊险,幸亏不是模样,不然当初谷大用带走吴三兴时说不定就会觉自己像当今皇上,不过他隐隐记得谷大用都没正眼看自己,况且自己当时是穿着跟其他人样的侍卫服饰,应该不会觉什么,当下松了口气。

    子龙花了晚上的功夫,总算把皇帝的举止学了个七分。

    便是宁秀儿自己,也是对子龙装扮的皇帝,觉得有些真假不分了。

    “徐少侠,你如今扮作皇帝,只怕除了我这等贴身之人,以及那刘瑾之外!便是太后也是无法分辨的出来的!”宁秀儿对于子龙的聪颖,也是佩服不已,不由得出声感叹道。

    “呵呵,还是秀儿姐姐教导有方啊!”子龙对于扮作皇帝扮的像,却没丝毫成就感,不过这次安王与安王府的安危,全在子龙假扮的成功与否上,子龙也是用心至极。

    “你如今虽然已经像了七分,但是有分,却不像!”宁秀儿见得子龙这样说,竟然拧了拧眉头,说道。

    子龙与宁秀儿学得假扮皇帝,周边却也有婉儿与虚长老在观看,此时听得宁秀儿的话,虚长老忍不住出声问道“秀儿,你说的是什么?”

    宁秀儿看着脸疑惑的子龙,缓缓说道“性子!徐少侠的性子是待人和善,不论是高低贵贱,他都能平等相交!陛下却是个顽童性子!从小到大,在太后与刘瑾的刻意引导下,陛下变得只知玩耍,不理国事!虽然他待人不坏,但是毕竟顽童心性,不经意间,就是颐指气使,最是蛮横!好在我跟了他至少十年,从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就跟了他!先帝又只有他这么个孩子,所以他自小对我甚是敬爱!”

    听得正德皇帝竟然从小独自人长大,又是被太后与刘瑾刻意培养成顽童,子龙只觉得心下突。

    本来因为养母的死,大哥的失踪,子龙本来对正德皇帝还有些怨恨,到了这会儿,却多了几分怜惜,少了几分怨恨。

    “可是我自小生在平民之间,甚至还乞讨过!哪里会什么颐指气使,顽童心性!”子龙双手摊,哭涩的说道。

    “呵呵,徐少侠不必如此!”本来说起正德皇帝不幸成长的宁秀儿,也是有些黯然,此时听得子龙如此说,不免有些感同身受。

    她本是名官家小姐,父亲曾是前朝的工部侍郎,只因朝争站队错误,被满门流放,她也是被收录教坊司,等待他人荼毒。

    后来弘治皇帝无意间带着还是小孩的正德皇帝微服私访之下,来到教坊司。

    正德皇帝却缺少玩伴,被这大了自己几岁的宁秀儿打动,是以恳求弘治皇帝,更改了宁秀儿的户籍,把她收入了宫。

    如此晃就是十年,宁秀儿此时听得子龙的话,却想起自己幼年的经历,不觉说道“看不出来,徐少侠表人才,也与陛下般,命运多舛!陛下虽然生在帝皇家,可是却生不由己!徐少侠不必担心,只要不是虎与我,其他人都认不出你的真假来,你便请放心吧!”

    “这就好!”子龙听得宁秀儿所言,正德皇帝竟然自小命运多舛,不由得也是好奇,这少年天子,十余岁便登基为帝,是为天底下最有权力的人,他还能有什么不幸的事呢!只是宁秀儿虽然是丐帮人,自己也与丐帮合作,但是这等**,还是不打听的好。

    宁秀儿也没有就正德皇帝继续说出来,只听她继续说道“你如今已经学了差不多了,明日陛下要御驾去豹房行,你就随着虚长老入宫,自然有人接应!但是切记不要从正阳门入宫,虽然刘瑾不在京城,谷大用也去了宁夏,召见安王,但是张永等虎,锦衣卫提督等人却还在宫坐镇!如果你被张永瞧见,保管被他认出来!虽然张永与刘瑾等人大不相同,但是我们却无法保证,他不戳穿你!”

    “嗯,我们知道了!”虚长老慎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明日我们就由北安门入宫,虽然那里是司礼监,但是虎留在司礼监的,顶多也就是太监高凤!司礼监政务繁多,高凤必定没有时间出来巡视!”

    “好!”宁秀儿闻言思索片刻,缓缓说道,“那这样吧!如今刘瑾南下,谷大用不在!张永在城外负责十团营,只有高凤、马永成、罗祥、魏彬、丘聚等五人!高凤需负责司礼监的运行,马永成却是东厂的厂公,只有罗祥、魏彬、丘聚三人。我明日就撺掇陛下,带着这三人也去豹房随侍,如此来,就没什么太大的隐忧了!”

    通过宁秀儿的话语,子龙总算明白了虎的职责。他如今就只见过了谷大用人,但是这谷大用看起来虚胖,但是却是个深藏不露的主。上次带人前去驿馆,对付吴三兴,就是先用人拖住自己,然后再处理了吴三兴之后,不给自己丝毫反应时间,直接带走了吴三兴。

    刘瑾自不必说,那其他六虎,只怕也不是等闲之辈。如今张永、马永成、高凤都有事务在身,不会出来捣乱。罗祥、魏彬、丘聚又被宁秀儿借助正德皇帝引走,当是万无失。只是如果宁秀儿因此暴露,那对宁秀儿也是危险。

    当下子龙问道“秀儿姐姐,你让皇帝带着罗祥三人随侍,如果暴露的话……”

    宁秀儿听得心头暖,在深宫之,都是设计陷害,何尝有人关心。她若不是得了正德的庇护,只怕早就成了宫某座枯井之的死尸了。

    如今听得子龙的关心话语,宁秀儿嫣然笑,说道“徐少侠不必替我操心!那罗祥三人,就是陛下的随侍太监!平日里,虎也都是他们三人轮流伴驾,好为刘瑾等人取得陛下的动态!明日是豹房的验收,陛下谨慎无比,带着他们三人同前往,也是应有之意!”

    “是么?”子龙闻言点了点头,既然不是刻意,那宁秀儿的危险就降低到了最低,当下也是微微放下心来,说道,“那明日秀儿姐姐多多小心,不要让虎瞧出破绽,我们进宫取得了先帝墨宝,就会立即退出来的!”

    “这我知道的!徐少侠,婉儿小姐,虚长老,明日你们小心些,不要惹到司礼监,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宁秀儿又提点了下,带上兜帽,就准备离去。

    “秀儿姐姐再见!”子龙与婉儿站起身来,与宁秀儿道别道。

    宁秀儿藏在兜帽之的玉颜浅浅笑,就随着郝大仁,退了出去,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此时已经是申时时分了,虚长老看了看外面的夜色,说道“子龙兄弟,婉儿小姐,你们先休息下,明日我们等皇帝出宫门,就准备由北安门入宫!我这便先下去,挑选下可靠的兄弟!”

    “虚长老慢走!”子龙与婉儿也是起身相送,把虚长老送出门外。

    二人送完虚长老之后,互道晚安,就这样先睡了过去。

    次日早,郝大仁便把子龙二人吵醒,子龙睁开眼后,打开窗户,现外面还是蒙蒙亮,显然时辰尚早。当下走到门边,打开门,就见任不凡正身大汉将军的服饰,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对着子龙笑,鞠了躬,行了个大礼,说道“臣参加陛下,恭祝陛下圣安!”

    子龙微微愣,瞬间反应过来,脸倨傲的抬了抬手,从鼻孔出声音来,说道“平身吧!”

    任不凡挺逗的子龙的话,嬉笑着站直了身子,说道“哈哈,子龙果然反应机敏!”

    “任大哥怎么来了?”子龙也是笑了笑,恢复自己的常态,说道,“我听虚长老说,你与天冲道人交好,如今刘瑾南下对付泰山剑派,你现在应该……”

    “应该去泰山了是吧?”任不凡爽朗笑,抬了抬手,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说话,婉儿小姐现在起了没?不要让我这等粗人,扰了婉儿小姐的美梦就不好了!”

    “任大哥却是说笑!”只见婉儿从子龙身后探出脑袋,轻拉子龙,把任不凡让进房内,笑盈盈的说道,“今日是我安王府生死攸关的大事,我身为爹爹的女儿,怎能不尽心竭力,岂能贪睡误事啊!”

    “哈哈!那却是任某口误了!”任不凡笑着直接与子龙二人走进屋内,对着外面挥了挥手,就见两名大汉将军打扮的丐帮子弟,抬着口沉重的铁箱,走了进来。

    待得二人把箱子放下来之后,任不凡打开箱子,只见里面却是两套服饰,套是明黄色的龙袍,套却是普通的宫娥服饰。

    任不凡指着这服饰,说道“这龙袍却是我们丐帮千辛万苦,才淘来的!虽然年岁有些久远,但是将就着用,还凑合吧!子龙你且换上,今日你却是这主角!”

    子龙看到龙袍,便知道这就是自己今天的“戏服”了,当下直接拿出龙袍,就准备穿戴起来。不料才刚刚摊开,就现这龙袍与般服饰大为不同,当下不由得杵,不知如何穿着。

    婉儿瞧见轻轻笑,直接碰过龙袍,说道“龙袍与寻常的袍子大为迥异,你个人,是很难穿戴好的!我小时候听我爹爹说,每日先帝上朝,为他更衣的宫娥,至少也有六人之多,可知这龙袍的繁复了!”

    “啊?”任不凡听得也是不由得傻眼,他还真没想到,穿个龙袍,竟然还这么难。

    子龙也是闻言大囧,说道“我们这里除了你,却都是大老粗,哪里会穿这么繁复的衣服啊!”

    “那你就看本姑娘如何人为‘陛下’您更衣了!”婉儿接过龙袍,把它先放好之后,就伸出芊芊玉手,来为子龙更衣。

    任不凡见了大囧,不由得咳嗽声,说道“那个,这个,我还有点事,便先出去了!子龙,婉儿,你们先慢慢穿,我带着兄弟们在外面等着你们!”

    “好!”婉儿嫣然笑,直接除去了子龙的外衣,缓缓为子龙更起衣来。任不凡“落荒而逃”,出了房门,直接随手带上了房门。

    当下偌大的房间,就只有子龙与婉儿二人。婉儿呵气如兰,不断的为子龙更衣。子龙却也是被这亲昵的动作,闹了个大红脸,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里。

    他虽然如今已经与婉儿互诉衷肠,相互表明了心意,但是两人之间,却还都是相敬如宾,顶多也就是牵牵手了。除了那次为子龙疗伤,两人再也没机会有太多的亲昵动作。

    如今婉儿那身上芬芳不断的溢出,飘得子龙满鼻子都是,只觉得都是醉了,脸色越的红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