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媾和
    大军的军大帐,其实就在安王的营寨不到百步的地方,这却是因为安王地位尊崇,定国公为了护卫安王,而如此安排的。  ???. ????.

    不多时,来到军大帐外。此时军大帐外已经布满了官军将士,严密把守,不让人随意进出。

    张敏带着安王等人来到之后,与那守门的校尉沟通番之后,这校尉才令手下放下,安王便带着马风月与子龙,昂然入内。

    进去之后,就见定国公三人正围在幅舆图附近,不断的比划着。安王见了,说道“定国公,本王奉令前来!不知有何指教!”

    定国公闻言震,与那闵闵御史,魏彬起转过身来。定国公轻轻笑,说道“有劳安王殿下前来了,未知哪位是风月帮的马帮主,敢请殿下为我们引荐番!”

    安王闻言皱了皱眉头,心里思量,看来这次所谓的召见,确实是直接冲着马风月来得。但是不知却是为何?难道是宁夏边军与风月帮生隙的事,传到了这里么?

    心里想了许多,安王动作却不慢,只见他让出身后的马风月,为她介绍道“这位便是风月帮的马帮主!她为人英豪,巾帼不让须眉,实是我宁夏有名的女君子啊!”

    “拿下!”魏彬听得安王介绍完毕,却也没过多废话,直接暴喝声,说道。

    就见这大帐之,突然出现了大队锦衣卫,这些锦衣卫竟然藏身在帐里的阴暗角落,摒住了呼吸,是以安王三人才没有觉。

    此时骤然出来,这些锦衣卫分出小队人马挡在了定国公三人面前,其他人都团团围在安王三人身边,两名拿着锁链的锦衣卫狞笑着走了出来,准备去索拿马风月。

    见得此种情况,安王不由得色变,暴喝声,说道“定国公,你是在给本王摆鸿门宴么?”

    这声暴喝唬得那锦衣卫都是齐齐震,不敢上前。毕竟安王是大明藩王,如今又是没什么过错,他们如何敢随意冒犯。

    定国公也仿佛早就料到安王会阻拦般,缓缓说道“安王殿下,你知道最近的军报是什么吗?”

    “不知!”安王对于定国公的话,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今日午时,有宁夏的军报送来,姜汉姜总兵轻敌冒进,了鄂尔多斯的埋伏,有五千边军,已经埋骨黄沙,你可知道么?”定国公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

    安王闻言也是震,姜汉竟然出事了!五千边军,这可不是小数目,宁夏军镇总共才六万出头的边军。其还有万左右驻守宁夏城周边!长城边关,只有五万不到,还多是分散在长城附近的军堡之。

    如今五千边军战殁,只怕宁夏边军的机动兵力都已经损耗殆尽了。如果宁夏城没有援兵前往前线,只怕死守之下,长城边关被破,却是迟早得事了。

    “这是真的么?”安王震惊的说道。

    “自然是真的!”说话的却是那年岁不大的闵御史,只见他从怀里抽出封信,直接扔给了安王,说道,“这里就是宁夏午送来的军报,殿下你请看看吧!”

    安王接过军报,小心翼翼的展开来,看了会儿,旋即面有戚容,说道“哎,想不到宁夏之事,糜烂至此啊!可是这件事,跟抓拿马帮主有什么关系呢?”

    “桀桀!”魏彬阵怪笑,说道,“你可知道这次鞑子为何能歼灭五千边军么?”

    “不知!”安王摇了摇头,说道。

    “因为有套寇袭击宁夏侧后,姜汉急于求成,想战鄂尔多斯,就轻敌冒进,以致伏!”魏彬瞪着马风月,说道。

    “可是这关马帮主何事?”子龙此时忍不住出声说道,“动手的是鞑子,起因是套寇,风月帮可没有犯什么事啊!”

    “你是何人?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么?”魏彬却没有接子龙的话,而是暴喝声,说道。

    子龙听了不禁大怒,正待反驳,安王却微微以目示意,令子龙不得乱说,然后才说道“这位是我的贴身侍卫,他说的话,也正是我想问的!”

    “嘿嘿,好吧!既然是安王所问,那我就回答二!”魏彬不屑的笑,说道,“这件事看似跟这女子没有分关系,但是却也正是因为这女子,局势才糜烂至此!因为这次套寇,其实是河套上的个叫天王派的匪类门派纠集起来的,他们起兵的目的,只是因为这女人曾经杀了他们的个叫纳兰雄的兄弟,所以他们杀赴宁夏,是想为兄弟报仇!”

    “天王派,纳兰雄?”马风月听了许久,到此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攻破的三座军堡,正好是自己风月帮助守的三座军堡,也知道了套寇为什么要扬言消灭风月帮。原来切的切,就是因为不久前,那好色跋扈的天王派九天王纳兰雄,死在了风月帮的缘故。

    “不错!”魏彬也是习武之人,马风月虽然嘀咕的声音很小,可是却也被他听见,只听他得意的说道,“我们已经联络上天王派了,他们的条件很简单,交出马风月与她的女儿苗灵,他们就会撤出这次争斗,如此来,鄂尔多斯孤掌难鸣,我们自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打退他!这样来,就算是赢了这次大战了!”

    安王至此已经全部明白了,原来马风月竟然涉入进了套寇的去留,只是这帮狡诈残忍的匪寇,真的会因为获得马风月与苗灵,就即退去么?

    “哼,你们难道就这么天真的相信了匪寇的话?”子龙却直接出声喝道。

    魏彬听得大怒,说道“好你个没入流的小侍卫,而再,再而三的敢大放厥词,真是岂有此理!来人啊!给我把这目无人的小侍卫拿下!”

    早有锦衣卫听得命令,直接分出了两名锦衣卫,拿着镣铐,奔了上来,甩开锁链,就拿向子龙。

    在他们眼里,侍卫的武功,却多半不如自己锦衣卫,是以也没怎么上心,那甩出的锁链,也是绵软无力。

    子龙见了,不由得冷笑连连。他也已经看了出来,今日如果不显露几分本事,这三位大官,必定是要抓拿马风月,以换取那匪寇的退兵。

    当下子龙身形动,直接错开锁链,然后伸手在锁链上搭甩,这锁链被子龙这么弄,仿佛活了过来般,直接如同条蟒蛇般,倏地后转,直接把那两名锦衣卫,捆绑到了起。

    这下,却也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多数锦衣卫都是只觉得眼前花,对面的那个小侍卫仿佛没动般,那两名锦衣卫就被自己甩出的锁链,把两人自己锁到了起。

    “这……”众锦衣卫都是大为惊诧,收起了轻敌之心,咣当的阵阵脆响,这些锦衣卫都已经抽到在手,准备杀了上来。

    还好有定国公在,只听他喝止道“放肆!安王面前,你们还敢抽刀,是不是不想活了?”

    锦衣卫都是闻言大囧,个个又立即还刀入鞘,僵立在当场。定国公才对着安王说道“安王殿下,这里是军大帐,为大军指挥所在,你的侍卫,还请管好,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他其实不是我的侍卫!”安王此时却也知道,如果不给子龙正名,只怕这些人会直朝着子龙难,当即说道,“他是我安王府护卫司指挥佥事,同时还是宁夏镇平羌堡的守备,是五品武官!”? “原来是朝廷命官!”定国公点了点头,说道,“可是即便他有官身,那言行却须更要注意啊!”

    “难道我说的不对么?”子龙此时被安王公布了身份,当下也不再压抑,直接说道,?“匪寇残忍狡诈,最是无信!我们就算送出了马帮主与苗小姐,国公大人,你能确定他们必定会退兵么?”

    “哼!天王派已经派人前来,要与我们签订合约!”那闵御史出声说道,“只要我们送出这马风月与苗灵,他们说了,自会遵照合约办事,不再踏足我们大明境内!”

    “哈哈!”子龙仰天长笑,说道,“闵大人,你是读书读多了吧!匪寇的话,焉能轻信!”

    “你……”闵御史听得子龙言出讥讽,不由得指着子龙,气愤的说道,“你个小小的守备,竟然敢如此讥讽我?”

    “我只是就事论事,不存在什么讥讽!”子龙却也是狡黠的否认道,“如今战事已起,套寇也是配合鞑子,打破了三座军堡,又伏击了五千边军,你觉得这时候他们大占上风,却为何还要来和谈呢?”

    “那还不是我们大明国力强盛,天子圣命。这些小小匪寇震怖,不敢真的与我们为敌么?”闵御史朝着京城方向微微拱手,说道。

    子龙听得这闵御史如此虚伪,心里不觉得对此人的评价低了几分,继续说道“那好,我就问句,如果他们拿了马帮主与苗小姐,还不撤军,继续联合鄂尔多斯人攻打宁夏,你准备怎么办?”

    “那就集结大军,灭了这帮跳梁小丑!”魏彬出声说道。

    “那何不现在就这样做呢?”子龙放声说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我朝自开国起,从无与匪寇媾和例。太祖太宗数次北征大漠,就是为了厘清鞑子,不使祸乱天下。我宪宗皇帝,虽然风评不佳,可是他在位的时候,也是有大将出塞,于红盐池歼灭了鞑子,打得河套二十年和平!怎么如今圣明天子在位,诸位竟然是先想着媾和呢?”

    “这……”闵御史时语塞,宪宗皇帝任用汪直等宦官,官集团,儒士都是不喜宪宗,个个都把宪宗比作昏君。可是就这么个人笔下的昏君,他竟然没有媾和,而是打得河套二十年和平,但是自己等人先就是媾和,这如果传出去,只怕真的会贻笑大方了。

    “而且风月帮久在宁夏,深悉宁夏民情,地理,实是宁夏官府治政难得的好帮手!这次鞑子与匪寇联手来犯,风月帮也是集合了两千帮众,不辞辛劳,奔赴前线,与我大明将士共存亡,此等帮派,不该是我们朝廷的好帮手么?你们如果把马帮主交给了天王派,不怕宁夏民心震动,出现变故么?”子龙却也不等三位大人反应,继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