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奸商
    子龙虽是乞儿出身,但是如今却见识过不少的大人物,比如宁夏的安王、统帅十万大军的定国公,哪个气度,却是这胡力能比得上的。  ??.因此子龙也是养出了身气度来,听得这胡力的叫声,还是直接策马而过。

    而婉儿更是如此,自小就是安王府的天之骄女,安王宠溺异常,哪里会听这么个有些胡化的汉人说的话。

    二人并头联辔,起策马,甩都不甩胡力,直接向着镇子走去。胡力却也是没料到这二人竟然敢如此无视自己,不由得暴怒,直接双脚点,跃起高空,然后个旋身,记飞腿,踢向了子龙的后心。

    这腿在在场众人眼里,都是威猛无俦,那拉克申还微微有些头痛,在思考会儿胡力踢伤了岱钦的人,该怎么跟岱钦解释。

    当下拉克申脸忧虑的看向岱钦的时候,却现岱钦毫不担心,反而脸玩味的,仿佛嘲弄的看着胡力。

    “这是什么情况?”拉克申心头浮起丝怪异,“难道这瘦瘦的汉人,能挡住胡力这刚猛的腿?”

    “砰”的声,胡力那刚猛的腿,被子龙直接探手抓住脚踝。子龙脸云淡风起的回头看了胡力眼,什么也没说,直接手腕轻抖。

    胡力只觉得股极强大的力量从自己的脚踝之上传了过来,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在天上旋转起来。搜查的天王派帮众此时也是目瞪口呆,看着在天上不断旋转的胡力,只觉得惊诧莫名。

    这胡力在天上旋转了约莫十刹那的时间,才重重的跌落在地。跌下的时候,还是面孔朝下,摔了个狗啃泥。

    这摔,摔得尘埃漫天,众人却都是张大了嘴,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云淡风轻,向着岱钦走去的子龙与婉儿。

    “混蛋!”胡力虽然觉得自己被这摔,都快散了架。可是在自己觉得能起来的时候,迅的暴喝声,个鲤鱼打挺,弹跳了起来。只是这次,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再去对付子龙了!

    “你是什么人?”他虽然不敢对付子龙,可是此地却是天王派的地盘,子龙当众摔打了天王派的人,这些天王派的帮众虽然不都是胡力的属下,可是却还是在胡力起来之后,迅的围住子龙与婉儿,张弓搭箭,目露凶光。

    子龙见得附近严正以待,不屑的笑,与婉儿对视眼,示意婉儿戒备,然后停下马来,没有回答胡力的话,反而对着岱钦说道“老爷,这是怎么回事?”

    岱钦直就怕子龙的身份暴露,此时见得胡力真的找上子龙,还被子龙狠狠的教训了顿,虽然心暗喜,但是却还是紧张无比。此时听得子龙叫自己老爷,微微松了口气,说道“哎呀,子龙!你怎么能打胡队长呢?”

    面说,岱钦面策马拨开严正以待的天王派帮众,来到子龙二人身前,然后对着拉克申说道“拉克申大哥,这两位是我二姨父,岱森达日大人怕我行商遇险,重金从原请来的高手,大哥,你看……”

    岱森达日是天王派十大堂主之,权势仅在九大天王之下。岱钦身为他的外甥,如果这些人真的把这话问到岱森达日的头上,只怕岱森达日必定会自承此事。

    拉克申见了子龙的身手,也是心头跳,此时听了岱钦的话,却也知道这事算是扯不清。不论是不是真的岱森达日找来的高手,自己也不可能真的去问,就算问,得到的答案也当是岱钦所言。

    再说拉克申对胡力公然挑衅自己的行为,颇为不满,也是不想帮胡力,当下说道“原来是岱森达日大人找来的高手,却不知师承何处,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这次,拉克申说的却是汉语,子龙二人却也听懂了。当下子龙传音入密给岱钦,说道“就说我是逍遥派的弟子!”

    “这二位是原逍遥派的弟子!”岱钦听得子龙的声音,心头喜,当即回道,“逍遥派虽然名声不著,但是却极多隐世高人,我二姨父去请这两位高手,至少也是花了千两黄金的!所以,拉克申大哥,可否放行!”

    拉克申今日本来就不想为难岱钦,再加上岱钦背后的岱森达日堂主,当即挥手,那些天王派的帮众都是放下了手的弓箭,然后拉克申说道“近日我河套戒严,岱钦兄弟你当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岱钦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所以任何入套的人,如果是陌生人,就必须去大青山,黑石崖备案,才准许通行河套各地!”拉克申对于岱钦夹带两件私货,却是可以不管,但是这两个陌生人,虽然有岱森达日与岱钦作保,他却也不能随便放行,当即把规矩说了出来。

    “哦?还有这样的规矩?”岱钦却也仿佛第次知道这样的规矩,当即疑惑的问道。

    “我自然是不会欺骗岱钦兄弟的!”拉克申微微抬了抬手上的烟草竹筒,然后说道,“所以这次在土默川交易完毕,岱钦兄弟就抽空,带着这二位原人,上山去备案下,然后再去其他处,可好?”

    “大人!”胡力见得岱钦二人就这么三言两语的把事情快要定下来了,不由得急着说道,“遇到陌生人,直接递解入黑石崖,这是大天王……”

    “少拿大天王压我!”拉克申暴喝声,说道,“老子追随大天王南征北战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落玩泥巴呢!要不是你小子是汉人,得了大天王的宠信,老子早宰了你,你信不信?”

    拉克申这番话,说得凶神恶煞,只恨不得把胡力生吞活剥了般。胡力见了也是有些心头跳,可是旋即又想起大天王的嘱咐,正准备继续力争的时候。拉克申却也是看出了胡力的意思,当即直接飞的弯弓搭箭,“嗖”的箭射出,这箭快若流星,直接插在了胡力的裤裆正的地上,箭羽不断的晃动。

    “老子再说遍,等岱钦事了,老子就带着他与这两位高手起上黑石崖,你小子若再蹦出个字,我现在就射杀了你,到时候再上黑石崖同大天王请罪,你,信不信?”拉克申语气越说越冷,到得最后,竟已经冰冷刺骨,就算是阳光照耀下的众人,都是感觉到股透彻心扉的寒冷。

    胡力感觉着笼罩周身的杀气,本来要说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子龙对这拉克申散的滔天杀气,也是微感诧异。杀气这东西,不定是修为高深,就会加深,比如少林的无仙大师,以及武当的清虚真人。这二人身为原正道武林魁,身修为实是原群雄之,流的,虽然比之樊天涯这等天资纵横之辈,颇有不如,可是比之其余的帮派掌门,远远胜之。

    但是不论是无仙大师,还是清虚真人,个佛学精湛,个道法高深,虽然也不是手上毫无性命,但是也都是该杀之人。

    所以这二人身上,虽然气势滔天,但却不是杀气。而这拉克申如今还没显露武功,子龙只从他手箭法之,也瞧不出太多名堂,但是这身杀气,却也是显露出此人的武功不错。因为想积累杀气,只有条路可走,那就是杀人。杀的人越多,自然就能凝聚浓重的杀气。而像拉克申这样,凝聚如此之多的杀气,当是杀了数不胜数的人,想杀这么多人,此人的武功当也不赖。

    “拉克申大哥!”还是岱钦出言打破了僵局,只见他说道,“胡队长也只是奉大天王的指令,你还是不要往心里去啦!”

    “嗯!”拉克申缓缓收回杀气,古铜色的脸庞,微微有些泛白,缓缓说道,“岱钦兄弟,走,带着你的人,你的车队,进土默川,我看谁敢拦你们!”

    “好!”岱钦高兴的点了点头,直接对着拉克申拱了拱手,说道,“拉克申大哥,等我把货物交易安排好,就带着这两位高人,随你上黑石崖,大哥稍待就是!”

    “好,只管去吧!”拉克申点了点头,拨开了马头。此时拉克申刚刚对着胡力施展完杀气,众天王派帮众却哪里敢阻挠,个个都是忙不迭的拨开马头,不敢对岱钦商队稍有阻拦。

    即便是胡力,此时也如同霜打的茄子般,对着子龙与婉儿的背影撇了撇嘴,不再多说什么。子龙对着拉克申点了点头,即与岱钦起,随着商队进入了土默川营地之。

    这营地之,有木头搭建的木头房子,也有土石堆砌成的房子,但更多的,却是蒙古人的帐篷。这些帐篷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又井然有序的分布在大青山脚下的这片草原之上,眼望去,看不到边。

    营地之的人们,早早的都见到了岱钦的商队前来。只是天王派的人出面阻拦,他们也是只能带着准备交换的货物,站在营地之,翘观望。

    此时,岱钦商队穿过天王派的盘查,向着营地赶来的时候,这营地瞬间便沸腾了起来。男女老幼,不论汉蒙,俱都是奔走相告,肩扛头顶的把自己家里积攒的皮毛、银饰等物拿了出来,准备去找岱钦商队交换日常用品。

    岱钦商队平日里,来往于原与河套之间,主要就是把河套的皮毛、银饰与原的茶盐等日常之物交换。此时原还未完全放开与草原的互市,因此茶盐等物的价格奇高,也因此这些物资对于草原上的人们而言,都是欠缺的。

    只要有商队经过,他们便会热情无比的涌上来,赶紧交换。毕竟商队规模再大,也是不可能只商队,就能满足个营地的日常供需。何况商队基本都是要穿行河套各地,所以这些日常物资,个营地,都是只会定额分配。

    而天王派却不善于管理,对于河套各营地,却只有索取,没有半分建设与管理。也因此,每次商队经过,营地的人们,都是带着自己的物资,抢着前去交易。

    不多时,行进的岱钦商队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不能动弹。子龙与婉儿骑在马上,放眼望去,却是看不到这些营地人们的边际在哪里。

    看着这些人们欢天喜地的从岱钦商队换取袋袋的盐巴,袋袋的茶叶,子龙轻声叹,说道“哎,未曾想,草原的人民,过的也不容易啊!”

    本来在他眼里,草原的游牧民,时不时的南下寇边,烧杀抢掠,子龙着实有些仇恨草原的游牧民,此时见这些人为了袋盐巴,就喜极而泣的场景,不觉有些怅然。

    “是啊!哪里生活最贫苦的,都是这些平民百姓,原是,草原也是!”婉儿也是附和的说道。她虽然是安王府的千金,但是却也时常随着安王,在江湖之走动,所以对下层黎民百姓的疾苦,她也是知之甚详。

    “只是个商队,能带来多少物质!这营地眼望不到头,不下万户,这么点怎么够啊!”子龙看着人头攒动,说道。

    “嘿嘿!子龙兄弟这却说错了!”此时岱钦总算布置好交易的顺序与流程,策马来到子龙二人身边,听得子龙所言,当即说道,“我只是商人,可不全是为了满足这些人!商人逐利,虽然我带的物资不够,但是却能引起这些人哄抢,我也能攫取足够的利润!如果下子都喂饱了,只怕我这就做不下去了!”

    子龙听得岱钦如此说,本来对岱钦还有点的好印象,此时荡然无存。在他心,只想着自己的私利的人,却都是自私之人,此等人,却是子龙最瞧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