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遇刺
    徐光祚见子龙如此识进退,不由得心对子龙更是满意。?? ? ????    ?????. ?

    当下与众人满饮此杯酒,欢欣无比的坐了下去。

    安王见得徐光祚坐了下去之后,等众人又是过了巡酒,才起身说道“诸位,诸位,静静,本王有件喜事,要今日宣布下!”

    本来喧闹无比的宴会厅,渐渐就都静了下去,大伙儿都是凝神向安王看去,等待着安王要说的喜事。

    子龙也是看向安王,心隐隐知道安王想说什么,不禁有些忧愁的看向了宴会厅厅角的席。

    宴会厅本都是宁夏军政要员,都是北征的大小将佐,没有其他人等!

    但是此战之,武林人士出力颇大,安王与徐光祚商议过后,就破例在厅角给武林人士设了桌。

    此桌上,正是有少林掌门无仙大师,峨眉掌门镜缘师太,丐帮帮主任不凡以及三位长老,最后还有风月帮帮主马风月。

    这桌子的人,大部分都是与子龙在河套大战的高手,安王这般说,大家都是清楚安王要说些什么,个个都是笑着看向马风月,显然是准备在安王说完之后,恭喜马风月。

    只是马风月脸阴晴不定,目视安王那边,等着安王说完。

    安王自然是没有留意到马风月的神色,脸喜庆的说道“今日是跟着大家伙宣布桩喜讯!徐游击出身微寒,却是难得的人才!自入我王府以来,直兢兢业业,屡立奇功。日前又孤身北上,联络原豪杰,河套群雄,起诛灭祸乱河套草原二十年之久的天王派,再率河套义军,与北征大军合力逼退鄂尔多斯部,立下此等奇功,实是当世好男儿!”

    “不错,不错!”徐光祚见子龙在安王的述说下,竟然脸色微红,不禁也是心头好笑,出声附和道,“徐游击的功劳,大伙儿都是看在眼里,当得起这国士二字!”

    “徐游击着实是可称为国士无双!”

    姜汉也是对子龙印象极好,子龙刚来宁夏,他就率军北上,应付鄂尔多斯的秋季打草谷事。

    后来不时从宁夏传来子龙的事迹,他也是不禁感叹与子龙缘悭面。

    再后来,长城危急,全赖子龙率三万河套义军西进,才与北征大军起,击退了鄂尔多斯,姜汉更是对子龙印象大好。

    如今安王与徐光祚美誉在前,他也是不吝赞赏。

    安王等三人开口赞誉,这满厅的官员自然也都是跟着附和。

    只有闵御史因为子龙没太讨好他,便不开口说什么,但也没说什么坏话。

    倒是魏彬,与子龙矛盾颇深,虽然他与子龙见过的面屈指可数,可是对子龙的印象着实大坏。

    因此满厅的官员在赞叹子龙的时候,只有他冷着个脸,就差出声训斥了。

    要不是子龙此次着实是立下大功,又有徐光祚、安王力荐,只怕他早就当众出声呵斥了。

    子龙自然没有在意闵御史与魏彬的态度,反而是脸颊微红,不知该如何应付这个场面。

    安王对子龙知之甚深,知道子龙这会儿是什么状况,当即出声解围道“好了好了,大伙儿再静下!”

    众武闻言,都是静了下来,停下了溢美之词。

    大伙儿都是官场人,自然知道安王不是简单地为了夸赞子龙两句,都是继续看着安王,看他准备说些什么。

    “徐游击是少年英雄,本王看了甚是喜欢,正好本王膝下有爱女,为人端庄贤淑,又与徐游击投契!日前在河套草原,两人已经订了婚,正是桩好事!如今大敌已退,本王准备于十日后,为两人完婚,届时在场的诸位同僚,如有闲暇,还请来参加此事啊!”

    安王见众人静下来之后,当即直接说道。

    满厅的人瞬间都是沸腾了起来,个个都是对着安王与子龙恭喜起来。

    安王自然是认为马风月同意此事,不仅脸笑意的与众人答礼,还来到了厅角那席与马风月对饮。

    子龙却心有些忐忑,回头看了厅角那席眼。

    只见马风月脸上无悲无喜,仿佛同意了婚事般,和安王客气了番。

    子龙心大喜,还以为马风月是已经转过弯来,心也是松了下,暗自打定主意,等酒宴散了之后,就去找娘谈谈心,也想了解为何会有此转变。

    想罢之后,就专心致志的应付起酒宴之上,诸多武官僚来向他敬酒祝福了。

    而与马风月同桌的任不凡与三位长老也是向着马风月敬起酒来,倍说子龙与婉儿的好话。

    马风月却直丝毫没有喜悲,脸平静的与几人推杯换盏。

    当下酒宴之上就再也没有什么值得说的事了,徐光祚三人再与子龙敬了几杯之后,就直接推辞不胜酒力,退了下去。

    这三人走,那些丘将佐自然也是放得开了,时间,这宴会厅又热闹了几分。

    马风月也是在徐光祚等人退下去之后,也是找了个托词,退下了酒席,任不凡劝不住,只得与三位长老喝起酒水来。

    无仙大师与镜缘师太本就是出家人,如今宴会的正事都已经说完了,他们也是不想久留此地,就直接相携而去。

    子龙应付完诸多敬酒之后,回头看,才现马风月已经不见。

    心咯噔下,暗叫坏了!当即又是与缠上来的将佐喝了几杯之后,就与安王告了声罪,急匆匆的退了出去。他是怕马风月生气,想去劝慰下。

    出了宴会厅之后,问了这附近的侍婢,在知道马风月已经回转风月帮去了之后,子龙直接上了马,就跑出了王府,准备去风月帮找马风月问问清楚。

    他的亲兵队长姚明强正在外间歇息,见到自己的大人竟突然上马向府外而去,姚明强也是心大急。

    此时子龙内功不能动用,他也是担心子龙的安危,当即边大声呼喝“大人,你要去哪儿?”边也是牵来匹良驹,追着子龙而去。

    子龙跳上马刚刚奔上大街,听到身后传来的姚明强的声音,不禁回说道“明强,你回去吧!我是去风月帮趟,那里是我娘的帮派,没什么大事,不用跟来!”

    说完之后,再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头也不回的,闯入了那漆黑的街道之。

    姚明强骑术虽然不错,可是毕竟此时天色已晚,他紧赶慢赶,却还是不多时就失去了子龙的踪影。

    当下只能找到路边的巡值差役,问明了风月帮的方向之后,摸黑向着风月帮而去。

    再说子龙骑上马之后,心里直就想着娘是否真的是转变过来同意了自己与婉儿的婚事。

    他心以为,此时宁夏附近驻守着十数万大军,端的是固若金汤,即便是蒙古大举南侵,也是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危险。

    因此他虽然没有内力,也丝毫不替自己的安危担心。

    如此这般,不多时,他就策马出了宁夏城,来到了宁夏的东郊。

    再向前就是片小湖,也是在那湖边的凉亭之,子龙与马风月相认。

    远远的,就见那湖边影影绰绰,凉亭之,好似也有道清瘦的身影在其般。

    子龙心头动,还以为是晚上在这赏月的人。

    只是此时已经临近冬季,天寒地冻,天上就是连星星都没几颗,何况是月亮!

    正在心疑惑,这马儿已经奔的近了,就见那凉亭的人影,竟然是袭黑色的夜行衣,整个人都是被兜入那黑衣之。

    见到这人竟然这幅打扮,子龙心跳,心不由得动,勒停了马来,凝视那凉亭人,说道“阁下是何人,在此等徐某,有何贵干?”

    那人本是背对着子龙,此时听到子龙出言,不禁转过身来,那蒙在黑巾的脸庞,只露出对眼睛。

    这双眼睛清明透彻,仿佛在其就是片夜空般,极为深邃。

    子龙见到这人的目光,不禁心的杂念竟然都消失了,整个人都好似静了下来般。

    那人轻轻的出声音来,说道“你就是徐子龙,那个打败了大漠狂刀的徐子龙?”

    此人的声音却是干涩无比,显得极为难听,好似许久不曾说话般。

    子龙心大奇,拥有这般目光的人,怎么说话却是这般模样。

    虽然此时敌友未明,可是子龙还是忍不住答道“不错!鄙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便是徐子龙是也!你既然认得大漠狂刀,想来也是江湖前辈,不知今日缘何阻我去路?”

    “你用剑?”那人却没有回答子龙的话,而是眼瞥见了子龙的那腰间的雄剑,极不礼貌的问道。

    子龙虽然心颇有不快,可还是答道“是的!前辈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既然你用剑,那么你试试我这剑,看看你能否接下来!”

    话音未落,那黑衣人在那凉亭之轻点,整个人竟然如若无物般的轻轻飘起,然后身子旋,道剑气突然自他那黑衣之激射出来,向着子龙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