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失望
    此时在桌子另边的段衡喝的面酣耳热,头昏脑胀,见眼前的子龙突然不断的流下眼泪,他先是呆,旋即哈哈笑道“子龙,我的好二哥,你想起了以前的事了?你想起了欧阳大哥?婉儿小姐了么?”

    “婉儿!!!”这名字出来之后,子龙只觉得脑袋轰的声,片空白,旋即只觉得好似股怒火,股恨天恨地的怒火在自己心熊熊燃烧。?  ?   ?   ? ??.

    好似脑海里有道声音,要自己杀绝眼前所有的人般!

    子龙不禁头痛不已,不由得惨叫声,仰天高呼。

    段衡本来还是有分酒意,被子龙这么凄厉的惨呼下子惊醒过来!

    他还以为自己这番话总算激醒了子龙,当即高兴的说道“二哥,你醒了就好!如今大哥已经叫青城派的贼子杀了!你我兄弟正好起去报仇,以慰大哥在天之灵!”

    边说,段衡竟然边伸出手来,把搭在子龙的手上,显然是准备带子龙离开,真的要去报仇般!

    不料子龙突然低下头来,双眼尽赤,丝丝有若有无的黑气不断环绕在子龙清秀俊朗的面容之上,让他好似魔神附体般。

    “二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段衡见子龙这般,突然惊了跳,酒意下子就清醒了大半,然后盯着子龙,问道,“你难道想跟打伤大哥那样,也把我废了么?”

    子龙却是没有理会段衡的话,只是桀桀阵怪笑,在牙缝蹦出个“杀”字来,那浓若实质的杀气竟然缓缓笼罩到段衡的身上,逼的他全身的酒意总算散尽,心头凉。还未反应过来,子龙就突然屈指点出,直取段衡的眉心,指尖之上,劲气环绕,显然真的是要杀了段衡般。

    这指如果戳实,段衡毫不怀疑,自己的脑门上绝对会多个窟窿,心当即不再犹豫,暴喝声,那被子龙抓住的右手陡然翻,挣脱子龙的手之后,掌拍向子龙的手腕。

    两人交手也算是电光火石之间,啪的声响,两人交击到了起。

    段衡毕竟是仓促出手,内力又本来比子龙弱上些,因此交手之后,他就觉得股蛮横强力的真气,自两人交手的地方,极向自己的筋脉里窜来。

    段衡无奈之下,只得借着这股力道,飘身出去。

    可终究有些慢了,被这击的真气窜入筋脉之,忍不住喉头甜,嘴角溢出丝血丝出来!

    然后段衡趔趔趄趄的撞到那窗户附近,嘭的声巨响,总算是借着窗子挡住了子龙的这击。

    不过那帮他承受这击力道的窗子,也已经如同蛛般,密布裂缝,好似随时就要毁去般。

    可子龙此时好似入魔了般,击打得段衡这般狼狈,却丝毫没有继续留情。

    反而身形如同鬼魅般的来到段衡的身边,掌毒龙掌,就打在了段衡的身体之上,把段衡的棉袄之类的,都打碎了,露出里面的肌肉来!

    而受了这击,段衡与那身后的窗子,再也是承受不住,嘭的声巨响,碎裂开来,在片残砖断木掀起的灰尘之,段衡头栽出了房间,从二楼重重的跌倒在院里的雪地之上。

    段衡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好似火烧般,显然这掌,子龙竟然催动了毒龙掌的腐蚀之毒,真正的不容半分情面了。

    段衡倒在这积雪之,看着子龙又脸凶神恶煞的窜出了那墙壁的断口处,掌凌厉的拍击过来,段衡眼闪过丝狠厉,自语道“你先害大哥,后又想杀我,我看你已经如樊天涯那般,走火入魔,六亲不认了!既然如此,我就与你同归于尽,免得你再受这魔力控制之苦,害人害已!”

    想罢之后,段衡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身而起,整个如同利剑般,迅疾若雷的向着子龙冲出。

    双掌之间,闪出丝青色,显然是准备用出毒龙掌的腐蚀之毒。

    而且看他两掌都是在外,分取子龙身上两处要害,竟然是只攻不守的架势,显然是真的准备要与子龙同归于尽了。

    子龙这时也是毫无反应,好似真的被魔力控制般,对着段衡这暗藏的两招恍若未见,反而指点向段衡的胸口。

    又是阵惊天巨响,两人都是只攻不守,双方的招式都是打在了对方的身上。

    子龙了两掌,不禁吐出好大滩黑血,整个人都萎靡不少,如同个断线的纸鸢般,重重的掉落在了那房顶之上。

    溅起了大堆大堆的飞雪,整个人也是差点把那屋顶砸穿。

    另边,段衡了这指,只觉得胸口阵气血翻腾,不禁又是哇的声,吐出不少血水与刚刚的酒水出来,整个人瞬间清醒了不少。

    他只觉得这指好似全然没有什么力道,包括之前那掌也是,都是看起来雷霆万钧,好似要与自己拼命般,可是实际上却除了声势惊人之外,点杀伤力都没有。

    段衡还以为是子龙被酒力影响,魔力控制不畅所致,不疑有他,就准备再飞升到屋顶之上,彻底了结了子龙!

    可他还未跃起,就见的道人影突然落到他的身边,把拉住他,喝道“段衡,你要干什么?”

    “师父?”段衡看清来人,却正是他与子龙的师父,古笑天,当即也没多想,气愤的说道,“子龙又入魔了!他这般手段毒辣,误伤不少人,造了那么多的孽,日后醒来,只怕他心里也是难受,我还不如了结了他,让他解脱!”

    边说,段衡还边准备继续起身去寻找子龙,不料古笑天又喝道“胡闹!不说他是你结拜兄长,你怎么下的去手,我只问你,你凭什么武断的认为他误伤了人!”

    “大哥被他顿毒打,又喂下毒药,导致断了臂!我刚刚也是了他不少招数,你看看,我如今胸口的衣襟就明白了!”段衡指着自己的胸口,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欧阳的事,我知道!那不过是场误会,就算欧阳本人,都从来没有怪责子龙,你为何还要直揪着不放!至于你,你自己应该有感觉,你真的被子龙打伤了么?”古笑天神色严厉的看着段衡,毫不留情的问道。

    段衡也知道子龙看起来凶残,却没有把自己打成重伤。

    不过此时的段衡并不相信是子龙故意为之,辩解着说道“他不过是喝酒喝多了,魔力没有挥出来罢了!刚刚可是他先打我,不是我先打他的!”

    “好了!不要多说了!我不会坐视你杀了子龙!”说完之后,古笑天如同只鹞鹰般,飞身飘上了屋顶,去那积雪深处去寻找子龙。

    段衡却只觉得自己师父偏心子龙,心难受至极,再加上他酒劲过去了,也不再真的想杀死这个结拜义兄,只得转身离去,远远看去,只觉得他身形无比的落寞。

    而古笑天也是没有心思去管段衡,刚刚段衡与子龙生激战,他就已经看到,然后现了子龙那里似乎有不妥之处。

    此时子龙被段衡两下重重的毒龙掌打在身上,古笑天本就是毒龙掌大成境界,这套掌法的威力,他却知之甚祥,因此就怕子龙有个好歹。

    好在这屋顶不大,不多时,古笑天就找到了大雪掩埋之的子龙,当下运掌风,把子龙身上覆盖厚厚的积雪都给吹散。

    放眼看去,却见子龙此时双眼有些失神,气息有些微弱。

    古笑天大急,不禁俯下身去,正准备抬手去把子龙的脉,不料子龙却把抓住古笑天的手,缓缓回过神来,摇头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不碍事,有劳古护法关心了!”

    “哎!段衡年轻气盛,又与欧阳总旗情同手足,我……”古笑天本准备为段衡向子龙致歉。

    不料子龙却扯着嘴笑,从瓦上站起身来,轻轻抱着古笑天,拍打了下古笑天背上的积雪,笑着说道“我知道,谢谢古护法!我没事的!”

    “没事就好!这里风大雪深,我们还是下去烤烤火,看看你的伤势吧!”古笑天闻言心阵悸动,不禁看向子龙的双眼,却不料子龙双眼清澈,从子龙这闪耀的目光之,古笑天隐隐读懂了什么,当即也是笑着说道。

    “好!走!”子龙淡淡笑,与古笑天起,相携下了房顶,转回房烤火疗伤去了。

    而另边的段衡,却是心伤之下,来到客栈的前堂,命店小二上来许多酒水,直接拿起酒坛,坛接着坛,不断的灌了下去。

    本来他就心伤欧阳劲身死,想要为欧阳劲报仇,去寻青城派的麻烦,却被古笑天给劝住了!

    再后来想找子龙谈心,却被子龙突施辣手,他不明所以,只觉得子龙好似不再是自己的二哥般!

    等到古笑天出面拦截,段衡只觉得古笑天好似已经彻底放弃救回子龙的打算,只想心对樊天涯尽愚忠。

    此时大量酒水下肚,他更是渐渐觉得,单靠古笑天,子龙就只能继续沦为樊天涯的傀儡以及练功炉鼎。

    虽然他心对子龙害的欧阳劲断了条臂膀还是有不少的意见,可是他也明白欧阳劲如果在,也是想子龙能够回头。

    再又想起当年三人结拜,他不禁悲从来,喝着这酒水,越觉得苦涩,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竟然忍不住哀嚎痛哭。

    同时他心里也渐渐下定主意,要让子龙重回正道,也要给欧阳劲报仇!

    而要给欧阳劲报仇,那就不能再依靠古笑天,能帮助子龙的,只有正道的无仙大师!

    前些时候子龙在大天王的天王宫前入魔,可不就正是无仙大师以无上佛法,以及高深的武功,才压下子龙入魔。

    如今想要导子龙回头,多半还得去找无仙大师!

    虽然他体内还有七虫七花丹的毒药,如果被天阴教知道他背叛,只怕就完了,可是他却不得不如此做!

    想到伤心处,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