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断后
    子龙毕竟不是皇帝,在他解说了几遍之后,于保国等人才明白过来。?? ?  ?  ? ?.

    虽然子龙不是皇帝,这些人却还是不想子龙回去冒险。

    子龙无奈,只得劝说道“如今于家庄的百姓都四散离开,此刻天寒地冻,那些锦衣卫也不知道会不会搜山杀人,因此以我之见,不如你们尽快出了坞堡,去保护你们于家庄的乡亲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于保国等人自然明白,如今乡亲们虽然离开了坞堡,看起来暂时安全了。

    可是他们毕竟撤退的太急,这时候又正是冰天雪地的,平常的乡亲想在这等艰苦的环境下,生存下来,不知要遭多少罪。他们这些人,理应是去护持乡亲的。

    只是听到远处传来渐渐迫近的厮杀声,这些朴实的庄稼人都是不忍离开那些掩护他撤退的官军以及任不凡这些高手,只想着能出上把力。

    子龙自然明白这些人的心理,当即抖动青锋,道剑光闪过,那青条石建造的墙头却被削出了个老大的豁口。

    做完之后,子龙脸笑意的看着于保国等人,说道“你们看,我的真气虽然耗费了不少,可是战斗力却没有损失太多!相反你们,就算是于兄也不过是会些外门功夫,算不得真正的江湖人士。

    你们去接应官军,只会拖累官军的节奏!

    所以你们还是先走,那些与官军并肩作战的乡亲,我也会尽量多救些出来!”

    剑削掉这么大的个豁口,还是在青条石上,这等武功于保国只在少林寺的长老们身上看过。

    般而言,寻常江湖人士,哪里有这么可怕的武功。

    于保国听了子龙的话,无奈的现子龙的做法才是正确的,当下于保国黯然点了点头,抱拳说道“那如此,我们哥几个就不留不来拖累……这个,我们还不知道恩公如何称呼呢?”

    之前直以为这人就是“皇帝”陛下,于保国等人自然不敢冒昧请教这位高手的名讳的。

    如今已然知道,这位不是皇帝,但是却现还不知道这位恩公的名讳,因此这位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忍不住有些尴尬,脸上潮红片。

    “鄙姓徐,双名子龙!于兄不介意,直呼我子龙就行!”子龙见劝服了于保国,当即高兴不已的说道。

    “这如何使得,徐恩公,您的大恩,我们于家庄记下了!如果这次能侥幸逃脱此难,我于家庄日后必定家家为恩公立下长生牌位,祈祷恩公福泽绵长!”于保国抱拳弯腰说道。他身后的庄丁,也都是如他般。

    “好了,这个日后再说,你们快走吧!”子龙看着远处的火光越来越近,喊杀声已经历历在目,隐隐的,房屋的顶上,也是不少锦衣卫的高手又赶了过来,他知道时间紧迫,官军很可能已经顶不住了,只能如此说道。

    “告辞!恩公保重!”于保国等人也是看出了事情的紧迫,都是对子龙弯腰行礼之后,迅的离开了此地。

    子龙眼见已经没有了牵挂,当即就准备杀上前去,阻拦那些已经越来越近的锦衣卫高手。

    可是他还未起身,就见得任不凡突然自黑暗处蹿出,用出招“龙战于野”,就见漫天掌劲翻飞,那些还未现身的锦衣卫高手,尽皆被他打的跌入黑暗之,出惨呼,显然时半会儿是过不来了。

    使出这招之后,任不凡脚下丝毫没有停留。

    反而纵身跃,落到了子龙的身边,回身看了眼已经火光四起的坞堡,说道“哎,个庄子,就这么给这些鹰犬毁了,真是气煞人也!”

    “任大哥,你怎么到了这儿?苗灵,钱宁还有那些官军呢?”子龙见到任不凡孤身人到此,不禁奇怪的问道。

    “哎!官军之,毒者十之五六,战力锐减!可是剩下那些官军,却依旧不肯放弃同袍。在这么长时间的战斗,五百官军已经被这些鹰犬杀了大半,剩下的小半,都已经在那名叫夏江的千总带领之下,下外突围了!”任不凡先说起官军,只是从他言语之,充满了唏嘘。

    “他们能战到此时,殊为不易了!”子龙听到夏江最终还是带着剩余官军突围,心也没有怪他,只是充满了无奈,锦衣卫处心积虑,投毒在先,袭杀在后,实是防不胜防。官军能撑到百姓离去,已经很不容易了!

    “至于钱宁与苗灵,他们为了给剩下的官军制造生机,故意引走了带锦衣卫来的那名太监,听苗灵口气,那人好像正是上次去了宁夏的魏彬!”任不凡虽然也参与了宁夏之战,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去面见过军高层,因此不不但不认识魏彬,就算是徐光祚,他也是没有见过。

    “他们没有危险么?”虽然知道了苗灵不是自己的亲妹妹,可是子龙却早已经认下了这位妹子,虽然苗灵心系于他,可他却只能把她当妹妹,辜负她片心意了。

    这会儿听到钱宁与苗灵起,为了掩护官军,故意引开了魏彬,虽然不知道这位虎之的太监武功如何,可子龙还是忍不住担心。

    “放心吧!那个叫钱宁的小子,武功极为古怪,好像不是原的武功!因此他带着苗灵逃命,只要追杀人数不多,就没什么问题!”虽然之前是安排任不凡保护苗灵,可任不凡在阵看到钱宁的武功,就明白了钱宁比自己,更适合保护苗灵,因此才安排钱宁与苗灵引走魏彬。

    “如今要担心的,其实应该是皇帝那边!”任不凡不等子龙思考,又突然说道。

    “皇帝?怎么了?”子龙心动,旋即反应过来,问道,“难道有人去追杀皇帝了?”

    “不错,我亲眼看到,有队锦衣卫高手,突然从东门出去,显然是冲着皇帝去的!虽然我们到现在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刘瑾要杀皇帝,可如今皇帝身边就只有那名来历不明的李小姐,实是很不安全!所以,我才来到此地,让你尽快去寻找皇帝,不要再卷入这坞堡之的乱斗了!”任不凡急切的说道,此时前方的人声又渐渐多了起来,显然是锦衣卫失去了官军的阻击,已经开始向西门杀来。

    “那任大哥你在此断后?”听到有锦衣卫高手去追杀正德与上善木子,虽然对上善木子很有信心,但子龙心还是没来由的有些忐忑。

    “这是自然!总有人断后不是么?”前方的街角突然灯火通明,队队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突然从那边杀来。

    这些锦衣卫杀到现在,多数都已经手上沾染了鲜血,这会儿都是杀气腾腾,远远的就拿出弓弩,向着这边的城墙射来。

    “好!以大哥武功,想要脱身没人能拦得住,那我就先走步,大哥保重!”子龙拱手说道。

    “保重!”任不凡嘿嘿笑,然后就独身人,震开射过来的箭矢,扑击向这些锦衣卫。

    降龙十掌大开大合,为天下第等刚猛的武功,这些锦衣卫虽然多少都学了些武功,可在任不凡这等江湖等的高手的阻止之下,只能被掌拍飞。

    子龙站在高墙之上,见任不凡没有什么危险,当即凝视了眼之后,就飞身下了高墙,向着上善木子消失的方向追踪而去。

    虽然上善木子为倭奴忍者,最擅长的就是潜踪匿行,可是子龙却能凭借着若有若无的丝感觉,就朝着个方向疾驰而去。

    这丝感觉极为缥缈,子龙也是说不清道不明,只知道这感觉极为敏锐,上次在大汶河附近,能追踪到倭奴人,就是与这丝感觉有关。

    这会儿他又再次相信这丝感觉,急向前追去。

    没有追出多远,在坞堡以西三里处的片小树林之外,子龙就见到了群锦衣卫高手正围攻个人。

    这人身“农妇”装扮,守护着个独轮车。

    此时独轮车因为少了这“农妇”的助力,已然倾倒在旁,而独轮车上的人,也是倒落在旁。

    “农妇”对这人极为着紧,几次都是为了这人舍身挡刀,如今身上已然流了不少鲜血。

    子龙见之下,不由得愤怒无比,在雪地上轻轻点,使出蜻蜓点水来,整个人急赶了过去。

    那些锦衣卫高手也是现了来人,分出两人前来阻挡。

    可是子龙理也没理,从两人之间的缝隙划而过,使出无极剑法的陨星指路,剑就把这两名锦衣卫高手枭杀死。

    这些锦衣卫高手多数都是三流江湖货色,二流高手,却只有三名之多。

    这会儿见到有人能剑杀了自己两名同伴,那其的名二流高手不禁心大震,当即就准备带着几名锦衣卫前来狙杀子龙。

    而那农妇装扮的上善木子也已经看到子龙到来,不禁心松,手上的倭刀在身前化成了道刀,护住了她与翻倒在地的正德皇帝。

    而子龙见到有人来阻挡,却担心事情有变,当下剑尖抖,无极剑法的第十二式任剑逍遥使了出来。

    只见子龙陡然间整个人与手的宝剑竟然融为体,化作道剑光之,在空急划过。

    此道剑光极快,那些锦衣卫高手只觉得好似眼前亮,然后就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之。

    即便是那名二流高手,也是顶过了轮之后,被这道剑光直接切成了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