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令牌
    而子龙也是只觉得自己体内的魔力真气突然不听自己的,反而绕到那气海穴附近,下子把那里面的魔力都给释放出来。 <≦≤.z.

    瞬间,子龙心神震颤不已,有心调集易筋经真气与三道九阳真气回援,可是这些真气多是已经注入到了龙战玄黄之。

    至于龙战玄黄,此时也是因为魔力真气突然出现的紊乱,导致剑招之出现了破绽,被敏锐无比的轩辕破直接给抓住了。

    棒破尽子龙的这招直以来的杀手锏,轩辕破长身而进,手抓向子龙,另手又如之前那般,把短棒甩出,击打向悟能大师,然后又从怀里摸出了个黑色的令牌来。

    子龙面重新调集真气前去镇压魔力的暴动,面留意轩辕破的举动。

    等看到轩辕破拿出的这面黑色令牌,他却福至心灵,下子想了起来。

    樊天涯临死之时,就算成就了无上魔功,恍如鬼神般,可依旧不是轩辕破的对手,反手之间,就被轩辕破打倒在地。

    然后轩辕破就是拿出面黑色令牌,吸取了樊天涯的全幅精气神,导致樊天涯最终命呜呼。

    而如今轩辕破突然故技重施,稀里糊涂的就让自己演练许久的龙战玄黄出了巨大的破绽,反手之间,泯灭了这威力绝伦的招,然后又拿着黑色令牌,向自己拿来。

    子龙却明白过来,只怕轩辕破有什么方法,可以扰乱自己的真气运行,然后轻而易举的击败自己之后,再来吸取自己的真气。

    只是上次树林之内,樊天涯死去之时,他有最好的机会,把自己也给吸取了,却怎么故意拖到今天。

    虽然心充满了疑问,可子龙却也知道不能犹豫,再在这里呆上会儿,只怕就会被轩辕破真的拿到,吸走自己苦修多年的真气。

    可他虽然想跑,但轩辕破却也是苦心孤诣,营造出了今时今日的局面来,他以根短棒,封堵住了悟能大师的进攻路线,长眉道人、清虚真人等七名武当派高手,却还在几步之外,时间也是无法上来。

    大觉法王离得更远,还落在悟能大师之后。

    而子龙自己,此刻却是全身真气都在抵抗魔力的暴动之,轩辕破的指尖,已经抓到了子龙的步之遥,再进步,必定能制住子龙,进而吸取到子龙的真气。

    时间,形势逆转,子龙陷入极大的危险之。

    清虚真人、长眉道人等武当七人却是加急几分,悟能大师也是奋力挥动那金色的迦楼罗之手,想去打退短棒,众人都是想来救援子龙。

    只是轩辕破却计算许久,怎么会给众人机会,当即来到子龙身边,把拿住子龙的腕脉,脸狞笑的拿着那黑色令牌,就向着子龙靠了过来。

    “苦心多年,老夫等待许久的时机,总算让你小子给办成了,哈哈!多谢了,等我把你的九阳真气吸干,会留你条狗命,替我去取回玉佩!”轩辕破许是眼见大功告成在即,口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子龙这才明白,原来这轩辕破算计许久,竟然是要自己身上的九阳真气。

    只是这九阳真气有什么特殊的,他却非得需要这九阳真气不成?

    轩辕破自然不知道子龙心疑问,眼看着他就要把黑色令牌抵到子龙的头顶,把子龙的九阳真气尽皆给吸走。

    虽然极力反抗,可无奈腕脉被制,体内的魔力与魔力真气又在暴动,子龙却也是丝毫没有办法,好似真的只有被轩辕破吸走全身真气,沦为个废人了。

    悟能大师还远在五步之外,清虚真人等七人虽然离得近点,也是有大概三步的距离,这么几步的时间,足够轩辕破施展手段了。

    正在千钧之时,就见得道火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轩辕破的侧后,然后拳平平无奇的击打了出来,把轩辕破的腰眼给笼罩其。

    轩辕破本拟不想理会这拳,可是却敏锐的觉这拳看似平平无奇,可其的力道,却好似石破天惊,能拳开山裂地般。

    “好贼秃,竟然会龙象波若功!”轩辕破总算是看出了来人是谁,却正是那最不可能赶来的大觉法王,而他那拳头之上的力道,却也是被他认了出来。

    有心吸取子龙的真气,可龙象波若功以力道天下第闻名,如果真的被这喇嘛拳捣在腰眼上,不加防备,便是轩辕破这样的大宗师,也是只能饮恨。

    当下他心有不甘的把扯过子龙,顺势从子龙体内吸取了点九阳真气之后,就把子龙犹如沙包般,抛掷向了大觉法王。

    大觉法王这拳本来就是为了救子龙而,见到子龙被抛掷过来,他也是变拳为抓,就直接抓住子龙,想把子龙抓到身后护住。

    只是轩辕破这人实在工于心计,他知道自己无法吸成九阳真气,对着破坏了自己好事的大觉法王记恨无比,当下在子龙的身体表面之上,已经覆盖了些他那其他的真气。

    触摸到子龙的肌肤之后,大觉法王就觉股股非阴非阳,可柔可刚的真气,突然自自己的手心,蹿入自己的经脉之,路之上,自己的经脉竟然被这股奇特的真气直接破坏,成为堆焦炭。

    而且这些奇特真气尤不满足,竟然不断的向大觉法王的经脉进,好似要置大觉法王于死地般。

    眼见自己命在旦夕,大觉法王却依旧是把子龙抛掷出去,远远的让他离开轩辕破身边,然后“呼喝”声,全身金色气息阵晃动,就见得阵阵雷光从他体内被排挤出来,消散于空气之。

    “好!好个龙象波若功,好个大喇嘛,竟然能破坏老夫的五雷真气,不错!”轩辕破眼见得这大喇嘛竟然以龙象波若功强行逼出了自己的五雷真气,他也是忍不住赞了句,整个人腾身而起,从众人围堵的缝隙之,下子蹿了出去。

    从轩辕破面色紫,到投掷两根短棒,再到他打退浪翻天,击退使刀的武当长老,脱出真武七截阵,最后又击溃子龙,差点吸取掉子龙的九阳真气,最终逃逸出去,前后时间,总共不过数息时间。

    这番兔起鹘落,轩辕破已经完成了击败浪翻天以及名武当长老,从武当派赫赫有名的真武七截阵之逃了出来,还让子龙这个新任的武林盟主吃了个大亏,大觉法王这等精修龙象波若功的喇嘛也是吃了个暗亏。

    至于他自己,除了真气虚耗不少之外,竟然全无半点损失,真可谓是大获全胜。逃出众人的围堵之后,他却来到离众人三十步的地方站定,脸傲然的回身望来。

    众人也是敢追击,只是由长眉道人、清虚真人率领五名武当长老布成真武七截阵,与他遥遥相对。

    而悟能大师却与大觉法王,都是忙不迭的来看子龙。此时子龙得脱险境,当即在那凝神调运真气,抵抗魔力的暴动,脸上却是会儿黑,会儿白,显然是进入了紧要的关头。

    悟能大师与大觉法王来到子龙身边之后,悟能大师先是感谢了下大觉法王,谢过他救了子龙的性命之后,又询问了下大觉法王的伤势。

    大觉法王自知受了重伤,但却装作没事样,告知悟能没有大碍。

    悟能大师听后才忧急的说道“法王,这徐盟主是我们原的新任武林盟主,又是我无仙师兄的衣钵传人,如今他却被魔力所制,只怕危险了啊!小僧时常听师兄提及法王,言道法王实是乌斯藏佛法第人,却不知法王对此事,可有什么办法!”

    此时大觉法王左手边焦黑,无力的垂了下来,显然刚刚救了子龙的时候,他虽然以龙象波若功逼退了五雷真气,但是自己这条胳膊,只怕就此废了。

    虽然如此,这大觉法王也是毫不在意,只是摇了摇头,说道“阿弥陀佛,这小施主魔力已经扩散到全身经脉,真气又刚刚出了大的问题,想要救他,难啊!”

    “难道没有办法么?”悟能大师不禁有些焦急,他却是少数几个,知道子龙身份的武林人士,也知道子龙如今所负担的切,心却是实不愿子龙就此死去。

    “不是没办法!只是很难!”大觉法王的原话倒是流利无比。

    “还请法王示下!”悟能大师双手合十,恳求道。

    大觉法王正准备开口,不料那边的轩辕破却已经开口说话了“你们这帮原的所谓正道武林门派,却都是欺世盗名,男盗女娼之辈。今日说好了的是让我与那小子单打独斗,胜了我,我便带着我门下就此退去,我胜了,就交出那冀州鼎!如今你们却不顾约定,以多击寡,倒真是无耻之极!”

    “轩辕前辈神功盖世,晚辈等人都是佩服,单打独斗确实不是你的对手,只能以多为胜,还请前辈见谅!”清虚真人也是爽快,听了轩辕破的话,却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稽为礼,又喝令那些兀自围攻魔相派众人的黑白两道之人都是退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