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宝典
    虽然在宁夏大战之,江湖人士也挥了些作用,可是除了姜汉看到过以任不凡等少数几人挥的作用之外,大多数江湖人士,却还是他眼无组织,无纪律,散漫无比的游兵。≯≧≥ <﹤﹤.<≦﹤z﹤<.

    如若不是颇为敬佩子龙,又知道古笑天是子龙的师父,只怕姜汉正眼都不会看古笑天下,这会儿大战将起,古笑天却带着武林人士来了,他也是有些困惑。

    “回姜将军的话,敝人是奉安王的命令,带着人手,前来解决那些百姓的!”古笑天也能看出姜汉语气之的不屑,可他心胸却颇为宽广,毫不计较,只是指了指外面的百姓,说道。

    “嗯?解决?殿下有办法了?怎么解决?难道你们准备对百姓下毒手?”姜汉闻言先是喜,旋即又是噼里啪啦的问出这许多问题来,让古笑天哭笑不得。

    “姜将军,我这帮内有名医道圣手,在用毒之上,也是有不少心得!”古笑天对鬼医笑,然后说道,“只要我这位兄弟出手,必定能把所有进犯过来的人,不论百姓还是敌人,尽皆放翻!”

    “不错!”说到这用毒道,鬼医也是自信的站了出来,拍了拍肩膀上的褡裢,说道,“刻钟内,敢于进犯城墙正面二十步的人,不论敌人还是百姓,我都能把他们放翻!”

    古笑天本以为两人这般说,这位姜总兵应该会欢呼雀跃,不料这姜总兵听完之后,却是脸色铁青,手都按在腰间的刀把之上,厉声说道“放翻所有的人?你们……你们这是准备做下多大的杀孽啊?”

    那些附近不知情的士兵,这会儿也都是脸又是惊讶,又是愤慨的看了过来,显然也是很不满古笑天与鬼医嘴的这个用毒放翻所有百姓的计划。

    鬼医不明所以,还以为这些人不相信自己,还准备解释两句,古笑天却把拦住鬼医,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对着姜汉抱拳解释道“大人,您误会了!”

    “误会了?”姜汉虽然心气愤,可看在安王与子龙的面子,倒不至于立即就与古笑天翻脸,当下按捺着脾气,冷冷的看着古笑天,给了他个解释的机会。

    “是的!”古笑天当即就把之前在鬼医小帐篷内说的计划,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末了加上句,说道,“大人,如今百姓已经几番攻击,如果不尽快让我这位兄弟去解决,只怕就就被攻破了!”

    说话的这会儿功夫,百姓又在刘瑾缇骑的皮鞭之下,进入下轮攻城,向前推进了不少,已经彻底进入了射程之。

    本来这些百姓都是战战兢兢,以为自己与家人亲友,都要死在这冲击军堡的路途之上。毕竟这招,可不只有刘瑾用过,历史上,蒙古人可是靠着这招,攻下了数之不尽的坚城。

    这些百姓虽然地位低下,可蒙元离去不远,他们还是知道些,都是以为自己等人走的就是条不归的死亡之路。

    就连在后面驱使百姓的缇骑,也都是尽量靠后,怕军堡的城墙之上的起义军暴起难,让箭矢伤了自己。

    只是这会儿进了射程之内,远远的看向军堡,现这军堡的城头虽然站了不少的起义军士兵,可这些士兵不要说攻击百姓,就连弓箭,都没有拉开。

    当下百姓都是喜极而泣,知道安王直不忍对他们下手,为自己等人能在世上多活段时间,庆幸不已,都是打心里盼望着安王能够想到办法,既把自己等人给救了,又不至于被攻破军堡。

    那些跟在百姓身后的缇骑,也都是惊愕不已。

    虽然起义军没有攻击的意图,可这些缇骑依旧不敢大意,拿着橹盾以及种种防备家伙什,把自己的身体捂得严严实实,深怕被流失说伤。

    “嗯?”姜汉听完古笑天的话,才渐渐释然,就连那些紧张不已的士兵,也都是气氛和缓了下来。

    沉吟片刻,姜汉才目光炯炯的看着古笑天与鬼医,问道“古先生,李先生,你们能够确认,解药能救回部分百姓?”

    姜汉也不是第天从军,自然知道打仗难免有些牺牲。虽然无法救出所有的百姓,但是能救出部分,他也是心安慰不已,当即看着古笑天与鬼医确认。

    如果是安王或者马风月在场,只怕还要更多的犹豫番。毕竟这两人都是爱民如子,宁愿自己有事,也不想百姓遭难。

    “大人放心!”鬼医撩开那散,双目闪出自信的光芒,傲然说道,“我师妹正在调配解药,以我估计,只要我们在放翻这些人之后,按照我的方法,冲出去抢人,只要在刻钟内,服下解药,就可以保证无事!”

    “那依先生的判断,会死多少百姓?”姜汉听得只有刻钟,心里又是咯噔的跳,当即问道。

    “以我之见,看这下面百姓的规模,至少能救回九成的百姓!”鬼医走到墙垛附近,探出脑袋,仔细观察番,说道。

    “好!那先生快快准备!”姜汉闻言叹息声,最终猛地拍手,直接让开路,说道。

    这下面被刘瑾抓来,驱使着冲击军堡的百姓,不下万人。再加上混在其的敌人细作,以及跟在百姓后面的缇骑,总数约莫在万五千人左右。

    能救出九成人,那就是约莫能救出近万的百姓,虽然还会损伤许多百姓,可姜汉还是决定要按照这个计划进行。

    “谢大人信任!”古笑天朗声笑,当即就示意段衡、欧阳劲等人起簇拥着鬼医,来到了墙头附近。

    鬼医用起毒来,却是心无旁骛,来到墙边,就取下褡裢,把这褡裢之的药材味味的拿出来,然后拿着木杵就捣起药来。

    虽然鬼医武功也不错,可古笑天却知道此次成败全在鬼医人身上,因此亲自来到鬼医身边,准备为鬼医阻挡可能出现的危险。

    欧阳劲与段衡也是互相看了眼,按照古笑天之前的交代,带着千天龙帮兄弟,散在了漫长的城墙之上。

    时间,这军堡上下,都是死般的静默,军堡外的平原之上,却是百姓的哀嚎,响彻天地。

    远在朝廷大军的军之,坐镇观看的刘瑾也是颇为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幕。

    此次大战,他虽然是统帅,可这次指挥战斗,却不是他。

    毕竟他不过是个太监,虽然通晓权谋之道,武功也是登峰造极,可这指挥大军作战,实是不擅长。

    他也知道这战对他而言,极为关键,因此就把这战的指挥权,交给了名沙场宿将,自己却带着马永成等亲信,坐在座搭建好的巨大的瞭望台之上,欣赏着这大军攻城的场景。

    “刘公!你看,这些百姓又都进入了弓弩的射程之内,可那军堡之,还是全无半点反应,看来果然如刘公所言,这安王妇人之仁,舍不得对这些泥腿子下死手。我看这次总攻定能打下军堡,那安王就等着被擒来刘公驾前问罪了!”马永成拿着瞭望镜看着那远处的情形,见得自己这边进展顺利,忍不住拍起了马屁来。

    “哼哼!”刘瑾也是极为满意的点头的说道,“安王这人,虽然自命不凡,可却极为迂腐!否则有这么多机会,他怎么直都斗不过老夫!如今陷入绝境,却还只是顾念这些蝼蚁般的百姓生命,愚不可及,正是死有余辜啊!”

    “那是,那是!”马永成见得刘瑾也是高兴,当即又说道,“比之刘公的雄才大略,安王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罢了!只要等这次擒杀了安王,到时候天下震怖,只怕就算是朱厚照那小子再怎么蹦跶,也于事无补,到时候刘公也来个改……”

    “嗯?”刘瑾前面听了还高高兴兴,后面见马永成越说越过,当即看了马永成眼,直把马永成看得心里毛,所有的话都吞回了肚里去了。

    “永成!”见马永成不再说这些僭越的言语,刘瑾才回过头去,继续看着百姓冲击军堡,面说道,“我们是皇家的奴仆,辈子都是,就算再怎么得权得势,毕竟却也是无根之人,不能服众啊!”

    “可是我却听说过,刘公练得葵花宝典,却有颠倒阴阳,使得枯木也能再逢春啊!”马永成自然对刘瑾极为了解,知道他这话说的言不由衷,也知道刘瑾真正在乎的是什么,当即笑着说道,“只要刘公你练到极致,只怕这失去的命根子,都能修回来呢!”

    “这倒是……”刘瑾闻言点了点头,旋即又叹息声,说道,“百多年前,代高人东方不败练了葵花宝典,却是从男人变成了个女人,实是神奇!而且这些年来,也直流传,这葵花宝典能夺天地之造化,颠倒阴阳,既可以让男人变成女人,也可以让女人变成男人!而像我们这样的半残之人,也能成为个正常人!只是……”

    “只是什么?”马永成本来只是耳闻,却不是真的确认,如今见葵花宝典的习练者亲口承认了葵花宝典的神效,他的心思也是不由得活泛了起来,有些惊喜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