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表演
    想清楚之后,蒋云松也是端坐马上,欠身行礼,笑着说道“世子果然体察部下,标下这里谢过世子大恩了!”

    说完之后,蒋云松又次提出告辞,要去大营安排各路将领去军大帐的事。≯ ≥ ﹤≦<.≦<≦z﹤≤.≦≤

    这次朱执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自信满满的放了手,让蒋云松就此离开了。

    等蒋云松带着那两名日月神教的高手,以及众卫队离开,那些远远监视朱执的河套巡哨,也是呼啸而走,撤离此地。

    申艳丽在后面看了许久,直到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才上前来,问道“小王子,你这样安排,不怕那姓蒋的反悔么?刚刚何不索性就在这里擒下他呢?”

    “申前辈是对自己的手下没有信心,还是对我没有信心呢?”朱执副智珠在握的笑,淡淡的问道。

    “不是这些……”申艳丽黛眉轻蹙,显然是有些不快了,自她成名以来,还真没有几个人,敢这般与她说话。

    “申前辈放心好了!”朱执笑着说道,“这蒋云松对徐子龙,最是忠心耿耿,直接这么杀了,却是不行!”

    “既然对徐子龙忠心耿耿,你还留着,不怕他倒打耙么?”向过适时的插了进来,他知道自己娘亲与朱执身份不同,说话未免也是有所顾忌,当即就自己代申艳丽出面了。

    “先,蒋云松是聪明人,也是对徐子龙敬若神明的类人!”朱执笑着说道,“他自信自己的徐子龙大人,就算天塌下来,也是死不了的!切疑问,只要等徐子龙现身,就能清楚,所以他没必要现在就跳出来,与我翻脸!毕竟这样做于他而言,其实不是最好的选择!”

    却想不到,朱执竟然已经摸清了蒋云松的想法,所以才故意这般设计,如果蒋云松在此,也不知他会如何想。

    “哦?竟然是这样……”向过对蒋云松了解不多,当下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头说道,“那即便如此,你为何要留他?”

    “其实之前我也说了!”朱执说道,“如果徐子龙与我父王遇害的消息传来,联军就会出现动荡!这里主要说的, 其实不是宁夏大军,而是河套大军!”

    “啊?这是为何?”向过又问道。

    “宁夏大军虽然成分复杂,但是只要我在,就能慢慢收拢人心!可是河套大军却不样,他们多是河套各部族的战士,虽然归束到徐子龙的大旗之上,却也只是徐子龙的威名所致罢了!

    如今徐子龙旦不在,这些部族战士必定心怀异心,要尽快赶回河套草原,争夺徐子龙留下来的权力空白!

    但是如果蒋云松在,就不会出现这等情况!因为我曾调查过,这河套大军,先服从徐子龙,其次就是蒋云松。

    所以我们控制河套大军的关键,就是蒋云松!只要他在,能表面上遵从我的命令,这也就够了!”

    “原来这其还有这许多!”向过对着朱执竖起了个大拇指,佩服的说道,“可你如何能确定蒋云松能听你的呢?”

    “他在徐子龙现身之前,不会明目张胆的反抗我,这是!”朱执比划了根手指,自信满满的说道,“其二,待会儿聚集众将,我会带着你们去,服从我们的人,就喂服三尸脑神丹,不服的就直接杀了!至于蒋云松,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哈哈!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向过忍不住笑,点了点头,与申艳丽交流了个眼神之后,当即不再多说,就在朱执的带领下,离开此地,向着大营而去。

    之后的切,果然就与朱执的猜测差不多。宁夏的代表何锦、孙景,以及河套的代表蒋云松带着两派的将领出现在军大帐,在朱执的番声泪俱下的述说之后,大帐之都是人人气愤。

    以何锦为的宁夏派的将领,强烈要求立即出兵,打过黄河,为安王报仇。而孙景只是脸疑惑,却没有表任何看法。

    最奇怪的是河套系的将领,明明朱执已经说了,子龙这会儿很可能被朝廷的人埋伏杀掉了,可是他们却都是好似恍若未闻,只是看着蒋云松,等待他的定夺。

    这在朱执、向过等人看来,却是这些人信服蒋云松的证明,但是真实情况却是他们都相信以子龙的武功,不可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杀掉。

    因此相比较宁夏的将领而言,这些河套的将领都是颇为镇静,只准备遵从蒋云松的号令,等待着子龙的现身。

    朱执却是没有管这些,在宁夏派请战意愿颇高的情况下,他却示意了自己的心腹仇钺,指使他推举自己为新任的总兵官。

    仇钺自朱执还是名单纯的世子之时,就与他、姜奭交好。如今朱执信誓旦旦安王等人被朝廷杀了,仇钺虽然疑惑,可还是选择相信朱执的好。

    所以朱执使眼色,他也就出列直接提议让朱执成为新任的总兵官,带领联军,杀过黄河去。

    宁夏派主要分为朱执、仇钺系,以及安王、姜汉的边军,再加上马风月的风月帮以及天龙帮等江湖人士。

    安王、姜汉的边军派系势力最大,也是宁夏起义军的主力。只是如今安王、姜汉死了,也算是群龙无,再加上朱执本身又是安王世子,接过安王的权利,也算是应有之义,因此这派系在略微思索番之后,也就起同意了。

    虽然他们之的何锦、孙景有些异议,可最终也在朱执声泪俱下,誓言为安王报仇的演出下,同意了下来。

    这派系本就是宁夏起义军的重头,就算是朱执、仇钺所控制的人马,也多是来自这里,因此只要安抚了这些边军众将领,宁夏的问题其实就不大。

    剩下的风月帮的长老,以及几名天龙帮的高手,却都是颇为踌躇。他们虽然隶属于宁夏起义军,但是在安王不在的情况下,其实与河套的蒋云松更为亲近。

    毕竟河套的势力,属于子龙的势力。而子龙即是风月帮帮主马风月的儿子,也是天龙帮的帮主。

    因此在何锦、孙景表态之后,这些武林人士,却都是纷纷向蒋云松看来,颇有以蒋云松马是瞻的意思在里面。

    朱执见于此,当即也是直接对蒋云松说道“蒋将军,之前你我二人商议已定,未知你现在还在犹豫什么呢?”

    “要河套全军,暂时听命世子的,也不是不可能!”蒋云松字斟句酌的说道,“只是我却强调点,河套大军本是各部族的军队,不能被拆开了使用!其次,任何关于调动河套军的行动,都要提前与我说才行!”

    如果真的照蒋云松这般行事,其实跟没拿到河套大军的指挥权没有分别。先不能拆分,那就意味着河套军就是只整体,朱执,或者说日月神教就无法安插人手,进行有效控制。

    其次,任何行动都要提前告知蒋云松,不说他同不同意,只这条,这河套大军真正的控制权,其实就还捏在蒋云松的手上了。

    “蒋将军!”朱执也是没料到,之前与自己好声好气说话的蒋云松,进了大帐就这般,当下脸上也是沉,冷声说道,“这自古天无二日!将军也是宿将,这军如果有两个声音,会造成什么后果,你应当明白吧?”

    此刻朱执已经得到了孙景、何锦的暂时妥协,又在仇钺的怂恿下,得到了宁夏派的将领支持,底气已经比之前充足了不少。

    所以他刚说完,仇钺也是忍不住出声劝说道“是啊!蒋将军,如今我们两军是为联军,要做的也是同件事!如果味互不服气,掣肘下去,只怕陡让朝廷得利啊!”

    朱执是仇钺的好哥们儿,也是提携仇钺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恩人。因此仇钺虽然觉得安王、子龙被朝廷埋伏这件事极为奇怪,可还是先选择性的相信了。

    这会儿他也是站在为安王、子龙复仇的立场上,劝说蒋云松,希望他能以大局为重。

    蒋云松闻言也是不敢托大,拱了拱手,对着大帐的众多将领说道“非是某恋栈手这点微薄的权利,实是这位置是徐大人所托,某不敢有所懈怠!

    如今世子既然说是朝廷埋伏了安王殿下与徐大人,导致众人等尽皆被杀!我等无论于公于私,都应当起兵为殿下与徐大人复仇!

    只是如今朝廷既然悍然杀了殿下与徐大人,那么只怕他们也会留有后手!以我看,如今这朝廷大军,只怕早已经准备来围攻我们了啊!”

    这番话,却没有丝毫怀疑朱执的意思,反而是就着朱执的说辞,推导下去,众位将领也都是沙场宿将,听得都是不由得点起头来。

    何锦更是忍不住赞同的说道“蒋将军所言有理,朝廷既然敢动殿下与总兵官,只怕更大的后手就会动!只是蒋将军说这些,却又是何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