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隐蔽
    他们却都以为这里极为隐蔽安全,当下两人的身形透过月光,映照在了仇钺与苗灵所在的营帐的幕布之上,然后向过的声音缓缓传来“朱执,你真的以为徐子龙那么好对付么?”

    “你什么意思?”朱执听向过叫起了自己的名字,虽然有些不快,可也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 ≤≤≤.≤≤≤z<<.﹤≦

    果然,向过说道“不怕告诉你,刚刚我爹爹已经回来了,他说徐子龙在他的追击之下,虽然被他打伤了,可是他也被徐子龙等人合力击伤!

    你想想,连我爹都不能十拿九稳,伤了他的同时,还被他所伤,你真以为徐子龙有那么容易对付么?”

    “嘿!这家伙的武功竟然已经这么出色了?”朱执虽然也在黄河之上,见过子龙与向元武惊天动地的打斗,却没料到子龙竟然如此难缠。

    只是感叹下之后,他却又猖狂的说道“他再厉害,又能如何?如今蒋云松等人,都已经了贵教的三尸脑神丹,只能听命于我们!他个人单枪匹马,难道还能敌得过我们这近十万大军么?”

    “你休要如此狂妄!”向过见朱执如此轻慢,对他也是颇为失望,只听他说道,“徐子龙在河套的势力,虽然很大程度是靠了蒋云松。但是没了蒋云松,他也能控制河套。

    再加上他天龙帮,以及武林盟主的身份,登高呼,只怕转眼间,又能凑齐只大军,到时候鹿死谁手,尤为可知。

    更何况,蒋云松为人忠肝义胆,就连我与我娘,都不能确认仅凭三尸脑神丹,就能完全降服于他,因此才直想拉着河套的军队起,度过黄河攻打朝廷大军。

    只要河套的人攻击了朝廷的人,到了那时,就算蒋云松再如何忠心,也是无济于事,只能让河套走到朝廷的对立面去。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如果徐子龙与杨清等人摆脱了杨虎的追杀,只怕他们回到朝廷大军之,我们就很难有机会突破了。

    所以,你现在最要紧处理的,不是与苗灵之间的儿女私情。而是尽快动大军,打过黄河,然后拉河套的人下水,最终打破朝廷大军,让徐子龙、杨清等人即便侥幸回来,也无力再回天!”

    这番话,说的朱执不禁哑口无言。就是那“偷听”的苗灵与仇钺,这会儿也都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朱执与日月神教竟然合作到了这步,追杀子龙等人,造成朝廷大军空虚,进而拖河套人下水,击破朝廷大军,让起义联军彻底走上与朝廷对立的道路。

    本来找朝廷报仇,确实是苗灵心里所想,仇钺也是不反对的。毕竟朱执说,马风月与安王,都是被朝廷伏杀的。

    可如今朱执言语之,被伏杀了的子龙,却还依旧存活,甚至击伤了日月神教的教主。因此朱执所说的马风月与安王之死,却也是让两人心存疑问,隐隐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果然,那外面的朱执却又叫嚣着说道“哼!徐子龙不过就是个乞丐,能得到这么大的势力,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贵教势力庞大,只要动二,与我麾下的起义联军起联合,只怕就算徐子龙、杨清回到朝廷大营,也会于事无补吧!”

    “那如果他们打出安王这张牌呢?”眼见得朱执味轻敌,向过有些不耐,对朱执也是有些失望,当即又说道,“你觉得他们如果说,安王是被你这位世子杀的,你觉得你所谓的麾下强军,会如何做?”

    向过这番话说,苗灵与仇钺都是心里充满了愤慨。仇钺更是咬牙切齿,捏着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与朱执拼命。

    虽然朱执是他的兄弟,也对他很好。可是要说仇钺真正最感激,最敬佩的,当是非安王莫属。

    安王这些年来,就藩宁夏,于民非但秋毫无犯,反而还时时赈济黎明百姓。如果不是有他在,不知宁夏的日子还要苦上几分。

    因此宁夏万千军民,无不对安王感恩戴德,这也是安王斩杀了李增之后,宁夏边军以及各股势力,都毅然决然的投入到起义之的根本原因。

    可现在依着向过所言,先前朱执所说的安王之死,却完全是捏造。更有甚者,安王竟然还是死在他这个亲生儿子的手上。

    虎毒不食子,反过来说也是样。可朱执竟然狼子野心,杀了安王,所为的,也只是起义联军的最高权力,仇钺如何能不愤慨。

    好在仇钺也是清楚,这会儿冲出去,除了连累苗灵与自己起死之外,别无他用。毕竟他与日月神教打过交道,知道日月神教的歹毒。

    朱执与向过,自然不知道他们之最大的秘密已经泄漏,这会儿朱执还是觉得,想要以向过下**,从日月神教这里争取到更多的主动。

    当下他又是说了起来,言语之,无非就是拿着向过下药事而已。只是向过也不是善茬,只是翻来复起的拿着朱执所做的事情,件件的抖落出来。

    起先朱执还气焰嚣张,到了后来,随着他所做的事情被披露的太多,他也是有些底气不足,更现自己原来已经走了这么多歪路,以至于有些无法回头的感觉。

    营帐内的苗灵与仇钺听着,却现朱执为了前来夺权,竟然早在宁夏防守的时候,已经做了不少错事。

    先,他为了筹措军费,收买各级将领,竟然悄悄的带着日月神教,前往庆阳,大肆勒索庆王诸府。

    其次,他还为了肃清军队,竟然动了残忍的清洗。许多不愿意追随他的军官,都遭到残忍的迫害。

    就连他与仇钺共同的好兄弟,姜汉姜总兵的独子姜奭,也是被他追杀。好在被派到宁夏防守的少林僧兵及时现,在头领周友的带领,救走了姜奭,如今不知所踪。

    其他的错事,更是数不胜数。可以说,如今的宁夏,早就被朱执联合日月神教,残酷的清洗了遍。

    不要说安王不在世了,就算在世,如今只怕也难以对宁夏施加太多的影响。仇钺与苗灵都是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在外面的两人争吵着也是有些火起,最后却是向过怕吵到了梁梦雪,就又拉着朱执,远远的离开了这里。

    听了这么许多的内幕消息,两人无论是谁,都已经不想再继续去听了,这些已经足够了,如果传播开来,足以让朱执身败名裂,让日月神教的计划彻底破产。

    只是听到了太多骇人听闻的消息,不论是沉稳的仇钺,还是外柔内刚的苗灵,这会儿也都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公开这些消息,虽然能打倒朱执与日月神教,但很可能也没有太大作用。毕竟照之前朱执所言,好像所有的将官,都已经了日月神教的什么三尸脑神丹。

    公开了这些消息,好似只能让这些将官送死般。这里面不但有蒋云松这样的苗灵极为敬佩的将军,更有仇钺许多共事多年的同僚,两人却不想因为自己的莽撞,把这些人都害死。

    当下还是苗灵先稍稍冷静下来,轻声细语的说道“仇将军,现在情况如此,你觉得该如何处置?”

    如果朱执没有杀安王,没有做下这么多错事,仇钺其实不介意帮助朱执,对付子龙。可如今朱执所作所为,已经不是私仇能概括了,即便仇钺再怎么去为他辩解,也是觉得苍白无力。

    听得苗灵问起,仇钺也是苦笑下,小声说道“我也是瞎了眼,竟然与朱执这等狼子野心的人为伍,真是对不起安王殿下对我的信任啊!”

    “仇将军,不必自责!朱执现在与日月神教走的这么近,城府也是极深,你被他骗了,也是正常!”苗灵从刚刚仇钺的反应,就知道仇钺已经彻底对朱执死了心,也知道要想击破朱执与日月神教的阴谋,就定要联合仇钺。

    “哎!”仇钺又是叹息声,然后渐渐也冷静下来,思考会儿,说道,“以我之见,为今之计要的就是拖,我们不能让朱执以及日月神教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许多事!否则不但不能为殿下他们报仇,反而陡自送了我们的性命!”

    “不错!”苗灵点头说道,“那怎么做呢?”

    “朱执对你往情深,只要你暂时装作不知道切,就能稳住他,而稳住了他,也就稳住了日月神教!”仇钺分析道。

    “这……”苗灵闻言愣,却是有些不情愿,说道,“他今日如此对我,本来就对他有些意见了,如果继续与他虚与委蛇,只怕……”

    “苗姑娘!”仇钺这会儿也不再叫她苗小姐了,而是直接以姑娘相称,只听他劝说道,“你如果有任何异动,被他联想到什么不好的事,再查问,切就露馅了,我们两个死倒没什么,可是这支大军的各路将领,必然要惨遭清洗,整支大军,也会被他们窃取,用以达成他们的目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