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灭口
    不说仇钺已经知晓了切,即便不知晓,只怕也不会对婉儿狠下杀手。[  〔(?(  〕〉].]〉)z}.如今听得朱执这般有些丧心病狂的命令,仇钺也是心里片寒冷。

    只是他也知道,现在还不到暴露的时候,当即只得装模作样的说道“什么?那可是婉儿小姐,安王殿下最疼爱的女儿,世子您的亲妹妹啊……”

    朱执哪里知道仇钺是为了婉儿拖延时间,当即就气急败坏的说道“什么亲妹妹,她出现在朝廷大军那边,肯定是勾结了朝廷,那么她就是我们安王府以及宁夏的叛徒了!休得多言,快快传令,给我射杀那贱人!”

    说到最后,朱执已经恨不得亲手操持神臂弓,射杀婉儿。如果任由婉儿说下去,自己非但身败名裂,而且再也没有可能取得自己梦寐以求的切了。

    仇钺见朱执如此,心越对朱执厌恶,就准备继续以婉儿是安王的爱女,来拖延射杀婉儿的时间。

    只是他刚准备继续拖延,旁跟在朱执身后的杨虎却突然说道“那贱人留不得,刘晨,带着几名精锐的兄弟,去杀了他!”

    刘晨昨晚受了点伤,可在杨虎配合轩辕破,夺取日月神教的大权成功之后,已经得了杨虎的奖赏,服下灵丹,调养好了。

    这会儿他也能看出来,任由婉儿继续说下去的后果。

    当下也不多说,摆手的钢枪,跃马而出,带着几名黑衣的日月神教高手,就向着婉儿冲杀了过去。

    仇钺见得,有心阻拦,却苦于没有借口,只得心里暗自焦急。

    而朱执见到刘晨等人马术精湛,不多时,就已经从这地方,跑到了后阵附近,离得婉儿,不过三百步之遥,心也是微微放下心来。

    此刻因为婉儿的出现,以及那番喊话,本是节节攀升的宁夏大军士气,突然就戛然而止。所有的将士,都是不禁愣住了。

    在朱执的谎言之,婉儿是已经跟着安王、子龙起,被朝廷伏杀。可如今她不但活着,还身素缟,从朝廷大军之,冲出来对众将士喊话,怎能让这些忠义的将士不疑惑。

    其处在后阵的何锦、孙景,更是满头疑虑,不知婉儿因何生还,又因何出现在此。只是无论如何,他们也不想再让宁夏大军前进,冲击到婉儿,所以也就下令,命令后阵大军暂且不要行动。

    婉儿番话语,劝说住了宁夏大军继续前进,不禁也是在马上松了口气,就准备换口气,再把昨晚的事,简单的说下。

    怎料她喘气的功夫,那宁夏后阵之,几骑越众而出,向着婉儿远远的冲来。婉儿抬眼看去,却正好看到了那为的刘晨。

    瞬间,她便明白这几人当是准备在万军之前,杀了自己,阻止自己揭穿昨晚的真相。

    与此同时,两边对峙的大军,见到刘晨等人杀气腾腾的冲向婉儿,都是不禁惊。宁夏大军上下自然是早就知道,这婉儿之于安王的意义,对婉儿自然是加倍呵护。

    因此处在后阵之的将领何锦,见到刘晨要当着众人的面,杀了婉儿,如何能忍。当即就与孙景交代了两句,嘱咐他好生指挥军队,自己却带着队亲卫,就去追击刘晨等人。

    而朝廷大军的阵营之,也是阵骚动,然后冲出两队人马来。队都是灰色僧衣,提着戒刀,木棍的少林僧兵,为之人,却正是僧兵的领,少林周友和尚。

    另边,却大多是身穿素衣,体态婀娜的女侠装扮,为两人,却正是子龙所认识的好友,峨眉的岳淑、谢青是也。

    两边阵营,三队人马,约莫合计有三十人以上,合力起,向着垓心的婉儿与刘晨等人冲杀过去,誓要斩杀刘晨等人,保护婉儿。

    刘晨也是见得朝廷阵营冲出两队人马,看那服饰,也知晓了大概的来头。更知道身后的何锦也带着亲兵,冲杀了出来。

    如果等三路人马合围,刘晨的武功就算如杨虎般,只凭这么几个人手,却也无法侥幸生还。

    只是如今已经是陷入绝地,不前进斩杀婉儿,扭头就跑,只怕杨虎事后也会杀了自己。到了这会,除了并力上前,鼓作气的斩杀了婉儿之外,于刘晨而言,其实没有别的路可选了。

    因此他咬牙,拿出把匕,狠狠的在坐下马的屁股上刺。这战马吃痛,“唏律律”的阵叫唤,然后四蹄如飞,又是加了几分度,向着婉儿冲去。

    婉儿本就向着刘晨冲来,想杀了刘晨。这会儿刘晨的坐下马加,两人之间的距离,转眼间就被拉近了许多。

    这下大出婉儿的意料,就想拔出剑来,与刘晨交战。

    只是刘晨经验显然比婉儿老辣不少,再加上他的武器又是长枪,就见得他趁此机会,把手钢枪抖,漫天的寒芒扑射而来,把婉儿的身影尽皆笼罩其。

    眼见得婉儿遭遇危难,赶来援手的几人,都是心惊。周友平地声爆喝,在马上人立而起,然后直接弃了战马,犹如只苍鹰般,向着刘晨扑来。

    岳淑与谢青师姐妹也是互相对视眼,然后挽起手来,动了峨眉的飘雪穿云剑阵,两人两剑,宛若飘起的雪花般,急向这边赶来。

    另边的何锦,也是看的目眦欲裂,跳下马来,徒步就向这边跑来。只是他虽然是安王府的护卫司都指挥使,可在轻功方面,实是没有什么建树。

    这般奔跑,却是以股蛮劲在跑罢了,度虽然比之战马稍微快上点,可却不可持久,对身体伤害也是极大。

    时间,刘晨不顾切,要来狙杀婉儿,此时此刻又借助机会,快马之下,把婉儿笼罩于漫天的枪影之,使得这战场之的两边将士,都是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只是婉儿毕竟也不是真的毫无战斗力的大家闺秀,生死危难之际,她迅的拔下腰间的雌剑,剑刺出,以无极剑法之的断墨残楮,刺了过去。

    剑光如虹,把拿寒芒点点,撕裂的支离破碎,使得刘晨这必杀招却是没有达成目地。此时两人已经因为坐下快马,交错到了起,婉儿招破去刘晨的钢枪之后,正准备反手拔出雄剑,再给刘晨剑。

    不料道恶寒从背后传来,婉儿心头惊,虽然不明所以,可还是伏低身子,就趴在了马儿上。

    可惜不等她趴好,就觉得阵刺痛撕裂从背后传来,婉儿却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受了刘晨的攻击,背部受伤了。

    眼角余光又正好扫到那几名跟随刘晨赶来的日月神教高手,婉儿情知如果继续在马背上,多半真要香消玉殒于此了。

    当下顾不得太多,以个镫里藏身的马术,滚落到了侧面。刚刚滚落过去,把大刀化作道凌厉的寒光,狠狠的斩击在她的马背之上。

    这马儿都没来得及出惨叫,就已经被斩成了两段,大蓬大蓬的鲜血泼洒开来,下子就把婉儿浇了个劈头盖脸。

    马儿被杀,她也是无奈的跌落在混着马儿血肉的泥土里。

    这下从急奔跑的奔马之上,摔倒在这混着血肉的泥土之,婉儿只觉得好似整个人的骨头都散了架般。

    刘晨等人招得手,逼得婉儿这等不凡的剑客都只能跌落泥土之,不禁都是狞笑声,刘晨抖反手的花枪,化成道毒蛇般,朝着婉儿的脚踝扎去。

    他也是看了出来,婉儿武艺不凡,只能先趁着她受伤堕地,把她的脚筋挑去,废了她的行动能力,接下来才好格杀。

    跟着他来的几名日月神教高手,也都是颇为默契的各扯兵器,把婉儿上下左右的逃跑路线,尽皆给封死。

    就在婉儿千钧,好似要死于非命的时候,声爆喝传来,那名之前使刀的日月神教高手吐出大口鲜血来,胸口处透过道枪尖,整个人的生机,渐渐涣散开去。

    眼见得婉儿行将被杀,自己的手下虽被偷袭,可刘晨也是不管不顾,厉喝声“死来!”

    面说,手的花枪不断的颤抖,显然是其附着了极多的真气,枪尖之上,更隐隐有道道的劲气溢出,好似其上有条毒蛇盘旋般。

    其他几名高手虽然也心惊同伴之死,想去察看番,可见得自己的头领这般行事,显然是想先斩杀婉儿再说,当下都是不再多说,依旧与刘晨起,合力攻击婉儿。

    “呀……”那远远的以手长枪,投掷杀了名日月神教高手的何锦,见得在名高手殒命的情况,这些日月神教之人依旧不管不顾,要杀婉儿,不禁更是心大怒。

    此刻周友和尚与峨眉的岳淑、谢青等人,离得这边还有些距离,却是鞭长莫及。而何锦却是离得最近,也是最有可能救援婉儿的了。

    眼见得婉儿就要惨死在自己面前,何锦心无比恼怒,想起安王对自己的恩义,他心如刀绞,又是狂啸声,度又陡然加快了几分,整个人的度陡然加快,头撞进了刘晨等日月神教高手围攻婉儿的包围圈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