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 刺杀
    保正德,除刘瑾,自己兴许还能留下条命来,即便苟延残喘,也是可以的!可如果保刘瑾,害了正德,那么以今日自己的所作所为,刘瑾事后必定会想方设法对付自己。{(<<[<<< 〕].z.

    当下张太后也是稳定下心神,直视刘瑾那骇人的目光,说道“刘瑾,皇帝被你控制了意识,如今生不如死,你还想当着所有大臣的面,杀了皇帝么?”

    “啊!毒妇尔敢!”见到张太后最终还是选择背叛自己,刘瑾也是阵恼怒,当下他也是怒气上涌,不顾切,全身真气不断聚集,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越狂暴。

    张太后也是没料到,这个当年谨小慎微,仰自己鼻息苟活的太监,竟然能有这般威势。她也是惊讶不已,从那软座之跌落到地上,不断的高呼“救驾,救驾!”

    如今殿群臣也都是明白过来,这刘瑾竟然大逆不道,敢以什么邪法控制皇帝。许是天佑大明,最终皇帝没有被他彻底控制,他就悍然使用某种手段,意图直接杀了皇帝。

    不想张太后也不知怎么的,识破了刘瑾的奸计,并且制止了刘瑾。可刘瑾非但没有半分惊恐,瞧那架势,竟然是准备要杀了张太后。

    时间,群臣激愤,不论是身怀武功的武官,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官,都是起向着张太后涌来,想要阻止刘瑾那肆无忌惮的举动。

    只是他们离得比较有些远,而离得张太后最近的,却只有虎里的其他六人,以及李东阳、成国公与英国公等人。

    二位国公直在损耗真气,保住皇帝性命,即便这会儿有心救张太后,实也是有心无力。李东阳不过弱书生,比谈经论道,十个刘瑾也不是他的对手,治国之道,刘瑾更是拍马难及。

    最后能救张太后的,也就只有那虎之的六人了。如今魏彬为了替刘瑾背锅,已经出去与钱宁战到了起。

    马永成、谷大用,都是与刘瑾颇为亲厚,这会儿虽然也知道,想要保住性命地位,是应该阻拦刘瑾,可他们比其他人对刘瑾更是了解, 自己就算冲上去,也不是刘瑾的对手。

    剩下的三人分别是邱聚、罗祥、高凤三人。罗祥是虎之,胆气最小的人。因此在其他人都习练武功的时候,只有他人无动于衷,只想着能直安安稳稳的伴在圣驾旁边,混混日子罢了。

    邱聚在正德即位之初,就被封为东厂厂公,位置仅在刘瑾、高凤之下。因此他也就野心滋生,妄图与刘瑾分庭抗礼。

    可刘瑾却是什么人,见得邱聚率先跳出来与自己作对,他有心立威之下,就借着正德的信任,把邱聚直接贬到了南京,直到去年年,才准许他回来。

    去了趟南京之后,邱聚也是明白过来,知道在皇帝那里,自己不比刘瑾得宠。也就夹着尾巴做人,意迎合刘瑾。

    只是在他心里,却对刘瑾直颇为记恨,只想着有朝日,能把刘瑾打翻在地。现在刘瑾谋逆的意图昭然若揭,又敢当着群臣的面刺杀太后,他也是知道刘瑾的末日已经到了,因此也是义不容辞的走了出来,对着刘瑾阴阴笑,说道“刘公,对不住了!”

    其实刘瑾的武功,足以藐视在场所有的人,更何况,他为了以防万,更是暗地里安排了百余内行厂高手,潜伏在这奉天殿之。

    这会儿看似他孤立人,只有马永成、谷大用二人爱莫能助的看着他,实则他却是觉得,自己已经掌握切,只是在权衡利弊,以及该如何反败为胜。

    之所以装出副被张太后揭穿,恼羞成怒的样子,不过是他示敌以弱的把戏罢了。见到邱聚果然脸得意的跳了出来,他心里暗骂邱聚声蠢材,然后面故作提气,面说道“嘿嘿!老夫早就知道,你靠不住,不想今日你果然跳了出来?不过你真的觉得,凭你人,能挡住老夫杀那毒妇么?”

    对张太后,刘瑾是极为失望的。本来他心算计,只要除了正德,趁着皇帝暴毙,新皇还没有遴选出来的时候,自己可以假借三厂卫的先斩后奏的权利,尽可能的诛除朝廷之内的政敌,最终再次掌握大权。

    可是这张太后,在最后关头,也是最紧要的关头,却是揭破了自己的目地。如此来,自己固然难以再反败为胜,除非把这满殿的人都给杀掉,否则只能亡命天涯。

    但是揭穿自己的张太后,其实也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毕竟自己倒了,她与自己合谋的事也要暴露,最终只能沦落冷宫之。

    面心咒骂着张太后的愚昧无知,刘瑾的气势也是越攀升,到了后面,马永成、谷大用、罗祥三人都滚葫芦似得从坍圮之上被刘瑾的气势逼了下来,而其他人,却都是在坍圮之上苦苦支撑。

    两位国公这时候对刘瑾的惊天武功也是震惊不已,面继续护着正德,面想要退下坍圮却也是不得。

    邱聚虽然挡在张太后身前,可这时候被刘瑾庞大的气势威压震得两股颤颤,句话都是说不出来。

    其他重臣想要上来救援,可现这坍圮四周,不知何时已经布下层无形气墙,任是人如何捶打,猛击,都是不能越雷池步。

    “刘瑾,你还是放弃吧!”就在众位大臣都是心惊不已,张太后也是隐隐有些后悔的时候,道颇为干瘦的身影,下子插入到邱聚与刘瑾身前,把刘瑾的气势都接过去大半,对着刘瑾呵斥道,“如今你阴谋暴露,识相点,跪在地上向陛下太后祈求,说不得还能苟活命!”

    “哈哈!”刘瑾直有留意此人,见得他总算是走了出来,当即也是冷冷笑,说道“老夫直以为,高公公你应当跟在我身边,毕竟我们很像!可如今,你为了这毒妇还是站到了我对面,真是可惜啊!”

    就在说话的空档,刘瑾也是故意动了气势的攻击,卷起个香炉,就朝着高凤砸去。而高凤却也是不慌不忙,伸出那白皙的手掌,在那香炉上拍,印出道掌印来,总算是止住了香炉。

    “老臣只对大明皇室忠心耿耿,与你这等居心叵测之人,怎能相提并论!”高凤随手放好那香炉,毫不喘气的说道,“更何况,你如今孤身人,这大殿之,只怕人人都想杀了你,在陛下那里庆功,你就算武功通天,又能如何?”

    “哈哈?这么说,你要比谁人多了么?”刘瑾苦思良久,却现今日之事,已经是死局,想要继续保留权利,除了悄无声息的杀掉满殿群臣之外,别无他法,当下他也是狠心,悄悄的放出了暗号。

    高凤见刘瑾如此说,心又是动,暗道声不好,就推了邱聚把,说道“不好,快带着太后离开此地,这里有危险!”

    邱聚茫然不已,他本以为自己能与刘瑾分庭抗礼,如今又正是刘瑾众叛亲离的时候,因此就站了出来。

    可刘瑾那逆天的武功,却让他极为无力,如若不是高凤适时站出来,只怕他先就崩溃了。

    就在他觉得有高凤顶着,自己能看到刘瑾灭亡的时候,不料高凤却把他突然推到了倒在地上的太后身边,还嘱咐他尽快带着太后离开。

    他哪里知道,高凤到底看出什么变故来,只觉得脑袋里都是懵的,不知如何是好。而坍圮之下的群臣,虽然也听了高凤与刘瑾的对话,可他们也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只想现在冲杀坍圮,去救皇帝与太后。

    也就是这片刻的耽误,刘瑾的动手讯号出,那些早就偷偷潜伏在奉天殿之的刘瑾内行厂的高手,却都是从阴暗之,悄无声息的走了出来,然后从背后,把些站在外围的重臣或直接杀死,或刺成重伤。

    等到有近十来位重臣或死或伤的时候,这些心想去救驾的大臣总算是现了过来。率先现这些来自背后的杀手的,却正是杨清。

    他本来站的位置就离坍圮有些距离,事的时候,他也是心里觉得,刘瑾在那坍圮之上废话,有些不正常。

    因此等到这些内行厂的黑衣杀手出现,并且杀了几个同僚之后,他却第时间闻到血腥味,进而现了这些背后的杀手。

    眼见得位至交好友,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被这些黑衣杀手直接抹了脖子,无力的倒在血泊之挣扎,杨清不禁出离的愤怒。

    当即就听他爆喝声,说道“有刺客,大家小心,背后有刺客!”

    说完之后,他咆哮声,犹如头疯狂的雄狮般,扑向了那名黑衣杀手。这名黑衣杀手本也是谨小慎微,也直防备前面的人现。

    可这会儿被杨清这声爆喝喝,却现脑袋里懵,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等他回过神来,就见得个斗大的拳头,拳砸在了自己的面门之上,然后他也就直接陷入了黑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