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 禁军
    当然这魔功的代价也是很惨烈,那就是施展此魔功之人的性命。 .   .经激活,自然就是两败俱伤,共赴黄泉了。

    只是刘瑾修炼的是葵花宝典,与这魔教的武功,没有太多的牵扯。更何况,他刘瑾也不犯不着为了这么几个他眼的小辈拼命。

    可这话在外面的小和尚眼里,却是句颇有威慑力的话。少林为武林的泰山北斗,维护武林这么多年的公义,却也是见识过不少魔教的手段,其却就有这天魔解体**。

    虽然小和尚不曾亲眼见过,可他师长辈却直对他们这些行走在外的弟子,强调了天魔解体**的可怕。

    以至于他听得里面的高手竟然会天魔解体**,他也是脸色变,明白了事态的严峻,更知道自己进去,无济于事。

    当即就对里面说道“好!小僧明白了,这就去找寻成将军,让他放号箭,通知其他高手来援!”

    说完之后,他的声音也就消失,便是脚步声,也没有了,显然是他认识到事态的严峻,竟然以轻功赶路走了。

    刘瑾虽然几次三番想要打断谢青的求援,以至于不惜调动镇压婉儿的威压,来阻止谢青。可谢青坚毅无比,再加上这临时调集过来的威压又是不足,倒让她把话说完了。

    如今听得小和尚已经远去,显然是去找那什么成将军,放号箭,搬救兵了,刘瑾的脸色也是越难看了。

    自己不说那显赫无比的官面身份,就算是武林之,多少高手,都拜服自己。更曾经招杀了名镇湘江的衡山派掌门,武功之高,已经是麾下高手,乃至对头的公认了。

    可如今念之差,被那小和尚拖入了这精神层面的较量,再又被这三女搅合,以至于无法全心全意取胜,正是极为尴尬。

    等听到张彩召集锦衣卫,开始反攻北镇抚司,事情出现了转机的时候,自己本是有些自鸣得意,只觉得切都如自己所料。

    只要自己缠住这些敌人的指挥层,那么张彩就能带领锦衣卫,尽快的攻取北镇抚司,到了那时候,这几个小毛孩子又算的了什么。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自己虽然想到了张彩的锦衣卫攻来的好处,却漏算了敌人竟然有召集援军的办法。

    所谓的援军,刘瑾本来也是不惧。比人数,自己有张彩支持,就能得到京城绝大多数的锦衣卫支持,再加上皇帝在手,敌人来再多的军人,也是无用。

    比高手,原来刘瑾也是不怕。毕竟在他眼里,京城最厉害的就是曹秋海,虽然自己还未与他交手过,但是他自信有全本葵花宝典在手,曹秋海不是自己的对手。

    更何况,他对张太后知之甚祥,知道她不会轻易的让最后的个属于她可以控制的力量,曹秋海轻易离开她太远,更不用说来对付自己。

    因此如果只是其他的高手,即便是少林掌门来,他也是不怕。可偏偏就在刚刚,他知道了这切的幕后策划者,是那个搅了自己几次好事的徐子龙。

    这也就是说,徐子龙如今理应就在京城。只要敌人的求援号箭旦升空,这徐子龙必然会不顾切,前来救援,毕竟他最心爱的女人,可就在这里。

    徐子龙如果来,刘瑾却自忖以自己如今还没有练成功的葵花宝典,多半不是他的对手,这样来,自己可就危险了。

    要想对付徐子龙,就必须要他投鼠忌器。第个,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子,自己曾经的死对头安王的千金朱婉儿。

    第二个,自己却也有,正是被自己控制,又被自己抓来,如今正在外面被自己人带着的正德皇帝。

    徐子龙本就是正德皇帝的孪生弟弟,只要他与朱婉儿都被自己抓住,那么徐子龙必然投鼠忌器,自己却也是不用再畏惧他了。

    更进步,自己还能借助这两人,然后配合锦衣卫,再次扭转局面,达成自己杀入皇宫,成就自己野心的目地。

    想到这里,他也是狞笑声,看着婉儿等三女说道“你们不要怪老夫,这都是你们逼的!”

    话刚说完,婉儿三女都是心紧,知道这老阉奴明白过来,要孤注掷了,不禁都是打起精神,准备迎接着老阉奴的疯狂举动。

    也就在刘瑾准备动手的同时,外面“咻”的声号箭响,震得就是这厢房之内的所有人,都是听到了。

    刘瑾也明白,那应当就是刚刚婉儿等人所说的召集援军的号箭了,那也意味着,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当下他不再等待,本来佝偻的身子缓缓直立起来,股股晦暗莫名,却偏偏又压抑的让人好似要疯狂气息,不断从他身上散开来。

    好像就在此时,刘瑾已经不是个身形消瘦的老阉奴,而是化身成为个可怖的,能够吞噬这方天地的恶魔般……

    ……

    今夜的京城,注定会让京城的人极为难忘。本来今天宁夏平叛大军凯旋归来,朝廷惊喜万分,不但铸坛庆捷,更是于皇宫之大宴群臣。

    傍晚时分,皇宫之礼炮不断,京城的居民却都是极为艳羡,感受着这大战之后,胜利的喜悦。

    虽然他们多少对安王抱有同情之心,可却也不妨碍这些平凡百姓对和平的渴望,因此礼炮的响起,却就让他们以为战事过去了。

    可等到夜里的时候,京城之也就乱了起来。本来驻扎在京城各地的锦衣卫,不论是千户、百户这样难得见的大人物,还是那些跑腿校尉、力士,却都是捉刀带剑,队队大呼小叫,穿过各大街坊,向着皇宫的方向汇聚而去。

    锦衣卫在民间之,多被以缇骑相称。旦这些缇骑出现,平常百姓都是惊恐万分,恨不得紧闭门扉,好似这般就能不被这些缇骑骚扰般。

    这次,如此之大的规模的缇骑出动,不但惊动了这些平凡百姓,更是连那些达官贵人的府邸,也都是惊动了。

    只是与平凡百姓样,这些达官贵人的眷属,也都是对锦衣卫敬而远之,远远的趴在墙头眺望番,却始终不敢前去探寻,锦衣卫为何如此大规模的出动。

    到了最后,本来还有些热闹的京城,却因为锦衣卫的出动,刹那间却是静了下来,大街小巷,再也没有个行人走动,只听得见锦衣卫各级将校的大呼小叫。

    京城百姓都是面面相觑,私下里都是猜测,今夜却又到底是哪位大臣遭了秧,或者又是哪方高人,前来行刺了。

    只是他们胡乱猜测,却终究不知道,他们眼里好似蛇蝎般的锦衣卫,却遭遇了建成以来,颇为严峻的挑战。

    在他们的核心之的北镇抚司,群来路不明的军人,借着北镇抚司衙署的简单的地形,对他们进行了次又次顽强的阻击。

    许多锦衣卫刚刚赶来,就被下令参与到攻打这座即便是锦衣卫,也极为惊惧的衙署,可还没看清敌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却或是带伤,或是直接被打晕了,只有少部分人,才被杀掉。

    这却是因为镇守此地,暂时指挥的成将军,担心杀伤锦衣卫太多,事后无法交代,因此才手下留情的缘故。

    可即便如此,被张彩召集来的锦衣卫,却是源源不绝。许许多多的锦衣卫虽然都是头雾水,可他们看到张彩脸铁青的站在那里,却都是不敢询问,只能闷声不响的,听从号令,提着那单薄的绣春刀,就杀了散去。

    双方从最开始的激战,到现在的拉锯战,却也是过去了半个时辰。锦衣卫死伤人数,也已经过千,至于防守的义军,其实也已经损失颇为惨重。

    毕竟义军对锦衣卫留手,可张彩却不会让锦衣卫对义军留守,因此两厢交战之下,义军损失的人数,其实不比锦衣卫少。

    在外督战的张彩,却也是脸色越来越难看。在他召集锦衣卫的时候,就已经代表他跟着刘瑾条道走到黑了,不成功,就只能成仁。

    本以为凭借着锦衣卫的主场优势,里面又有刘瑾这等高手窥视,想要打进北镇抚司,倒也不是难事。

    可如今攻打了半个时辰,敌人非但极为顽强,就连本来寄予厚望的刘瑾,却也是不见了踪影。

    时间,张彩都以为刘瑾在忽悠自己,只是想着自己壮大声势,吸引朝廷的注意力,然后他好趁乱逃逸呢?

    旋即,他又自己否定了这个猜测。旁人不知道刘瑾,他却是极为了解。这人虽然身体残缺,但是野心极大,不到最后刻,他却不会放弃,更何况,那位还在他手上呢?

    正在他心思沉重,胡思乱想,调遣四面方赶来的锦衣卫,攻打北镇抚司的时候,名伺候在旁的百户,却突然出声说道“报,大人,刚刚有兄弟来报,说是皇宫的宫门突然开了,有大票的禁军以及其他人等,正赶过来,好似要与我们为难样,兄弟们请示,该如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