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出城
    当下子龙犹豫再三,才说道“好吧!这个我可以答应你!”

    “什么?”古笑天等人都是惊,古笑天更是脸色难看的看着子龙,说道,“子龙,你怎么能答应他,不说他为人狡诈,就是他的轻功,也极为可怕,只怕出了城,你再想找到他……”

    “师父,你不用说了,我明白!”子龙自信的笑,瞥了刘瑾眼,然后说道,“如果他问题回答完了,我满意了,自然会让他走。 可要是他回答的问题我不满意,或者想提前跑,那我也有自信,能拦下他来,你说是么?刘公?”

    子龙的话虽然有些狂放的意味,可是刘瑾听了,却只是尴尬笑,丝毫也没有反驳的意思,显然是认可了子龙的话。

    眼见得刘瑾不说话,子龙当即就准备出,带着刘瑾到城外去,完成他与刘瑾的最后次博弈。

    可就在他准备动身的时候,他却突然想到,刘瑾只说是母亲的消息,可没有说母亲是生是死,他寻找母亲这么多年,对这个问题,尤为在意。

    当即他就直接问道“稍等,在带你出城之前,我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我的母亲,如今是生是死?这你总可以告诉我吧?”

    刘瑾闻言眼睛转,笑着点头说道“你母亲虽然遭罪,但是迄今为止,还活着!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那傻小子!”

    他话语的傻小子,自然指的就是正德皇帝了。被几次三番的叫傻小子,还是自己以前的伴当,正德也是心里有气的。

    只是如今刘瑾的禁制已经被解开,他也是有自知之明,以方才在外面刘瑾力战几大高手的场景,自己就连他的衣袂,只怕也是碰不到。

    因此正德之时按捺住怒气,等子龙看了过来,他才点头说道“他说的应当没错!我在被他与张太后那女人下毒之前,曾经问了张太后,我们娘亲的情况!她虽然没有说,可也没有说我们娘亲死了,所以我们娘亲理当还是活着的!”

    “那就好!”总算听到了个子龙在意的消息,也是他期盼已久的消息,当下他不禁喜上眉梢,就连眼角,都是笑意,显然他对母亲还在世,真的欢欣不已。

    刘瑾本就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主,见得子龙对郑金莲在世的消息如此高兴,当即说道“只是我得提醒你们下,你们母亲毕竟……嘿嘿,所以她这些年来,过的也不是很好,你们可不要抱有太大希望啊!”

    子龙听得心里又是紧,刘瑾这句话,却让他心有些沉重起来。他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因为母亲当年生下自己兄弟二人的缘故,所以这些年来,吃尽了苦头。

    想到母亲可能遭受的种种折磨,子龙心也是忧烦不已,当即不想再多等待,只想带着刘瑾出城,好从他的嘴,得知母亲的确切消息。

    只是他刚准备起身,刘瑾却又突然说道“好了,既然我告诉你这个消息,那么顺带的,你也告诉我个事情!”

    看着刘瑾眼的狡黠,子龙隐隐猜测到,他想知道的是什么,只是他为人自信,觉得即便不凭借这个,也是不会真的让刘瑾得逞。

    于是子龙说道“好!你问吧!”

    “之前在奉天殿,然后又是在北镇抚司外面,都有股琴音,直在扰乱我体内真气的运行,以至于我十成实力,顶多只能挥九分,甚至于真气的流动度,更是大为锐减!我想知道这用琴的高人到底是谁,而待会儿你与我出城,这位高人是否又暗蛰伏呢?”刘瑾问道。

    听得刘瑾的话,子龙心暗道果然如此,当即也是笑,点了点头,拍拍手,说道“既然你想见这位高人,我这就让她现身见,薛姑娘,麻烦你现身下!”

    这话音刚落,就见得那正堂方向的屋檐之下,走出个靓丽的女子来。这女子袭素白长裙,掩盖着她那曼妙的身姿,脸罩薄纱,环抱着张瑶琴,远远看去,好似看不清她的身影般。

    她现身之后,对着子龙等人的方向行了礼,然后抱着瑶琴,就站在那里不再动弹。刘瑾离得远,却也是看的不真切。

    “是她?她是谁?”刘瑾虽然看不真切,可毕竟也是老江湖,能从这女子的体态之,现这女子顶多就是个年约双十的俏佳人,这样年轻的女子,怎么能使出那等奇怪的手段。

    “她是谁,可不在我们之间的约定之啊!”子龙却没有准备把这女子介绍给刘瑾,只是也对她还了礼,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女子也是会意,点了点头,也就轻摇身姿,又重新消失了踪影。刘瑾见得这女子离开,却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虽然他不知道,子龙会不会暗继续令那女子窥视旁,等着压制自己,可他相信以子龙这样重情重义,又极为讲究信用的人,绝对不会出尔反尔,因此也没有再追究这女子的事了。

    其实那女子,正是之前与子龙有过约定,要帮子龙的令狐世家的当代传人,薛晗霄。她那次与子龙在武当会战了轩辕破之后,因为洞庭帮等令狐世家的势力有要事让她处理,因此她也就没有来得及,参加宁夏之战。

    在大战结束之后,她才堪堪带人赶来。子龙在见过她武当的表现之后,就把她当做了支奇兵,直让她隐身于大部队之,随同自己,来到了京城。

    等到挑选入宫人选的时候,子龙想到宫两大高手,刘瑾、曹秋海都是自己的对头,也就把薛晗霄暗暗的带了进来。

    虽然刘瑾、曹秋海单打独斗,都不是子龙的对手,可子龙知道,皇宫之,自己挥也是要受到限制的,所以就想着自己缠住个高手,然后由薛晗霄压制另外个高手。

    这也是子龙之前在奉天殿外,安心的对付曹秋海的原因之。毕竟在他想来,刘瑾的本事再厉害,仓促之下,有欧阳劲、黄掌香这等高手缠斗,又有薛晗霄暗压制,只怕他也是难得有好果子吃。

    当然,这些子龙是不会跟刘瑾说的。眼见得该交代都交代了,子龙也就带着刘瑾,准备离开北镇抚司,出城去。

    临行前,却想到自己这会儿还是扮作正德,如果身九龙袍走出去,只怕麻烦不少。因此他也就让古笑天等高手看着刘瑾,自己却去换衣服去了。

    此刻刘瑾有伤在身,这许多高手在旁,他也知道自己没有逃脱的机会,索性也就盘膝坐在院子之,静静调息,没有丝毫异动。

    不多时,子龙也就换了身便衣,又让婉儿给自己易容成个年人之后,才来见刘瑾。虽然婉儿的易容术不错,可刘瑾还是眼认出这便是子龙。

    当下他也是啧啧称奇了番,然后就与子龙起,离开了北镇抚司。

    因为他们之间的约定,属于私下里的约定,不能让其他人知晓,所以两人离开北镇抚司的时候,却都是以极为高明的轻功,躲过禁军的警戒岗哨,从容离开的。

    等离开北镇抚司之后,两人也就边聊,边向着南边走去。

    如若不是这会儿正是晚上,又处于戒严的状态,两人这般随意行走,多半会被人当做是至交好友,同出游般。

    虽然此刻街道之上,不时有锦衣卫以及五城兵马司的官兵巡逻,可两人武功极高,警觉又是敏锐,没人的时候,就走在街上闲聊,从容赶路,有人的时候,却是身形闪,已经避了开去。

    就这般,两人从北镇抚司衙门离开,到的南边的城墙之时,不过用了小半刻钟。看着京城那巍峨的城墙,两任都是没有在意,找了个人少的位置,直接轻轻纵,就好似大雁般,飞腾而起,然后缒出城去。

    等出得城来,两人又走了会儿,来到片林子边,子龙才说道“好了,刘瑾,到地儿了,这里前面就是片树林,你说完之后,就可以跑入树林,料来我也是抓不住你!可如果你不说,那我现在可就要带你回去,你应当明白,这里离树林还有十步远,我有足够的把握,擒下你的!”

    这话倒也不是恫吓,刘瑾此刻受了伤,身轻功,能挥五成也是不错。再加上子龙除了轻功稍微不如他之外,其他内功、外功等等,都是比他厉害不少。

    如果刘瑾真的想不付出任何代价逃跑,子龙确实是有把握,在他跑之前,擒拿下他来。刘瑾也是明白,当即淡淡笑,说道“真没想到,你确实是个信人,只是我真的有点不明白,你对我,应该是恨之入骨,可为什么还肯给我个逃命的机会呢?”

    “因为你掌握的消息,我很想知道!”子龙对刘瑾的废话也是有些不耐烦,当即说道,“好了,不要多说了,快告诉我,我娘亲如今何在,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