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六章 名分
    后来两人不论是面对黑风寨,还是刘瑾的明枪暗箭,以及河套的风云,都是起面对,即便是时不在起,无论多远,都是彼此思念。 .   .

    在子龙心目,婉儿早已经不单纯是个红颜知己,也不是个未婚妻,而是自己的个亲人,自己的另半。

    因此,无论与上善木子之间,到底是何种感情,子龙都是不想去触碰,也不想辜负婉儿,在他心,唯有婉儿,才是他的切。

    当下见得上善木子如此,他也是忍不住叹息声,出声说道“上善小姐,非是我徐子龙绝情,只是我与婉儿相识在先,又已经在众人之前,定下婚约,我……”

    “我知道!”上善木子见子龙好似真的要拒绝自己,不禁也是急了,当即伸出手,好似要按在子龙唇上,阻止他说下去。

    婉儿见此,却没来由的心里慌,下子来到子龙身前,挡着上善木子,有些警惕的看着上善木子。

    见得婉儿如此,上善木子也只是淡淡笑,摇了摇头,怅然若失的说道“其实吧!我早就知道你,也早就知道,这龙摩心,有个极爱的女人!”

    她说的你,自然就是婉儿。见她这么说,婉儿却是有些迷惑了,既然她早就知道,子龙心极爱自己,可为何还要如此痴恋子龙?

    只是婉儿还没来得及说出心疑问,上善木子又是接着说道“那时候,我被人打成重伤,躺在船舱之,被天阴教的人找上来了,就要杀了我!那时候,我以为自己就要离开人世,去黄泉地府了,不料龙摩从天而降,下子就把那天阴教的人给杀了!

    而那时候,龙摩口,就是直叫着‘婉儿’‘婉儿’,也就是在那时,我就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心里有个叫婉儿的女人!”

    婉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子龙与上善木子之间,竟然还生了这样的事,只是直以来,子龙述说的都是极为简略,她也是没有去追问,因此才知道的不全。

    如今知道了细节,她心也是感慨万千,只觉得在子龙失忆的时候,她都直把自己记在心里,虽然错认成别人,可也能反应出自己在他心的地位。

    当下她也是忍不住紧了紧手心,抓的子龙的手更牢了。子龙也是现了,当即抽空对婉儿笑。

    那边的上善木子见得眼前这对恋人当面如此,心更是苦涩,可她直以来,都有满腹的话语,要与子龙,这会儿逮到了机会,怎么会不说呢!

    于是她忍住心的酸意,继续说道“可是即便知道他心有个人,但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只因为在接下来的时间来,他几次三番,救下我!当时我就觉得,他是天照大神,派给我的守护神,要守护我辈子的!也下定决心,此生非他不嫁!”

    这番话,被上善木子说的极为动情。不论是站在她身后,痴痴看着她的正德,亦或是站在她面前的子龙、婉儿两人,都是颇为感慨。

    正德自然是神伤不已,心里也暗暗奇怪,自己差钱宁去找上善木子,也让钱宁把那晚,山洞之的事,告诉了上善木子,可为何上善木子心,还是只喜欢子龙,满心想要与他在起,却没有想过自己丝毫呢?

    难道那晚的旖旎风光,只是自己毒之后,产生的幻觉?

    可旋即正德又甩了甩头,觉得不可能,自己虽然昏迷状态,但意识却直颇为清醒,外界生的切,他都是有所感知的。

    至于上善木子为何这样,可能得归究到她早就心有所属,心扑在了子龙的身上吧!想到这里,正德也是不禁有些神伤,虽然还是痴痴的看着上善木子的背影,可脸上的表情,极为神伤。

    他这般模样,却又被子龙尽收眼底,时间也是让子龙心里思绪万千。

    本来子龙虽然对正德印象不好,可他毕竟是自己的孪生哥哥,实是天下之间,除了娘亲郑金莲之外,最亲的亲人了。

    这次正式相遇,相识,相认,子龙对他观感倒是改观了些。只觉得他虽然有些任性冲动,但本性之,还是不坏的。

    毕竟在知道娘亲的消息之时,他毫不作为,不顾自身安危的冲到刘瑾身边去询问,就凭这点,也让子龙对他已经多了几分认可。

    如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正德对上善木子满满都是情谊,显然是情根深种,已经难以自拔了。

    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正德明明就应该不认识上善木子,可为何还如此迷恋于她。

    可子龙却是有心成全上善木子与他,这样来,对正德,对自己,包括对上善木子,都是个不错的交代。

    毕竟自己在婉儿如今孑然身的情况下,绝不可能再辜负她。可上善木子这番话,却是让子龙心也是颇为惆怅,他能听得出来,也能看得出来,就像正德对上善木子般,这上善木子也对自己的龙摩身份,已经情根深种了!

    子龙心里明白,如果没有婉儿,上善木子这样热情似火般的表白,说不定他还真招架不住,可是想到婉儿,感受着她手心传来的温度,子龙却只能忍痛拒绝上善木子了!

    “上善小姐,我与婉儿同甘共苦,起经历了太多,彼此早已经把彼此,当作此生的唯伴侣,绝不相负,你若这样,只怕……”子龙虽然心也是有些不舍,可还是如此说道。

    他后面的只怕,却是说如果上善木子味继续这样纠缠下去,只怕两人之间,就连朋友也没得做。

    本来面色红润,情绪颇为亢奋的上善木子,本以为自己这番深情表白,就算不能打动子龙,至少也能让他有所感触,进而能给自己丝可乘之机。

    可子龙那句未完的话语,显然就是告诫上善木子的意思,使得她心里隐隐痛,只觉得好似伤心若死般。

    她心里怎么想,也就直接反应到了脸上。从那满脸红润,容光焕的模样,下子变得脸色煞白,凄婉无比。

    就是她身前的婉儿,看了也是极为不舍,正忍不住开口,不料子龙却现了婉儿的举动,捏了捏她的手心,然后微不可觉的摇了摇头,对她传音入密说道“婉儿,不要!现在不坚定点,不但是伤害了她跟我,还会伤害到你啊!”

    婉儿听得子龙这般说,不禁又是有些犹豫了起来。她其实也明白,子龙与自己之间,真的很难容得下第三者,如若时心软,让上善木子加入,后果只怕不比现在好上很多。

    上善木子见自己这番表白,还是没能令子龙有所松动,脸上也是泫然若泣,沉吟良久,最终咬了咬牙,才走上前来,说道“好吧!既然如此,就算没有名分,我也愿意跟着你!只要婉儿姑娘不嫌弃,你愿意,就是我只是为奴为婢,我也愿意跟在你身边!”

    “这不可能……”子龙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得声爆喝突然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却见院墙之上,不知何时站了两人。

    这两人虽然身汉服打扮,可其人头随意披散,只用条丝绦束缚着,另人更是留了个冲天髻,正德与婉儿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人非是原人。

    果然,子龙见这两人,不禁也是脸色变,看着那长披肩之人,也正是之前出声音之人,说道“边城夫,竟然是你,没想到你武功在这些时日也是有了长足的进步,以至于你不出声,我险些也现不了你的存在!”

    原来那人正是上善木子的头号护花使者,也是上善木子身边等的日本高手,边城夫。

    也不知是怎的,这边城夫虽然起初与子龙能较量,可子龙成长极快,如今理应是有差距。

    但是今日如果不是他主动说话,只怕子龙也现不了他与另外名倭人到此,显然他的武功,也是有了精进,至于能否与子龙再战,却也是未知之数了!

    边城夫却是没有理会子龙,他今日却是带着个倭人朋友,来见上善木子的。不料还没来得及为上善木子引荐,她竟然就当众说出这种话来。

    什么叫不要名分,什么叫为奴为婢,每句话,每个字,都是让边城夫恼火不已。以至于本来他因为武功精进,有所平复的内心,又是躁动起来。

    恨不得现在就施展出他那灭绝人性的魔刀,来把他认为的罪魁祸徐子龙给刀两半。只是如今他最想做的,是劝上善木子,打消那可笑的念头。

    当下他也顾不上把自己身边这倭人介绍给上善木子,而是在众人看来之后,他身形闪,已然腾空而起,犹如大鹏展翅般,以个极为潇洒利落的姿势,落到了上善木子的身边。

    来到上善木子身边之后,边城夫把挽起上善木子的胳膊,极为用倭奴语说道“木子,你是幕府将军的千金,在日本国尊崇无比,为什么要如此作践自己,是不是这个徐子龙逼迫你的?你别怕,告诉我,我会帮你杀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