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笑傲江湖之隐形皇帝 > 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出战
    李东阳也是面上愕然,心底却是有些佩服杨一清,对着杨一清说道“也先?不至于吧?这轩辕破不过是一江湖草莽,如何能与也先相比并论!”

    “非是我危言耸听,其实三厂一卫,只怕早有关于轩辕破的诸多调查在案了!”杨一清却又把皮球一踢,直接踢给了内廷。

    内廷的内相高凤,自然知道子龙与下面的任不凡是何等关系,也是知道这轩辕破的一些底细,当下见皮球过来,他也是拢了拢衣袖,说道“不错,这轩辕破或许在某些方面,比不上那也先贼子,但是在某些方面,只怕犹有过之!”

    当下高凤便把轩辕破的一些事迹,说了出来。其中更是着重以河套乱局,轩辕破在背地里遥控鄂尔多斯、永谢布等诸多蒙古部族,一同围攻河套参将府的事说了出来。

    群臣听到这轩辕破以一个魔相派尊主的身份,就能遥控拥有控弦之士数以十万计的鄂尔多斯、永谢布等部族参战,更能让鞑靼不参与其中,能量之大,实是令人咋舌。

    一时间,群臣都是面面相觑,多是交头接耳起来。

    子龙一见,知道任不凡这次擅闯皇宫的事,就可以这般揭过了,对着高凤等人点了点头,算是感谢,然后才说道“既然这轩辕破能量如此之大,那这次突然率领一众妖魔鬼怪,攻打华山,这只怕就不算是江湖事,而是国家大事了吧!”

    “不论是江湖事,还是国家大事,以臣愚见,这等事也不宜由朝廷出面解决!”定国公徐光祚知道内情不多,因此在听了这许多之后,思虑再三,才出言说道,“陛下,这轩辕破就算能量再大,这次进入中原,想来也是以武林身份来的!我堂堂大明,如果因为这一介江湖人士就劳师动众,徒自惹来四周邻邦嘲笑啊!”

    徐光祚显然看出子龙等人意图以朝廷名义,前往华山救援,他因为知道内情最少,分析起来,也颇为客观,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虽然徐光祚把子龙的话堵在了肚子里,可子龙也是知道,徐光祚所言非虚,当下也是沉吟半晌,才抬起头来,看了看任不凡,然后才又看向徐光祚,说道“既然徐国公说不能以朝廷名义,那不知我如果以私人名义参战,却不知是否可以?”

    “啊?”徐光祚以及众多不知内情的大臣都是一惊,他们虽然知道“皇帝陛下”学了些武功,可也知道这位“皇帝陛下”没有见过鲜血,武功也是一般。

    再说了,即便皇帝陛下武功盖世,这些大臣又怎敢让皇帝轻易出京。毕竟土木堡殷鉴不远,大明的朝臣最怕的,就是御驾亲征,更何况是为了这江湖事的御驾亲征。

    当下徐光祚还没有来得及反对,本还胆战心惊的刘宇就抖擞精神,慷慨激昂的进谏了起来,言语之中,不断提到土木堡一事,口口声声都是为皇帝的安危着想,请皇帝三思而后行。

    他这一说,却恰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般,那些不明内情的大臣,争先恐后的谏阻起来,言语之中,翻来覆去,就是那土木堡的往事,以及君子不立危墙的圣人言语。

    更有一些六科给事中,长跪坍圮之下,声称如果皇帝陛下一意孤行,他们情愿撞死在玉阶之下,成以死谏!

    子龙一见,也是无奈。他本就不是那种枉顾他人性命的人,更何况这些人也没有做错,只是不知子龙的真实身份,也不知轩辕破的威胁。

    当下他为难的看了李东阳一眼,示意他来给自己解围。

    李东阳叹息一声,最终才缓缓咳嗽一声,示意群臣安静一下,然后才缓缓说道“诸位同僚,请静一静,听老夫一言可否?”

    “首辅大人请说!”李东阳如今权柄日炽,这些大臣却都是卖他几分面子,一个个都是停下进谏,看向李东阳,看他如何说。

    他们却都觉得,李东阳为饱学儒士,朝廷宰执,想来不会跟皇帝一起胡闹。

    可不料,他们刚这么一想完,李东阳就说道“诸位同僚,陛下所言,其实也不错!”

    “哦?”群臣齐齐脸色一变,如若不是有人拦着,只怕那些急性子的已经要破口大骂了。

    李东阳也知道自己这句话多招人痛恨,当下也不敢再继续拖沓,直接就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来“这轩辕破武功之高,或许诸位没有概念,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诸位,这轩辕破在如今这个天下,即便想刺杀我们大明皇帝,只怕六大掌侍卫官都在,也是阻拦不得,不信的话,大家大可以问问高公公!”

    其实李东阳哪里知道这轩辕破的武功,他这番话,实是子龙传音入密,把这轩辕破真正的威胁告诉了他,然后他斟酌一番之后,才说出来了。

    可他也是没有夸张,群臣听了,惊愕有之,不屑有之,可还是不约而同的看向高凤,等着他的回答。

    高凤倒是没有说什么,三厂一卫对轩辕破早就有不少调查,对轩辕破的武功,也是有些记载,因此见群臣看来,他也只是轻轻颔首,脸色凝重,也算佐证了李东阳的话。

    他这番佐证,却让群臣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就算是六大掌侍卫官齐在的高手,一个能随意刺杀皇帝的高手,那岂不是说,众人的性命也都被此人操持,他想杀谁,那谁都无法躲了么?

    一时间,那些本就惊愕无比的朝臣都是更加惊惧,一个个求救一般的看向李东阳,而那些本来不屑李东阳所说的朝臣,这会儿却也是脸色凝重,一脸忐忑的看向李东阳。

    眼见得在高凤的配合下,总算是镇住了这般朝臣,李东阳也是松了口气,说道“但是,这世界上终究没有无敌的人!这轩辕破虽然厉害,但在江湖之上,终究只是五绝之一,还是比较次的那一个。在他之上,有一个诨号为中剑神的绝世高手,能稳压他一头!

    而这中剑神的隐居之地,正在任帮主所说的华山!那么这次轩辕破联合魔刀,带领一堆邪魔外道进攻华山的意图不言而喻。

    如果我们置之不理,那轩辕破最后一个制约,很可能就会被拿掉,那时候,他就真的成了鞑靼悬在我们大明头上的一把刀,谁也不知道,这把刀何时会出现,又会砍向谁!”

    说到这里,李东阳却故意顿了一下,看了看群臣的脸色。

    果然,这些本来担惊受怕的朝臣,在听到轩辕破之上,还有一个中剑神可以克制他,都是不禁升起了一丝希望。

    有性急的更是直接表态,表示愿意同意皇帝亲自出马,会同朝廷高手,以及江湖武林的各路援军,一同救援华山。

    可徐光祚依旧不知内情,还是耿直的说道“照首辅大人所说,这华山是一定要救,但是要让陛下亲自前去,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徐国公担心什么,老夫也是知道的!”李东阳见大部分朝臣已经同意,只有小部分,如徐光祚这般老成持重的朝臣还是脸有疑色,当即也是忍不住继续解释道,“徐国公所忧心的,无非担心陛下的安危,以及陛下去的必要性!

    那首先,我便所说陛下去的必要性吧!此次轩辕破看似以武林身份,会同各地妖魔鬼怪,围攻华山,但是他毕竟是鞑靼国师,实是我大明的劲敌之一!

    如若让他真的肆无忌惮的围攻华山,并且还把我中原剑神给灭杀了,只怕我中原士气大减,而鞑靼士气大振,是也不是?”

    “这倒是,不过……”徐光祚倒也没有反对。

    “不过这些还不足以说明陛下亲自的必要性!”李东阳自然知道徐光祚想说什么,当即不等他说出,又继续说道,“只是徐国公想过没有,武林之中,向来以武为尊,这天下邪魔外道应轩辕破的要求,前来合力围攻华山,自然都归属到了轩辕破的麾下,可谓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了!

    反观我们中原正道武林,以及我们可能派出的朝廷援军,一来武林各派互不统属,二来我们朝廷人马也不可能听命武林人士。

    如此一来,敌人号令一致,而我们这些除魔卫道之人却是各自为战,不知这样的战斗,以徐国公之见,却又几分胜算?”

    “我没有胜算……”徐光祚闻言颓然一叹,旋即又是说道,“但只要派出一名足够分量的朝廷大臣,比如杨一清杨大人,只怕也能做好朝廷、武林的协调工作,这……”

    “这就是关键所在了!”李东阳淡淡一笑,抬手对杨一清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杨大人可以自己说,你如若为朝廷方面的领军人物,却不知是否能做到与武林的无缝对接,保证两方协同作战!”

    不说杨一清真的在武林没有这个威望,即便有,这会儿他也知道该说什么。当下就见他两手一摊,有些无奈的说道“让徐国公失望了,如若说九边大军,我杨一清倒是能如臂使指,让这些丘八都能俯首听命!可武林自古杂乱无比,互不统属,就是泰山北斗的少林、武当,一般也只能以松散的同盟形式来约束武林各派,而无法做到直接下命令!”

    “那杨大人的意思是,陛下出面,能整合这些武林门派?”徐光祚的话,代表了绝大多数朝臣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