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高主宰 > 正文 第39章 陪你玩玩
    秦易低眉不语,脸上表情古井不波。

    其实他内心雪亮,欧阳弘和云峰一唱一和,他早就明白,这两人早就达成默契,要针对他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这好戏就来了。

    欧阳弘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眼珠滴溜溜在秦易身上转着。

    “秦易师弟,你的傲人风骨,相信在座每个人都已经领教过一二了。现在,该是你展现实力的时候了吧?”

    欧阳弘虽然一心想打压秦易,但表面上也不能做得太过。

    面对众多复杂的眼光,秦易倒是不慌不忙。

    “欧阳师兄,我想请问一句。你来阴阳学宫学艺,是为了将来到街头去卖艺么?”

    “胡扯!我辈修炼,自是为了追求无上武道。”欧阳弘呵斥。

    “既是如此,这所谓的展示实力,跟街头耍猴有什么区别?”

    欧阳弘脸上浮现出一次讽刺意味,一副“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

    “这么说来,秦易师弟是要认怂了吗?这可不是我辈武修的风骨啊。难道秦易师弟,只有一身嘴炮功夫吗?”

    秦易悠悠一笑:“论嘴炮,小弟对欧阳师兄是甘拜下风!之前欧阳师兄如何跪舔某些人,如何恬不知耻为某些人圆谎,搞出所谓的早有内伤。活生生把聪明人都忽悠成傻子。这份嘴炮功夫,试问学宫上下,谁人能敌?”

    秦易丝毫不含蓄,干脆直接撕破脸皮。

    这欧阳弘和云峰一唱一和,一次次针对他,秦易自然没理由跟他们客气。既然同门的小船注定要翻,那就翻彻底一点。

    就算是傻子,听了秦易的话,也知道他口中的“某人”,是在说云峰。

    不少人心中又是一动,难道云峰之前所谓的早有内伤是假的?难道这欧阳弘师兄,也在为云峰圆谎?

    站在秦易身旁的姜心月,闻言也是忍俊不禁,差点笑出声来,俏嘴微微一动,总算控制住了。

    这秦易看起来斯斯文文,人畜无害。

    真要发起疯了,还真是什么都敢说,而且句句都刺中要害,一针见血,让人根本无法招架。

    云峰脸色倏然一寒,这秦家私生子,竟敢如此大胆,当着所有人的面,揭他的疮疤!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云峰轻哼一声,目光森寒,盯着秦易:“一三六,你到底是没有这个胆量呢?还是压根就没有这个实力展示?你躲得过今天,难道还能躲得过未来三年?滥竽充数的人,迟早会被揭穿的!既然这样,何不识趣一些,把白银级阴阳勋章让出来,免得大家戳你脊梁骨,说你霸着茅坑不拉屎!”

    说完,云峰自我感觉极为良好地笑了笑。

    又轻轻撇了撇嘴唇,冷然道:“你这种人也配拥有白银级阴阳勋章么?说真的,云某羞与你为伍。”

    他这番话,自以为很得体,必定可以羞辱得秦易找地缝钻。

    便是欧阳弘闻言,也是暗暗叫好,对云峰这番话深感佩服。

    不远处,陈霆威听到云峰对白银阴阳勋章出言不逊,顿感不爽,秦易那枚阴阳勋章,可是他师尊亲自授予的。

    云峰侮辱那枚阴阳勋章,就是侮辱他最敬重的恩师!

    正要拍案而起,呵斥几句。宁千城忽然饶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陈霆威,新学员之间的冲突,莫非你要卷入不成?”

    陈霆威恨恨道:“难道你看不出来,欧阳弘一直在帮着打压秦易么?”

    宁千城淡淡一笑:“什么时候,你陈霆威跟欧阳弘一样没出息了?”

    陈霆威闻言一呆,是啊,自己不至于跟欧阳弘那么没出息吧?、

    姜魁微微笑道:“都稍安勿躁。霆威,信我的,秦易这个小家伙,绝对不是善茬,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姜魁发话,陈霆威纵然有师命在身,也不好说什么了。好在现在局势没有彻底恶化。他心里也打定了主意,如果事态恶化,他一定要出面保下秦易。

    因为师尊曾叮嘱过,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照顾秦易!

    这些学长这里的小小争议,都在隐秘中进行,那边完全一无所知。

    云峰趾高气扬,充满优越感地斜睨着秦易。

    秦易双手抱胸,半靠着一根柱子,神态轻松。

    听了云峰那番话,不禁哑然失笑:“听你这口气,好像我很想跟你为伍似的。”

    “记得习武的第一天,武道老师就告诉过我,我辈习武,是为了打败敌人,而不是用来装逼出风头。”

    “我秦易进入阴阳学宫,自问从来没有主动得罪过谁。奈何你姓云的就像一条疯狗一样,对着我撕咬个不停。”

    “既如此,小爷我就陪你玩玩。”

    秦易说着,右手大拇指轻轻在鼻尖擦了擦,露出一些玩世不恭的意味。

    云峰闻言,登时一喜。他等了这么久,怕就怕秦易一直当缩头乌龟,不肯站出来。

    如今秦易开口,号称要陪他玩一玩。这让云峰正中下怀。

    “好啊,你打算怎么玩?”云峰愉快地笑了。

    “你想怎么玩?”秦易淡淡问。

    云峰故作大方道:“陪你玩,怎么都行。”

    秦易冷笑道:“我还真不屑占你什么便宜。你号称云犀血脉,想必对家族的传承血脉非常自豪吧?听你之前吹嘘,上古云犀喷一口气,能冰封千里。既如此,我就陪你玩玩这个,如何?”

    “哦?”云峰眼睛一亮,“你确定要比这个?”

    “不比你最擅长的,万一你输了,岂不又要耍赖,又要宣称自己有内伤在身?”秦易讽刺道。

    云峰面色一寒:“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划下道吧!云某奉陪到底。”

    秦易目光悠悠然扫了一下四周,随手指了两处。

    “冰之试炼塔,炎之试炼塔,这两个你随便选一个吧!指定一个地点,看谁在里边呆得时间久,谁就赢。谁先逃出来,谁就是孬种!敢赌么?”

    秦易这些话,故意说得十分轻松。最后“敢赌吗”这三个字,更是抓准云峰妄自尊大的心理。

    果然,这隐秘的激将法一击即中。

    云峰冷冷一笑:“既然你要自取其辱,小爷怎能不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