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高主宰 > 正文 第152章 二十字真言
    “会不会,是这些字画里,留下了什么提示呢?”

    单从这些字画上的内容提示,并没有任何值得推敲的文字。但是,秦易前世也看过一些谍战片。

    在文字里藏头截尾,将要表达的意思,以一定的规律,藏在文本之中。

    这道灵感在秦易心中一闪而过,却重新燃起了他的探索**。

    一时间,秦易又在那些字画之间,认真探寻起来。

    夏姬一直和秦易保持默契,见秦易不走,她竟然也是铁了心似的,就是不离开这第一层。

    此刻见到秦易又认真地研究起那些字画来,夏姬黛眉微微一蹙。

    虽然夏姬不愿意承认,但是她此刻的一举一动,多多少少已经受到了秦易的影响。

    这个来自青罗国阴阳学宫的小子,论实力,并不比那些道基境的七国天才强,论出身,更是无名之辈。

    可偏偏就是这个家伙,几乎让她这个青莲教的圣女前功尽弃。

    从第一次追杀失败开始,夏姬的全盘作战计划,几乎是被秦易一步一步给破坏掉。

    最可恼的是,自己却一直拿他无可奈何。

    此刻看到他在研究那些字画,夏姬甚至不由自主便觉得,或许这个秦易,能够从字画中找出一点线索来?

    “本姑娘姑且看看,这家伙到底能参悟出些什么?”

    夏姬其实也研究过那些字画,只是,无论她如何研究,始终完全摸不着半分头绪。

    她心里头其实也微微有些焦虑。

    因为,她知道,后面那些人,很快也会有人进来。

    到了这黯然宫,不管是青莲教的同门,还是服用了莲心逍遥丸的七国天才,恐怕都将成为潜在的对手。

    面对这种级别的传承秘境,她这个圣女身份还能不能压得住,绝对是个问题。

    所以,她内心深处此刻充满矛盾,既然在这第一层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她本能就觉得,应该上到第二层去,说不定真正的好处,是在那第二层和第三层呢?

    可是,看到秦易始终在这第一层驻足不前。本来坚定主意的夏姬,内心又动摇起来了。

    以她和秦易交手的几次经历看,这个家伙虽然年龄不大,但做事却极有主见,而且很有针对性。

    他选择不去第二层,一定有理由。

    而夏姬,就想看看秦易的理由。

    秦易此刻,完全浸淫在感悟之中。

    他在将每一幅字画的一些关键字,不断组合,试图从中找出规律。

    陡然间,他的灵感一动,似乎找到了一点点规律。

    第一幅字画的第一个字,是个“不”字。

    第二幅字画的第二个字,是个“在”字。

    第三幅画第三个字……

    一共十幅字画,按他们的顺序,分别取对应顺序中的那个字。

    组合起来,却是十个字——不在直中取,要在曲中求。

    这十个字,让得秦易眼睛顿时一亮。

    这十个字的提示,说明确不是很明确,但已经道破真意。意思就是说,这第一层的关键宝物,不是那种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

    而是要在曲曲折折的探索中,慢慢感悟。

    秦易顿时来了精神,他相信,这字画既然给出提示,绝对不会只给这么十个字的。

    说不定,还有其他的提示。

    有了这个规律,接下去就好办多了。

    很快,秦易通过十幅画的摆放顺序,从每幅字画倒数每个字细细斟酌,竟然被他找到了更多的线索出来。

    第十幅画的倒数第一个字,却是一个“半”字。

    第九幅画的倒数第二个字,却是一个“真”字。

    以这样的规律,秦易很快就从十幅画里头,找到了另外十个字。

    “半真与半假,四盏黯然茶。”

    秦易看到这十个字,在心中吟哦一番,立刻有所领悟。

    接着,秦易又认认真真地研究起这些字画来,但是,无论他怎么研究,却再也没有新的发现。

    “难道说,这第一层的所谓好处,就是那四盏茶?”

    秦易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这个发现到底是巧合,还是洞悉了真相?

    如果这地方真有三千年,那这四盏茶就是三千年前沏好的茶,放了三千年,吃下去会发生什么事,简直是天知道。

    不过,秦易转念又是想,这地方已经有三千年历史,却是一尘不染,说明三千年时光,在这里也可能只是弹指一瞬之间。

    秦易装作不经意间,离开了那些字画。

    夏姬一直在冷眼观察秦易,见他若有所思之后,明明有所发现,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夏姬不禁淡淡一笑:“秦小子,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秦易饶有趣味地望着夏姬:“小丫头,看你年纪也不比我大,怎么没大没小呢?再说,以你我的恩怨,就算我有什么发现,会告诉你么?”

    夏姬倒也不生气,施施然往一条椅子上一座,一双白皙的赤足,好整以暇地架在另一条椅子上。

    “之前的恩恩怨怨,本姑娘可以大度一些,一笔勾销。进了这黯然宫,一举一动,都关乎生死,难道你不想多一个盟友,而想多一个敌人吗?”

    秦易嘿嘿一笑:“盟友?是那种我放她一马,她却恩将仇报的盟友吗?”

    夏姬有些恼怒:“你还是不是男人?之前我们各为其主,立场不同,本姑娘对你喊打喊杀,那也是没办法的选择。”

    “说的好像现在我们不是各为其主似的。”秦易冷笑道。

    “进入这黯然宫,本姑娘只代表自己。”夏姬的语气,却是一改往前的强势,也少了几分淡漠,多出了几分之前秦易没有察觉到的真实。

    秦易略略有些诧异,之前,在他印象中,这圣女年纪轻轻,却是个狠角色,甚至有些不近人情。

    “本姑娘不想说废话。之前你也看到了,第一层,容许四个人进来。除了你我之外,肯定还会有两人进入。不管进来的是谁,都将严重威胁到你我的安危。”

    夏姬的语气,透着罕有的真诚。

    秦易却是一怔:“不管谁进来,要么是你的同门,要么被你操控的傀儡。他们还能威胁到你不成?”

    夏姬的眉宇之间,隐隐似有一层隐忧笼罩。

    让得她看上去,更多了几分韵致。

    “哼,这黯然宫的传承,如此神奇,足够让同门便成仇敌,让傀儡反噬主人了。”

    夏姬语气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