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高主宰 > 正文 第1079章 重大决定
    “秦易,我和白鹤有事情要跟你说。”

    忽然间,白桦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就连白鹤,都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上去颇为认真。

    秦易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感到了一丝的疑惑。

    紧接着,他就看到白桦从袖袍之中,拿出了一个储物戒:“经过商量,我和白鹤都决定,将这个东西交给你。”

    看着白桦伸过来的手掌上躺着的那枚储物戒,秦易面色一变:“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里面的东西,是学宫的镇派之宝吧?”

    白桦微微颔首,笑道:“没错。这东西,遗失多年。最后还是你从云海港为我们带回来的,这么想一下,似乎你与这里面的东西也算是比较有缘的。”

    这枚储物戒,和秦易的确有着不解之缘。

    当初在云海港,为了这枚储物戒里的东西,秦易他们和当地最强势力赵家有过一场大战。

    到了最后,他们虽然冲出重围,身怀戒指的赵伯,最终却因伤势过重而死去。

    在临死之前,赵伯郑重其事地将储物戒交给了秦易,拜托秦易一定要将储物戒送回阴阳学宫。

    毫无疑问,这枚储物戒,准确说储物戒里的东西,与秦易之间确实是有着一段缘分的。而且,里面的东西背后还牵扯着一段,到现在秦易都无法释怀的血海深仇。

    他给自己一年的时间!

    一年之后,他必定要重回云海港,让当初杀害赵伯的赵家一伙付出惨痛的代价。

    秦易注视着眼前的储物戒,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一丝复杂的情绪。良久之后,他还是抬头拒绝道:“师父,大长老,不得不说,这里面的东西对弟子来说,的确是有着深刻的意义。甚至弟子和你们之间的缘分,都是开始于这枚储物戒。但这里面的东西,弟子还是不能要。”

    白鹤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显然是没有想到,秦易居然会拒绝。当下,他追问道:“为什么?”

    秦易道:“这是学宫的镇派之宝,我不过是学宫的一个弟子。论实力,论资历,都是配不上这里面的东西。更何况,弟子对这里面的东西,也从来都没有多少的想法。”

    如果他真的有将东西据为己有的想法,当初在前往都城的路上,他就完全有机会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连打开储物戒的念头,都没有出现过。

    更何况,他来学宫不过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对学宫并没有多大的功劳,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资格拥有这么贵重的东西。

    白鹤眉头一皱,道:“秦易,这是你应得的东西。老夫想了很久,整个学宫除了你之外,只怕没有人有资格配得上这里面的东西了。”

    秦易道:“弟子倒是觉得,您和师父二人都是十分合适的人选。”

    “秦易。”而就在这个时候,白桦说话了:“你有没有听过万物皆有灵这句话?”

    秦易微微颔首,道:“这句话自然是听过的。世间任何东西,都有自己的灵性的。”

    白桦笑了笑,道:“那你就应该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靠实力和资历,就可以得到的。我和白鹤在学宫也的确是有不少年头了。但这能说明什么?无非就是能够证明,我们两个人,多活了很多年。但是,事实证明,无论是白鹤还是我,都是没能得到这里面东西的认可。”

    “但你就不一样了,你还没到阴阳学宫,就和这东西有了关联。甚至还因为这东西,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历经了不少的磨难。但你最终还是将东西送了过来,由此可见,你已经通过了它对你的考验,你有资格成为它新一任的主人。”

    秦易陷入了沉思当中,片刻后,他抬头说道:“师父,大长老,弟子还是不能收。”

    白桦眉头一皱,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终将离开,不想将学宫最重要的宝物带走?”

    秦易眼前一亮,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弟子不想学宫的镇派之宝,成为弟子的私人物品。”

    毫无疑问,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客气的人。更不是一个面对宝物,不会有丝毫动心的圣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罗浮大宗的射日神弓,对他就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

    但是,他要夺取的宝物,一定会有足够的理由,并且绝对不会伤害到自己所关心人的利益。

    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这宝物,他一定会选择放弃!

    白桦看着秦易,笑着点了点头:“不得不说,你的这种想法,连我都觉得佩服。但我觉得,既然东西选择了你,你如果不接受,对不起的不仅仅是你自己,更是对东西本身的一种亵渎!更何况,任何宗门的立足,向来都不仅仅是依靠一件宝物就能做到的。所谓的镇派之宝,起到的无非就是一种稳定人心,锦上添花的作用。”

    白桦的这番话,说的的确是很有道理。

    如果一个宗门,一个势力,仅仅是依靠一件宝物而立足,那么这个宗门就将没有任何的竞争力与发展前途了。

    就像罗浮大宗,此刻失去了射日神弓,难道就能撼动它五鼎宗门巨头的地位了吗?

    答案,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秦易,我前面说到的这些作用,是不是用一个出色的人就能完全代替了?”

    白桦儒雅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睿智的笑容:“一个活人能够起到的作用,应该永远都比一件死物都要大得多吧?就算你日后离开,但只要你对阴阳学宫产生了足够的影响,那么学宫就永远都不会散!”

    秦易眉头一皱,道:“师父,弟子怎么越听,越觉得你话里有话?”

    白桦目光微微一变,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随后笑道:“还真是瞒不住你。那就跟你说了吧,我学宫百年悬而未决的宫主之位,决定在今日传给你!而储物戒里面的东西,一直都是宫主的专属宝物。”

    学宫的宫主。

    不得不说,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秦易整个人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