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高主宰 > 正文 第1080章 白桦期冀
    “师父……大长老……你们……你们确定没有搞错?”

    秦易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来,就连说话都是显得有些不利索了。

    白桦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这种事情,难道还会搞错的?”

    毫无疑问,白桦和白鹤两个人,的确是想把秦易推上阴阳学宫的宫主宝座了。

    秦易听到这话,连忙摇头道:“师父,大长老,一直以来弟子连一个长老都没有当过。更何况,这是一下子成为学宫的宫主!弟子自问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资格,去当这个宫主。”

    白鹤摆了摆手,道:“年龄和资历,都不是问题。学宫上一任宫主,就是在你这个年纪,直接从一名弟子,被推上宫主的位置的。”

    秦易用力地甩了甩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表情不要太过夸张。

    他还真的是没想到,原来学宫竟然还有让一个年轻后辈当宫主的传统呢。

    而这个时候,秦易明显注意到,在提到上一任宫主的时候,白桦的面色有着很明显的变化。就连情绪,都是一下子低落了许多。

    “难道,上一任宫主和师父有密切的关系不成?”

    秦易开始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努力地还原着事情的真相。

    从他来阴阳学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学宫上一任宫主,已经失踪了一百多年了,一直以来都是生死不明。

    也正是因为不知道上一任宫主,到底是死是活,所以学宫宫主的位置,也就一直都空缺着。

    就连已经达到学宫大长老身份的白鹤,也一直都保持着原来的身份,从来都没有过丝毫的僭越。

    刚刚听到他们说,学宫的镇派之宝,一直都是宫主的信物。也就是说,上一任的宫主,已经死去了。

    而赵伯住处旁边,那无名的荒坟,很有可能就是上一任宫主的坟墓了。

    按照这个猜测,那应该上一任宫主,和师父白桦之间,应该是有比较深的感情的。

    甚至很有可能,学宫的上一任宫主,也是白桦的徒弟。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秦易自己的猜测。而且,其中的很多细节,他都不知道。比如,赵伯和学宫之间的关系,和上一任宫主之间的关系。还有上一任宫主为何会神秘失踪,到了最后,又为何客死异乡?

    这一切的一切,都无从知晓的。

    所以只要这一切,没有得到证实,也一直都会是他的猜测,一个简单的推理罢了。

    最关键的是,看到师父这般模样,有关上一任宫主的事情,显然是他的痛楚。

    秦易虽然好奇,但也不可能去揭师父的伤疤。如果师父想说,自然就会告诉他了。

    好在,白桦也不是一个过度感性的人,黯淡的神色在他的面庞上只是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就直接被他压制了下去。当他再度抬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随后,他看着秦易道:“你是不是在担心,担任了宫主这个职位,会让你没有修炼的自由?”

    秦易点了点头,道:“这的确是弟子担心的原因之一,之前说的那些也都是我所担心的。还有就是,师父你也应该知道,弟子志不在此,日后若是离开,学宫又将陷入群龙无首的尴尬境地。”

    白桦陷入深思,片刻后他又道:“你说的这些,的确都是问题。但是,为师和白鹤两个人,并不是想要用这些东西,将你拴在阴阳学宫。我们需要的,是你带给别人的影响力。”

    “你也应该看得出来,学宫现在很有可能会进入一个无比重要的转折时期。在这个阶段里,学宫不无重新崛起的可能。也有可能会从此一蹶不振,在云海帝国彻底成为历史的尘埃。”

    “到了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带领着学宫里面的所有人,众志成城,为学宫的未来而奋斗!”

    说到这些的时候,就连白桦也是有些难以克制,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他向前了一步,双手搭在秦易的双肩上。

    秦易问道:“师父,为什么你们选的是我?”

    白桦毫不犹豫地答道:“因为,这个机会,是你带给我们的!”

    秦易皱眉道:“我?”

    白桦道:“没错!从你来到学宫之后,你身上的惊喜就从来都没有间断过。今日罗无极的吃瘪,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学宫弟子,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情绪必然高涨。久未燃烧的斗志,也会再度被点燃。机会,是你创造出来的!自然就应该由你来延续下去!”

    秦易犹豫,支支吾吾道:“师父……我……”

    白桦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有些激动,连忙将手从秦易的双肩放了下来:“你不必现在就给我答案。继任宫主是大事,无论是你还是我们两个,都需要认真地考虑一下。”

    秦易松了一口气,道:“好,弟子会好好考虑的。”

    白桦微微颔首,紧接着他又道:“不过,无论你是否答应做这个宫主,这个储物戒,你今日是必须收下的。这不是我的决定,也不是白鹤的决定,而是宝物自己的决定。”

    秦易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拒绝的理由和必要了。当下,他也只能将储物戒收了起来。

    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问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桦轻笑一声,道:“秘密还是自己发现比较好,你也不用着急,等你回去以后再打开也是来得及的。接下来,我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说。”

    “什么事?”

    “白鹤,你来说吧。”

    白鹤点了点头,上前一步,道:“秦易,你有没有把握在三天时间里面,突破境界?”

    秦易道:“这个弟子不能打包票,大长老有何吩咐吗?”

    白鹤道:“是这样的,三日之后,有一位贵客将要莅临我阴阳学宫。她的身份特殊,不容有失。所以,我们想找一个可靠的弟子,负责接待这位贵客。”

    秦易很快想起来,这件事白桦之前跟他提起过。此人,应该是从上面下来的巡察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