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高主宰 > 正文 第1264章 告知消息
    忽然间,白鹤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秦易。

    “对了,巡察使已经离开了。原本在离开之前,她们想要见你的。但是考虑到你正在闭关,就没有打扰你。”

    秦易神色微微一变,旋即说道:“不得不说,她们这一次也呆的挺久了。如今离开,倒也在意料之中。”

    虽然没有和牧蝉儿道别,心里有一些失落,但是秦易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可以强求的。

    白鹤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交给了秦易:“这是巡察使临走前要我交给你的信,上面写的是有关阴阳学宫百年前事情的线索。你有空的话,可以拆开看看。”

    毫无疑问,前段时间牧蝉儿她们外出就是为了调查这个。现在有了线索,自然是要告诉现在身为学宫宫主的秦易的。

    秦易对于这个也是很有兴趣,不过他并没有急着拆开。他准备回去之后,才将信件拆开,看看引起学宫百年前异变的事情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那我就先走了。”

    言罢,白鹤转身激动地离开了。

    秦易看了看四周,随后也是说道:“看来,我也应该回去了。”

    说真的,他现在的确是很想看看,牧蝉儿在信中给他提供了怎样的线索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乔羽又是过来通报:“秦宫主,有人找你。”

    “谁?”

    “罗浮大宗的易琛,这两个月他已经来了好几次了。不过这段时间宫主太忙,所以他都回去了。”

    秦易一拍脑袋,道:“这段时间太忙,倒是把那件事情给忘记了。”

    宗门弟子考核的时候,他曾和易琛二人打赌,谁赢了谁就要答应对方的条件。当时,秦易想的是要让易琛帮他做一件事。

    当时人多眼杂,不好开口。所以,他就决定等宗门弟子考核结束之后,再和易琛商量这件事。

    只可惜,到了后面,秦易一直被各种事情缠身,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

    当下,他问乔羽:“他现在在哪?”

    乔羽答道:“我已经将他请到了你的住处,他在门口等你。”

    秦易点头,说了一句“辛苦”之后,就赶了过去。

    ……

    很快,秦易就来到了自己的住处前。易琛正站在他的屋外,耷拉着脑袋,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不得不说,他这站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着的功夫,的确是让人有些佩服。

    好在,这一次易琛睡得并不深,听见动静之后,很快就醒转了过来。

    看见秦易之后,易琛也是微微一笑,道:“真是没想到,两个月不见,秦易就变成了秦宫主了。真是恭喜啊!”

    秦易摆摆手,道:“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让你等了这么久,实在是抱歉。”

    易琛同样摆手一笑,道:“你也说过了,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我也是为了践行我的诺言,否则,这一件事总是记挂在心上,让我很不舒服。”

    说真的,如果不是立场不同,秦易的确是想跟易琛成为朋友的。但是现在,他也没有多少话和对方多说,当下他也是打开了房门,将易琛请了进去。

    进屋之后,易琛也是大方坐下,十分爽快地说道:“说吧,你要帮你做什么事情?”

    秦易也是没有半句废话,开门见山地说道:“我要你帮我调查一个人。”

    “谁?”

    “辛朝辉!”

    易琛眉头微皱,道:“三长老?对不起,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三长老是我罗浮大宗的栋梁,是师父十分仰仗的智囊。你要对他不利的话,恕难从命。”

    秦易并没有慌张,而是呵呵一笑,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口中的‘栋梁’,万一只是一根朽木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易琛眉头锁得更紧了,他的声音也是微微有些变冷。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对秦易的话感到生气,还是听进了秦易的话,对辛朝辉产生了怀疑。

    秦易淡淡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我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是很清楚的。现在的问题就是,你是不是能够,接受我现在说的这番话了。”

    易琛沉默,脸上充斥着思索的神色。

    秦易倒是没有着急催促,而是坐在一边,安静地看着对方。

    片刻后,易琛总算是开口:“这件事,有关我罗浮大宗的未来。虽然知道你不一定会回答,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你这么做,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挑拨离间,还是想借刀杀人?”

    秦易的脸瞬间就变得认真了起来,他注视着易琛,说道:“如果说,我叫你做这件事没有一点私心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阴阳学宫的宫主,罗浮大宗是我的对手。如果可以,我自然是想将一切的算计,都放在你罗浮大宗的头上的。”

    易琛忽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真的,听到你说这句话,我反倒是更愿意做这件事了。”

    显然,他和秦易一样都是聪明人。如果秦易昧着良心,一直强调是在为罗浮大宗考虑的话,那么他还真的是不愿意相信秦易,更不愿意去为秦易做这件事。

    思索片刻后,易琛点点头,道:“既然你现在跟我提起了这个,那无论是出于兑现诺言,还是为了大宗的未来考虑,这件事都是应该值得试一试。”

    秦易起身,看着易琛说道:“有一点你可以相信我,做这件事对你罗浮大宗绝对没有坏处!”

    “姑且相信你。”易琛无比认真地注视着秦易,不紧不慢地说道:“不过,当我做完这件事之后,你我就仍旧是敌人!这点绝对不会改变,除非你或者我当中的任何一个,脱离了自己现在的宗门!当然,这种事情也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秦易微微颔首,道:“说真的,我还是挺喜欢你这种爽快的行事风格的。只可惜,正如你所言,我们注定是敌人!”

    易琛哈哈一笑,道:“没错!看在你我也算是有点交情的份上。我就提醒你一句吧,你阴阳学宫最近的行为,已经惹怒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