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465章 你该解释下这个蝴蝶结了
    第465章你该解释下这个蝴蝶结了

    沈月秋冲进来的那一刻,当她看到这一幕,手里的衣服险些从手中掉落

    “喝”沈月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凝欢羞窘,伸手就要推开权少承,但又畏惧着温泉水,小手就这样抵在他的胸膛之上。

    沈月秋立即笑了几声,而后出声道:“小姐姐羞羞。”

    “”凝欢更是大囧,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女生撞到这种场面

    “小姐姐,这里很暖和,那个那个也不会冷的”

    “她可以么?”一路上都没有和沈月秋说一句话的权少承,在沈月秋此话一出之后,喉头微动,薄唇倏地道出了话语。

    “可以呀,小姐姐只是在某些时间段发病而已,更何况现在小姐姐服用了毒蜂蜂蜜,再加上这温泉水,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权少放心吧!只是动静声要小一点,外面好多看守的保镖呀,这要是被听到了嘻嘻,小姐姐可就要羞羞羞羞羞了!”

    “”凝欢囧到不能再囧了,干脆将脸蛋埋入权少承的胸膛内。

    “小姐姐,这个毛毯给你,泡好温泉记得擦干身子,不然穿衣服容易感冒的!”沈月秋其实是冲进来送这个的,她将毛毯放在了一侧的石台上,朝着凝欢笑的非常暧昧,而后转身迅速朝外走去。

    脚步声渐渐远离之后,凝欢伸手在权少承的胸膛上捶了一下。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不对!”凝欢羞窘到双颊通红的状态,那粉扑扑的模样让人看了着实动心。

    被沈月秋撞到这一幕,凝欢都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沈月秋了

    “是,都是我不对。”只要是她说的,权少承一律照单全收,他伸手捏了捏她变得有些红润的脸颊。

    她的脸蛋通透,但那种通透却是白里透红,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这么好的气色了。

    “刚才听到沈月秋怎么说的了么?”

    “啊”凝欢一愣,想起刚才沈月秋说的话,回忆起来之后,顿时,她的脸蛋又一次变得滚烫起来,就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权少承轻笑,直接将她抵在了池壁边缘

    凝欢早就已经湿透了,那光洁的美背隔着一层被浸湿的薄薄衣物就这样抵在了温泉池壁边,长发微湿,贴着她完美的身躯

    她长而翘的睫毛上也挂着水珠,眨巴眨巴,那模样简直让人心动到难以把持。

    一向自制力极好的他,却也在这一瞬间彻底爆炸!暖和的温泉水好似要将他们全部包围了起来

    水雾渐渐氤氲起,在这样浑然天成的山林间,倒还是头一次。

    权少承嘴角一勾,那邪肆的笑挂在唇角,别提有多邪魅了。

    她瞬间就倒抽了一口凉气,小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上,“你你身上还有伤”

    “你觉得我会在乎?”

    “可我在乎!”凝欢立即出声。

    他低头,加深了嘴角的笑意,直接在她耳畔出声道:“我更在乎的是我想要你。”

    “”凝欢一惊,原本耷拉着小脑袋的她倏地就抬起了头。

    随即,一个炙热的吻瞬间就堵住了她粉嫩的唇,他的举动无比狂妄,让凝欢根本无法负荷,就这样被他紧紧桎梏着,承受着沿着唇瓣而渐渐下移的吻

    喘息,渐浓。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已经彻底乱套了!

    “唔”凝欢惊呼出声,为了不防止自己掉下去,凝欢的小手紧紧攀附着他,藕臂环住了他的脖颈。

    他乱了,她也乱了,一切就都彻底乱了

    一个小时后,他将她从温泉内抱出,随后拿起石台上的毛巾,将她整个人裹了起来

    她的身上早已留下了密密匝匝的痕迹,全部都是他方才留下来的印记

    “好累。”

    “体力不行了?”他逗趣着她,邪笑道:“看来还是次数太少。”

    “”凝欢无言以对,娇嗔的怒瞪着她。

    “宝贝,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应该知道你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

    她对他而言意味着禁忌,意味着毒品,这“禁忌”一旦碰了,就像是毒品,深入骨髓

    “给我穿衣服!”凝欢生气。

    “乐意之至。”他低头在她脖颈处再次落下一吻,随后拿起一边早就派人准备好的干净衣服,一件又一件的给她穿上。

    “别动!”凝欢伸手开始检查他的伤口,纱布没有渗血的迹象,实在是万幸!

    “于森大哥,有医药箱吗?”穿好衣服后,凝欢迅速对外出声喊道。

    就算伤口没有渗血的情况出现,但纱布已经湿了,沾了水的伤口是需要换药的,不然如果再次发炎,那可就难办了。

    这个男人从来就不会爱惜自己,从来就不会!

    于森迅速将医药箱取来,递给了凝欢。

    “少奶奶,需要帮忙吗?”

    于森此话一出,直接收到了权少承的一记冷瞪。

    需要他说这种废话?

    “看,看来不需要啊哈我,我先出去了。”于森说完之后,吞了吞吐沫,快速就闪人了。

    “嗯。”凝欢点点头,但是嘴角却是挂着笑。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在权少承看来都是无比顺眼,仿佛这人世间已经没有比她更美好的人、事、物了。

    凝欢一丝不苟的将纱布换下,而后丢入一侧的纸袋内,伤口已经开始部分结痂了,这个男人的痊愈能力未免也太快了吧?

    她看着结痂的伤口,用酒精棉花消毒了之后,再次给他上了药,重新换上了新的纱布

    打了一个超级漂亮的蝴蝶结后,凝欢朝着他甜甜笑了起来,“好啦,搞定了!”

    权少承低头,看着身上那蝴蝶结之后,扶额无语。

    这小女人就是故意在她男人身上打一个蝴蝶结的!

    “你该解释下这个蝴蝶结了。”

    凝欢笑的别提有多高兴,眉眼之间全然都是甜甜的笑意,就像是那夜精灵,充满着灵动的气质。

    “我这不是想让权少多一点少女心嘛!”她说的有理有据。

    “叶凝欢,你真是该打。”

    “打我干嘛啊!权少,我无辜!”

    “无辜?”

    “对,我最无辜了。”凝欢一本正经的点头再点头,将小脑袋抵着,脸颊上全然都是笑,她正在努力憋着笑。

    “抬头,让我看看你有多无辜。”他伸手捏着她的下颚,随后让她抬起头来。

    就在凝欢抬头的那一刻,回应她的是他突如其来的热吻,这个吻炙热无比

    一吻结束后,于森又冒死走了进来,“少主,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

    权少承松开凝欢,而后率先朝着外面走去

    于森立即紧跟而上。

    “调查的怎么样了?”权少承出声问道。

    于森将一叠资料递给了面前的权少承,随后出声道:“少主,都在这里了,怪医赖一在四十年前的确是有一个心上人,但是因为当初女方的父母亲极力反对,赖一则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方的父母亲将她嫁给了其他名门望族,这才导致怪医赖一从此隐姓埋名,一直在这一瑶村。因为这一瑶村也是赖一当初和那女人定情的地方!”

    权少承翻阅过资料之后,蹙了蹙眉。

    “人还活着?”

    “是的,不过就是年纪大了,身体也就不太好了。”

    “给我抓来。”权少承冷沉着俊颜,现在早已顾不了这么多了。

    蜂蜜和温泉只不过是暂缓她的症状,只不过是延长她的时日,但却不能彻底根治。

    “是。”于森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年纪大了也得抓,只要能够威胁到怪医赖一,哪怕是抓上千万个人,也要全部抓来!

    “只是少主,如果万一抓来了还是没有用呢?如果赖一依旧铁石心肠不肯救少奶奶那”

    “那就当他的面杀了。”冷冽、可怖,所有阴冷仿佛都齐聚,权少承的眼神和神情都是那样的森冷蚀骨。

    “不行,不可以!”正好提着医药箱和纸袋出来的凝欢听到这一番话,立即出声制止,“权少承,你答应过我不因为我的病而伤害任何一个人的。”

    如果因为要救她,而搭上其他人的性命,那她宁肯不要。

    权少承伸手将凝欢抱入怀中,搂抱的很紧很紧。

    “为了你,我不惜伤害全世界。”他连粉身碎骨都不怕,更何况是再背负一条人命?

    “可你答应过我”

    “宝贝,这一次我要食言了。”

    “不可以!唔”话音刚落的那一刹,她的唇瓣直接被堵住了。

    那种几乎要将她融进身体的抱法,那种几乎要将她彻底吞噬的吻法,凝欢一时之间连反抗都忘记了,她的小手紧紧揪着权少承的衣服,呼吸都已经全部忘记了。

    手中的资料早就已经掉落在了地上,发出“哐当”声响。

    结束了这个冗长的吻之后,凝欢这才反应过来,双颊通红,注意到原本身处在周围的人,只是周遭的于森和保镖早已识相的纷纷转过身去。

    紧接着,传来的是宛如泉水涓涓细流的声音

    “这这不是我师娘吗?”沈月秋捡起地上的照片,震惊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