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529章 孟梵被抓
    第529章孟梵被抓

    “啊”凝欢惊呼出声,她倒退了好几步,座椅也跟着她的举动猛地摔倒在了地上。

    “叶凝欢,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孟梵狰狞万分,举着匕首就朝着凝欢的方向刺去

    凝欢不停的躲闪着,“孟梵,就算要死,你也得让我死得明白一点!”

    “你还想死的明白点?好啊,那我就满足你,你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那些女生是不是你杀的?”

    凝欢必须要让孟梵亲口承认那些人是他杀的,毕竟之前的事情毫无证据,就算现在抓到了孟梵,他也顶多是伤害未遂,判不了多久的!

    孟梵也没多想,爽快的回答道:“没错,是我下的手!”

    “为什么?”凝欢练过几招,她和孟梵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免防止孟梵突然举着匕首冲上来。

    “不肯和我在一起,就得死!你也是,你心里没有我,你就得死!宁锦也不例外!”

    “她是你妹妹!”凝欢一直不能明白孟梵为什么要对孟宁锦下手!

    “是我妹妹又怎么样?我绑架她的那段时间,哪天饿到她了?我可是给她考虑机会的,可是她还是口口声声说她爱着别人!哼!”孟梵的目光带着满满的恨意,“只要是我看上的人,就得是我的人,不然她就得死!”

    “孟梵,你简直就是心理变态!”现在的孟梵不仅仅是心里变态,他整个人完全已经病态了。

    和凝欢初见他的时候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这样的孟梵和畜生根本就没什么两样,可以说是连畜生都不如!

    孟梵冷冷的笑着,“是你们不肯从我,是你们不肯顺从我,这可就怨不得我了!怎么样?该回答你的都已经回答了,你该问的也都已经问完了吧?接下来,该换我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孟梵就举着匕首朝着凝欢的方向冲去。

    凝欢惊呼出声,尽可能躲避着孟梵,可是孟梵的举动实在是太瘆人了,他的肌肉凸起,显然是用了十足十的力道。

    他就这样冲向凝欢,飞快的飞舞着刀子,刀子锋利无比,凝欢闪避不及,被刀子划断了头发丝!

    “叶凝欢,你逃不掉了。今天,我就要你死!”孟梵恶狠狠的瞪着凝欢。

    凝欢已经被孟梵逼到了墙角,孟梵伸手就要抓住凝欢朝着她刺去

    就在这一瞬间,门“砰”的一声被打开,有一股力狠狠的朝着孟梵袭来。

    孟梵完全躲避不及,被这股力直接踹到了地上

    “权少承”凝欢看到他来了,这才稍稍放心下来。

    她大松了一口气,望着面前的权少承,小手因为害怕早就不由自主的攥紧,就连她的身子也微微发颤。

    权少承眉头紧蹙,第一次捏了一把汗,他伸手将凝欢抱在怀里,不断的抚着她柔顺的发

    警察也迅速冲了进来,将重重倒地,痛的已经爬不起来的孟梵一把擒住,而且速度极快的给他戴上了手铐。

    孟梵被抓之后,警察迅速走到了权少承面前,朝着权少承恭敬的点头示意。

    “权少,这次实在是太感谢了,如果不是您,我们也许再过个十几个也抓不住孟梵!”

    “嗯,录音内容我会让于森送到警局。”

    “那真是太感谢了,有了证据,就能更好的起诉他,他就等着被枪毙吧!”警察看到一脸狰狞的孟梵也是恨得牙根痒痒。

    他的出现扰乱了江临市的治安,现在的江临市人心惶惶,只要是女性都不敢单独出门,有的连上下班都恐惧万分。

    孟梵被抓,也算是给全市人民有了交代。

    警察看着权少承怀里的凝欢,迅速朝着她微微颔首,“也多亏了权太太的有勇有谋。”

    凝欢摇摇头,想起刚才还是不免会害怕,毕竟她刚刚面对的是一个变态!

    警察带着孟梵离开后,孟梵转头望着叶凝欢,那种眼神,让凝欢吓得一个激灵

    权少承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他动作很快的将凝欢揽入怀里,让她的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胸膛内,不让她再接受那样让人战栗的目光。

    他的余光瞧见了掉落在一侧的栗褐色发丝。

    “没有保护好自己?”

    “我有啊,你看我一点事情也没有。”凝欢从他的胸膛里抬起头,随后在他面前跳了两下,“你看你看,是不是一点事情也没有?”话音落下,她还欢快的转了两圈。

    权少承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道:“那撮头发是谁的?”

    凝欢一愣,看着地上的那撮头发,“咳咳不小心被孟梵的匕首割断的啦!就这么一小撮头发而已,你看我头发这么长,完全看不出来!”

    如果她闪躲的速度慢了,这匕首就有可能刺破她的肌肤。

    一想到这一点,就连权少承都觉得后怕,他觉得后怕并不是因为害怕孟梵,而是害怕她受到伤害。

    “不会再有下次了。”他的言语沉重,但听上去就像是承诺似的。

    “嗯,现在孟梵除了,一切都会好好的吧?”

    可凝欢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却不免一阵打鼓,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安,但也不知道这不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也许是她多心了吧?

    孟梵被抓的当天,警方就迅速放出了消息。

    孕期反应厉害的孟宁锦天天都会跑来向凝欢取经,但今天孟宁锦却不是为了腹中的宝宝来的。

    “凝欢。”

    “怎么了?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严肃?”

    “我想请你陪我去一趟监狱。”

    “监狱?你要去看孟梵?”

    孟宁锦点头,“他是我哥哥,就算他有再多的错,之前也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的,所以我想去监狱看看他,他马上就要执行死刑了,就当是送送他了。”

    凝欢明白孟宁锦的意思,她也知道孟宁锦对孟梵绝对是有感情的,那毕竟是她的哥哥,曾经相依为命的哥哥,可是谁都不知道孟梵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精神鉴定的结果是正常的,那他就不存在精神疾病,难道是心理上的疾病吗?这一点,谁都不得而知,但是大家都非常清楚的是,孟梵被判处了死刑,而且是在一片叫好声之中判决的!

    “我准备了桂花糕,很好吃的,你尝尝。”孟宁锦以前也是过惯了苦日子,家族落寞之后就是有一顿没一顿吃着,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因此也就造就了厨艺精湛的她。

    凝欢接过孟宁锦递来的桂花糕,尝了一口软糯香甜却不粘牙的桂花糕后,凝欢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好吃!下次教我做?”

    “没问题。”孟宁锦爽快答应。

    “行,那我陪你去监狱。”

    “这算是交易?”

    “嗯,可以这么说吧。”其实无论孟宁锦教不教她,她都会陪她去的。

    因为凝欢透过孟宁锦清澈的眸子,看到了左敬

    想到左敬,想到父母,想到整个被灭的左家,凝欢的心里就无比难受。

    一路上,孟宁锦都陷入了浓浓的回忆之中。

    “凝欢,你知道吗?我哥哥以前可爱吃桂花糕了,我记得当时家里没钱,邻居奶奶看我和哥哥可怜,就一人给了我们一块桂花糕,那个时候真的觉得那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了,我就缠着领居奶奶想让她教我。”

    “邻居奶奶说这是祖传的手艺,照道理是不能外传的,但看我年纪小又可爱,她又觉得这么好的手艺应该流传下去,所以才教我做了桂花糕的。”

    “哥哥也超级爱吃桂花糕,只是后来我和哥哥都学成之后,再也没有吃过那样朴素的东西了,我还记得以前哥哥每次把一个塑料袋铺在隔壁邻居奶奶的桂花树下,等到塑料袋上全是桂花后,哥哥满载而归的捧回来,我就给哥哥做桂花糕,每次做的桂花糕,我们都可以吃好一阵子。”

    凝欢看着孟宁锦微红的眼眶,她伸手立即抓住孟宁锦的手,“宁锦”

    凝欢知道,回忆是最美好的东西,但也是最残酷的东西,因为在经过现实和回忆的对比之后,实在是相差的太远太多了。

    “我没事。”孟宁锦坚强的吸了吸红红的鼻子。

    到达江临市的监狱后,劳斯莱斯在监狱门口停了下来。

    凝欢记得上次来这里,是来探望慕飞,转眼间,竟然过去了这么久。

    按照约定的时间,凝欢和孟宁锦隔着玻璃见到了孟梵。

    孟梵在见到孟宁锦的时候情绪激动万分,但手被紧紧的拷在了座椅上,手铐脚镣根本让孟梵动弹不得!

    “哥。”孟宁锦喃喃出声,随后将保温盒里的东西递给了一侧的狱警。

    狱警点点头,而后拿到对面房间内交给了孟梵。

    “哥,你杀了这么多人,我没有办法原谅你,可你是我哥哥,我不会去恨你什么,怨你什么,但是我永远不可能原谅你对那些无辜女生的行为和你曾就囚禁我的行为。”

    孟梵没有吭声,当他打开保温盒的那一刻,他的眼眶有些红了。

    “你以前最爱吃这个了,我后来一直嫌麻烦不肯给你做,现在你尝尝吧,还是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