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1050章 活结开了,人也就散了
    第1050章活结开了,人也就散了

    管家一时语塞,“这”

    “一句不会爱、没有人教他爱,他就能折磨我五年?”陆冉冉望着眼前的管家,无奈的笑了起来,这笑带着鄙夷,带着自嘲,带着太多太多复杂的情绪。

    “四小姐,不如给四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四少已经想明白了。”

    “我只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陆冉冉是人,不是给块骨头就能高兴半天的小狗。”

    五年的伤痛,一朝一夕积累下来的伤痛,岂能是几次对她好,就能改变的?

    “四小姐,您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不便再多说什么,如果四少得不到四小姐的原谅,那这是四少的命,说穿了也是四少活该,这人啊兜兜转转,如果有缘,那缘分的绳索是会将两人越捆越紧的,如若没缘,就算这绳索捆的再紧,也不过是个随时都能解开的活结,活结开了,人也就散了。”

    “管家是明白人,这些年来我虽然备受欺凌,但管家也曾帮我说过话,谢谢。”

    陆冉冉是个明白人,对她好的人,哪怕是一分的好,她也记得清楚。

    欺凌她、折磨她的人,她也不想记恨着啊,人不能活在仇恨里,可她不是圣母,怎么可能不恨?

    “四小姐,我倒是挺希望有机会喊你一声四少夫人。”

    “不会有这个机会的,永远都不会,除非我死。”

    管家一怔,没想到陆冉冉这样坚决,看来这是没有回头路了。

    “唉。”管家叹了一口气。

    四少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娶内定的妻子,所以必然要和家族众人再来一回厮杀。

    如果厮杀赢了,那四少也不一定能够得到陆冉冉的心。

    可如若是输了,那便是一无所有。

    谁都不知道是输是赢,雷霍在赌,可无论是赌赢赌输,雷霍都得不到他想要的女人。

    这或许就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陆冉冉望着管家离去的背影,她抬手竟然发觉脸颊上一片湿润

    竟然哭了呢?

    为什么要哭?又为谁在哭?

    陆冉冉不知道,只觉得心是痛的。

    “四小姐,燕窝好了,吃些燕窝再休息吧。”

    陆冉冉一愣,望着眼前的女佣,出声问道:“孙芹她们那些女佣呢?”不会真的被雷霍给处置了吧?

    听到陆冉冉的这一句话,女佣吓得险些摔了手里的东西。

    “四,四小姐,您还是别问了,大晚上问这些,我怕您睡不好觉。”

    “不过短短几个小时,雷腾庄园所有的人对我都是毕恭毕敬,以前你虽然不是经常欺负我,但一向都是冷眼旁观的那一个。”

    女佣听到陆冉冉这一句话,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四小姐,饶命啊,饶命啊,千万不要和四少说啊,我求求你了,四小姐,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女佣吓得浑身颤抖,不停的给陆冉冉磕头。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告诉我孙芹她们几个是不是真的被四少给处理了?”

    “是。”女佣点头。

    “怎么处理的?”

    女佣脸色一白,“四小姐,您真的想知道吗?”女佣抬头,望着眼前的陆冉冉,问道。

    陆冉冉点头,“我问你,当然是想知道。”

    “四小姐,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好。”陆冉冉点头,“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是你告诉我的,你放心吧。”

    “四小姐,孙芹她们死的可惨了,不过她们这五年来也没少欺负四小姐你,也算是死有余辜了。”女佣摇了摇头,“我亲眼看到那些保镖把受了伤的她们拖到了海边,然后”

    “鲨鱼。”陆冉冉听到“海边”这两个字,第一个反应就是鲨鱼。

    “是,就是四少养的那头鲨鱼,成了他的果腹之物,死的很惨,不是被鲨鱼一口吞的,是被活活咬死的。”

    陆冉冉听到女佣的这一句话,也是被吓得神情大变。

    她早就知道雷霍残暴,但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难免会觉得害怕、震惊。

    “四小姐,您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

    “嗯,你先下去吧。”

    “是。”女佣点点头,而后立即退下。

    等到女佣离开后,陆冉冉掀开被子,有些吃力的爬起身子。

    趁着雷霍不在,趁着没有人监视她,她要去找那颗裸钻,找到它,她就能摆脱雷霍,重新开始了。

    雷霍这样的人,在他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

    也许保不定有一天,他勃然大怒,那她也会成了鲨鱼的果腹之物。

    她永远不会忘记被掉在巨大的游轮外,鲨鱼一次又一次的跃起想要吃她,那血盆大口、那可怖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毛骨悚然。她是不是该庆幸雷霍当时只是吓她,并不是真的要取她性命?

    不然她的下场应该就会和孙芹她们一样了。

    陆冉冉朝着雷霍的书房走去,她蹑手蹑脚的打开了书房的门,而后迅速进入书房内开始翻找。

    身子仍然是不舒服的,陆冉冉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摁着腹部的位置,蹲下身开始在抽屉和柜子内进行翻找。

    钻石这么贵重的东西,雷霍是不可能随随便便放在橱柜里的。

    难道在保险柜里?

    陆冉冉环顾四周,寻找着可能有保险柜的地方。

    “你在书房里干什么?”

    这声音雷霍!

    陆冉冉转身,望着站在书房门口的雷霍,她一言不发,选择了沉默。

    “书房里有什么你要的东西?”

    她依然不说话。

    如果换做是从前,雷霍早就已经暴怒了,现在她指不定被压在哪里被他狠狠欺凌了。

    可是现在,雷霍却没有任何气恼的迹象,而是走到了陆冉冉面前,伸手将陆冉冉揽入了怀里。

    “海盐的泡澡精油我已经买好了,洗澡去吧。”

    雷霍伸手拉着陆冉冉朝着书房外走去。

    陆冉冉不说话,但却是立马收回了自己的手。

    雷霍当然感受到了她的抗拒和排斥,但出乎陆冉冉意料的是,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强制、霸道。

    陆冉冉进入浴室之后,直接将雷霍关在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