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 第050章 是权少教得好
    回不去了,什么都回不去了。梨花可以谢了又开,但是曾经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阿泽,祝福你,祝你幸福,也祝你安好。

    凝欢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别人看出她哭过的样子,她极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朝着正厅走去。

    这条走廊却让她觉得走的极为吃力。

    她走出走廊后,进入正厅,要想进入庄园,就得通过正厅。

    刚走到正厅,凝欢就和萧晴打了一个照面。

    凝欢自然是看到了萧晴,但是她却不准备和萧晴多说什么,她提着裙摆就准备离开,但是萧晴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叶凝欢。萧晴冷冷的叫住了她。

    萧小姐有事吗?

    凝欢只和萧晴在孤儿院有过一次的接触,但是凝欢知道,萧晴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那种人,现在怕是又要来警告她给她下马威的。

    萧晴冷冷的笑了几声,叶凝欢,你还真是有点手段,你居然成了权少承的女人?权少承花了多少钱买你的?

    萧小姐拦我下来,就是要和我说这个?

    叶凝欢,别以为成了权少承的女人,你就能拽了!你倒是说说,权少承花了多少钱买你的?萧晴狠狠的瞪着凝欢,她显然也没想到在她的生日宴会上会见到凝欢。

    萧小姐如果很想知道这种没营养的事情,不妨自己去问权少承。话音落下,凝欢提着裙摆准备离开,但是萧晴却根本不给她走的机会。

    你和越泽的事情,我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

    萧晴说这句话的时候,凝欢愣住了,萧越泽都把她和他的事情告诉了萧晴?

    凝欢停住了脚步。

    萧晴笑了好几声,提到越泽,你就停下来了?看来你真是很爱我未婚夫呢!但是真可惜,他是我的未婚夫,越泽爱的人只有我,我们年底就要结婚了,这件事情不用我告诉你吧?

    萧晴没有给凝欢任何说话的机会,紧接着再次说道:越泽和我说过你和他的事情,不过就是青梅竹马罢了,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的身份,你没有资格和越泽在一起,再者说了,越泽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萧家给的!你能给他的,我也能给,你给不了他的,我还是能给!

    凝欢心口一痛,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挺直脊背,朝着萧晴露出一抹笑容,那么我就祝福萧先生和萧小姐。

    叶凝欢,你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越泽面前,你这张脸,我看到都觉得恶心!把自己卖给了权少承,爬上了权少承的床,现在还在洗手间门口勾引我未婚夫,你的入幕之宾是不是多的已经数不清了?叶凝欢,你知不知道‘不要脸’三个字怎么写?

    萧晴的言语字字句句都像是戳人心似的,就像是一把利刃,狠狠的剜着凝欢。

    刚才,萧晴都看到了?

    萧晴瞪着凝欢,你怎么没死在废弃浴室里?

    凝欢震惊。

    废弃浴室?废弃浴室的事情和萧晴有关?!

    在凝欢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萧晴拿起放在一侧壁柜上早已准备好的一杯烫水,拿起玻璃杯就要朝着凝欢泼去

    可是水没有被泼下来,在半道下就被截了下来!

    凝欢错愕的望着一脸冷冽的权少承,她没想到权少承会突然出现在正厅!

    萧晴的手腕被一只手掌紧紧握住,但是水杯内的水洒出了大半,大半的水都洒在了权少承的手背上,滚烫的水还冒着热气!

    随后,权少承猛地使力,萧晴疼的脸色大变。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权少承一脸怒意,而后猛地松手,萧晴手中的玻璃杯哐的一声摔碎在地上,踩着高跟鞋的她后退了两步。

    玻璃杯被砸碎的声音引来了关注,萧越泽迅速赶来。

    凝欢注意到了权少承手背红肿的痕迹,这么滚烫的水浇在他的手背上,他却一声不吭,如果不是他,这杯水现在已经浇在她的脸上了。

    凝欢从来不是好欺负的,她拿起一侧侍者托盘上的果汁,朝着萧晴就泼了过去,只是她做不到萧晴那样心狠手辣,她拿滚烫的热水泼她,而她只是拿了一杯果汁。

    当果汁泼在萧晴身上的时候,恰巧也是萧越泽赶来的时候

    啊啊啊,叶凝欢,你疯了?!萧晴咆哮着怒喊道。

    疯?到底是谁疯了?疯的人从来不是她叶凝欢,是她萧晴,她企图用滚烫的热水泼她!

    凝欢看着权少承的手背,被烫的地方痕迹越来越明显,一定很疼

    凝欢皱着秀气的眉,望着权少承的手背。

    心疼我了?权少承轻笑。

    随后,权少承伸手抽走凝欢手里的果汁杯。

    以后他应该提前把这果汁换成硫酸,省的这个小女人下不去手,对付萧晴这样的女人,完全就不能手下留情,否则,她一定会得寸进尺。

    疼吗?凝欢出声问着权少承,他是为了她才被烫的。

    亲一下就不疼了。说着,权少承将他被烫的手背递到了凝欢的唇边。

    幼稚!亲一下分明也疼,亲一百下也是疼的!

    凝欢聪明的握住了权少承的手,而后她亲在了自己的手背上,好了,现在不疼了。

    女人,你现在越来越会和我耍小聪明了。

    是权少教得好。

    权少承轻笑,宠溺的伸手捏了捏凝欢的鼻尖。

    这样的场面,让萧越泽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痛心也刺痛了他的眼。

    就在此时,被泼了果汁的萧晴又一次大声吼叫了起来,啊啊啊,叶凝欢,你居然敢泼我?!贱人!

    我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相比萧晴的疯狂,凝欢却是淡定得多。

    权少承好整以暇的扬唇,看着此时此刻的凝欢。

    他的小猫发威了,只是到底还是心善,拿的只是一杯果汁而已。

    萧晴立即伸手握住萧越泽的手,出声求救:越泽,她居然拿果汁泼我,她怎么可以这样?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疯子!

    好了,小晴。萧越泽伸手握住萧晴的手臂,别闹了,上去换身衣服,别让人把你当笑话看。

    可是她泼我,越泽,她泼我!她算什么东西?她不过就是出来卖的,她有什么资格出现在我的生日宴会上?又有什么资格拿果汁泼我?她勾引你,我说的不对吗?这样的小三,见人就想插一脚!

    l;kg</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