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灵诀 > 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靠近
    书院中栽种了很多古树,或许气节的缘故,这些树木此时都带了落叶,这在以往事很少见的。

    一股股大风呼啸而过,将这些落叶尽数卷走,同时也卷走最后的人气一般,让人感觉有淡淡的荒凉之意。

    书院中除却一些基本的当值的长老不时在书院周围徘徊外,其他长老都选择修炼打坐,哪怕长老们人数不少,不过相对偌大书院来说,还是不能给书院带了多少人气。

    至于那些随风而去的落叶,他们自然是不理会的,因此在这季节里,这份荒凉之意更显得突兀。

    丹峰却不是如此,哪怕此时众多药草都已经带着秋色,但是还是有不少药草盛开着,因此,倒是没有这般感觉。

    丹峰,依旧是那么清净,哪怕木名几人离去了也不曾有多大变化一般。

    此时,一个老人坐在茅草屋中,沉默不语,他的位置是在名的师尊的蒲团之上,当日木名曾来此,但是却也没有发现师尊的踪迹,今日却出现了。

    此时,这个老者看着身前的几片龟甲,许久都不抬下眼皮。

    龟甲共有九片,其中八片色泽明亮,唯独其中一篇一篇暗淡之色,隐隐间还有褐色的丝线在上面浮现。

    “命运难测,哪怕是以我的修为,也只能看到一角巫族啊罢了。”

    东胜大陆和巫族、蛮族的边界处,有一条长城,长不知多少,只知道长城讲将几个大陆隔开。

    这长城乃是东胜无数修士耗费无数资源,修成的的屏障,乃是当年东胜击溃两个大族入侵后修的边关,其中铭刻着无数阵法,更有无数修士守卫,可以称之为当世最坚固的屏障也不为过。

    然而,世间只是,总是不完美的,这长城并非完全相连,而是中间有一区域中断了。

    曾有修士试图在这区域修建长城,但是总是被一些诡异的事故阻断,似乎这里排斥一切外来的力量。

    因此,才中段了这里的修建,不过,这区域也阻断了巫族和蛮族大规模的侵入,因为高阶修士无法跨越这里。

    可以说,某种程度上,这区域无形当中也为东胜提供了一种保护,阻隔了两个大族的侵略。

    然而,世间之事总是不会无缺的,这区域极为诡异,如那潮起潮落一般,总是在特定的时间内发生变化。

    而极境之地的开启就是这特定的时间。

    极境之地就在这特殊的区域当中,或者说这区域以为极境之地的而特殊。

    书院乃是诸国联盟的产物和见证,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它的位置和道天阁,鹿战门呈现上中下三个位置。

    而书院就是中间的位置,若是没有特殊的意外,书院众多弟子可能会最先进入这特殊的区域。

    因为,这特殊的区域的地貌如果俯视的话则是一个圆形。

    而想要到达这个圆形的区域,书院众多弟子必定要经过荒林。

    荒林,也称为荒芜之林,但并非是没有任何生灵存在,乃是荒芜人烟之意。

    不过,也只是局限于人类不能在里面生存,因为里面生存着无穷无尽的凶兽。

    这些凶兽,和精怪不同,他们本能的嗜血,这里的一切都以弱肉强食为法则,适者生存,其余皆成为血食。

    不过,这里也蛰伏着一些无比恐怖的凶兽,这些凶手早已通灵,恐怕和精怪相比也不遑多让,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无法变化形体,只能以兽身存在。

    不过以那些凶兽的性子,恐怕也不屑于变化人身,因为,很多时候人类都被他们视作是口粮。

    试问,高高在上的人类又是否愿意成为为脚下的蝼蚁,愿意成为那些圈养的牲畜?自然是不愿意的。

    书院众多弟子此时已经离开书院有半月了,不过行走的路程却才一半左右。

    这一半的距离风平浪静,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才让众人明白他们已经离开了书院。

    几乎所有的弟子是第一次感受到在半空飞行的感觉,哪怕是借助石碑之力,但是能够在天空游走,恐怕还是让人激动难忘的。

    三块石碑大的离谱,并排飞行在半空,石碑无需人力催动,其上因为不时闪耀的符文从天地四周吸收精气驱动石碑前行。

    众多弟子此时从那兴奋激动之中恢复了,很多弟子都开始放松下来,多数人都不再修炼,而是让自己身心都放松下来。

    因为在那极境之地中恐怕会让很多人都神经绷紧,因此,多数人选择了这么做。

    木名等人乘坐的石碑被守护在中间,而第一块石碑和第二块石碑则是左右两侧飞行。

    这么做的原因就是,第一块和第二块石碑能够凭借诸多弟子之力形成五行杀阵,和四象绝阵。

    金木水火土五峰乃是五行之力的代表,诸多弟子都修行过合击之术,若是有敌人入侵,他们只需要将自身的力量注入石碑中就可完成杀阵,而第二块石碑也是如此,地雨风雷,四峰可以构成大阵,一样可以敌御杀人。

    而,无峰、九峰阁加上木名三人,人数最少,无法形成大阵,因此被守卫也是理所当然。

    精怪即便在厉害,也无法和数十万的弟子相比,九峰阁也是如此,更不要说丹峰屈指可数的人数。

    很多弟子都开始相互闲聊,不时在石碑上走动,好在石碑足够平稳,又足够宽大,因此,倒也很舒适,让人有如履平地之感。

    在天空看景色,起初或许还觉得新奇,看的久了就不这么感觉了,特别是过了半月,又不修炼,那么只有闲聊了。

    而众多弟子闲聊的话题就是当日离开书院发生的一幕。

    “白大头!”

    这个称呼,让人忍俊不禁,当时诸多弟子可不敢多想,但是近日离开书院,不由开始活跃起来,无聊之时,却又忍不住想了起来。

    当日那天空中的长老刁难木名的一幕此时他们也理解,真的只是刁难一下而已,但是木名却当真一般,果真离去了,然后才引出了接下来的一幕。

    很多弟子看着第二块石碑中的那个长老,不由窃窃发笑。

    白大头,自然是绰号之类的,要叫人这个名字,那只有一个原因,这个人的脑袋确实挺大。

    很多弟子也都发现了,那白长老脑袋似乎的确要大些,加上他那白发蓬松,因此脑袋看起来更大了。

    这在以往,或许不算什么稀奇,头大的人多了去了,但是若是能被一个老祖级别的人特意提醒了,那么这个平凡的绰号自然变得有意义起来。

    木名几人坐在靠在最后的位置,远远的和那白大头长老隔开。

    木名有些心虚,特别是当见到其他石碑上的一些弟子注视自己的时候,这种心虚之感最为强烈。

    “又有人看过来了。”

    巫兰在木名耳边轻声说道,木名没有理会,依旧闭目打坐。

    而此时,坐在最前头的白长老也回过头来,看了木名一眼。

    巫兰立马闭目,只是面色有些不自然。

    “哼!”

    白长老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不过,却朝着左右两侧的石碑看了看,很多弟子急忙避开他的目光。

    “两位长老,这些弟子不用修炼么?”

    白长老语气淡然,但是却听得两位长老面色不自然起来。

    “随他们吧,放松下心情也好。”

    第一块石碑上的长老缓缓说道。

    “是啊,放松下身心也好。”

    另一个长老抚摸着胡须附和道,带着笑意,和那第一块的长老对视一眼,眼中多了一丝笑意,不言而喻。

    “既如此,精心凝神便可,眼珠子,舌根子可要管好些。”

    白长老见到二位长老美目中的笑意,心中郁闷不已,偏偏不能朝着小辈发作,只能如此警告道。

    “弟子们,听白长老的。”

    两个长老笑道,诸多底子连忙应声,不过笑着居多。

    几人的谈话并没有隔开众多弟子,因此很多弟子都听见了,立马眼观鼻,鼻观心,只是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白长老见到这一幕,狠狠瞪了两个长老一眼,两个长老笑而不语,避开了他的目光,白长老只得一甩衣袖,索性闭目不语了。

    不过,就在此刻,白长老突然站起身来,很多弟子心中一惊,因为白长老身上突然散出了杀气,诸多弟子面面相觑,心中惊跳不已。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