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灵诀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七章 前尘往事
    臧牟错生在动乱的年代,神,消失不见,无人镇压这片天地,时有仙族、妖族、魔族闯入这世界祸害,天地气运不稳,故而,生出许多孽障,因此这段岁月也最为动荡。

    臧牟出世之前有精怪为祸世间,鬼冥、朵等、极偶等精贵横空出世,将这天地搅得天翻地覆。

    因此,臧牟等精怪但凡出世都会遭到清洗,而这些精怪也纷纷奋起反抗,不断厮杀和吞噬,矛盾不断激化和扩张。

    一些修士和凶兽也对他们恐惧,最后联合一些其他被认同的精怪,将这些孽障精怪纷纷镇压,但是这些精怪走的是另一条路子,强得可怕,一时间,天下死伤无数。

    臧牟是个倒霉孩子,生在不好的年景,也不知被哪个王八蛋推算出臧牟具有灭世之力,可代替天道行使天罚。

    因此越发受人不待见,但凡走到一处,都是他的画像,都是对他的通缉和追杀。

    也不知是被逼到无奈的缘故,还是臧牟天生就有那推算者说的那般能力,臧牟很要挟,总是伴随着血与骨,如天意行走世间。

    最后臧牟成长起来了,但是倒下的成片的白骨,有精怪的,有凶兽,但是更多的是修士。

    臧牟身上到处都是伤疤,这点从他生长到百丈的时候,就越发清晰,而他周围也都是红色的煞气,这是杀戮到极限的时候才出现的。

    臧牟出生在六道界,也就是地府,但最后被逼到其他世界,千百年后又再次被逼逃,这一次逃到中央大界。

    那里精怪很多,臧牟本以为自己寻到了个隐蔽的场所,但是料想不到的是,那个推算者就是在中央大界。

    这下好了,天天惦记的冤家-臧牟,寻来了,那人推算一道无敌,但是修行却是一般,于是心里着急,只得将臧牟到来的消息放出。

    顿时间,无数精怪厮杀而出,人族大阵无穷无尽天盖地网来。

    这一次臧牟几乎身死道消,不过终究还是逃出来了,只是这次以后臧牟心性大变。

    之前都是被动还击,即便是击杀无数人,臧牟心中还是有些愧疚,而那些人也无一不是要取他性命的,但是臧牟这次后却是主动开始出击。

    或许是心性的变化,臧牟的神通终于大成,两口天刀终于被完全凝聚出来,天刀一成,天道降临祝福,异象纷呈。

    臧牟开始寻找当年的敌手,尽管过去很多时间,那些敌人却没有多少变化,但是臧牟却变了。

    两口天刀带着无情的杀戮从一个世界厮杀到另一个世界,最后杀到了中央大界。

    当时中央大界的高层忙着应对那些时常入侵的外族,因此给臧牟可乘之机,臧牟杀得天昏地暗,无一敌手,誓杀那推算者。

    周围血光笼罩,以鲜血滋养长刀,以煞气喂养道法,臧牟神通暴涨,在当时已经成为一个祸害。

    但凡经过之处,血流漂橹,血与骨成了臧牟的形象,就连凡间都有小儿止啼的说法,可见臧牟的祸害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然而,祸害并未停止,臧牟为寻求自身突破,开始屠杀其他精怪,可能是出于当时有精怪对他的围杀,因此又有一轮报复开始。

    而且这次无数凶兽遭殃,兽族当年也残与围剿臧牟,可想而知,臧牟发狂后,被臧牟吞噬的凶兽有多少。

    渐渐地,臧牟似乎迷失了自己,沉浸于自己的杀戮和血色当中,不断采集天地精气,但是却没有反哺这天地,因此天地有感,降下雷劫,但是臧牟本就是代替天意行罚的存在,这雷劫只会让他自身壮大。

    最后,天地都开始排斥臧牟,这是致命的,他自身的气运被剥夺。

    恰逢此时外族再次入侵,而臧牟当时恰好在那通道附近,首先遭到攻击,更是被险些同化抓走。

    幸好,臧牟为难之时,有人出手救下了臧牟。

    木名从臧牟断断续续的记忆中看到这里就中断,但是木名却心灵震撼,这一路看来,感受不到任何时间,也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如走马观花一般境臧牟漫长的一生看完,木名哪怕保持旁观者的心态,也终究是受到了影响。

    看见无数人鲜血横飞的时候,木名好几次都险些惊叫出来,而臧牟每次都被围杀的时候,木名也每次都能感受到臧牟体内复杂的情绪。

    杀或者不杀!

    这是臧牟前期的两种情绪,绝望和侥幸一直伴随着臧牟也伴随着臧牟,也伴随着木名。

    尽管知道自己不会受到波及,这只是臧牟某个时期的记忆碎片,而且臧牟体内出现一股力量,将臧牟的情绪隔绝,否则木名也会受到侵蚀。

    而且很多战斗场面木名也威能看见,更多的血腥也未曾看见,只是偶尔的展现一幕,但是即便如此,也让木名生出一种无奈。

    替那些人感到无奈,替臧牟感到无奈,只因为被人莫名其妙推算出世祸害这个说法,可见当时那推算者是多么不靠谱,木名是这么想的。

    也难怪之前那个老者会如此感慨,更有一股悔恨之意,想来那老者最痛恨的恐怕就是那个推算之人了。

    而此时,木名眼前又浮现了一副画面。

    画面中臧牟仰天嘶吼,身上一道道锁链将他锁住,周围更有无数人影,这些人影木名看不真切,都被大道法则笼罩,是臧牟有意为之。

    这些人影尽管被遮住身躯,但是却有情绪散出,被木名感知到,想来也是臧牟为之。有些面色复杂,有些人冷笑,有些则是面无表情。

    不过这些人最后都纷纷念动经文,顿时,有更多的锁链虚无中生出将臧牟束缚住。

    而此时,臧牟的犄角也被人取走了,他的血肉也被瓜分,最后神魂都被炼化。

    不过却将他的元神秘境困住此地,留给后人造化。

    这也是极境之地存在的原因,是造化之地,是臧牟元神的造化。

    而现在木名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底生出一股悲凉之意,因为他知道这是臧牟刻意如此,请求那些人将自己的元神秘境留在此处。

    此时,又有人不放心,不知从何处抓来一只金乌封印在臧牟的元神秘境之中,试图借助二者的力量相互抹灭,不久后又有一头太阴玉兔被丢入此地,欲形成阴阳大阵一次抹杀臧牟。

    至此,形成阴阳之力抹杀臧牟残存的意志。

    起初,那些人轮流镇守,但是许多年后他们发现臧牟元神秘境中残存的意念化作的分神都被灭杀干净了就都离开了。

    事实上在此之后,臧牟也开始死亡,那些残存的意志也开始凋零,根本无法凝聚。

    但是这时候出现一个人影,木名见到这个人,正是自己的师尊,容貌一点都没有变,木名不由惊叫道“怎么可能!”

    师尊出现后在此地诵念经文,最后转身离开,不知去了何处。

    只是许多年后再次回归,不过这次取来一缕神魂,这神魂极为脆弱,师尊温阳许久将那神魂丢入元神秘境之中。

    而师尊又离去了,但是回到此处后,手里多了一个罗盘。

    最后,也将罗盘丢入此地,随即,元神秘境之中的阴阳之力突然稳定下来,之前化作的杀机都消失了,不再抹杀臧牟最后一丝意志,反而是开始滋养着元神秘境。

    见此,师尊才离去。

    画面消散了,木名周围的世界也再次发生变化,周围星光点点,而那老者也出现在自己身旁,只是老者此时有些感慨。

    “前辈。”

    木名回过神来,眼神有些复杂。

    “这些只有你一个人能看见,其他人只能看见一部分,我将我的神通传出也算了解一些因果,至于你好自为之。”

    言语有些模糊,但是木名明白,臧牟将一些记忆给自己看,是自作主张,自己的师尊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

    否则,之前臧牟也不会朝着某处抱拳歉意,不过有些秘密被他屏蔽了,比如臧牟在中央大界的很多事情。

    “前辈为何让我知道这些?”

    木名问道,有些疑惑有些猜测,但是都不肯定。

    老者道“神灵诀!”

    木名嘴唇微张,但是没有说什么,自己有这个猜测,只是被证实而已。

    “我那神通你好好感悟,对你有好处,你若是凝聚那灵身,天意会斩你罢了,我在帮你一次。”

    说罢,老者突然朝着木名眉心一点,顿时木名感觉到身躯无法动弹,有一股力量直接落入自己天灵台中。

    木名的几道灵身都无法动弹,而一个老者的虚影出现在天灵台中。

    老者朝着自己的几道灵身看了一眼,暗暗点头。

    “本源差不多了,剩下的意境是个问题,不过你时间还很多。”

    说着朝着自己的荒灵身点去,荒灵身之感觉一股暖洋洋的气息传来,接着看见自己眉心处光点飞出,然后凝聚成一个印记。

    “这是岁月印记,我只能帮你凝聚出来,至于感悟需要你自己来。”

    木名心中大喜,之前还思索如何分来这些力量,但是此时见到老者帮忙,心有谢意,但是却说不出话,因为被定住了。

    老者再次一点,丹田处飞出一团黑气,黑气急速凝聚,又形成一个印记。

    “这是死之力,也是诅咒之术的融合,那木族山神真不地道,不过对你有好处。同样要你自己感悟。”

    说罢,老者又看了看木名天灵台中的巨蛋,目中露出恍惚之色。

    不过最后消失了,什么都没有再说。

    木名的灵身能动了,而且看着漂浮的两道印记默默查看,只是最后发现无法构建任何图腾,这是没有领悟到这两种力量所致。

    这需要机缘,这些木名此时都不具备。

    老者再次出现在眼前,看着木名道“我需要你的一滴精血。”

    木名闻言,也不迟疑,立刻逼出一滴心头血。

    老者摇头道“罢了,承你情了,心头血最好,不过伤害你身了。”

    木名摆手道“受前辈大恩,理当如此。”

    老者收了心头血后身影也消失了。

    而木名眼前的景象也消失了,最后木名出现在湖泊边沿。

    木名有些恍惚,稳住心神道“居然被传送来此了。”

    不过看到周围有些人影后也释然。

    那些人看到木名出来后,倒是没有说什么,每个人都在静心养身。

    木名见到周围没有熟悉的人影,也只能等待。

    选了一块空旷之地,木名默默打坐,回想着之前的一幕幕,只是想到臧牟的那段岁月,便不由摇头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