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灵诀 >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参悟力量
    “世人都会恐惧,你不用太过在意,哪怕是我,也是如此!”鬼冥夜的声音在木名体内传出,不过却也只有木名听到。

    木名收回思绪,不由道“前辈害怕什么?”

    木名体内又有声音传来“害怕复生,也害怕湮灭。”木名哑然,有些不明白,不过鬼冥没有再说什么,在他体内蛰伏下去。

    是啊,连十凶一般的存在都有恐惧,或许真的只有如臧牟杀念所言那般,心死方无惧,只是那时候还是自己么?

    压下诸多心绪,木名下了山,这一次没有臧牟拦路,有些臧牟则是默默点头,而木名走到山脚后看着远处的那其余九座山峰,倒是没有了登上一观的想法,那里其实也和这里差不多,都是臧牟的诸多意念所化,而且方才有一些也是从那些山峰之上过来。

    能过来的,也都是木名目前境界能接触的存在,至于类似杀念臧牟和空间时间二者意念的,木名的境界却达不到了,若非自己体内印记引起他们的主意他们也不会现身,而且那等存在往往蛰伏,甚至是臧牟可能要布置的手段之一。

    而最后,木名将目光凝聚在那些宫殿之上,那些宫殿漂浮在虚空之中,若非木名得到了那经文,恐怕此时也只能等待烛九阴几人了,只有他们能横渡虚空。

    此时木名才明白化神境为何是修士之间的分水岭了,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就好像鱼跃龙门之前和之后的变化,不可同日而语。

    宫殿逐层而上,木名来到宫殿的下方,感受到那些宫殿中散出的压迫气息,眉头不由轻蹙,因为这个时候自己的双足竟然生出奇特的感应,似乎一下子充满了力量。

    “看来猜测没错了,这的确是臧牟的双足被镇压之地!”

    随即木名念动了那经文,说来也奇怪,木名心头浮现这经文的时候,那宫殿中便有一股力量开始凝聚,而且缓缓落下来,这时候木名开始诵念经文,经文不长,因此片刻之后木名便感觉到身躯中有一股力量进入,而且身躯变得无比轻盈,心念一动,身躯便已经高高跃起,而且此时那宫殿下方有一个漩涡出现,木名就从那漩涡中钻入其中。

    眼前一晃,随即变得明亮起来,定睛看去,不由一惊,因为此时自己正处在宫殿外,那里有一处宽敞的区域,不过此时有很多人再次聚集,他们身影朦胧,看不真切。

    那些人此时没有立刻进入那宫殿内,而是看着那宽敞区域的内的几座雕像,那些雕像有的是人形,有的则是凶兽模样,不过面部都极为模糊,似乎经历了无尽过岁月一般,早已经被侵蚀得不成样子。

    这些雕像足有数十尊,就这么按照随意摆在那宽敞区域。

    木名看了片刻,只感觉眼睛有些晕眩,而此时鬼冥道“那是阵法,是封印臧牟的阵法,那些雕像中曾经都有某些人的意念存在痕迹,不过都早已消失了,这显然是困住臧牟的躯体逃生。”

    木名默默点头,那么这些人想来是阵法宗师了,自己看不出什么,但是他们却能够发现不同,并且沉迷其中,提升造诣。

    随即,木名缓缓步入宫殿,供电大门敞开,没有阻拦任何一人,也没有波动存在。

    一进门后一股好大的气息扑面而来,不同于外界的感觉,这里似乎是另一个时空一般,只感觉此处独立于其他地方。

    顺着大门进入后看见左右两侧都是雕像,这些雕像和外面的雕像都极为相似,不过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雕像面容清晰,栩栩如生。

    而且它们身上散出一道道波纹连接在一起,绽放出五光十色的霞光。

    见此,木名明白,之前看到的那些霞光都是这些雕像散出的。

    看似圣洁美丽的霞光却是镇压了一个存在,让人很是意外,然后心中感觉不舒服,至少现在木名现在是不舒服的。

    那些霞光交织在一起,然后形成一道道虚幻又似乎有实体的锁链共同锁住宫殿内中央的一口铜棺。

    共有一百零八根锁链,每一根锁链都从一尊雕像上连接而出,或是从雕像口中吐出锁链,或是雕像手中拉着这些锁链,还有的则是眉心飞出,都各不相同,那些锁链靠近铜棺的一段变得模糊,似乎从特殊的空间之中进入铜棺之中,末端那里只有淡淡的云雾弥漫,因此远远一看,显得极为诡异。

    那铜棺很大,但是被这么多锁链无形洞穿后,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也让人生出一种无力感。

    铜棺很安静的躺着,没有半点声音,只有一圈圈血色的涟漪从其中散出,似乎是臧牟的气血,但是木名感觉更像是臧牟的煞气和怨念,因为那血色的涟漪中有一股不甘的味道。

    木名感觉到了,其他人也感觉到了,但是都没有在意。

    铜棺周围有数十道人影,不算多,但也不算少。

    这里木名见到了一些数人,比如之前要出手夺去血莲的十一郎,不过此时他已然入定,只有肩头趴着一只小虫子似乎在帮他警示其他人。

    此外还有一人,主动看向木名,木名不由蹙眉,因为这人是恶念煞神,此时他竟然也在此处,而且还冲着木名点头。

    木名连忙抱拳,随即那人闭目了,因为那铜棺之上有符文铭刻,这些人都是在感受这些符文。

    “这是臧牟体内的符文,早已烙印在他的气血中,这铜棺虽然镇压臧牟,但是也帮他磨炼身躯,这些符文此时铭刻在铜棺之上便是证明。”体内鬼冥的声音再次传入心神。鬼冥经历的太多,只要一眼就能看出其中关键。

    木名默默走进那棺材,不过片刻后感觉身躯受阻有一股无形的威压散出,让自己的的双足难以移步,甚至意念都无法靠近。

    而此时,双足内的气血之力也开始凝固一般,步子很是沉重。

    见此,木名盘膝而坐,然后看着远处的那些符文开始参悟。

    木名的意念无法延伸过去,但是却可将他们烙印在脑海,而鬼冥却开始慢慢讲述起来。

    但凡符文,都要意念触碰或者神识扫过才能感知其中的含义,木名的意念在这里受到阻挡,因此只能借助鬼冥的理解,否则若是肉眼观看,则会太过艰难,就好像是听声辨别字句和观看文字理解字句一般。

    这也好在鬼冥通晓这些东西,对于臧牟的一些东西尽管陌生,但是却也不难理解。

    脑海内回荡着鬼冥的声音,木名开始默默运转经文,无数经文此时开始朝着双足处汇聚,化作一股洪流冲击经脉,更有一些奇特的符文在身躯表面出现,然后凝聚到双足处。

    “臧牟将四肢演化四象,春夏秋冬,这种力量你之前接触过,触类旁通,但是只鞥呢接触粗浅的东西,先掌握磨砺自身吧,现在你感悟的则是冬之力,这力量肃杀,镇压万物,若没有猜错,应该是臧牟的右足,借助这右足,臧牟镇压很多存在,现在将这些符文全力汇聚在右足,形成沉重之势,待得气势足够,可踏破万物!”

    鬼冥肃穆道,木名留心记下,而此时右足开始生出霞光,那是血肉之中的潜能焕发的结果,也是木名对于那些符文的理解后发生的改变。

    就好像是有一块玉石,木名现在找到一套利器开始雕琢,原本的石皮逐渐脱落,里面的美誉开始展现一般。

    木名感觉右足变得瘦弱了许多,甚至气血都开始衰败,但是流速运转间却变得更快了,这看起来诡异但是木名却信息,因为意味着自己凝聚的神力更多,因为经脉之间的神力和血液一样,速度快了许多,而且这速度还在加快。

    片刻后,木名绕着这铜棺换了一个方向参悟,此处的符文又有所不同,它们并非是连贯,而是一个个单独的符文出现,好似是每一寸血肉自我理解一般,然后铭刻而出,木名总能找到对应的血肉和它们共鸣。

    有的繁奥,有的简单,但是每个符文理解之后,木名感觉全身的力量又大了一些,特别是右足,每一次落地都有一种万钧之感。

    待得木名在铜棺参悟一遍的时候,木名有些遗憾,因为有些符文鬼冥夜无法理解,因为这是臧牟自己理解的东西,鬼冥自己没有神识,因此无法识别。

    对此木名轻叹,倒也不是很在意,而此时右足变得更细了些。

    “走吧,这里的力量你感悟差不多了,其他的不可强求了。”

    鬼冥道,木名点头,心中有一种紧迫感,因为此时有一道道轻微的声响似乎隔着无尽时空传入耳中,而鬼冥说道,那是有人在臧牟头颅镇压之地试图破开那里的封印才引起的。

    木名心中有了猜测,自然不在耽搁,随即,木名走出那大门,然后来到那空旷之地,再次念起一段经文,随即身影消失。

    而此时,那些还在观看那些阵法的修士中有人道“奇怪,这人倒也厉害,竟然凭借一段经文借助此地的力量传送自身。”

    “小道儿!”有人传出声音,丝毫不以为意。

    而此时,木名又来到了另一座宫殿,此时左足又有奇异的感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