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灵诀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往来神,长生仙!
    就向远处的景色一样,带着些许朦胧,让人难辨,很多事情亦如此,鬼冥的时代已经淹没在岁月长河之中,曾经或许泛起了浪涛,但如今,却已风平浪静。

    臧牟,亦如此,今日之事为了复活,获得新生,至于过程如何,注定是不太平的。

    而那张皮卷子,是否也如他们一般,只是为何鬼冥有种心惊肉跳,似乎它不是淹没在历史之中,而是翻开新的篇章。

    世间本无长生,但是有太多的法子让某些意志得意延续,而每一次都会掀起无尽风波,大概是太多人不甘于寂寞,想要逆天,只是,每一次都会让所有的人和事都卷入其中,动辄血流成河。

    修士有功德于万灵,但是也留下太多的因果报应。

    鬼冥看着皮卷子内飞出一道道符文,这些符文奇特,他没有见过,但是当见到后,他寄托的亡灵身眼中却变得熠熠生辉,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而且无数神力开始自主汇聚到眼眸之中,而他竟然看清楚了许多。

    皮卷子再次恢复了平静,却吐出数十个符文,这些符文相撞奇特,都是构建成眼瞳之状,应该是修炼瞳术的,不过似乎极为古老,需要耐心去看才能明悟,但是鬼冥不同,只是看了片刻后他就知道这些符文的来历。

    “这是仙术!”鬼冥面色无悲无喜,但是内心却想到了一种可能!

    木名的诸多灵身此时汇聚而来,看着那些符文,符文虽然晦涩,但是他们并非不能理解。

    而鬼冥继续道“这是精通图腾符文之人的仙族所写,我没有正面接触过仙族,但是我有残念在天地间见识过他们的力量,他们的术法称之为仙术,或者法术,和我们完全对立,和我们的神通不同,我们的神通是以肉身为根基,印诀为媒介,从而成神通,仙术则是依靠规则之力,使得自身在特定时刻成为天地一部分从而形成仙术!”

    木名似懂非懂,但是也知道二者不同,鬼冥只得解释“就像是蛮族和东胜的区别,蛮族依靠最纯粹的气血,而东胜的修士则已经尝试沟通天地之力。”

    木名恍然大悟,道“莫非他们的生命层次要更高?”

    鬼冥道“不尽然,不过目前来说的确如此。”

    木名道“无论是巫族还是蛮族,亦或是我们东胜都是以自身本源为根基,继而使得自身本源和天地本源共鸣,最后才尝试融合大道规则,但是如你方才所言,仙族则是直接沟通天地规则,他们要超前很多。”

    鬼冥闻言,暗暗点头,又道“不过你不知仙族,他们最后的修炼却是感悟这些天地本源,算是修炼我们的起初阶段,不过要高深许多,所以很难说清哪一族的生命层次更高!”

    木名的诸多灵身纷纷点头,隐约明白为何仙族会侵入神界了,他们要弄明白这种修炼体系。

    只是哪一族的生命层次更高,已经有了答案,因为神,已经陨落,这就是答案!

    此时听得鬼冥道“知往来则是神,长生不死则是仙,这是当年听到一个老道所言,神者,示申合拢,示乃示意,申属自然展现,二者合一则是掌握自然本象之意,也是神道的宗旨,以点延伸而仙则是人山,乃是回归自然,以面凝聚为一,两族理念不同。”

    木名咀嚼者鬼冥的话语,忽而道“前辈所言长生不死是仙?莫非他们掌握了长生不死之术?”

    鬼冥道“他们将自身融入天地,仙术贯穿大道,虽说无法真正不死,但是他们的寿命则是我们的好几倍,因此勉强称为长生,更有一些人可以做到寿与天齐!”

    木名这才释然,两族修炼不同,难免有所差异。

    不过却也感觉出仙族的不同,便道“世间之事讲究一个平衡,仙族如此厉害,想必限制也多!”

    鬼冥有些意外,笑道“你所言不差,他们会经历三灾九难,天人五衰,每一道关卡都会让太多人身死道消,而神族却只有渡劫之时才会如此,所以他们想要获得我们的体系,继而永生,只是,当年的一战各有损伤,想不到今日却见到这仙术。”

    “可是却也不难理解。”木名有一种自信,此时眼瞳中符文幻灭,诸多灵身中浮现无数图腾,那些图腾纷纷没入眼瞳中,最后消失,但是木名的眼睛却变得深邃起来。

    “是皮卷子的缘故。”鬼冥提醒,木名默了默,随即淡淡点头。

    二人很有默契的避开皮卷子这个话题,都不想知道彼此的想法。

    鬼冥轻叹,他知道这些符文已经被皮卷子处理过了,变得更加符合木名修炼,而他之前曾言,有精通符文的仙族之人创出的神通,倒也不假,只是此时却选择了沉默,没有多想。

    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为何王元能轻松学得此术,莫非他的眼睛里真的看破很多东西?

    “王氏?”

    鬼冥沉吟起来,接着缓缓打坐了。

    而这时候,木名睁开眼来,此时过去了片刻,但是王元还在修炼。

    木名没有打扰,只是静静看着,不过此时王元在他的眼中已然不同,木名似乎依稀看见王元体内诸多经脉中的神力运转,不过只是一瞬,这种感觉就消失了,似乎是错觉,但是木名却知道并非如此。

    王元岿然不动,不过小片刻后才有了动静,然后看着木名,木名有些歉意说道“师兄勿怪!”

    王元只是摇头,道“师弟掌握了一些关键,我猜的没错,师弟适合很多法门的修炼!”

    木名不知他为何有如此之说,不过也知道刚才的举动被王元察觉,而听得王元道“师弟可否将那些感悟出的神通符文给我看看。”

    木名疑惑,但是却也没有拒绝,只是运转神力到目中,接着眼睛变得与众不同起来,有金色的符文闪现,和木名之前运转神力到目中有不同之处,现在的眼瞳遍布符文,有些诡异。

    王元看了片刻,沉声道“和我感悟的有不同,这是纯粹的神通,而之前我看到的则是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我却能掌握。”

    木名心中微动,道“仙术!”

    王元猛地抬头看着木名,只是木名一脸平静,王元见此,迟疑了片刻后点头。

    “看来师弟体内的存在告知了师弟一些隐秘,说来也奇怪,之前我也曾怀疑,只是,我体内似乎有一些力量出现,让我能掌握那纸张中的那些奇怪的东西。”

    说罢,王元看向了手心,只见那里有一团紫色火焰凭空出现,一些大道之力也缓缓出现。

    木名见到那些火焰,不由想起烛九阴等人之前争夺的大道规则,王元手中的东西就是那些力量,按理说王元不应该掌握这些东西才对,只是,现在却在手中依靠规则之力凝聚出这东西,甚至没有结印,引出自身的力量完成神通。

    木名深吸一口气,终于知道王元眼神中的那一抹无奈是什么。

    沉默片刻道“师兄何必在意,有些东西无法改变,就顺其自然,师兄的根在此处,这点永远不会变!”

    王元笑了起来,道“师弟多虑了,我并非顾及这点事情,只是我想起了族中石刻中的一句话。”

    “哦?”木名好奇了,王元道“曾见过这么一句话,我开始以为是哪个族人无聊时候写的,只因为觉得新颖才记住,现在想想却觉得不是如此,那石刻记载有一株老树,一半扎根在大地之中,一半舒展在辽阔天空,树叶嘲笑树根不见天高,树根讽刺树叶不知地厚,殊不知,谁都离不开谁。”

    木名看着王元盘坐在地面,一字一句说出这些话语,只是他心中疑惑之味更浓,而王元又道“或许我是那株大树吧,师弟不会明白的!”

    随即王元看着木名道“师弟的这两门灵诀着实奇异,且不说那血妖诀躲我自身用处极大,光是那变化之术就让无数人为之疯狂!”

    木名抛开诸多疑惑,没有再继续思索方才王元的那句话,或许真的只是一时感慨,而听到王元如此推崇,便告诫道“那玄功被一人夺走了其他法门,或许他此时也在苦苦寻找,回头要担心些。”

    王元颔首,知道木名是好意,于是问木名当日的情景,木名详细告知,王元听罢默默点头,暗暗留心那人的气息和其他辨识的特点,很是谨慎。

    “少不得将来要分个高低了,这门术法对你我极为有用,倘若是修成了,无论是身、魂、神都是极有裨益,而且光是这残篇就足够让一个修士修成神临,可想而知,九篇凑齐,那绝对冠绝天地。”

    木名也暗暗点头,这术法他是势在必得的,因为将来是保证修成第二本尊的资本,而且神识的凝练也离不开这术法。

    二人交流片刻后,回避了某些事,然后又默默念动经文,随即来到一处宫殿之前。

    与此同时,二人身躯中传出特殊的波动,似乎与那宫殿共鸣,而且一股浓郁的生机从处在二人左手之处。

    木名的丹火将手心覆盖,却是感受到此处的不同,而且体内的血脉隐隐间欢呼不停。

    “生之力,春象!”木名低语。

    “造化天象,四肢演化四象,此处乃是无限生机。”王元眼瞳变得不同,而且看到很多东西。

    随即,二人缓缓进入那宫殿之中,随之一副骇人的画面也出现在二人的眼帘中,让二人心神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