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灵诀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六章 靠近
    木名的几道灵身呈现一种特殊的色彩,这种色彩让人沉迷,一种饱满之感也出现在心头,木名的几道灵身似乎接近圆满只态。

    尽管很缓慢,但是那种血肉间的力量增强之感木名能清晰感受得到。

    无关道法,只关乎肉身,不过却也和道法息息相关,因为,道法的运转通过肉身中的经脉和血肉激发,血肉越强,承载的力量也越强横。

    尽管对诸多力量的理解已经到了一定程度,除非突破境界,否则感悟也将限制,但是木名此时有一种感觉,现在若是出手,无论是神通还是道法都要比之前恐怕要厉害许多。

    而那三道灵身也开始和木名的气息融合,木名的的意念不断冲刷,试图完全掌握,不过显然需要时间。

    轰!

    一股大火点燃了木名自身,木名的全身毛孔都张开吞吐那些焰火,一丝丝血迹也随之出现,皮肤也开始龟裂,不过却有丹火在修复,神灵诀已经被木名催动到了极限。

    木名曾用天地精气演化道火,只是那毕竟不纯粹,自身的肉身尽管强横,但是后期却也越发艰难,但是现在这些道火则是道则所化,更加真实霸道,但是带来的痛楚也更剧烈。

    木名不是当初的初修,这么多来的秀修行让他的心性更加坚定,身躯中带来的痛楚只会让木名觉得自身还有前进的空间,在这个修为境界,哪怕是挪移一丝一毫也是值得欣喜的,更何况现在带来的痛楚,换来不是一丝一毫的挪移,而是一步步的前行,尽管缓慢。

    时间和空间,从来都是最奇妙的力量,身在其中却很难感知到他们,修士像是水里的鱼,时间和空间就是水,鱼在水里,却看不清水的面目,因为水无处不在。

    一种全新的理念进入木名的心间,那些理念属于臧牟,是臧牟对于这个时间和空间的认知。

    和木名之前理解的诸多理念都不同,木名理解过于浅显,这也是为何始终不能构建符文的缘故,此外,每次理解一重理念,木名的身躯就变得沉重一分,好在此时肉身不断坚固,而且诸多灵身也纷纷辅助,稳住了三道灵身崩碎的变化。

    至于血灵身,则是越发的诡异,那一丝煞气被留在木名体内,木名炼化之后心性也有些不同,体内的血气随之聚集而来,木名对于血妖诀的领悟也越发深刻。

    王元气息朦胧,周围浮现诡异的符号,那些符号融合在一处,形成一道道丝线扩散出来,一种诡异的气息随之出现,烛九阴体内有波动出现,似乎有些排斥,木名心有所感,不过也不理会,只是皮卷子却轻轻颤动了一下。

    尽管未曾看见,但是木名却肯定了王元的变化,他体内有东西在觉醒,这东西不同于神族,那是仙族的血脉。

    当年仙族入侵,两个大族征战多年,仙族中有人想获取神族的修炼方式,最好的办法是研究血脉,而同样的,神族中也有人有这个念头,于是才有烛九阴的师尊解剖那些修士的事迹。

    只是,时隔多年,那些怀有异血的人要么隐藏,要么消失,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只是想不到的是王元竟然也是这一族。

    想到此处,木名不由想到了断香城,似乎霖府主也是从其他地方来,只是不知来自何处。

    此外还有天香府,这个家族血脉很是霸道,他们只会诞生女婴,至于男婴则是一个也无,而且他们都是和外族通婚,但是他们的血脉则是只有天象府一脉,至于外族的血统则是完全被同化,因此,这些外族优势互很憋屈,却也无奈。

    木名还未曾听说哪一个大族的血脉可以霸道到将其他血脉同化,起初不觉得什么,只是随着修行,木名发现这种情况很少见,哪怕是木族的血脉也断然没有可能。

    而子啊断香城,那李府中的李云,本身体质不算特别,但是一身修为却是然人侧目,足见这个家族的不凡。

    木名也不是当初的无知小子,断香城虽然是十城之一,但是此城的大小还不如其他城池的十分之一,比起那皇都更是小的不能再但是这样一个城池,却能聚集了巨蛋这样的存在。

    此外,还有鬼冥的踪影,足以数说明此城的不凡。

    诸多思绪压下,木名感知到了烛九阴又在前行,想来这么片刻功夫,烛九阴又有精进。

    不同于之前的火焰突然出现,王元大声一喝,嘴角溢血,不过却张口将那些火焰尽数吞噬,他的气息再次攀升,尽管在精怪体内也被压制了修为,但是他的气息更加饱满,似乎这般修炼让他在这个境界的修为更加稳固。

    不过也有人对此并非很满意,一个全身散出黑色雾霭的存在,此时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道“臧牟此举何意,莫非这个境界真的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么,否则那等存在不会凭空压制我们的修为!”

    话虽如此,但是此时却默默运转玄功,他衣服下的血肉却一寸寸游动,若是木名等人见到这一幕,定会震惊,因为这是百变玄功的至高境界,此人不是用来变化肉身的模样,而是让自身更加适合此处的修炼。

    他的境界已然圆满,但是随着肉身的变化,还是不断有道火被他吸收,实在匪夷所思,就好像是本已经装满清水的瓶子,突然间再次变化了空间,可以容纳更多,这已经超出了木名这个境界所能理解的。

    也就在此时,烛九阴身边的一盏铜灯散出淡淡的烛光,烛九阴不知何时间已经将此灯点燃。

    烛九阴不为所动,只是扭动着身子将此灯吞入腹中。

    此等出现在二人身边,木名二人也感受到了此灯的变化,不过都没有理会,只是心中却知道他们也许能成功,不又有些期待。

    也就在这时候,木名捏碎了一枚丹药,这丹药捏碎后,化作烟尘飞腾而起,从烛九阴体内消失,片刻后出现在烛九阴身体之外,继而朝着某几个方向飘去。

    小和尚迈步在道火之中,这些火焰在他身外纠缠,只是随着他诵念经文,这些火焰最后被他钵盂吸收,不过此时小和尚却蹙眉,他顺手一拍储物袋,一瓶丹要出现在手心,玉瓶发出嗡鸣之音,小和尚不解,不过却打开丹瓶,而此时丹瓶内飞出一粒丹药。

    “木名的意念?不像,更像是药草之间的吸引。”

    一缕烟雾隐藏在火焰之中,没有被那些火焰干扰,那烟尘落入丹药之中,丹药立刻朝着某处挪移,最后停留,随即黯淡无光。

    小和尚见此,立刻明白,道“想来有什么东西出现了,否则不会如此。”随即也不耽搁,展开身法快速朝着某处前行。

    石岚将一枚但要收入储物袋中,也不迟疑,对于此处的焰火也不再理会。

    蓝仙儿收回散出的力量,美眸轻闪,嫣然一笑道“这小子莫非又发现了什么!”

    金鳞停下脚步,旁边的女子看了他一眼,道“怎么?”

    金鳞取出一枚丹药,而且见到一些烟尘飞来之后,才道“走吧,是木师弟!”

    “是那小子?他也来此处?他找你什么事?”秋剑问道,对于木名的印象有一些,但是也快淡出了记忆。

    金鳞道“不要小看木师弟,他的本事不弱。”

    秋剑见到金鳞如此言语,点点头“他和他几个师兄还差很多。”

    金鳞没有言语,不过脚下的速度却快了几分,秋剑撇撇嘴,也急忙跟上去。

    龙天也出现了,几乎在丹药发出波动的瞬间就动身,他对木名几乎深信不疑,露出期待之色,倒也不担忧木名,因为木名不会让他涉险。

    烛九阴变化了身躯,散去了所有的波动,而且将一块黑色的石头放在胸前,让他的气息变得深邃。

    而他也开始缓缓朝着那光团所在处走去,木名也开始收功,在烛九阴体内布置一些手段,一枚枚丹药取出,体内的力量融入其中,更有一些药草飞出化作粉末落下。

    王元急忙避开,那些药粉的气息让他恐惧,极为阴寒。

    不过却在此时木名心念一动,而烛九阴脚步也随之一顿,却是蓝仙儿出现了,她是最先出现在此处的一个,让人意外。

    她没有认出烛九阴,不过烛九阴却看见了她,然后冲着她点头。

    蓝仙儿见此已然明白怎么回事,否则烛九阴不会如此变化模样。

    她的目中有些欣喜,道“有办法么?咦,师弟呢?”

    烛九阴点头,随即口中传出吸力,猛地将他吞入腹中,蓝仙儿也不惊惧,对这一幕习以为常,继而继续吞噬那些焰火。

    而此时在距离火焰中心处很近的一个修士却突然皱眉,道“怎么回事,似乎被人针对了。”

    说着取出一片黑色的玉石,这玉石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不过此时这人影却逐渐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