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灵诀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 部族聚首
    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总是有意无意靠近那个让自己感到心安的事物,或者人 1

    所以,木名的身边多了个小姑娘,哪怕木名身在高台,小姑娘也在下方默默打坐,小姑娘修炼之余,默默看着高台上的少年,脸好奇

    小玉儿在远处看着这幕,眼生出股不服气,山神的地位让很多人敬畏,特别是很多人见识过木名的手段之后,但是那乌兰却是不管不顾,让她颇为无奈

    而些族人则是不经意间看过来,偶尔打量乌兰眼,然后又看看木名,然后默默点头,脸满意的样子

    不得不说,老妪苗凤的孙女生的极为不错,也不知是何故,她让孙女来此通婚了,估计也是想着若是来此能何山神成为姻亲,恐怕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吧,至于在天狐部,恐怕就不会如此了

    乌兰穿着身黑衣,眼睛闪着明亮的光芒,像是两口泉眼般

    木名虽然闭目打坐,但是却是能够察觉到这少女注视着自己

    虽然名字的读音样,但是毕竟不是同个人,只是难免让人有些遐想罢了,也不知巫兰如何了,是否回到了族?若是没有记错,她要成为圣女了,不过恐怕也是阻碍重重!

    许久之后,木名缓缓起身,然后走向高台,朝着乌兰看了眼,道“可还习惯?”

    那老妪已经离开,倒也真的放心般,乌兰也除却开始两天的不适应之外,其余时候都会来到此处,似乎如此才安心些

    而小玉儿也尽职尽责,不断来问这问那,倒也没有将她当做黑狐族之人,毕竟是同辈,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只是,这乌兰除了摇头,就是点头,哪怕是小玉儿要传授给她些巫术的时候,也是如此

    最后,乌兰还是想回到木名身边,小玉儿本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乌兰却是开口了,道“阿婆在部族里和我说,这是我辈子要照顾的人了,我不能离开他!”

    于是剩下小玉儿目瞪口呆了,而乌兰也是满脸通红,不过再也不说什么了,又默默开到高台下,只是这些木名都不知道

    “还好!多谢山神挂念!”

    乌兰说的是极为纯正的神族语言,这段时间,似乎知道了山神大人并不懂此地的语言,他们都开始学习这些神语,这在大族之是极为常见的,而东山部族也乐于学习,似乎觉得如此才和那些大族没有太多的区别

    木名道“如此最好!这几日和你师姐可曾学到些?”

    乌兰听,连忙地下头颅,轻声道“山神大人,我可能学不会”

    木名自然知道乌兰的情况,不由再次腹诽句,老族长有些坑人了

    “无妨,慢慢来,你来,我看看你体质如何?”

    说罢,探出手掌,扶起跪坐的乌兰,乌兰脸色微红,小手有些颤抖,不过还是伸出来,木名闭目,道意念探入其体内,现此人体内有些木属性的味道,不过水属性的力量却是极为活跃

    片刻后,乌兰小声问道“山神大人,可是水木属性?”

    木名道“你竟然知道?是了,你阿婆早该测试过才对,是难得的体质,对于巫术最为有用,罢了,你先记下段印记”

    说罢,木名单手招,道丹火分离出来,木名面色白,不过很快恢复了原样,倒是乌兰心细,道“对山神大人也是有伤害的吧?”

    木名睁开眼,看了眼前之人眼,有些意外,只是摇头不语

    屈指弹,道丹火落入少女的眉心

    少女不由闭目参悟,木名也在旁,而此时小玉儿走来,道“老师,你怎么不说这火焰对你来说极为重要,早知道我就不要了”

    木名哑然,道“胡闹,这是你成为巫师的根本”

    小玉儿顿时哑口无言,而此时乌兰却突然道“山神大人放心,我定会成为出色的巫师!”

    木名颔,道“以后叫老师吧,和小玉儿样,都是我的弟子”

    乌兰眼神有丝挣扎,不过还是恭敬道“是,老师!”

    不知为何,小玉儿此时才感到阵轻松,不由露出笑容,道“乌师妹,怎么不是苗氏?”

    乌兰则道“我出声时候因为难产娘亲故去,我阿爹怀念娘亲,这才用了娘亲的姓氏!”

    小玉儿则轻声道“抱歉!”

    乌兰摇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老族长出现了,神色有些凝重

    木名道“你们回去好生参悟”

    “是!”二女恭敬退下,老族长则是大有深意看了乌兰眼,道“很懂事的孩子!”

    木名仿佛没有听到般,道“出什么事情了?”

    老族长此时才恢复凝重的神情,取出快暗色的木牌,这木牌上面刻画着两个古怪的图腾,似乎是古老的巫族字

    见到木名不解,老族长解释道“宝丰部族的族徽,这是要召集我们聚!”

    木名道“聚?”

    “本该是年度,理应还有两月才对,想不到今年提前了,若是没有猜错,想来是和圣战有关!”老族长语气带着丝惆怅

    木名听出了味道,道“是不是要贡献资源了?”

    老族长无奈摇头,道“是啊,可惜了,好在今年的资源还算充足!”

    “老族长似乎有些担忧?”木名问道

    老族长微笑着点头道“山神有所不知,若是以往,大家都是老面孔,倒是不会生太多争斗,但是现在山神大人对他们来说算是新人,所以难免会刁难”

    木名却带着深思之色,随即道“会如何?”

    山神露出担忧之意,这才道“可能会寻山神的麻烦,当然都是点到为止,只是架不住人多!”

    闻言,木名道“这倒是无忧,就怕宝丰部族这边会麻烦些”

    老族长此时更忧虑了,道“以往宝丰部族都想整合诸多部族,但是直没有机会,现在圣战开启,怕是多了个借口,而且我东山部族新老山神交替,恐怕会让他们生出些念头”

    闻言,木名倒也好奇起来,所谓的型部族到底如何,而且想起了什么,道“老山神说他们部族只剩下个分神境,不知真假?”

    “这自然是真的,说来也算他们倒霉,我听闻是被几个年轻的东胜化神境修士斩杀!说来也奇怪,东胜修士难道真的如此厉害么?似乎是布置了座大阵!倒是好生了得”老族长露出唏嘘,有些庆幸之余,又有些惆怅

    木名却不由自主想起自己的几个使用,不会是他们吧?不过越想越有可能

    “既然只剩下个,那么他们就没有办法融合其他部族,否则会遭受反噬,我就担心他们斩杀我们立威!”木名说出了心的忧虑

    然而老族长却道“斩杀我们倒是不至于,我们是他们的附庸,所以他们不会明里对我们动手,不过要是借助族器杀鸡儆猴倒是有可能”

    木名深以为然,随即道“不过在此之前恐怕要怂恿几个人当枪使!”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每年的资源贡献,对于些部族而言可是能生活两月,而且这次提前了许多,很多部族恐怕也是匆匆准备,都很仓促,说不定真的有那么几个老不死铤而走险!”

    老族长不愧是活了很久,眼就看出了关键

    木名沉默片刻后才道“若是斩杀其人会如何?”

    老族长先是惊,继而摆手道“不可,恐怕会让其他山神忌惮,不过重伤就好,重伤的话他们恐怕要自食苦果了,我们之前的境遇也会在他们身上出现,其他部族可是虎视眈眈呢”

    老族长听出了木名的意思,不过他没有反对,而是觉得理当如此,部族不该太软弱,否则总被欺凌

    木名也露出笑容,二人相视眼,都感觉阵欣慰只是老族长却道“那黑狐部的孩子收为弟子可惜了!有些不合规矩”

    木名脸色黑,道“族长都说是孩子了,难不成真的让我娶她?”

    老族长自觉失言,连连摇头,不过又本正经道“不如过三两年?部族里的些人也是十二三岁就有成婚的!至于些部族,十岁成婚也是极为常见的!”

    木名闻言,眼角跳动,有些暴走的冲动,不过老族长却走远了

    造孽啊!

    越老越不正经,木名心暗骂句,随即也不理会了

    不过木名却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老族长无非想确定自己是否夺舍而言,只是,都不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