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灵诀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各有算计
    (关于宝丰桥埋葬两个活人的事情,是听我奶奶爷爷他们提及,是我年少时候二老给我讲的故事,关于真实性,他们说是真切存在的,只是时隔多年,大桥已经建立,深究已然无用。而故事里面则是有一对母子,他们不知从何处来,只是一路行乞,而大桥在前身木桥被一株立于波涛汹涌的河水中的老树截断之后,屡建皆是失败,最后才发生了那件事情,才建成大桥,听完后我整个人高兴不起来,当时我五六岁。时隔多年,每次走在大桥上,都会想起这个故事,心里隐隐不舒服。借着写小说的机会,把他们的故事写进入其中,至于为何改变成为爷孙的身份,是有一些原因。若是真的有这么一个故事发生,那么愿他们安息,若是没有,当是传言好了。)

    木名默默打开另一扇窗户,也看向那里,只是那里除却一座石拱桥,还有一条江河,并无其他,要说特别则是这江水带着一丝丝暗色,不过是天上云层的倒影所致。

    而木名身边有书卷气息的孤狼则是静静看着,许久都未曾转眼视线。

    此时,木名才确定此人的确是想借助此地的地利来此一看,不过似乎也只有这边的地理位置能看见,因为那大桥和江河都在木名方才走过那条路的对面。

    “木山神,可曾听过关于这大桥的传说?”一道声音传入木名耳中,木名一愣,有些不习惯这个称呼,不过心中有了思量,便道:“听老族长提过,不过只是传说罢了,不可信!”

    孤狼没有收回目光,继续看着远方,道:“不,是真的,只是当年传说有误!”

    “哪里有误?”木名好奇起来。

    孤狼这才回头,审视木名,不错,的确是审视,让人有些不自在,不过很快他目光变得儒雅,说道:“传言都说是那大桥受到外来的诅咒,但是并非如此,而是宝丰部族自身的诅咒所致。”

    木名蹙眉,道:“为何传言如此?相差也太多!”

    孤狼道:“宝丰部族分为河东河西两岸,这里原本是一座圣地,暗合阴阳,但是后来没落,阴阳失调,而平衡阴阳失调的办法就是依靠两地的风水,让它们相互流动,借由阴阳之力相互交融,如此方可使得气运稳固,只是却是缺少两个媒灵,所以才有那一对爷孙被活埋那里!”

    孤狼视线便宜,落在那远处的大桥上,尽管语气平静,但是木名听出了一丝不平静。

    “若是没有猜错,在那里布置下两个阵法,定时嵌入一些晶石,直到阴阳之力平衡的时候想来那大桥就不会受到诅咒了!”木名说道,虽然对于阵法一道没有多少了解,但是基础的却是知道一些。

    孤狼点点头,道:“是啊,你我都不懂法阵都知道那里应该如何布置,但是那墨蛇却是如此作为,只是不想耗费自身精力,那可是两个性命啊!”

    木名沉默,孤狼情绪有些起伏,片刻后才道:“见笑了。”

    木名摇头:“为何和我说这些,你我都是宝丰部族的附庸,你不担心?”

    孤狼道:“作为山神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察觉人心,我断定你不会!”

    木名没有说什么,只是朝着远处看去,安静半晌后道:“暴风雨要来了!”

    孤狼神情一怔,露出笑容,目光也看向远处,此时那里一片漆黑,似乎不久之后要来一场大雨。

    又是一阵沉默,不过这一次却是孤狼打破了沉默,道:“这次宝丰部族恐怕相整合诸多部族,要是反对,恐怕会遭到他们的血洗!”

    木名没有意外,只是轻叹:“东山部族经不起折腾,新老山神交替,人心不定!”

    孤狼笑着摇头:“你没说实话,你身上的心愿之力很纯净,尽管不多但是想来你们部族的人心对你很是信服,有些东西靠强硬手段是改变不了的。”

    木名哑然失笑:“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是真话,他可没有老山神那种眼力。

    “慢慢来,等你和他们心意相通的时候,你就会看得见很多东西。”

    孤狼安慰道,似乎他也是从这种状态过来,不过他眼神却陡然凌厉起来,木名心中有警觉,体内经文运转,而此时那让木名忌惮的气息也消失。

    “见谅,我只是看看你的实力,不过似乎看不穿。”孤狼露出意外之色,此时他散出修为,却是元灵境巅峰,而且还有淡淡的意境之力,不过不知为何,木名却感觉他的实力应该强于木落。

    而木名却是化灵境巅峰,这点他也没有隐藏,木名不由苦笑,他的修为恐怕是诸多山神中修为垫底的存在。

    “我似乎没有见到你们的随从,想来这次你们贡献的资源定然价值很高!”孤狼又说道,不得不说,此人眼力不一般,不过到底是活了很久的存在。

    木名直言不讳:“比往年多了些,这也是特殊时期,于我部族而言!”

    不过随即又道:“为何也没有见到其他部族带领随从?”

    孤狼露出神秘一笑:“这一次很多部族不知为何默契起来,来的要么都是高手,要么就是山神和族长。”

    木名心中一惊,不由自主想到天狐部,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了。

    “不过我孤狼不却是来了三十多人!”孤狼说罢,朝着木名抱拳然后缓缓退出房间。

    木名不解,孤狼最后一句看似没什么,但是似乎又暗示什么。

    孤狼走出木名房间后朝着远处一个修士摇摇头,那修士默默点头,然后又朝着远处的那些修士摇头。

    木名此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举起暗色的杯子缓缓凑到嘴边,此时一只小蚂蚁从门槛那里探探头,木名招手一引,那只蚂蚁便出现在手心。

    食草蚁从木名袖口探出,将那蚂蚁吸入腹中,传出一段波动后,木名才道:“果然,这次恐怕陷入泥潭之中了!”

    木名也没有出门,而是一个人独坐片刻,饮了几杯水,然后起身看着远处的风景,阳光普照的大地总是吸引人,尤其是这个千百年都没有变化的大地,更是让那些光明变得让人越发珍惜起来,哪怕不能沐浴其中,看看也好。

    而这一看,就是一下午,而在木名感到寒意加重的时候,老族长的声音却出现在院落中,和自己不同,老族长似乎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一番说道自然是少不了的,而这一说就是一个时辰,木名也不出去,最怕这些麻烦事,老族长应付就好。

    待得差不多之后,木名才回过头来,此时老族长才出现在门口,而且随手间不知了一道禁制,神情有些不自然。

    木名记得之前老族长是谈笑风生的,但是此时似乎画风不对。

    “要出事了!”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语,但是木名却丝毫不意外,道:“有很多部族被估计倒戈相向!”

    老族长一愣,道:“你也看出来了?”

    木名颔首:“狼新部是内应,到时候提防这个部族。”

    “来试探过了?”

    老族长面色凝重起来,接着道:“那山神出现很是奇妙,大约一百多年前,狼新部老山神离奇惨死,而默默无闻的孤狼却突然崛起,成就山神之位,老山神曾提过此事,说此人心中有大恨,但是为人却是极为和善!”

    木名点头,道:“一百多年前还有那些部族有过类似的事情?”

    老族长不知木名何意,不过却在沉思:“时间有些远,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不过似乎天狐部也发生类似的情况!莫非”

    二人相视一眼,老族长眼中却是惊骇,道:“如此说来,此地极为不安全,那些人可都不是善与之辈!”

    “老族长以为当如何?”木名反问,却是平静,见此,老族长反而镇定了。

    “看来咱们只能暗中看看哪些人是盟友了!”

    木名深以为然,最后却是笑道:“不知那万长老态度如何?”

    老族长老脸通红,他知道木名问的不是天狐部的事情,便不好意思道:“都是陈年往事了,我就知道瞒不住,万长老还是老样子,冷冰冰的!”

    木名嘿嘿一笑,倒也不觉什么,又道:“宝丰部对此事怎么看?”

    老族长脸色恢复严肃,轻叹:“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这也是为何他们提前了族会的缘故,想来他们也察觉到了一些苗头!”

    木名听罢,放下心来,道:“既如此,若非不死不休的大仇,定然不会太过,无非就是实力的削弱和增强罢了!”

    “这么看来,倒是我们部族一个崛起的机会!”老族长眼光毒辣,没有意外,无论谁胜谁负,都会不由自主联合其他部族,自然而然的会有一些回报。

    木名也明白过来,提醒道:“所以更应保存实力,活着才是关键!”

    老族长听出了味道,道:“你放心,我知道分寸,不会因为个人私事影响大局。”

    “多虑了,倒是美女难过英雄关,我听闻万长老乃是族老会,若是没有意外,恐怕会出手对敌!”木名打趣道。

    老族长眼睛亮了起来,道:“她要是有难我会出手,不过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强求不来!”

    木名暗道惭愧,自己过于算计了,也不知是好是坏!

    而此时,又有人声传来,却是又有部族来临,老族长看了木名一眼道:“是老朋友了,我去看看!”

    木名颔首,这是老族长的圈子,不过也想出去看看,就和老族长一同出门。

    而此时,院落内已经没有人了,他们回到各自的楼阁之中,木名一路前行,在一处楼阁处和老族长告别,接着便出了大门,不过此时却看见那金统领也在不远处。

    木名有意避开,不过金统领却径直走来,朝着木名抱拳,木名只好还礼。

    “不知山神大人去往何处?”金统领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但是眼神中很恭敬,没有丝毫轻视,尽管自身修为超出此人。

    木名道:“到处走走,闷了一天了!”

    金统领道:“不如去那石桥处看看,那里傍晚时分别有一番风味!”

    木名心中一动,谢过后便离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