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澜月舞 > 正文 第二章 英雄
    li1ith之眼的天空永远是变幻莫测的颜色霞光一样的淡金天空是属于**之谷的天空罗兰起来的时候米索已经接回了他们的同伴并向澜做了介绍三个贵族少年看澜的目光是崇拜中带着敬畏。

    那个叫做冰月的孩子正在逗着一只有着金属银色皮毛的巨狼而镜尘则在张罗着众人的早饭看到罗兰起来他善意的嘲笑着她的能睡然后送上出自澜之手的野味。

    罗兰很快被不知名的烤肉香味所吸引洗漱之后也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起来。

    列佛向澜提起自己的家庭“我父亲是神殿的守护骑士受伤退役之后家里的经济环境就开始滑落不得已母亲就把我送到了神殿却没有相当我居然相当具有做牧师的天分这次历练遇到克斯诺他们如果不出什么以外几年以后我回去就可以成为祭祀了。”

    “我是个盗贼。”林德说道“我在挖掘洞穴的时候被一只剑赤兽追赶正好被他们救就加入了他们是最后加入的。”

    “瑞西是我小时候的玩伴。”克斯诺拍了拍沉默不语的同伴“我是个蔗出的王子所以诗人们口中所提到的英雄比历代有成就的国王对我影响要大的多。”

    “看的出来”澜笑着说道“有勇气自己出来闯荡的贵族并不多。”

    “那和罗恩公国的情况也有关系我们的祖辈和父辈都大多经历过亡灵战争所以对我们的影响也相当大。”克斯诺说道“我五岁之前是在贫民街上长大的父亲和母亲生关系的时候他还是毫无作为的王子无须质疑的是他是深爱者我母亲的所以他当上国王之后就将我和母亲接进了王宫。”

    “瑞西从那时候和我就在一起了他父亲在我出生的那五年里对母亲很照顾瑞西就像是我哥哥一样和我的关系甚至比我真正的大哥还好。”克斯诺笑了笑“瑞西做了我的护卫我们经常溜出皇宫然后就遇到了米索和茜拉于是我们决定出来冒险茜拉叫上了罗兰后来又遇到了出来历练的列佛。”

    澜保持着他一贯的微笑听着他们说他们的冒险故事偶尔插上一两句话。

    “我们等下回去交任务吗?”镜尘一边收拾餐具一边问道除了烧烤的工作其他都是他负责的。

    “难得出来我们去更深处玩玩吧。”冰月倒是说中了澜的想法“何况我们本来就是出来玩的啊!不然我们又何必接个b级的任务呢a级的任务虽然不多却也没什么人接的。”

    “你、你们是a级的冒险者?”似乎是被吓了一跳林德有些结巴的说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冰月帮镜尘收拾东西对林德的问题显然感到很不解“我和尘都是a级的冒险者b级的赏金猎人澜是冒险者、赏金猎人、佣兵全s级又是六大公会的贵宾a级的冒险者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林德直接昏倒在地。

    “六大工会是哪六大工会……”基本上除了茜拉已经没人还保有语言能力了。

    “暗杀者工会、商会联盟、魔法工会、神殿、影盟、月舞佣兵团。就这六个啦!”冰月掰着手指头说道这下所有人都昏倒了。冰月看着各自以夸张的动作倒下的众人抓了抓脑袋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然后又想了想了伸手打出一个魔法标记。

    望着天空呆的罗兰看到冰月的手势就知道大难临头了以不属于法师敏捷伸手跳一起来跑到了魔法的范围之外只见倾盆大雨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顿时将所有人淋了个透彻。

    镜尘尖叫着跑到了澜的身边那里永远都是风雨不侵的场所。

    澜看着众人狼狈的模样笑的格外开心末了终于正经了颜色“好了别摆出那么夸张的动作了其实所谓的关系只要有一个就可以接二连三拉拢更多。”

    “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罗兰忽然正色起来不顾茜拉连连使眼色阻止“如果你觉得这个问题会让你觉得困扰你可以拒绝回答。”

    “罗兰!罗兰!”茜拉小声的惊呼着而其他人则是觉得奇怪。

    “你问吧。”澜却显得无所谓。

    深深的吸了口起罗兰坚定了一下自己的立场“你是亡灵战争的第一英雄吗?那个红灼眼的圣祭祀那个贝鲁丹迪的英雄。”

    “第一英雄吗?”澜自嘲的笑了笑“我想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我吧不过亲身经历了那场战争的人心里都明白那场战争中根本没有英雄。”回想那场战争澜不想做过多的解释一级级的神祗牵扯下来让他解释也不是一时半会说的清楚的“给我说说你们排出来的英雄吧有第一自然应该有第二、第三吧?!”

    “亡灵战争六英雄:排在第一位的是无名的火焰纹章第二位是宗教领袖波特大教皇第三位是魔族的蓝蓝费拉德第四位是与蓝蓝费拉德齐名的月舞佣兵团团长皇月青其实她们两个是不分先后的第五位是迦西亚肯最后一位是当时血族的领导者挚赛亚。”罗兰一口气说完看着澜的眼神里多少有些激动。

    “蓝蓝、青儿和挚大概还能算得上英雄……”澜好似自言自语的说着“教皇大人只是随军而已至于迦西亚如果不是有后来的成就大概根本不会有人记得他吧不过也有可能是西斯大祭祀刻意吹捧的。”

    “澜!皇月青是你的亲戚吗?”镜尘仰起头问道。

    “姑且算是妹妹吧。”澜笑着揉了揉他绿色的小脑袋“怎么了?嫉妒了?”

    “才不!因为澜是我的!”镜尘嘻嘻一笑但是眼里的担忧却没有逃过澜的眼睛。

    忽然想起当年的自己在听说了关于夜汐澜那个刻骨铭心的爱恋之后那种百味掺杂的感情那时候自己好像也信誓旦旦的说过“哥哥是我的”这种话吧。

    “嗯。”把镜尘抱的更紧了些澜不知道是镜尘依赖自己多一些还是自己习惯了被两个孩子依赖多一些不过所谓禁忌之子出生的方式和普通的管理者不通所以他完全不知道镜尘会有怎样的将来单是可以创造生命意识这一点澜就自叹不如不过离开冰火九重天之后他无上的力量与指挥似乎忽然都陷入了某种沉睡状态否则澜倒是很想和他一起探讨一番。

    “难道你对于自己身为英雄这种事情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茜拉显然不能理解澜的无动于衷。

    “英雄的称号是世人给的并不是我与生俱来的不会因为我的评价而改变。”澜显得很是无所谓“就像你喜欢一个人自然不会在意他的贫富贵贱。”

    “那可不一定本小姐非帅哥不爱非有钱人不嫁!”罗兰信誓旦旦的说道。

    “呃……”澜一时无语随即又有些失笑摇了摇头也不做解释有些事情一旦遇到了就再也没有什么回转的余地了至于之前说的那些根本做不了数。

    “笑什么真的啦!”罗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澜就差说她看上澜了。

    “这里肯定是澜最帅了!”冰月很不客气的插嘴道。

    罗兰顿时涨红了脸加上先前她确实也是看着澜被冰月这么一说顿时不好意思了“你这个死小鬼!”越是遮掩反而越引来其他人暧昧的目光而以她一个魔法师的身手想要抓到冰月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打闹了一阵澜问起了他们的任务。

    “那个是c级任务要血腥蝴蝶的鳞粉我们已经弄到了。”瑞西微微笑着看大家吵闹着提到任务他才站出来解说。

    “那么血腥蝴蝶你们最后怎么处理的?”澜对于他们处理任务的手段是在不抱什么希望尤其是这次暗中保护的力量完全覆灭之后。

    “杀掉了啊!”瑞西有点奇怪的回答他。

    血腥蝴蝶是一种有稍微智商的魔兽而且及其记仇如果受伤的话会呼朋唤友前来报复他们有特殊的气味会沾在和它们接触的人身上从而使得它们可以随时找到它们的敌人最有效的方法是在身上涂抹一种药水来消除气味。

    “果然……”澜头痛的呻吟着看来想踏入**之谷的更深处的愿望只能等下次了。

    “怎么了?”林德有些不解。

    “你们很没常识哦!”镜尘一本正经的数落起了他们“血腥蝴蝶可是靠气味来追踪敌人的你们杀了它肯定沾染上了不少味道现在大家都接触过估计也都差不多了看来我们得马上离开才好否则要应付成群的血腥蝴蝶是在很讨厌。”

    “收拾的也差不多了正好上路!”冰月说道所谓差不多那是除了帐篷都收起来了不过谁也不知道冰月是用什么办法把整个营地清理的那么干净的。

    “帐篷……”克斯诺还舍不得帐篷。

    “烧掉!”澜说道不待克斯诺他们有什么意见镜尘的爆炎火球已经出手了。

    “啊……”看着燃起火焰的帐篷众人有说不出的滋味以往一直靠别人保护者并不觉得失去了保护之后才感到自己渺小。

    天际出现了一片浓烈的红色那意味着成群的血腥蝴蝶。

    “快走!它们不会追出森林的!”林德的常识还稍微有一些只不过以他盗贼的身份来说还是欠缺了一些。

    “为什么不会追出森林?”茜拉一边撒腿狂奔一边问道作为弓手的她远没有罗兰种狼狈毕竟体力要好一些。

    列佛虽然和罗兰一样同属于法师系不过因为是男孩而且神殿的牧师也会适当的做一些体力活所以在连续几个辅助法术套在身上之后他反而显得很轻松。

    最轻松的当然还是澜、镜尘和冰月澜直接用飞的镜尘由澜抱着而冰月由银狼王驮着说起来很奇怪自从冰月大早出门打猎张罗早餐材料的时候意外捕获了银狼王之后这只一人高的大狼就无可就要的粘上了冰月大约是因为银狼王本身就是冰系的所以对冰月的纯冰体制格外喜欢的关系吧。

    跑了大半天的路终于离开了山谷血腥森林的恼怒的“咻咻”声听起来也不是那么急迫了不过他们还是又继续跑了一大断路直到看到城市才停下来。

    罗兰毫无淑女形象的一屁股坐了下来说什么也不肯站起来了“累死我!”

    “地面可没有旅馆的床铺舒服。”克斯诺好声诱惑道。

    “可是人家真的走不动了啊!”罗兰一脸委屈的样子不过眼睛里确是满满的狡猾“要不你背我走哦!”狂奔了大半天都累了自然是不可能有人愿意背她走的。

    “我带两个女孩走我们城里见吧。”澜并不想在这里耽搁况且他根本不累。

    “挖!不愧是英雄!”罗兰两眼放光的嚷道。

    “不要叫我英雄。”澜对这个称呼很感冒“或者你打算自己用脚跑的话我也没意见。”

    “呃……不要!”罗兰立刻跑到澜身边抓着他的衣服生怕自己被丢下。

    “那么就在冒险者工会见吧。”克斯诺说道“正好大家都交任务。”

    澜点了点头使用了带着两个孩子和两个女孩瞬移回去了其实把所有人都带上也不难只不过瞬移时所产生的压力却不是人人都能够澜若花太多精力去照顾其他人着6的时候难免会出现偏差毕竟瞬间移动这个法术应该时只能自己使用的澜能把它展成移动其他物体或者多带几个人已经很了不起了。

    澜把目的地设在了城门口毕竟每个城市都有魔法壁障保护直接进去难免引起误会。守城的士兵惊恐看着骑着银狼王的冰月连照例的检查都免了。

    “哇!英雄就是好!帅哥就是占便宜!”罗兰自顾自的赞道跟着进了城。

    ps:这周的更新度有点抱歉不过因为某些客观原因这个状况可能还要持续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