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澜月舞 > 正文 第十章 红唇
    凡塞斯虽然是小镇但是通向各城的传送阵却一个没落掉花了点金币澜和海因斯已经出现在了和凡塞斯相隔四座城池的因加。比起繁荣的因加来说凡塞斯算的上是破败不堪的小镇。

    因加作为彼桑与四神行商必经之路两国交战的缓冲地带在成为商业中心的同时也是个军事重镇关于这一点从它越皇城的三圈高大城墙就可以看的出来。

    “你确定红唇大盗就在因加?”对于这个气味混杂的奢华城市澜本能的觉得反感。

    “夏洛特你要相信我!”海因斯说道然后附在澜的耳边悄悄的说道“搜魂之眼是魔法工会在下个月的魔法祭祀活动上必须的物品那是一枚戒指不过搜魂之眼一直是处于封印状态的需要月光石来解除封印魔法工会那块她已经没机会了而这次彼桑和四神王室的交换物品中恰好就有一块月光石而且两方正是在因加交易红唇大盗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有她留下的物品吗?”澜是想尽快完成任务用属于他的能力来搜索会容易的多。

    “物品……”海因斯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上面有一个粉色的唇印还有用异国语言写的“再见”而那个唇印正是红唇大盗的由来。

    澜接过卡片凭借上面残留的细微气味他轻易从城里找到了红唇大盗的藏身处一间小酒吧里的一个小舞女。

    “怎么了?”看到澜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海因斯直觉的以为他现了什么。

    “没什么。”嘴角牵扯出一丝笑容“我听说因加的葡萄酒相当有名要去试试吗?”

    这家伙一定生了什么!海因斯在心里肯定的猜测道不过表面上还是说“好啊!去哪里?!”他知道澜一定会带他去他想去的地方。

    雪夜酒馆这是个和当初罗斯玛丽的夜游者差不多的酒馆里面有各大工会的办事员一些没什么限制的任务只不过这里鲜少见到异族。

    一进酒馆海因斯就被台上跳舞的小舞女吸引了吹了个响哨叫了一杯最贵的葡萄酒钱当然是算在澜的头上不过澜也叫了一杯。

    “好酒。”看起来他就是来喝酒的。

    “看那个舞女真正点!”海因斯肆无忌惮的说道。

    也许是因为太大声台上表演的小舞女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嫣然一笑海因斯就势冲她挥了挥手以至于忽视了澜那种看好戏的笑容。

    “帅哥!”衣着暴露的小舞女跳完一曲贴了过来火热的身材紧贴着海因斯的身体似乎是有些羞涩的样子不安的扭动着。

    “你这是在纵火。”海因斯笑着在她丰满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女孩吃痛的尖叫了一声顺势趴在了海因斯宽阔的肩膀上嗲声嗲气的哼道“讨厌你弄疼人家了。”虽然这么说手却并不安分大胆的顺着海因斯的胸膛一路下行“帅哥……”她在海因斯的耳边吐着气“等下去我那里吧……不收费哦……”

    海因斯已经被她弄的有些感觉了有些为难的看了澜一眼现他并不在意当下说道“何必要等下呢?现在就好了!”说罢一把抱起身上的小舞女向后门走去他没有现怀中的女孩眼中那一抹计谋得逞的笑容。

    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女孩同样没有注意到澜眼中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精光。

    顺着女孩指点的方向海因斯找到一间相当偏僻的小木屋。

    “我住的地方是不是很简陋?”女孩黯然的问道她低垂的脸上看不见任何表情。

    “无所谓。”海因斯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他从来不会因为环境而放弃正想做的事**望优先与感观。

    女孩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藐瞬间就恢复了职业的笑容“那就进来吧。”

    虽然外表看起来很简陋里面却收拾的相当干净充满蛊惑味道的甜蜜香气正不断的冲击着海因斯的感观在他的眼中怀里的女孩忽然变的异常充满诱惑他需要努力的控制自己才能保证可以将她放平到床上。

    海因斯奇怪自己的急切也奇怪这甜蜜的空气脑海中灵光一闪“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她的唇畔带着嘲讽的笑容海因斯只觉得后颈一痛顿时失去了知觉“红唇。”女孩的朱唇之中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然后利落的将海因斯从自己的身上掀了下去。

    “蠢货!”女孩冷声骂道“大6第一的赏金猎人海因斯是个花钱如流水又极端好色的家伙说的真是一点不错。”找了根铁链将海因斯捆了个结实“那个同伴就是也接了这次任务的夏洛特吧虽然不如你这个蠢货出名不过该怎么把他做掉呢?”

    女孩想了想“还是用老办法吧。”

    换了声衣服回到酒馆澜依旧坐在那里同样的美人计是不可能再用第二次了不过对于一个好酒的人来说下毒也许是最简单的方法何况酒馆本就是她开的别说想要迷昏个人就是直接毒死也没人管的了。

    当然她也不能露面谁知道澜有没有注意她呢?!而且她的度也得快些否则她就来不及去布置作案现场了。

    招呼过一个侍者打扮的亲信低声耳语了几句然后交给他一颗药丸。

    亲信点了点头然后亲自为澜准备了一杯递给了他“这是刚刚一位先生为您点的酒因加的葡萄酒虽然有名不过这杯‘蜜色*情人’确实本店的特色哦。”

    “是吗?”澜礼貌的笑着接过了酒杯在手心里晃着圈“请替我谢谢那位‘先生’。”刻意的加重了“先生”两个字只是他平和的表情没有任何破绽侍者也只本書轉載文學網以为那是一个人说话咬字的习惯而已。

    澜慢慢的品尝着手中的“蜜色*情人”酒如其名就像那位名为“红唇”的女孩他安静的品酒手指随着酒吧的音乐轻灵的敲打着桌面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侍者的眼中。

    侍者有些奇怪单论英俊和气质他远比之前的俊美金剑士要强上许多偏偏却没有一个女孩走来向他搭讪而他似乎也对周围的女孩视而不见。

    这个少年也许比以往遇到的点子都难缠要不要提醒老板呢?侍者在心里想着意外的被另一个在酒馆里跳舞的小舞女拍了一下“呐!刚刚吧台边上的小帅哥让我交给你的说谢谢您和红唇小姐的款待。”说完就离开了。

    侍者愣了一下打开小舞女交给他的纸包里面是一颗药丸而且正是当初老板交给他的那颗。

    大惊失色之余已经再也找不到吧台前那位红的少年只得另想办法去接应老板。

    澜心情舒畅的将一脸懊恼的海因斯从地窖中拖了出来精钢的铁链在澜漫不经心的挥手中短成几截“这下吃苦头了吧!”澜的笑容有些无奈每次和这个家伙出任务都会搞出些莫名其妙的麻烦。

    “这个该死的小舞女!”海因斯每次栽跟头之后的口头禅也一如既往。

    “好了等下再抱怨吧!交易已经开始了!”澜拉起海因斯任务还是比较重要。

    “已经开始了?!”海因斯急忙认真起来“我们快走!”

    澜笑着拉了他一把示意他稍安勿燥“我们不再交易的时候动手。”

    “啊?”海因斯现自己总是无法跟上澜的思维他的想法是交易的时候动手把人抓住来个人赃俱获然后再逼问出搜魂之眼的下落这样一来就可以交差了。

    “交易的时候人多眼杂搞不好会把我们当作同党所以我们只要清理掉红唇大盗的接应人手再顶替就可以了。”澜说道。

    “接应?红唇不是向来独来独往的吗?”海因斯有点奇怪没自觉就直接叫了红唇。

    “那个小丫头偷东西是好手善后就不行了。”澜笑了笑“否则你现在应该是一具精尽而亡的尸体才对。”

    “咳!”海因斯尴尬的别过脸去不再说什么。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半开玩笑的说着度却一点都不慢转眼就到了展览中心彼桑和四神每次交换的东西都会在这里展示三天之后由对方人将东西收走因为毕竟原来不是自己的东西现少个什么也得核对个半天自然是红唇大盗动手的好时机。

    “澜你现了什么?”海因斯指着墙角出一个看起来鬼鬼祟祟的家伙丝毫也没自觉自己同样鬼鬼祟祟。

    “就是他了。”澜一眼就认出那个家伙正是给他送酒的侍者虽然此刻他换了一套衣服。拍了拍海因斯“之前那位小美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他好了记得下手要快不要让周围人注意到。”

    “看我的!”海因斯说完就跳了出去无声无息的走到了显得很是不安的侍者的背后有点恶作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在对方因为他的出现而感到愕然的时候他已经一拳将对方揍昏了。

    澜冲着他竖了竖大拇指这个家伙虽然贪杯好色身手却好的没话说。那个侍者明显有着不俗的武技却仍旧倒在他防不胜防的一拳之下。

    海因斯自豪的拍拍胸口取出绳子将昏迷中的侍者绑了起来然后想了想又脱下只臭袜子把他的嘴也塞住了可怜的侍者被那只袜子的臭气熏昏又熏醒了数次。

    澜同情的看了一眼那个昏迷中还饱受气味折磨的侍者然后向海因斯打了个等待的手势片刻之后一到淡天蓝色身影从展览中心的天窗飞了出来那件衣服的颜色非常的好仰望的时候几乎和蓝天一体不在意根本就不会现那里还有个人。

    较小的身影几个起落就靠近了海因斯躲藏的地方。

    就在这时候澜毫不客气的展开了自己的领域任务目标的美丽或者丑陋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影响他要的只是完成任务。

    红唇现周围的声音一下消失了的时候她就知道不好了她知道自己掉进了某个陷阱里面也许是一种奇怪的魔法周围似乎一个人也没有了然后她就看到了高大英俊的金剑士。

    “还未自我介绍过我的名字是海因斯红唇小姐。”海因斯阳光灿烂的笑着不过在红唇的眼中这个笑容实在是有够可恶。

    “那么大名鼎鼎的海因斯先生这个时候拦着小女子有何指教呢?”知道在这个奇怪的地方逃不掉红唇干脆不逃了大大方方的从房顶上跃下来一步一步的靠近了海因斯“是在怪我没有和您做那档事吗?”

    海因斯警觉的望着她澜在暗地里不住的摇头这个家伙真是吃一堑不长一智也不想想自己之前是怎么中招的。

    果然红唇故伎重施当手指接触到海因斯的时候他便觉得那里猛了一点刺痛然后就死去了知觉所以他错过欣赏她看到他忽然消失之后的精彩表情。

    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红唇开始感到惶恐她好像被关进了一个会光的白色小盒子盒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她大声的叫喊也没有人听的见但她还是个相当聪明的女孩否则也不可能成为相当出名的红唇大盗。

    她知道一切不过是个局即使海因斯也不过是控制棋局的人手中的一颗棋子她隐隐约约记得书上提过这种被称为“领域”的魔法领域之内一切随心只有凭借高过施展领域的人的力量才能不受领域的影响。

    “这个该死的红唇大盗!”海因斯醒了过来红唇手上的麻药虽然厉害持续时间却不长“我一定要、要、要……”看着澜嘲笑的眼神他终究还是没要出来。&1t;/div>&1t;h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