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苍澜月舞 > 正文 第十一章 寒冰与烈火(三)
    ——    龙背上凛冽的风呼啸而过查尔斯扬手张开一道防御屏障。

    无需念咒吗?莱特悄悄的对查尔斯上了心不知道他和自己谁比较强呢?他想也许是查尔斯比较强吧至少自己完全看不透他。

    小白欢快的吼了一声在空中做了个36o度的旋转。

    “要死啦!”奈奈子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了龙头上对准小白额上突起的龙角狠狠的锤了一拳。

    这个度……乌鸦疑惑的目光投向莱特然后看到了同样的疑惑拥有一只巨龙可能是因为机缘巧合可是这种度却绝对代表着实力。

    “奈奈子如果你不想掉下去的话还是先记帐比较好。”绝影好心的提醒道所谓记帐就是要压后处理而奈奈子一向是没什么记性的。

    最没有悬念的就是这个家伙了……迦西亚叹了口气他实在不知道澜到底在想什么他看的出来澜的身上一定生了什么无法解释的事情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澜要以幻的身份出现?而且现在澜所组建的冒险小队他不认为澜会让没有能力的人去涉险。

    “到底是龙度还是很快的。”澜悠闲的说道已经可以看见北方绵延不绝的山脉了。

    “你们是怎么想到要到逆位遗迹去冒险的?”沉默了太久莱特还是想要探探风他可以确定的是绝影、查尔斯、奈奈子都不会是澜那么剩下来的就只有这位神秘的幻了。

    “那是一位姓夜的女子拜托的。”澜笑了笑他说的是实话夜家想要解开这个谜团也很久了而且这也是他偶然现的秘密那就是当他使用终极变形术变成现在这个容貌的时候他的记忆中会忽然多出一些特别的东西像是一个谜而身体里就有一个声音在催促他解开这个谜。

    当初在亚里士的舞会上他直觉的变成这个样子没有刻意的去参考什么这副容貌这副身体就像刻在血脉之中那样清晰当时他未曾深究直到他这一次以幻的身份申请冒险者感受到了那异样的记忆之后他便决定要解开这个谜。

    夜景幻一个深深刻在他心底的名字。

    “可以问他的名字吗?”莱特有点愕然在拜了夜汐澜为师之后他对夜这个姓有了充分的认识管理者的氏族管理者的后裔……

    “阿雨你问的太多了……”澜不是不想说他只是不想让他们跟着冒险不经意就叫出了莱特的真名。

    “抱歉。”心里想着事情的莱特并没有注意到澜的失言反而是一边的乌鸦注意到了那个名字他和莱特的真名只有彼此知道就是在一起当了那么久伙伴的迦西亚都不曾听闻。锐利的目光落在澜的身上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位幻小姐就是澜了。

    嘴角扬起一丝恶作剧的微笑坐到了澜的身边“介意有个情人吗?”微笑着提问一面表着风度偏偏的情一只手却不安分的搂上了澜的腰。

    “你想做我的情人吗?”这种亲昵的肢体接触动作对于以往始终接受保护的澜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即使想要装出不习惯而自然僵直的样子也完全装不出来。

    有点楞的看着澜此刻倾国倾城的笑颜乌鸦怀疑自己是不是玩的过火了因为他现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之下他竟然也隐隐无法抵御她所散出来的魅力。

    “嗯?”澜又恶作剧的凑近了几分。

    坏了坏了!乌鸦不自然的挪了挪位置以保持距离搭在澜腰上的手一时松也不是紧也不是“咳……我只是想问问因为我们的狄狄好像看上您了。”尴尬之中只得先转移话题。

    “我没有看上她!我绝对没有看上她!”被点名的科狄急忙撇清关系他不否认女装的澜很美丽并且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姓向一直都是非常正常的。

    “是吗?那是我多事了。”乌鸦讪笑着从澜的身边挪开。

    “你玩人的技巧还是那么拙劣……”一个细微的、湿润的声音从他的背后想起。

    乌鸦的脸色在一瞬间变的苍白身体僵直着不敢回生怕刚刚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看看科狄、看看迦西亚、又看看莱特似乎没有人听到刚刚那细微的声音。

    “幻姐姐你刚刚说什么?”奈奈子凑了上来虽然没有听清楚但她确实听到了声音。

    乌鸦猛的转过身锐利的目光又一次落在澜的身上这一次目光之中包含了一丝欣喜他确定“她”就是澜!

    “没说什么。”澜淡然的笑着习惯性的捏了捏奈奈子的小鼻子“飞过前面那座山就降落吧再往前就是封印可以波及的范围了小白飞不过去的。”

    “嗯”奈奈子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通知小白准备降落。

    “不再往前飞了?”莱特凑了上来“封印的范围有那么广吗?”

    澜点了点头“封印的范围之内魔法的效果将只有原来的二分之一而封印中魔法陷阱的攻击力则会被扩大为两倍。”

    “你怎么那么清楚?”莱特不私心的追问道。

    “因为我姓……”澜忽然断口险些就把那个名字说出了口而脱口的那一刻竟然是无与伦比的自然!

    莱特看着澜脸上有些古怪的神情以及用手拨弄留海的动作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原来你真的是澜。”他低声说道“当你犹豫不决或者做错了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有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

    本来以为他这么说了澜应该小小的吃惊一下的可是澜却顽皮的笑了起来伸手捏着他的脸捏到他痛的躲闪“阿雨枉费你那么聪明却是最后一个现的!”颇为欣赏的看着莱特懊恼的表情“还是叫你夜澜雨吧莱特这个名字真的一点都不好听呢。”

    迦西亚和科狄有点疑惑的看着这里而奈奈子和查尔斯则显得不怎么关心。

    “还是我们自己来说吧。”乌鸦扬了扬头“听我的介绍也改知道乌鸦不是真名字我的真名叫皇月鸦而莱特他的真名叫夜澜雨之前我们都有顾忌所以一直没有说出来在此向大家道歉……”

    “名字不就是个符号吗?”奈奈子无所谓的说道“我连家族给的姓都不要了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

    澜拍了拍奈奈子的小脑袋“总有人会执着与一些有着特殊意义的东西的。”

    奈奈子想了想“是啊我就比较喜欢十文字这个姓因为那是我自己起的。好啦!又不是干坏事给老师抓到了用的着那么正经八百的当回事嘛。”

    莱特不现在应该叫夜澜雨此刻脸上呈现出一种尴尬的笑容“我们当回事的你们到反而不在意了……”

    “其实是真的没什么关系”迦西亚也说了“开始因为警惕而使用假名字然后因为大家熟识而不好意戳破这种事情太自然了。”

    “嗯、嗯。”科狄连忙点头然后补充了一句“就像澜你要穿女装一样相信你也有自己的理由。”

    澜苦笑着舒了口气“理由是有的不过却不是必须的用这副样子见你们不过是因为我觉得好玩而已。”

    如此坦白的理由到让众人有些无法接受了。

    “奈奈子想听理由!”小丫头不客气的坐到了澜的身上“不是好玩的理由而是穿女装的理由!因为奈奈子知道澜哥哥是不会做莫名其妙的事情的!”

    轻轻笑出了声“这张脸和这副身体的名字叫做夜心舞这是那个叫做夜景幻的男人着辈子最爱的女人的名字。”

    仔细回想之前的故事似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夜心舞所吸引了没有人注意或者追问那个不顾禁忌与她结合的男子的名字所有人都忽略了因为故事中那个男子被剥夺了永恒的生命然后被处以火刑。

    “阿雨你知道哥哥始终不曾占据夜家席的位置是什么原因吗?”澜忽然问道。

    夜澜雨摇了摇头“他没说过。”

    “为什么?”奈奈子出声问道“夜汐澜明明就是夜家最强的管理者!”

    “带着一半管理者血统的人相互结合会产成类似与管理者一般强大的存在。”查尔斯倒是有些明白了“管理者与管理者则更不容许结合因为没有人知道结合之后会产生怎样的存在夜心舞虽然是夜汐澜之前夜家最强的管理者不过两个人并没有正式的较量过谁强谁弱根本无法判断那么夜家第一的位置应该是留给夜心舞腹中那个孩子的吧……”

    “你的意思是……”奈奈子也想到了答案他们毕竟是管理者对于这些问题的演变显然要更敏感一些。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孩子是禁忌之中的禁忌……”查尔斯看着澜寻求问题的答案。

    “夜景幻同样是管理者。”澜点了点头“关于这件事情和我的出生也有关我的本源是从非法途径落入哥哥手中的。”

    “我听说过管理者灭亡的时候可以将自身还原为本源如果运气好的话这个本源之中还能包含一些记忆信息。”查尔斯愣了一下“你的本源该不会就是……”

    “就像你想的那样我所知道的一切都于本源信息。”澜的神色有些凝重。

    就连夜澜雨都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不明所以更别说其他人了。

    “奈奈子已经不是伊侍的奈奈子了。”小丫头收起孩子气认真的说道。

    “我也不是乱魂家的查尔斯了。”查尔斯也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澜倒是松了一口气非法途径的本源可是必须被销毁的如果奈奈子和查尔斯把他的出生报上去他将会面临无数管理者的追杀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成为最后活着的人。

    “谢谢了。”澜由衷的笑着。

    “不用客气的澜哥哥因为奈奈子最喜欢你了而且我们是朋友嘛。”奈奈子难得这么认真的说些什么“奈奈子的记性不好有人问起来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查尔斯倒是没说什么他虽然软弱了一些老是被奈奈子踩来踩去却事绝对不会出卖朋友的。

    奈奈子的话也提醒了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的表了自己的健忘宣言。他们打着哈哈说着不相干的事情却都忘了坐在边上不敢开口的小个小孩梅洛达还有贝利亚。

    龙的身体产生了一次剧烈的震动预示着他们已经降落到了地面大家一个接一个的从龙背上下来奈奈子小小表扬了小白一番然后放它离开了。

    收拾了行李徒步行走了打半天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奇怪这里应该是温带才对怎么会那么冷?”最先感觉到异常的人是最没本事的绝影。

    澜随手着了件衣服扔给他“封印之内的气候变化无偿你先穿上吧热的话就脱掉尽量避免使用斗气或者魔法。”

    “澜为什么不脱掉你那身麻烦的裙子?”皇月鸦一路上都在帮澜打理着他那条“麻烦的裙子”他是保镖不是女佣自然忍不住有些抱怨。

    “夜家的终极变形术如果想要变的和对方丝毫不差必须抱有对那个人的爱必须是非常强烈的爱而夜景幻对夜心舞的爱正是破除封印让夜心舞回归本源的关键。”澜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们说的本源到底是什么?”夜澜雨插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冲在前面的奈奈子忽然惊讶的叫出声“你们快来看这个!”苍澜月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