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神州道 > 正文 第八章
    “再鼓点劲,巴克!你不是老吹嘘你的流星锤能打烂鲸鱼的脑袋么?这个西方小子的胳膊可连你一半粗都没有啊!”

    “巴克,把你吃奶的劲都给我拿出来!我可在你身上下了一个金币!”

    “咦咦…哎哟!又是这个西方小子赢了!”

    “滚开,你这没用的废物。谁去把卡兹大人叫来?”

    风吟秋甩了甩微微发酸的手腕,有些无语地看着周围的热闹场面,他还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刚开始的时候他其实只是想寻个由头解开那有些尴尬的场面,顺便问些问题而已,之前看到有两桌的海员就在那里扳手腕,就随口找了这样一个方法来和那醉酒的马尔打赌,哪里知道赢了之后马上就吸引了一大群人围过来。一个看起来瘦弱的西方人居然把力量不弱的肥壮马尔给赢了,这么古怪罕见的事立刻就成了这酒馆中最大的热闹看点,其中自然有人不服想要来再打赌试试,输了之后热闹等级立刻再上一层,就有人开始开盘赌钱,而现在这个刚刚击败的壮汉已经是第四人了。

    这几个人不是力量超群的雇佣兵,就是常年持矛和海兽搏杀的战斗型海员,就算之前最差的老马尔也当得起三四个寻常人的力量,纯粹靠筋肉之力连续应付下来,风吟秋还真微微觉得有点累了。

    不过相对的,风吟秋的心情还不错。这些欧罗人粗鲁直率无甚心机,连江湖汉子那种多少爱护面子的想法都没有,输了的就老老实实退下,眼中满是震惊和钦佩之色,连些场面话都不说。周围看着的人跟着起哄,但是看向他的眼神也再没有之前的蔑视。

    这样的爽利直接,倒还真是和神州上那些化外之地的蛮人差不多。相对来说说,风吟秋还更喜欢和这种人相处些,直来直往没那么多鬼心眼,也没那么累。

    而扳手腕的赌注,也顺便延续了之前和那老马尔的,赢了的就可以替付酒钱,输了的就都是回答神州人在这欧罗大陆上的情况,以及他们对神州人,也就是他们口中的西方人的看法。这个问题风吟秋自然也曾向阿诺德牧师询问过,但是也许是碍于礼貌,或者对这事并没怎么在意过,阿诺德牧师只是很客气地说这是种愚昧的偏见,请他不要在意,并没有多说。也就正好在这个时候问问这些中下层的市井小民,更能知道些接地气的实质性的答案。

    “他们都是无信者。就算去神殿祭拜或者捐赠,也总是带着别的目的,并不虔诚,从来没见过他们的人获得神恩……无信者都是卑贱的,没有神明的指引和劝诫,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

    “听说他们和南方的兽人蛮子一样祭拜祖先之灵。不过我觉得他们连这个也并不虔诚,我以前和一个西方人打过交道,要他以祖先的名义发誓,结果他后来依然把我给骗了。他们经商很厉害,只是老爱耍些花招,和他们做生意是很累人的…不,也不全都是这样,也有好人,只是有些人特别讨厌而已……”

    “他们有的人很聪明,但都是孬种,基本上不敢和别人冲突,也没什么能打的家伙……啊啊,当然你不是,你一定是个很不错的战士,而且很有风度…”

    “……”

    “……”

    问了这几个人,其他人也跟着七嘴八舌地说了许多,风吟秋听了之后也大概明白了,这些欧罗土著对神州人的鄙视倒并非是因为人种不同。在异族林立的欧罗大陆上连不少矮人,混种蛮人混种兽人和混种精灵都能融入人类社会正常生活,一小群黑发黄皮肤的异国人相对来说还真不是太起眼。让他们产生这样看法的,似乎是文化习俗上的差异。

    仔细想想,风吟秋倒也不是太奇怪。旅居于这欧罗大陆的,几乎都是从七八十年前的前朝时期为躲避魔教之灾而来的。那时候的儒家之学深入人心骨髓,连佛道都少有人信,异族大陆的神明自然更不会放在眼中,而且许多人是举家搬迁而来,儒门世家治家极严,恐怕就是在这欧罗大陆之后出生的儿子孙子,家中老人也是绝不许信奉这些异族神明。

    至于什么奸猾骗人之类,大概是混在其中的一些商贾小民的本性了,神州大地上也永不缺乏。相对来说应该算是这些普通的欧罗人太过实心眼,如同神州大地上的很多云州人一样也觉得中原人奸猾难信。

    “好了,轮到我来试试了。我这里可有大把有关西方人的话题。”

    又是一个粗壮的大汉坐到了风吟秋的面前,迫不及待地将那普通人大腿粗细的胳膊摆了上来。输了只是回答几个谁都知道的话题,赢了却能免付酒钱,这种机会当然是要来试试的,何况这些人的好胜心好奇心也早就被激发了出来,这大汉抢到这个位置还是很费了点力气的。

    风吟秋摇了摇手腕正想说话,旁边站着的阿诺德牧师先开口了“风先生已经连续打败了五个人了,难道不应该让他休息一下吗?”转过头又问向风吟秋“风先生,您还要继续么?我看是不是到此为止吧……”

    阿诺德牧师一直就对风吟秋和这帮大汉较劲有些不知所措,现在一看他微露疲态,立刻就上来劝说。风吟秋自己也确实没打算继续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该知道的他也都知道,就点点头,对周围的壮汉们说“如果是关于西方人的,我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有没有外来的法师来到这奥斯星城来,如果有,又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消息,那就可以。”

    “厄,这个…当然…”大汉一愣,然后眼睛骨碌碌乱转,看起来是一副想胡扯的样子,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有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我知道,不如让我来试试?”

    众人随着声音看去,却是一个身着破旧皮甲的中年人。立刻就有人惊呼起来“高文大人,是守护之手的高文大人!”

    风吟秋也认出了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当日被罗伊那拉请来的几位神殿高手中的一人。他还记得当日这中年男子脸上就是一脸的疲累之色,现在看来还是那样,好像连续几日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高文大人。”阿诺德牧师也站了起来,对这位叫高文的中年男子鞠躬一礼,然后对风吟秋介绍道“风先生,这位是守护之手教会在奥斯星城的首席守护骑士高文大人。”

    经过这两日的观看典籍和向阿诺德牧师询问,风吟秋对这欧罗大陆上的宗教也是颇为了解了。这守护之手是这欧罗大陆上众多教会中的一个,所信奉的是‘守护者’。相对于太阳神,风暴神后之类的自然神,‘守护者’只是和‘战神’‘制造之神’之类的因为人类生活才产生并信奉的神灵一样,都只属于次级神。但其教义的‘守护’算是纯善之道,不仅和所有教会关系不错,在基层民众百姓间的声望更是极好。眼看这位高文骑士走来,周围的人都是纷纷让路,即便是那些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桀骜不驯之辈的雇佣兵也不例外。风吟秋也站了起来,拱了拱手“你好,高文大人。”

    高文也是微笑着学着对风吟秋拱拱手“你好,来自西方的客人。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我能问问你,你为什么想要打听外来法师的消息吗?”

    “因为我也是一个法师,来到这欧罗大陆就是想见识一下这片大地上依靠魔网施展的法术。既然这奥斯星城中的贵族法师们没兴趣接见我,那么我就想来问问有没有外来的法师了。”

    风吟秋这话一出,周围顿时一片哗然,那些大汉全都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大喊大叫起来“什么?这家伙他说他是个法师?这是在开玩笑吗?”

    “我想西方人的法师学徒培训里一定有专门锻炼腕力的课程。”

    “不!刚才他一定是施展了古怪的西方法术,是靠西方法术才赢的我!”

    “真是意外,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一位法师。”高文也微微意外,重新上下打量了风吟秋一遍,然后在他对面坐下,伸出了右手。“不过无论如何,我没理由不遵守之前的规矩,也想见识一下神奇的西方法术。所以只要你赢了,我就可以告诉你想要的东西。你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用。”风吟秋一笑。活动了一下手腕,深呼一口气之后,就将之前的微微疲倦扫去,伸手握住了高文的手。

    高文的手很大,很修长,骨节柔和,上面的每一根筋肉都充满了惊人的弹性,风吟秋刚刚一握就知道,这是一只剑术高手才有的手。之前他在船上的时候看见过,欧罗大陆上的剑术更注重战阵冲杀大开大合,高文腰间的长剑和那些剑士似乎也没什么区别,但是这只手上拥有的却全是掌控如意,圆润柔和之感,这是远远超出了武技类型本身的桎梏,如同神州江湖上的由外入内,由外门功夫练出内家真劲一般,已可算是超凡入圣的宗师一流。

    对于这样的手是否拥有过人的力量,风吟秋一点都不怀疑。这只手代表的只是不擅长力量而已,但是到了一定的层次之上,再不擅长的也足够让一般擅长的人望尘莫及。

    “开始吧。”高文淡淡地说了一声,风吟秋就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量开始朝他这边压来。而看见两人已经开始较劲,周围的欧罗人也开始呐喊鼓噪起来,这些原本就粗野的海员和雇佣兵一起大喊大叫累加起来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有为高文呐喊助威的,有拿出钱来打赌下注的,也有纯粹只是跟着嚎叫的。

    相对于周遭的喧闹,两人脸上的神情都很平静,最多只是微微专注,只有颤动的手臂和桌面显示出两人手中正在交错挤压的力量。

    喀嚓两声,两人手肘下方的桌面开始崩裂。很快地的,这上好橡木打造的酒桌变得好像脆饼干一样,在细碎密集的喀嚓声中迸裂垮塌成一堆碎木头。但是两人的姿势却没有丝毫变化,依然是双手临空相握,微微颤抖。

    围观的海员和雇佣兵们叫喊得更加兴奋了,交织在一起的声浪像要把这酒馆屋顶给掀开一样,而两人的神情依然平淡,只是高文身上开始慢慢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风吟秋那看似平静的眼睛中则亮起了一抹血色。

    嘎拉嘎拉,两人脚下的地板也在不断地开裂,崩断,变形。高文的脚像是踩在了软泥中一样深深地陷了下去,而风吟秋的脚下则是纯粹的碎裂,崩碎,好像他那并不魁梧的身体忽然一下重量增加了千百倍一样。高文身周的白色光芒逐渐浓郁,好像一层浓缩了的雾气,偏偏又丝毫不妨碍到视线。风吟秋眼中的血色也越来越浓烈,他的面部表情并没有变化,依然是一副平静不波的样子,只是看起来却无端端地给人一种凶暴狰狞之感,仿佛那人形的模样下是一只狂野凶暴的巨兽,周围一些胆小些的海员酒客都不敢再将视线投向他。

    逐渐的,两人中间的地面上,一些崩碎开的细小木屑开始浮了起来,而围在最内侧一圈的酒客海员也忽然觉得空气中充满了说不出的压抑感觉,好像即将有一场巨大的暴风雨来袭,但周围喧闹热烈的气氛又随即让他们忘记了这错觉,只有人群中几个衣着气度皆比较出众的雇佣兵脸上微微露出了震惊之色。

    比起有些穿着破旧的锁子甲和皮甲的雇佣兵,这几人身上的甲胄比较齐全,武器也保养得很好的样子,很显然是雇佣兵冒险者中的佼佼者。他们也并不和其他海员雇佣兵一起大呼小叫,只是夹在人群中静静地看着,直到这时候这几人才开始变了脸色。先是震惊,随之而来就是一丝惶恐,有两人不动声色地朝后退去,另外两三个人则好像还被几个同伴簇拥着,连忙拉着同伴一起朝后退。

    浮空而起的木屑碎片越来越大,刚开始还是一些米粒大小的碎末,现在已经有指甲片大小木片开始升起,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那些碎片并不是失重而浮起,好像是几面压力不断相互挤压的结果,不断有大些的木片碎裂成细微的粉末,浮空的碎片木屑也在微微颤抖忽左忽右。而这时候,最靠近两人的一些酒客海员已经捂住了胸口,左右张望,他们都听到了一股莫名的低沉声音不知在什么地方响起,连带着自己体内的脏腑都在震动。

    喧闹热烈的氛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古怪而压抑,除开那些能看出些不妙早早退开的高级雇佣兵,一些原本兴致高涨的酒客也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偃旗息鼓悄没声息地慢慢朝着风吟秋和高文远离,好像那里正有着一团浓缩了的风暴,或者压抑着的火山正要喷薄爆发而出。

    阿诺德牧师已经是面无人色,满头大汗。他站在最近的地方,当然也早就发觉了不对,偏偏不知道该不该去制止,又该如何制止。捏着太阳神徽的手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已经是一片惨白,却一个神术都不敢乱用。

    不过随着高文的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一切都如幻觉一样都烟消云散。他身周的白色光芒渐渐的消散,被莫名力量挤压在半空中的木屑碎片纷纷落下,酒馆中压抑的气息也忽然消散,只有一阵风从他和风吟秋两人之间忽然吹出,朝四面拂过,随后就平静了下来。

    “好吧,我认输。”高文松开手站了起来,伸手抹去额头上的细汗,看着风吟秋笑了。“我原本想见识见识西方法术的,哪知道用尽全力也不能让你用出法术。”

    “我可不敢说是胜利了。”风吟秋也站了起来。他刚刚一站起,身下刚刚坐着的木椅就碰的一声轻响随成了一地的细碎木屑。相比起高文坐着的木椅依然基本完好,若是放在神州江湖上这已可说是高下立判。不过周围的欧罗大汉们似乎并不在乎这些,只是一个劲地鼓噪叫喊。

    “什么?高文大人居然认输了?而且他说这个西方人并没有使用法术!”

    “真难以相信,难道高文大人是故意认输的吗?”

    “不,也许是他和邪教徒战斗的伤势还没有好。”

    “但这个西方人真是很厉害…哦,真庆幸港口那些西方人没有这么厉害的,否则两天前可有好看的了。”

    “你们两位…真是…”阿诺德牧师擦了擦满头的汗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褪去的血色终于又回到了脸上,好像他才是刚才最累的人。

    揉了揉微微酸痛的手臂,感受着周围的人惊讶,敬佩的眼光,风吟秋却没有什么得意之情,反而微微警醒。刚才他那一句并非自谦,之前两人都用上了真力,鼓荡起的罡风气劲却都是被对方控制相持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不让其外泄出来伤人,可说带着一副无形的镣铐和他较量,就算最后对方主动率先散去力道,开口认输,也是怕实在控制不住了。

    欧罗大陆上的武道并不如神州江湖上一样有内家外家门派秘传之类五花八门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一条路,在锤炼**筋骨壮大精元气血之后借助神灵信仰来激发斗气力量。这斗气类似外罡,内源精元气血,外通自身信奉的天地神灵,总的来说偏向于神道之路。风吟秋在神州之时就已经见识过一二,总觉得相对于神州武道的博大精深颇有不如,但刚才高文骑士显示出来的对力道的掌控圆熟细腻,即便是在神州江湖上也算得是一流好手。看来还真不能小觑了这欧罗大陆上的人物。

    “年轻人,看起来你可不像是法师啊。你是你们西大陆上哪一位神祗的仆人吗?”高文的眼神颇为玩味。这位西方人自称是法师,但他没看出一点法师的样子来,这年轻人只纯论筋肉上的力量就不输于一些高阶战士,就算力量运用上颇为粗糙,也绝不是任何一个缩在法师塔中整天冥想和摆弄试验的法师该有的。也许西大陆法师的传统不会那样一两月缩在窝里不动,但也绝没有道理会去锤炼那样一身千锤百炼的**出来。

    更何况他刚才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奥术波动,却分明是一阵神灵加持所特有的气息,不是任何一个他所熟悉的神灵,倒有些像南方那些兽人所信奉的兽神,蛮荒而狂野不拘。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可能,他几乎要以为面前这人是一个来自南方大草原的半兽人战士。

    “不,只是我曾经偶尔得到了一点神灵的礼物而已。我真的只是一个法师而已。”风吟秋一笑。他的身躯曾被狼神之力洗练,筋骨气血强悍之处不输于任何一个西狄战士,更有一丝丝真神气息潜伏在深处,只可惜他在武道上的修为实在不怎么样,可惜了这门大好机缘。刚才他气血运转之间激发出那丝丝神性,当然是瞒不过高文这位偏向神道的高手。“好吧,现在你能告诉我有关外来法师的事了吗?”

    “那是当然的。”高文耸耸肩,看了看周围一地的狼藉,苦笑一下。“不过最好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当然,先得赔钱给老拇指。”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