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神州道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在漆黑的街道上沐沁沂漫步而行,一时间居然有些不知道该去哪里的好。  之前生的这事让她不想再回大乾使节团营地去,这时候她才有些明白风吟秋和那个半疯癫了的仁爱之剑为何会有那样一番爱理不理的模样,原来整个使节团不过是一辆被腐朽毛虫驾驭的马车,何必要去受人所制。

    但若要独自一人就去这欧罗大6闯荡,没有目标还罢了,关键是经过灰谷镇的事情她也明白了这欧罗大6上绝不太平,以她眼下的实力还远不足以到行走无忌的地步,风土人文的隔阂外貌的迥异也让她举步维艰。

    这种窒息感和无力感让她忽然又想起了生她养她也想要埋葬她的那个故乡山村。她猛然抬头,看向头顶这片和神州已然不同,却依然璀璨无垠的星空,心中一片脱的决然。

    当年只是一个流浪野道士的帮助而已,她都能用她的身体交换,在那绝望的囚笼中撬出一线希望的缝隙而跳出去。如今她感受到的是这地最本源最伟岸的力量之一,又有什么东西能阻挡她的脚步。

    一时间,心中沉定再无波澜起伏,眼中虽然是漫的繁星,但她却感觉到自己好像置身于无尽汪洋中,受万里波涛尽情抚慰冲刷,她自身感官好像全都要融入无边水波中,但自身却丝毫不惊不诧,只细细体会着这水中转化浸润,越了‘水’的意义的更深层次的意义。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沁沂豁然醒来。向道之心,安稳不动,在这一点上无论佛门,道法,还是神道之路上都是一样的。而且正因为这欧罗大地之上的真灵更显,更容易被感知,这神道之路也要比神州大地上好走得多,她就凭着这样的心境又再朝着正确的道路上更靠近了一点,仔细感知了一下就现,之前因为缺乏仪轨祭祀而受的暗伤居然正在缓缓恢复。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正在由远而近,也正是这声音将她惊醒过来的。不过这心境已到,感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沐沁沂也没什么遗憾的想法。顺着这声音望去,能看到一团白色的光晕正在侧前方的街道中移动。没过多久这团光就从拐角处移了出来,那是漂浮在半空中的两个灯笼一样的光团,中间的却是一个金长袍的年轻欧罗女子。

    “啊,是你。”这正是不久之前被他们从沼泽地中救出来的那个叫做莫特里的欧罗女法师,女法师也看到了站在街道中的沐沁沂,微微一呆,随后面露微笑点头示意。

    “你好,沐女士,有两没见了,这几忙于应付本地法师议会的审查,还没来得及去向你们致谢呢,非常不好意思。”

    女法师低头躬身,做了个非常舒缓的贵族礼节,虽然沐沁沂看不明白,也能从那有致而舒展的节奏和动作中感觉得出来,这位女法师如果不是有着高贵的出身,就是努力在这方面下过功夫。她也点头笑道:“莫特里法师,看到你能行走真是太好了。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么?”

    “基本已经可以行走了。这完全是要归功于当时您的治疗,非常感谢。你这个时候在这里做什么呢?”

    “刚好处理完一点烦人的公事。你呢?这个时候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也是刚好去法师议会汇报了行程,真是非常烦人的手续。西海岸这边对于外来法师非常地不友好。我正准备回居住的旅店去,你是要回使节团的营地吗?我可以送送你,这西海岸的城市里真是落后偏僻,城市道路上居然都没有安置公共照明。”

    “不暂时还不想回去。”沐沁沂摇摇头。犹豫了一下,问。“莫特里法师有空吗?不如我们散散步聊聊怎么样?”

    两个女人深夜在无人的街道上散步,这好像是件很古怪的事,但女法师眼中一丝喜悦的光芒闪过,点头:“非常乐意。正好我不想这么快地回去,起来我们还没有好好地聊过呢。”

    之前在沼泽地的时候,莫特里女法师重伤在身,而且大家都急着赶路,还有高文等人在一旁,两人确实没有什么机会聊。不过一路上基本都是沐沁沂在照顾女法师,可已经是有相当的情谊。

    在两个光球的照耀下,原本漆黑的街道已经清晰可见。沐沁沂也不得不承认,这欧罗奥术确实在实用上有独到之处,据这光亮术不过是零环戏法,换在神州江湖上来就是下品的道法,入门即可学会的法术,但是实用起来效果却是相当不错。在沼泽中的时候女法师也用过几次,现在这样比她之前借着星光看路方便多了。

    “听你们这奥术是借助一个巨大的施法网络来梳理和调整世界,这才更方便更容易地运用力量,是吗?这真是奇妙无比,虽然我直接感知不到,但从这些奥术中还是能察觉它的强大。”

    “是啊,魔网既是奥术文明存在的根基,也是奥术文明最为巅峰的造物。魔网的起源争议很大,但肯定比帝国的历史还要古老得多。比较主流的一种法是初代的奥术师们模仿古代德鲁伊的做法,用四块极其罕见的高纯度元素宝石在元素疆域边界构建了一个稳定的回路,这就是初代魔网的雏形。然后经过一代代的才和大师们的不断完善和开拓,逐渐才迈进了奥术文明时代。当然也有其他的法,魔网本来应该是一个高维度法则聚合体,和神灵类似,但是又不像神灵一样有明显的倾向性,可以是个胎儿形态的神灵,被初代奥术师们感知到之后逐渐反向地去影响它演变而来。这和奥术的本质是神术这个论点不谋而合,也有相当的学者倾向于这种法。此外还有世界本源,维度割裂等等。甚至精灵族还那根本就是人类受到了深渊魔鬼的诱惑,从他们的圣灵树上偷取去的一枚世界之果孕育出来的。啊啊啊,真是佩服那些野蛮种族编造神话故事的想象力,还有那种自以为是的傲慢态度”

    “啊,对不起。我一谈起奥术和魔网就是这样,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听。这也是很多奥术师的通病呢。”滔滔不绝地刚了开头,莫特里法师一下醒悟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你们西大6的法术吧。虽然你们没有魔网,但是好像也展出了另外一种很有意思的文化。帝国时代也曾经对你们的法术体系有专门的研究机构,可惜后来在战火中被毁了。我一直很好奇,你能给我明一下吗?”

    偏头仔细想了想,沐沁沂:“我们那里很难清晰地单独感知到四大元素,所以我们的基础体系是‘五行’。我不知道用欧罗语这样解释准不准确,我们那里所谓‘五行’是描述元素纠缠运行中呈现的各种状态,就像你们的出点是‘气元素’本身,我们的出点则是‘风’。”

    “啊,是这样。我记得曾看到过文献你们那边的元素纠缠形态很严重,世界法则偏向于混沌演化。也许你们的‘五行’,是对元素偏向的一种概括统称?物质变化的时候,确实有不同程度的元素偏向形态,毕竟所有的物质都是四元素交融汇合形成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我们所能接触到的火和水,也并不单纯是火元素和水元素。但是我看你是一位水元素之神的神职者,在元素纠缠那么严重的大6,应该非常难以感知到神灵吧。”

    “现在的神职道路是我来到欧罗大6之后在一次巧合中才做出的改变。之前在我们那里,我是属于专门研究偏向于水元素的各种运转和变化的法师学派。但是这里的世界法则和我们那里有些不同,我们的法术很难在这里运用”沐沁沂皱眉摇摇头,跨越两个文明的法术解有些乎她的能力,她原本不擅长于此,也对这个真没多少兴趣。“我对于法术的理解很狭隘,你有空去请教刘先生和风先生两位吧,他们的水平比我高很多。啊,对了,他现在正在和那个仁爱之剑正在研究学习你们欧罗的奥术,不定你们还真有聊的。”

    “哦,那位风先生是么?好的,我有机会一定会去请教请教他的。”女法师眼中的光芒闪动,看得出兴致盎然。“虽然他不大话,但我感觉他是一位很有魅力的先生。不知道他在你们西大6属于哪一派的法师呢?”

    “我也不知道。他从不对我们他以前的事,而且我们西大6的派别非常地多。我只能猜测他曾经是个有非常多的故事的人。如果你多问问他,不定他会对你敞开心扉呢。”沐沁沂笑笑,偏头看着旁边的女法师。这是一个很好看的欧罗女子,虽然按神州的习惯,她脸上的线条太过明显了,眉目轮廓太过深邃鼻梁太高,但合着那高挺的鼻梁,大大的蓝色眼睛,还有那一股神州女子少有的勃然英挺近乎男子之气,确实有种不凡的魅力。“奥术帝国不是都已经覆灭了吗?为什么莫特里法师你还能对奥术保持这样一个热诚的心呢?”

    “因为奥术本身就是探寻这宇宙间真理的途径,是我值得为此付出一生的理想。”女法师的眼中闪着好像能通达真理的光彩。

    “难怪你敢带着那样一群心怀不轨的雇佣兵去蛮荒之地探寻一个遗迹。你的家人就不担心么?”

    “我没有家人。我的家族只是离奥罗由斯塔不远处的一个乡间领主,早就已经衰败了。父母在我十三岁时就双双病逝了,所幸他们病逝之前用仅存的一点关系和积蓄把我送进了奥术学院。他们临终前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奥术师。”女法师的目光闪动。“那么沐女士你的家人呢?”

    沐沁沂一笑:“相比之下,你比我幸运多了。我的家人的愿望,就是用一只耕田的老牛还有五亩地的价钱,把我卖给一个傻子做妻子。我也不知道,原来我在村头洗衣的时候经常看到的那个好笑的傻子,居然因为我经常对他笑,他就死活地要让他家里来向我提亲。”

    “哦?”女法师听了也极为惊讶。“那你还能成为帝国使节团的法师,还能成为一个神职者,实在是太了不起了。那你有没有回去好好地羞辱一下那些曾经看过你的人?如果你能原谅他们的话,我想他们会很高兴地奉你为他们的族长。”

    “呵呵,这个么,我在最初加入我们那个姑且可以是学院的时候大概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的老师告诉我,如果我真的那么做,那么我本质上也就还是一个山村里的村姑,学习的水平也永远不可能提上去。而后来我才慢慢明白了,和我的家人,和那个要娶我的傻子无关。是我自己不甘心才从那个的村子中跳出来,我觉得我的人生不可能是一个傻子的妻子。至于我的家人父母,我曾经托过人给他们带过一笔钱回去,足够他们衣食无忧。这就够了,他们选择那样的生活,他们也就只能过那样的生活。”

    “真是非常豁达的心态。你的老师一定是一位很了不起的贤者。”

    “是吧。不过在我们那里,一个人的能力,能学到什么层次的法术,和拥有什么样的眼界和道德是息息相关的。每一个成为大师的人,都有远于常人的心胸和眼界。”

    “这真是不大好理解。”女法师出了会神,也只能摇摇头。“好像和神职者的感悟层次有些相近,必须到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才能领悟到什么样的法则。但是你们那里明明感觉不到神灵,主流文化应该不是和神灵有关的吧。来到我们这边的很多西方人好像什么都信,出海的时候去风暴神殿,需要治病帮助的时候又去守护之手但他们其实什么都不信,被神职者斥之为无信者。难道他们在你们西大6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啊,哈哈还真是如此。我还记得时候的家里的门房上,放着十几个我们西大6神灵的木偶和泥偶,我娘有什么事就对着什么神灵偶像跪拜祈祷,如果没有好转就会去三十里之外的土地庙祈祷供奉。但其实那些都是一些伪神。很多地方还有拥有了生法术和智慧的魔兽被当做神灵的”

    两人一边随口聊着,一边沿着街道走着。午夜的奥斯星城中几乎漆黑一片,但总有几个地方依然是灯火通明,她们不知不觉地就朝着其中一处走去,走到近处,她们才现那是守护之手的神殿。

    “怎么不知不觉中又来到这个地方来了?”看着前方整体散着淡淡光芒的守护大殿,莫特里女法师的眉头微皱。作为奥术师她本能地就不喜欢神殿,何况这几在这里呆的时间也足够长了,治疗手脚上的伤势也倒罢了,受到的审问盘查等等实在不能算是愉快的经历。

    “我以为这里是日光神殿的方向但是为什么这个守护之手的神殿现在也会在夜间光的?我记得好像前段时间都没有这样。”

    “那是因为日光神殿的大祭司现在进驻在了里面,那光亮是日光神殿加持给守护神殿的神术。”莫特里法师面无表情地回答。“看起来他们还真的是心,难道他们还真以为会有人来抢那个核心碎片吗?”

    “核心碎片?”

    “就是在巴特家族遗迹里现的那个东西,风先生那两人辨认不出之后,被那个叫做高文的守护者给拿去了。结果西海岸法师议会鉴定出,那极有可能是当年帝国浮空城的动力核心的一个碎片。守护之手和日光神殿的两个老家伙紧张得不得了,马上就调集了最强的力量来守卫这里,生怕被人偷走了。”

    “帝国浮空城的碎片?啊,我听过,这应该也是一件非常不得了的宝物吧?难怪高文武士这几没有到使节团来。这样重要的宝物,心也是应该的。”

    “哈哈,拜托,帝国时代最巅峰时期的巅峰奥术造物,而且还只是一个碎片而已,落到这个奥术文明已经衰落了的时代,谁还有能力运用自如?就算用以研究,也只有皇家学院,因克雷公爵等等屈指可数的几个有这样的能力。这些神职者就是这样的神经质,哪怕是一丁点奥术复兴的迹象都能让他们如临大敌不过他们这样看守得滴水不漏又有什么意义呢?总要有个处理的办法吧”

    看着不远处散着淡淡光辉的守护神殿,莫特里法师带着明显的不满之色满口抱怨,这也是许多有志于奥术的法师们的常态,只是本地的法师一般来只会把牢骚放在心里。沐沁沂只是面带微笑地听着,她感觉眼前的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大姑娘,有些毛糙有些真,却也显得比较可爱。

    忽然间沐沁沂微微一愣,她能感觉到不远处有些水汽正在飞地散和移动。虽然感知中这只是平常的水汽,但是这样的变动出现在万俱寂的午夜街道两侧,无疑极不正常。而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或是想明白,不远处街道两边的屋舍就在轰然巨响声中炸成碎片,两道火柱从屋舍中射出,以肉眼难见的度轰击在远处正散着白色微光的守护神殿上。

    一声将整个奥斯星城都震得抖动起来的巨响,火光冲而起,巨大的气浪直接将附近的几所屋舍冲得粉碎,而那散着白光矗立在黑夜中看起来极有气势的守护神殿,就像是被猛锤了一下的松饼一样粉碎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