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神州道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胜负
    巨汉索武德手中的双剑连连斩击,特意挑选的轻便武器让他的攻击速度发挥到极限,一秒钟之内可以斩出十余次,斩出的罡风刺耳呼啸,让百米之外围观的不少士卒都忍不住捂住耳朵,周围一片飞沙走石,看起来声势异常骇人。

    但事实上他却是连一剑都没有斩中过,面前这个叫做仁爱之剑的西方人让他感觉就像是小时候抓过的多罗多斯油虫。那是种坚硬无比,全身又滑溜得像是涂了油的虫子,只有拳头大小,速度快得能让人眼看不清,甚至还有些能释放一些粗浅的幻术。即便有奥术师为这种可以用来提炼珍稀元素的小虫子开出高价,也很少有人愿意去和这种难缠的东西浪费时间。他在十二岁那年曾在野外无意间发现过这样一只虫子,还不知什么原因受了不轻的伤,为了独占这只价值不菲足够换取他们吃上一年口粮的猎物,他率先砸碎了两个哥哥的脑袋,但最后即便是他累得瘫倒在地上,也没有能抓到这只半死的虫子,反而差点被虫子撞碎了脑袋。

    他现在感觉这个西方人就是这样,硬,滑,快,完全捉摸不住,还有极度的危险。不提那些诡异莫名的动作和步伐,只是偶尔发来的一两个卑鄙的低级幻术,就已经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单纯的低阶幻术其实对于他这样丰富经验的战士能起到的作用其实很有限,妄图用幻术来遮掩耳目结果被他砍成肉酱碎片的法师至少已经有一打,那些纯粹作用于视觉或者听觉的小把戏并不能瞒过高阶战士的感知,只是凭着对生命气息的本能感知,经验丰富的战士就能确定对手的位置。所以很多战士都认为只要自己提升得足够强大,这些东西就完全只是毫无作用的小花招。但是此刻高阶战士中的高阶战士,可说是这个大陆上最为强大的战士之一,索武德阁下却突然发现,当这些卑鄙无用的幻术是从一个战斗经验甚至更加丰富,更加狡猾和强大的战士手中使用出来的时候,那是有着完全不同的概念的。

    根本就不用什么大范围的遮挡视线投射影像之类的,只需要在极小的幅度内的扭曲,比如前后远近的距离差了一两厘米,速度上一个普通人根本感觉不到的凝涩,脚步声突然的沉重,甚至地面上阴影投射的变化,在这种凶险之极的近身搏杀上就能造成完全不同的结果。他有几次都是觉得自己马上就能击中这个可恶的对手,但马上发现那不过是幻术造成的错觉,他攻击的落空反而给自己留下了不小的空档,有两次他手中的长剑几乎都要被那个狡猾的西方人给夺去,全凭了爆发出压倒性的力量和斗气才能不让这种极度丢脸的事情发生。

    没有无能的奥术,只有无能的奥术师。这个匪夷所思的西方人让索武德忽然想起了这句在一些战斗法师中流传甚广的话。但他敢肯定没有任何奥术师会这样运用奥术,那需要的战斗经验和战斗直感,还有技巧和力量协调等等基本属性不是任何奥术师能达到的,即便是那些帝国时代也算高阶战斗力的奥术战士,也好像没有听说过能有这样的战斗方式。

    “卑鄙的西方人,不要再用这些卑鄙的奥术来浪费时间了,来堂堂正正地决一胜负吧,为了战士的荣耀!”索武德忍不住地大声咆哮。

    “没有脑子的人,就不要再去奢求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了。胜负则是从你出生开始已经注定了,站在我这样的爱与正义的战士面前你永远只能是个失败者。”闪避着的仁爱之剑则是好整以暇地回应。

    “就在这里!去死吧!”怒吼声中,索武德瞬间将原本就已经极快极猛的双手剑势再提升了一个档次,整个人周围卷成一团剑刃和斗气的风暴朝着面前那个西方人卷去。这一次他有绝对的信心,他是故意那样说的,他知道这个西方人非常地喜欢开口嘲讽,但是在这样猛烈急促的动作中,开口说话必定会对呼吸节奏和移动产生细微的影响,而且开口说话的声音源头他已经通过听觉捕捉得清清楚楚,那是在那个西方人的后脑的位置上传出的,也就是说这个西方人又用幻术偏移了一点位置,但这次他是再也不会错了。

    噗嗤两下,灌注了斗气的长剑像是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样把两块岩石斩成两片,而仁爱之剑已经贴到了索武德的怀中,在这个宛如肌肉堡垒一样的巨汉面前他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小巧玲珑,好像连原本不大擅长的小巧腾挪的功夫都用得更流畅了。

    “蠢货。”仁爱之剑脸上的横肉抖动着嗤笑了一下,他是很喜欢言语上去调戏对手,但更喜欢的是在蛮力之辈面前展示压倒性的智力,在聪明人面前展示压倒性的蛮力,这优越感更胜于口头嘲讽的千百倍。趁着这个用幻术和幻音术制造出的空隙,他的双掌已经搭在了索武德的肋下,小天星阴劲狂涌而出。

    小天星掌力是最为浅显易学的外门功夫之一,在神州江湖上十个汉子至少就有八个多少都练过,但能练到由刚返柔,由内入外这样地步的最多千里挑一,而能达到他这样至简即至繁,返璞归真于粗浅中见武道真意的,一万个里也不见得有一个。他能隔着一寸厚的豆腐震碎一寸厚钢板,也能隔着一寸厚的钢板震碎一块千斤巨岩。这个巨汉身上的筋肉不会比钢板软弱多少,其中强大得不可思议的血肉精气更是对任何外来力量都有极强的排斥性,但仁爱之剑依然可以肯定,这两掌依然可以震碎这个索武德阁下的内脏。他甚至都没有什么留手,既然有守护之手那么强大的治疗能力,连上次那么重的伤势都能让其在几天之后生龙活虎地又跑来挑战,那么只要不让这家伙立毙当场那也就够了。

    蓬蓬两下,好像有两个不知在哪里的古怪巨鼓被敲响,湿哒哒又浑浊的声音,让人一听之下就能明白那是血肉内脏和体液震荡出的动静。索武德的巨大身体猛地一震,身上的那些隆起的筋肉,尤其是脸上的那部分忽然之间更是要狰狞得跳出去一样,他的动作猛然地停了下来,双眼怒瞪得好像想要用自己的眼珠子喷出去砸死人,只是却再也没有了行动的力量,僵直在原地缓缓地跪了下来,两行殷红的鲜血从鼻孔中缓缓流出。

    仁爱之剑再也不理会这个筋肉巨汉,转过身来高举双手,得意洋洋地看着周围围观的士卒水手们,还有一些附近看到动静赶过来的欧罗人。这些观众也是顿了一顿,这才意识到了胜负已分,顿时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才爆发出来。

    “居然能这么巧妙地运用低阶幻术……就算是很多专精了一辈子战斗施法的战斗法师们也是做不到这个地步的……这怎么可能?”

    远处的场边,莫特里法师早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她可是给自己加持了一个增加视力的辅助性奥术,才能勉强看清那战斗的细节。仁爱之剑那些和战斗结合得如此紧密的低阶幻术居然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几乎让她的认知世界都发生了动摇。在她的经验中,想要对战神殿精英斗士这样强大的战士产生作用,至少也要是四环法术以上才行,而想要战而胜之,一般来说肯定需要法则性的奥术。

    “失败的神灵祭祀居然能让一个之前完全不知道奥术的人拥有这么高超的施法技巧,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你们西方人的文化真古怪。”

    “厄,这个……应该是他多年的战斗经验和战斗技巧造成的吧…”沐沁沂只能这样回答。

    “不,不。战斗经验和战斗技巧当然也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观念。他相信奥术的力量,这是根本性的改变。”莫特里法师言之凿凿。“比如战神殿,守护之手那些圣武士,几乎是所有的高阶战士他们都从心里抗拒奥术,就算是能使用,他们也绝不会花任何心思去思考运用的技巧和方式。你们西方文化里有战士会对法术方面有兴趣吗?”

    “这个……有的吧。我们那里的法术和搏击战斗并没有像你们欧罗大陆这样的对立。”沐沁沂想了想,还是点头。其实欧罗大陆上这些所谓的战士,放在神州江湖上来说就是些粗通武技的蛮人,和西狄那些茹毛饮血的野人差不多的货色,也许仗着神道上的加持战力不俗,却完全不能归入‘武道’这个范畴之内,只是仓促间沐沁沂也解释不了这么详细。“在我们那边,一位传说中最强大的……也可以说是搏击战斗的大宗师吧,说过战斗搏击其实和法术是一样的。”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理论?你们西方文化真是难以理解…”女法师瞪着一双大大的淡蓝色眸子,满脸的不可思议。还好不用等沐沁沂费力去思考怎么解释,她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场中的两人身上去。“那个战神殿的蠢货到底是怎么了?好像没有什么伤势啊。这种不惜一切代价锻炼自己身体的战神殿蛮子生命力和战斗意志都是非常恐怖的,就算是被打到开膛破肚,断手断脚也能继续战斗的。但是只是被那个仁爱之剑摸了一下怎么就不动了?看起来并没有受伤啊。”

    “那是用了一种特殊的发力技巧,把破坏力传达到对方体内,只听刚才那个声音,这个战神殿家伙的肠子至少断掉了一半。”沐沁沂摇了摇头,神水宫自然也有武艺传承,她就算没有学到多少,最基本的眼光也是有的。

    而同样的情形,落在另外一边的刘玄应和风吟秋的眼中,所蕴含的意义就完全不同。

    “前前后后一共十五招,但这最后战而胜之的并非靠的自身武功,只是奥术障眼法而已。这手段看似巧妙,比硬和那巨汉拆招来得更快,但本质上其实已是偏离了自身武道。如果不是他刻意戏弄,或者别有他意的话,只能说明他对自身的武道拳意已经有了动摇……这是武者的根本,纵然生死恐怖也不可撼动。看来之前风先生所说的,还真有几分可能……”

    刘玄应的面色凝重,风吟秋的面色也是格外阴沉,但他想了想,似乎也不愿意就此下定论断,只是长叹一口气之后说:“暂且看看再说吧。”

    “刘先生,风先生,你们好。”忽然一个矮壮的身影凑了过来。“这样精彩的对决比武,真是让人不愿意错过一点,但是受限于眼界的狭隘,我不是很能看得明白,能不能请你们给我讲解一下呢?”

    “是你?”风吟秋看清楚了眼前这人,也不禁微微皱眉。这个顶着个大光头,面目阴鸷的矮壮矮人正是现在投靠过来要帮着使节团修路的金石首领。和在灰谷镇看到的时候相比,这个矮人脸上的戾气似乎少了许多,至少表面看起来不怎么让人感觉刺眼,那些原本随时都跳跃在他脸上的凶暴和狰狞现在都不见了,当然应该是隐藏在了那张依然不怎么好看的脸下面。

    “风先生,我现在可是对你们表达了足够的善意,现在正在帮助你们使节团完成重要的工程。之前我们确实有一些冲突,不过正如我们的大洞穴贤者所叮嘱我的,那只是因为大家的短期目的相互矛盾产生的冲突,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仇恨。现在谋求合作,才是对我们大家都最为有利的选择,相信你们也能明白这一点的。”

    “大洞穴贤者?”风吟秋喃喃念了念这个词。相较于以前在灰谷镇的形象,现在面前这个满手血腥的矮人首领是彻底改头换面,连言辞都有条有理了许多,甚至可算得上是彬彬有礼,这改变之大几乎不下于那位仁爱之剑。但这应该是源自于背后隐藏着的那个幕后人物,那个在灰谷镇祭祀之后就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隐藏起来,甚至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矮人的存在。风吟秋也很是好奇,到底需要怎么样的手段或者是威望,才能将这个原本暴戾无比的矮人首领束缚成现在这个模样来。

    “之前我和刘先生的交流,都是那些姓张的人来帮我翻译的。但是那些家伙的见识实在太低,刘先生所讲述的东西又太过深奥,所以这些天来我学习到的实在不多。现在趁着这个好机会,能不能请风先生给我讲解一下呢?当然,我会奉上绝对让阁下满意的酬劳作为感谢的……”

    “这矮人想请我来给他做翻译,让刘道长给他指点呢。”深深地看了金石首领一眼,风吟秋转向旁边的刘玄应说道。“刘道长觉得如何?正好我也想看看这些矮人背后要搞些什么玄虚。”

    “贫道哪里还有拒绝的权力,这可是李大人非要给安排过来的头痛事呢。”刘玄应只能苦笑。“有风先生来给贫道分担一二,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好吧。”风吟秋对着矮人首领点点头。“可惜这次战斗看起来已经完结了,你有什么想问的下来再问吧。”

    “嘿嘿嘿嘿,也许并没有哦。”金石首领咧着嘴发出好像撕裂木材一样令人牙酸的难听笑声,那双没有眼白的眼睛盯着场中。“这些战神殿的家伙可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

    周围的欢呼声依然是此起彼落,震耳欲聋。虽然之前的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胜利是毋庸置疑的,使节团的普通士兵们前段时间也确实憋闷,这时候来看这样一场激烈的打斗,还是自己这边的人完胜那看起来就异常恐怖的巨汉,自然要将所有的热情欢呼都爆发出来,送给中间不断举手示意的胜利者。

    “嗯,不错不错。果如无敌先生所言,这对军心士气实在是大有裨益。”看台上连李文敏大人对周围的高涨情绪也感觉颇为满意,不禁面带微笑连连点头。不过旋即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眉头微皱。“不过那蛮子怎的那样轻轻的一拍就吐血不动了?怎么的也得再大战三百回合,断个手脚弄得血肉模糊的,最后艰难胜之,这才是正理啊。这样轻轻飘飘地就吐血胜了,不是很容易被人看出端倪来?你们谁去给刘道长带个口信,说背后做手脚也要讲究一个虚实阴阳之道,若是被人看穿了那只能适得其反。还有,无敌先生为何要如那街头卖艺一般地向周围抱拳,这般出了风头是不是有些过了……”

    一旁的张家老丈连忙说:“大人英明,不过这胜负已定之下,那些蛮人也没什么好说的。无敌先生的武艺精深,就算是正面对敌也多半能胜之。他也知晓眼下这番局面最关键的还是由于大人的气魄非凡,若是换了那颟顸自负的王主薄,老朽守旧的苏大人,必定不敢举办这等公开比试。所以为了不辜负大人这番苦心,才要更加一步地鼓舞士气。现在局面既已成一片大好,老朽觉得也就无需再做其他了……”

    “嗯,先生说的是。”李大人面露微笑,手扶长须,神情一片满足,仿佛周围的欢呼声都是朝着他而来。

    而要说最为享受周围的欢呼的,却是正在场地中央的仁爱之剑。他一直高举双手环抱成拳绕圈行走,对着周围围观的人连连作揖,那张横肉丛生的脸几乎都要笑得烂了,周围士卒水手们的欢呼一直连绵不绝,也和他这样的不断鼓动不无关系,尤其是那些闻讯赶来看热闹的欧罗人,更是手舞足蹈怪叫连连。这些欧罗人也并不因为人种之别就有所偏好,这些战神殿的比试他们多少都看过,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场热血沸腾的好戏,胜者无论是谁都没关系。

    在仁爱之剑背后,巨汉索武德双手持剑撑地,巨大的身躯哆嗦着,尤其是脸上的筋肉跳动得好像要崩断一样,但是他始终还是无法战力起来。他双眼红得几乎要滴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远处的对手洋洋得意。内脏碎裂带来的剧痛远超过寻常人所能承受的极限,不是皮开肉绽之类的所能比拟的,即便他的斗志再旺盛意志再坚强,现在也只能是勉强维持着不倒地不呻吟惨叫而已。

    战神殿的老牧师正在和几个随从一起手忙脚乱地在他胸腹间抹上药膏,他虽然没见过这种隔山打牛的阴劲震荡,数十年生涯中什么伤势都见得太多了,很快就明白索武德是内脏受了几乎致命的重创。抹上药膏之后,呵斥一个手下赶快去通知守护之手的人,自己施展了一个减免痛楚的神术,随后老牧师从自己怀中拿出一个玻璃小瓶,递到了索武德的嘴边想要朝他的口中灌去。

    索武德的嘴唇抖动着,似乎想要张开也很不容易。老牧师有些急了,捏住了他的牙关想硬把他的嘴给扳开,但是刚刚一把他的嘴捏开,顿时一大口间杂着细碎碎块的鲜血就直喷而出,将老牧师满头满脸给喷得血红一片。

    “如果还希望他能撑到守护之手的牧师来,你们最好就不要轻举妄动,他现在的内脏很有可能已经是一锅煮杂碎了,偏偏他还要强撑着,一动就会吐出来。”仁爱之剑转过身来,看着惊慌失措,一脸鲜血的老牧师,脸上又露出那种特有的包含讥嘲和优越感的表情。“你们居然没有事先让守护之手的人来跟着,是不是怕他们妨碍你们这位斗士下狠手杀掉我?真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为战而战为打而打,你们连野兽都不如,还谈什么荣耀。”

    老牧师只气得浑身直哆嗦,连脸上的血污都没伸手去擦拭。一旁的索武德又张口喷出了一大口血雾来。

    “安德鲁斯,以你的名义!燃烧我的生命来荣耀你!”喷出这一大口血的索武德好像忽然之间挣脱了剧痛的束缚,猛然站立了起来,他双眼已经被血丝充斥成了两颗血珠,那张满是血污的大嘴张开得好像一个通往血池地狱的通道,发出满是血腥味和愤怒的咆哮。

    比刚才更加猛烈的斗气光芒从索武德身上爆发出来,而怒吼出这一声的巨汉也爆发出了更强烈的速度,猛地朝着仁爱之剑冲去。周围刚刚还在欢呼的观众们顿时齐齐惊叫。

    “两位看到了吧。战神殿高阶的斗士可以呼唤他们的神灵之名,隔断一切痛感,无视任何伤势和痛楚,用生命力为代价爆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让他们更快更有力量。所以这些家伙非常难缠,简直比那些魔像更可恶,在这种状态下只有把他们给拆成几段才能真正地干掉他们。嘿嘿。”

    场边上,讲解着的金石首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让他兴奋的东西,一边说话一边舔着嘴唇,舌头上带出浓重的土腥臭和腐烂味。可惜他的欧罗语只有风吟秋能听懂,不过无论是风吟秋和刘玄应,对巨汉索武德的爆发也只是略微意外,没有多少惊奇。

    “这种状态我们西方战场上也有,不过通常是用药物或者其他什么邪恶的手段…”风吟秋都懒得对刘玄应翻译,随口就给金石首领讲解了。“其实这并不是个好办法,尤其是在真正的高层次的搏杀战斗中。如果平时没有练习和习惯,突然增加的力量和爆发性只会带来动作的失调,这在我们的搏击理念中是致命的失误,经验丰富的格斗家战士能够轻易地抓住这样的机会。”

    就像印证他的话一样,索武德爆发出的攻击依然没有击中仁爱之剑,反而被他用小擒拿手法抓住了手部关节,屈指而成的凤眼拳猛击下,关节碎裂的清脆响声就像爆竹一样清晰可闻。即便是这个首席斗士这个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但没有了骨骼的支撑仅靠肌肉也是不可能完成动作的,腕部粉碎之后手中的那两把剑也只能颓然落地。

    但这一点点小小的残疾并没有让这个状若疯狂的巨汉有丝毫的退让,狂怒的咆哮中他反而趁这个机会用双臂将欺近他身边的仁爱之剑给搂住了,那一身原本就狰狞的筋肉更是猛地膨大,要爆炸一样地高高隆起,好像要用自己这一身血肉将这个敌人给生生碾压成肉泥。

    嘭的一声闷响,好像一颗熟透了的西瓜被人猛拍了一掌。在被搂住之前,仁爱之剑的双掌就已经举起,这时候左右齐下拍在了索武德的两只耳朵上。好像只是两记耳光,却让这个巨汉彻底停止了下来。

    依然是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外伤,但是这个连内脏破裂都可以无视,被金石首领说成是比魔像更难对付的筋肉巨汉却没有了动静,双眼还是满是血丝地圆睁着,却再也没有丝毫的神采。

    轻轻一挣,仁爱之剑就从索武德的怀抱中挣脱出来,颇为恶心地拍拍身上,看着不远处呆若木鸡的老牧师说:“你们战神殿的战斗方式就是这样恶心吗?这家伙多少年没洗过澡了?下次记得找个身材性感的女战士来吧。”

    他背后,巨汉索武德像是只被抽空了的布口袋一样软倒在地,那一身如钢铁一样的筋肉现在完全变做了烂泥棉花,粘稠的粉色液体缓缓地从他的耳朵和鼻孔里缓缓流出。

    场边上,风吟秋淡淡说道:“你看见了吧,人体其实是很脆弱的,就算再怎么不怕痛不怕伤,也用不着把他切成几段。”

    “嘿嘿嘿嘿。”金石首领的眼珠子像是两颗毒液浸泡出的结晶宝石,发出渗人的光芒。“太有意思了,这么精湛的杀戮技巧,你们的文化真是太有意思了。你们有信仰杀戮的神灵吗?请一定要给我介绍一下。”

    ps:前段时间去北京参加个网文会议,趁着报销机票的机会顺便瞻仰首都闻闻雾霾。刚刚才回来两天,重新找状态,恢复,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