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域神州道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秘密
    宴席进行得非常愉快,仁爱之剑也吃得非常愉快。?八?一中文w1ww.81.炖煮的胎儿状的小牛,生猴脑拌的沙拉,香料碳烤的岩羊生殖器,盐浸的还在微微抽搐弹动的青蛙腿,他一律来者不拒,大口大口地朝着嘴里猛塞猛吞,不时还能点评一下这个汤的火候不够,这个羊生殖器烤得太过失了精华所在的腥骚味,那个青蛙的新鲜度够了,但是调料腌的时间短了些等等之类,完全就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美食家。让一旁伺候的侯爵府的几位大厨都听得目瞪口呆,只能连连点头甘拜下风。

    阿罗约侯爵和他那些娇美如花的侍女们都吃得很少,只是一些瓜果蔬菜就饱了的样子,不过他们都很高兴开心地看着仁爱之剑大吃大嚼。

    终于,在将桌面上足够二十人份的食物全部扫荡干净之后,仁爱之剑停下了手中的刀叉,满足地叹了口气:“非常感谢您的款待,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样包含宇宙能量的食物了。真是让我怀念我的故乡啊。那里有无穷无尽的美食,各种独出心裁的食用方式。”

    “非常高兴你能满意我们的款待,我之前还担心这些食物会让你反感呢。虽然听说你们西方人非常喜欢这些奇怪的食物,但这些看起来确实有点……”阿罗约侯爵的声音温文尔雅,措辞得体大方,完全体现了一个贵族才有的风度,连‘恶心’这类词汇都不忍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一样。

    仁爱之剑哈哈一笑:“其实也就是一堆堆营养丰富的蛋白质和脂肪,只要抛弃习俗等等固有观念的束缚就可以尽情享用了。在我们那里有个倍受尊敬,以鸡肉味偏向的口味著称的美食家曾说过,只要是活的,即便是神我也吃给你看。”

    “什么?”这样的话语让一众侍女们都愕然失色,侯爵眼中有一丝异色闪过,不过旋即就平复下来,苦笑着说:“这还真是让我们惊诧的饮食文化啊。难怪仁爱之剑阁下会怀念故乡了。应该是觉得我们这里的生活比较无趣吧?”

    “除了偶尔被那些榆木脑子的神殿追兵追杀之外,是平淡无聊了点。”仁爱之剑摇摇头叹了口气。“但是谁叫我还肩负着弘扬爱与正义的重大责任呢。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侯爵大人的招待,要不然现在我还不知道在哪个树洞中吃着虫子呢,虽然那依然是不逊色于鸡肉的上等食材,总还是比不过今天这样精美制作的好吃。”

    咳嗽一声,侯爵大人示意餐桌周围的厨师和佣人们都退下,只剩下他和侍女们和仁爱之剑相对而坐,这才缓缓说道:“仁爱之剑阁下可以放心在我这里休息。我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绝对值得信任的,绝不会把你的行踪泄露出去。作为一个纯粹的帝国贵族,以独立的理智自傲的法师,我有足够的理由鄙视那些愚蠢的神职者。他们匍匐在这世界的某些高维意志面前,却放弃了自身的尊严,独立的骄傲,自由的意志。一点点来自神灵的风吹草动就能让他们如临大敌,按照自己那些狭隘的宗教知识来曲解事实。就像是现在,他们居然仅凭着精灵族的一些只言片语就污蔑仁爱之剑阁下这样值得尊敬的人是邪教徒。”

    “这绝对是偏见,误会和污蔑。”仁爱之剑也摇头叹息,一脸的横肉上满是沉重之色,愤慨之情。“居然把我这样明晓了宇宙真理的爱与正义的代言人和下层界的意志联系起来,做出这种判断的人绝对该被扒掉裤子狠狠地打屁股。我迟早有一天会一路打到那个精灵族的什么月光森林里去,把那些什么据说漂亮得不像话的精灵大祭司统统捉住,屁股统统打肿,好好调教让她们学会什么才是面对强者的正确姿势。当然,这只是针对女性,男性那种碍眼的东西统统打包卖给奥罗由斯塔的有钱贵妇们,让他们在那些肥硕松弛的老迈屁股下呻吟哀嚎受尽压榨,被逼着吃屎喝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度过余生,才是他们应有的结局。”

    “这真是太残忍,太可怕了”阿罗约侯爵听得也是面色惨白,似乎还想象了一下那些精灵们的惨状,英俊儒雅的面孔上不禁浮现出惊恐之极的扭曲表情。其他侍女们有的不以为然,有的出吃吃的低笑。“好吧,只能祝愿您能有这样的一天,我们还是聊聊其他的吧比如您说您还有一大块那样的元素水晶是吗?”

    “是的。”仁爱之剑点头。“大约是之前我给你的那块的三倍左右吧。”

    “啊,真的吗?真是难以置信。”侯爵大人总算借着这个消息从刚才的惊恐中摆脱出来,两眼露出兴奋的亮光。“那么纯度和色泽呢?或者说其中的元素法则的程度呢?”

    “应该也是一样的吧。因为我给你的那块就是从这个上面分割下来的。或者说这本来是一块更大的元素水晶,只是被我扳断成了两截。”

    “扳断?”侯爵又被震惊了。“您是徒手分割元素水晶的?居然是那么大的一块?您知道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吗?您是怎么办到的?您不知道一整块那么的元素水晶有多么难得吗?那会导致里面的法则崩坏的!”

    “哎,别提了。”仁爱之剑意兴阑珊地摆摆手。“我也知道分割元素水晶是需要专门的奥术炼金阵,但是我独自到处流浪,还要提防被神殿的蠢货们追杀,又怎么能找到合适的人帮我分割呢?好在我也是学习过一些奥术知识的,刚好有一些想法想要试验一下,我就尝试用最原始简单的方法,直接用手去扳。结果炸裂出来的闪电把半座旅馆都炸成了碎片,幸好除了两个悄悄在屋顶窥探的蟊贼被木板碎片刺穿了直肠之外,旅馆里其他好运的家伙没有人丧命,否则我这宽厚仁慈的良心会过意不去的。至于其中的法则层次,这个你不用担心,要知道当时差点连我自己也被活活电死,这么沉痛的代价当然不是白白付出的。所以这块元素水晶算是分割成功了,里面的法则层次没有什么下降。”

    “好吧,这真是奇迹”阿罗约侯爵也是楞了好一阵子,才问。“不过您为什么要不惜危险这么做?在确定适用范围之前,元素水晶和宝石当然是越大价值越高啊。”

    “不不不,侯爵大人您完全错了。”仁爱之剑嘿嘿一笑,露出刚刚咬碎过无数器官和肢体的白生生的牙齿。“当然是要先把小块的送出去让大家看看,然后剩下的大块才能卖出好价钱啊。”

    微微一怔之后,侯爵露出了然于胸的表情,点点头,举起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笑道:“关于这一点,尊敬的仁爱之剑阁下您绝对可以放心。只要那块元素水晶经过我们的测试,能够安全用于驱动我的那些设施,价格方面绝对不会是问题。在这段时间里,请仁爱之剑阁下尽情地在这里休息和享受吧。我保证您在这里绝对不会受到那些愚昧的神职者的骚扰。”

    仁爱之剑仰头一口把杯中几乎满溢的红酒一口吞掉,哈哈大笑:“那就多谢侯爵大人的款待了。我会在这里好好休息的,毕竟这么悠闲的环境,还有这么多充满宇宙能量的美味食物,其他地方可是不容易找到的呢。”

    “不止如此呢。很快您就能现,我这里最美妙的可不止是那些。”侯爵颇为神秘的一笑。簇拥在他周围的侍女们更是笑得花枝乱颤。

    是夜。

    侯爵宅院中早就是一片寂静,仁爱之剑却没有睡觉。在侯爵给他特意准备的大大的客房中,他还是和白天一样摆着个拳架,双眼似睁似闭,一团火焰和一团水汽围绕身边旋转。

    先天境界之上,无论是修的武艺还是道法,睡觉都不再是必须的了。当然这并不是说就用不着休息,而是对于完全掌控自身精气和精神的人来说,入定或者调息的修养效果要好过蒙头大睡。只是数十年生活养成的习惯上的睡眠还是有的,所以这些一般都是真正的道行高深,或者勤修不辍的修者才会彻底断绝睡眠。

    现在仁爱之剑绝对能算得上是勤奋。连他自己都记不得已经多久没有真正地睡觉过了,只要一有时间,他除了翻看各种渠道弄来的奥术书籍之外,就是站桩练拳,调息运气。不止是神殿教会联手对他颁布的通缉令所带来的压力的关系,他自己也很想希望找到一种真正属于自己,适合在这方世界运用,完全契合这方世界法则的力量。现在难得能得到这样一个清闲的环境,他当然更要抓紧每一分钟的时间。

    但是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远处渐渐传来,让他睁开了眼睛。以他的感知和判断力,从百米开外就判断出了这些脚步声的主人。对于这些来者他也并不意外,他起身收好了拳架,挥手驱散了火焰和水汽,静静地等着门被敲响。

    门并没被敲响,而是直接被轻轻推开的,柔和的白光下,三名纯白长袍的如花少女站在外面的夜色中,美丽圣洁得好像是从梦境中走出来的精灵。为的正是白天来引领仁爱之剑去宴会的那位侍女,她看着房间中好整以暇地看着门口的客人,笑颜如花:“看来您是知道我会来。”

    “看来你也知道我不会锁门。”仁爱之剑也对她回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狰狞的笑容。“不过居然是三位姑娘一起来,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我叫蒂娜,这两位是我的好姐妹加利亚和尤利西斯。”少女指了指旁边的两位同伴,都是一样的青春貌美,都是一样的清纯中又透着性感的纯白长袍,一样的笑颜如花。她们身边都漂浮着零环奥术光亮术的光球,显示着她们并非普通侍女的身份。“原本我确实只是想着自己一个人来的,但是和她们聊了聊之后才知道,原来她们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哦?是什么想法我能知道吗?”

    “当然。那就是,我们都对你,仁爱之剑阁下,来自西方大6的神秘而强大的战士,异域古老文明的继承者,勇敢地独自面对那些愚昧的神灵奴隶的围攻的反抗者,非常地敬仰,非常地好奇。我们希望能更靠近你,更深一步地了解你,聆听你的故事,感受你的力量和魅力”

    少女的声音清脆而轻柔,又带着夜色中的神秘,如同天使的低语,她们三人一起走进了房间,最后的少女则关上了房门。

    “哈哈,我非常理解你们的心情。在正义的朋友的光环下,总是有很多少女会无法自已地产生这种冲动。”仁爱之剑哈哈大笑,对于眼前这样的情况似乎是非常满意。“没有问题,我当然会满足你们的。我允许你们近距离地观察我,感受我的伟大气概,什么时候都可以,洗澡睡觉吃饭拉屎的时候这些都没有问题。我还会在有空的时候给你们讲述有关爱与正义的真理。”

    “那我们何不现在就开始呢?”叫做蒂娜的少女行走间就褪去了身上的衣裙,她的动作轻柔而优雅,就像是舞蹈一样。光亮术柔和的白光下,她露出的肌肤如同象牙一样的光滑柔美,如丝缎一样的细腻,那副满含了青春的美好和生命的活力的就那样裸地展现出来,完美的曲线和比例,简直就是造物主给予男人的最大恩赐。她脸上的神情微微地有些羞涩,又带着自内心的渴望,丰满而湿润的嘴唇轻启,吐出的声音就像是在人的耳边呢喃。“生命是如此的短暂,老朽,死亡,伤痛,疾病,随时都可能将我们的生命终结,将我们变得丑陋不堪。生活也是如此的无聊,无论多少的金钱多大的权力也不能最终避免这些忧患,那为什么不趁我们还年轻,还正在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候尽情地来享受生命,感受生命呢?”

    仁爱之剑拍手鼓掌,连连点头表示对她的看法非常地认同:“非常好,非常对,我完全理解你的意思。肢体的纠缠,体液的交换,生命最原始的悸动,真是美好而诱人。”

    这时候,另外两个少女也渐渐褪去了衣裙,同样是身无寸缕,一脸羞涩而渴望地看着他。仁爱之剑指了指房间另一边,对这三个少女说道。“阿罗约侯爵只有一个人,这宅院有这么大这么空荡荡的。我相信那么无聊的生活,你们又有那么美好的追求,一定锻炼出了相互取悦互相探寻生命美好的高深技巧。不,应该说那完全就是艺术。那边的床虽然我还没有睡过,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又大又软又舒服,绝对是你们展现技艺的好地方。你们可以在上面尽情表演,我会在这里一边锻炼,一边好好地观赏的。”

    三个少女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羞涩和期待都变成了呆滞。几秒之后叫蒂娜的少女才问:“等等一等仁爱之剑阁下,我们是希望和您一起”

    “啊啊,我就不必了。”仁爱之剑摆摆手,一脸的谦让,就像已经饱食的客人婉拒主人的邀请。“这可会损耗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宇宙能量的。在去那什么月亮森林里好好惩罚那些精灵祭司们之前,我不能浪费哪怕是一丁点的力量。而且在我们的文化中,就这样静静地观赏家们精湛忘情的表演,聆听她们的呐喊,就是对她们最大的尊敬。”

    “但是这个……”

    “我明白了。”仁爱之剑在三个少女的光溜溜的身上一扫视,恍然大悟。“你们是来得太匆忙了,没有带道具是吗?没关系,这种小事情对于爱与正义的战士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仁爱之剑伸手从旁边的实木大桌上拧下一条桌脚来,坚实的红花木在他手里好像酥饼一样的脆弱,在他随手的中,木屑纷纷如雨而下,片刻之间一个双头雄官状的木棍就成型了。他把这有胳膊粗细,一尺多长的诡异木棍递给面前的少女,问:“你看见了,纯手工制作,包含了我对你们三位艺术家的尊敬和爱意,只是尺寸可能小了点,你们就将就一下吧。”

    三名少女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东西,还有做出这个东西的仁爱之剑,呆然片刻之后不约而同地转身就走,连地上的衣裙都没有去捡,就这样走出房间,逃跑一样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嘿嘿一笑,仁爱之剑摇了摇头,手中一捏,那个怪异的木头造物就化作木屑纷纷而下,他挥了挥手,鼓起的劲风就把敞着的房门给吹得关上了。一片重新恢复的寂静中,他好像什么都没有生一样重新闭上了眼睛,摆出了那个拳架,身周慢慢地重新浮现出一团游走的火焰和水汽。

    第二天,阿罗约侯爵的宴席照常举行。这次的菜肴稍微正常了一些,有了普通的牛排烤肉和面包,只是围绕在侯爵后面的侍女们少了三个,正是昨晚不请自来的那三人。

    “仁爱之剑阁下,听说你拒绝了蒂娜她们三人?这真是太可惜了。你伤害了三名少女的真心啊,她们现在都还在伤心哭泣着呢。”阿罗约侯爵也露出有些惋惜有些失望有些伤心的神情。“难道你顾忌着背后会有什么特殊的意味吗?觉得我是在指示她们用美色来贿赂你,或者安排了其他后续的什么手段吗?不,不,我以我祖父,我父亲,我家族的名义起誓,我绝不会做这么肮脏的事。这纯粹只是她们三个少女的真心显露。我这里的每一名少女名义上是我的侍女,其实她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的在追寻生命和爱的道路上同行的同伴。她们的举动都是自真诚的内心,你不必要顾忌更不需要拒绝……”

    “我真的没有顾忌,也没有拒绝。”仁爱之剑嘴里咬着一根手臂粗细的蛮牛,只是几口就将之撕碎成了无数细碎的蛋白质和脂肪吞了下去。他一边这样大吃还能一边口齿清晰地辩解。“我也敢以我父亲我祖先我家族的名义誓,我们那里真的就是这样。无数热血沸腾的年轻人,都是整夜整晚地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自己心仪的女孩在那里和别人肢体交缠,体液四溅,忘情呼喊,最后都满怀着爱慕和敬意对这些高贵的肢体艺术家送上衷心的祝福和赞美……”

    “这真是……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面对这样奇特的风俗,阿罗约侯爵不得不再一次被震慑了。愕然半晌之后,他才恢复平静,以非常肯定和确定的语气说:“但是我绝对可以确认,这种行为绝对是不正常的。仁爱之剑阁下,不是我对你们的文化不尊重,而是这种习俗确实非常地有问题……”

    “这样吧,仁爱之剑阁下。”犹豫不定了一会之后,阿罗约侯爵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不久之后,我们会举办一场秘密的祭祀活动。这是非常私人,也是非常隐秘的祭祀,我希望您也能来参加。我会借助这个祭祀的机会来改正你们那种扭曲的文化赋予你的扭曲观念,让你走回到真正的爱情的道路上来……”

    “风先生,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要告诉您。是关于那些矮人的。他们正在进行着一项非常巨大,非常危险的阴谋。”

    风吟秋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大脸少年,颇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诚然,这个少年现在眼神中已经有了真正的男人才有的坚定的光芒,神情也更为深邃和稳重,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他确实又在进行一项远他能力的危险行动。

    风吟秋提醒他说:“既然你也知道非常巨大,非常危险,那么你就该止步了。在告知我之前,你应该先把这个现报告给你父亲,或者守护之手。”

    “不。我父亲毕竟是贵族,最近正在提升的地位和声誉,注定了他无法客观地看待一些事情。我甚至不敢肯定他会不会把我绑起来强行送回奥罗由斯塔。”大脸少年安杰洛的否定非常地肯定和坚决。“而守护之手么当那些神殿联合宣布通缉仁爱之剑阁下的时候,就说明他们已经不值得信任了。”

    “哦?”风吟秋也有些惊讶。“你也觉得仁爱之剑是被冤枉的吗?”

    “我不知道那些神殿中人的依据是什么。我只知道的是能说出那一番教导我寻求正义的话,他绝不会是邪恶之徒。神殿和教会从来都是固执而守旧的,这也许让他们在很多时候看起来非常可靠,但现在看来他们也很容易误会。所以我现在只能相信你了,而且这件事情和你们使节团也有非常大的关系。”

    “哦?是什么?”风吟秋也忍不住好奇。

    “他们正以一种非常狡猾的方式来操控你们使节团,操控西海岸法师议会。我觉得他们似乎在谋求什么前所未有的巨大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