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萌夫掉线中 > 正文 第三十四章,醒来
    梦醒,艰难的睁开眼,南笙揉了揉眼睛。 那真的是梦吗,那么逼真,那恐怕就是云生的过去吧!

    之后的事,南笙已经大致能猜出来了。云生再度醒过来,却变成了活死人,鬼医只得继续用毒养着她,可是时间长了,云生的身体血液都彻底被毒所改变了,变成了药人,进而成了药人的母体。

    而鬼童子是鬼医遇到的和云生的情况相似的人,便将她救回来培养成了第二个母体。

    说到底,都是可怜人,被命运无情的捉弄来捉弄去……

    可是云生,鬼童子,她们又到底犯了什么错呢,要被这样对待?

    对于南笙来说,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溟玄究竟答应了鬼医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自己这睡又是睡了多久?

    定不能让鬼医了结了溟玄,就算不为他们之间那没什么作用的同门关系,也要为了云生。

    云生与溟玄的相处看似像情人,其实更像相濡以沫的亲人。让南笙更加确信这个想法是,云生从未碰过溟玄。像溟玄这么美的男宠不可能逃过那时云生的魔爪,除非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按南笙的推测,溟玄应该是云生幸存的某个族人。云生宁愿放弃逃走的机会也要保护他,在那最后年将他困于千骨门,可以看出溟玄对于云生的多么的重要。

    若是鬼医以溟玄的命去换云生的回归,那么云生将永远无法原谅鬼医以及自己。

    南笙急忙下床去找他们,啊咧,为什么身体这么沉重,连起来都做不到。眼前的情况清明起来,压在自己身上的是条——蟒蛇!

    这个认知让南笙的魂都差点被吓飞了,而且这条蛇还是她认识的,差点把她活生生勒死的那条——黑黑。

    诡异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嘻嘻嘻——姐姐你终于醒了,让鬼童子好等啊。”

    鬼童子步步踏进房间,黑黑从南笙身上摞开,又绕在了鬼童子身上,蛇头圈在手臂上,不停的吐信子。

    犹记得那时溟玄的剑气伤了黑黑,现在看黑黑已经全好了的模样,她们此刻来找自己,难道是——报仇来的!

    溟玄不在,她只是根废材啊,连鬼童子都制服不了,何况那条大蟒蛇。苍天啊,你诚不吭我。

    不能因为宝宝可爱,你就不停的欺压我啊!

    鬼童子那身纯白的衣服让她整个人显得更加诡异,就像故事的白无常,而腰间那根如血色的红绸带就像勾魂的器具。

    南笙瑟缩在床上,往床角后退。咦,她能动了,只是身体有些麻,可能是被压得久了,之前果然是黑黑的缘故。

    眼前出现熟悉的字,

    选项,直接逃

    选项二,继续与鬼童子交谈(有几率得到溟玄的下落)

    南笙内心卧槽,这个选项她可以吐槽吗?先不说逃,她逃的出去吗,这里都是鬼医和鬼童子的天下,更何况她再怎样跑也跑不赢条蛇啊。这选项二,听起来挺好的,可是鬼童子会告诉自己吗,溟玄可是差点杀了她的宝贝蛇!而且南笙突然没骨气的觉得光是和鬼童子说话就很瘆人,好歹她也是个心智完全的成年人,竟然栽在个比她矮那么多的小孩子身上。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小瞧人是不对的,哪怕是个小毛孩,也可能把你整的体无完肤。

    思来想去,哪个死得慢点,南笙还是选了二。

    下面出现行小字,智力属性上升,然后又迅的消失了。

    南笙……

    这是几个意思,南笙有点小郁卒,是说她之前处于智障水平吗?

    这游戏你再这么玩我,我就不只有大情绪了,宝宝还有小情绪了。

    可是不管南笙有没有情绪,鬼童子已经离她越来越近了。罢了,不知道小孩子记不记仇,反正她小时候是睡个觉就忘了。

    哪知鬼童子却像很委屈的表情,“鬼童子长的很丑,很可怕吗,为什么姐姐你看起来这么怕我?”

    南笙……

    这个不是你长得怎样的问题,而是孩子你的内心很可怕啊。

    可是鬼童子的表情却是很真诚的委屈着,南笙默。不像是装的,按理说,鬼童子应该来报仇顿,可是她却什么都没做,睁着双孩童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自己。

    南笙想起溟玄那句找个机会就离开吧,不会有人拦你的。难道也包括了鬼童子吗,不可能,鬼童子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自己的,除非是溟玄对她做了什么。

    “姐姐,你长的好漂亮啊!”

    南笙……

    这话好像她已经说过了的,等等,这孩子又脑残了?

    看着鬼童子的表情像是个正常孩童,此刻说出的话也是正常孩童说的话。难道她忘记自己做过的事了?

    南笙试探着,“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鬼童子看漂亮姐姐终于肯理她了,开心的不得了,“我叫鬼童子。”

    南笙……

    看来自己没有猜错,只是不是溟玄,而是鬼医对她做了什么。鬼童子说过,自己醒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鬼医告诉她什么,她就是什么。鬼医应该有种传说可以毁去过往记忆的药,才能有如此效果。不然,鬼童子应该是冷嘲热讽自己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她。

    想明白这个,南笙松了口气,虽然夺去别人的记忆太不地道,南笙此刻却是很感激,自己这条小命总算是可以保住,多折腾几天了。

    想必也是鬼医现了鬼童子的不对头,才又喂她喝下这种药吧。小孩子嘛,记得事多了,心思复杂了,反而不可爱了,还是如今这样的模样好。

    除却她身上的那条黑色蟒蛇,就更好了。鬼童子那么小的身躯,竟然没有被蛇压垮。对了,她的身体已经不是常人了,不能以常理判断。

    是个正常的小孩子就好办了,南笙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紧张,但是好像做不到。

    那条蛇对她虎视眈眈的,很明显虽然鬼童子忘记了,但是它可没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