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萌夫掉线中 > 正文 第五十四章,熊孩子
    那人凶狠的的抬起了自己只手臂,南笙才现他少了只手,看着甚是可怜。 等等,他不会是那天客栈的那位吧!

    “呵呵,你这妖女忘性挺大啊,需不需要本少庄主提醒提醒你。”

    南笙……

    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完了,溟玄因为救她而斩下了这丫只手。当时她还觉得挺可怜来着,求他不要杀了这熊孩子。

    可是如今看着这丫的目光,铁定也把自己归为仇人了。

    可是没料到那熊孩子却说,“谢谢你那天替我求情,但是你跟那魔头在起,铁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南笙的冰糖葫芦啪的就掉地上了,南笙心疼的叹息了几下,她还只啃了两颗啊。就被这熊孩子武断的思想给吓掉了,果然是输出全靠吼,这大嗓门,至于吗?

    什么叫她不是好人了,她又从来没有害过人,甚至连蚂蚁都没故意踩死过。幕场景突然在脑海划过,南笙愣在了那里,是冷雨儿最后那凄美的笑,寡妇村……

    南笙沉默了,她害过人,而且是村子的人,全部被她活生生的烧死了,就那样被自己把火,全部灰飞烟灭了。

    也许她可以将冷雨儿从火场拉出来的,也许她可以拿到解药让村民都好起来的……

    可是最后,他们全死了,死于这双沾满鲜血的手了。

    “喂,你怎么了?那熊孩子看南笙突然不对劲的脸色,“难道是被我说对了,想起了自己干的亏心事,觉得良心不安了?”

    南笙不理他,做条沉默的鱼。可是那熊孩子却急了,“我不管,反正妖女你得跟我走趟。”

    南笙……

    “我为什么非要跟你走趟,我有自己的人身自由权。”

    熊孩子默,“什么叫人身自由权?”

    南笙捂住嘴,糟糕,不小心说了现代的话,连忙道,“你什么都没听见,我什么都没说。姐姐要走了,不陪你玩了。”

    南笙摆摆手,拎着自己的吃的,越过他,往前走去。

    “站住,妖女!”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就只是颠倒了个顺序。把剑横在了南笙面前。

    南笙……

    这熊孩子又要闹哪出,再来上演次恩将仇报?

    “姐姐算我求你了,就跟我走趟吧。我找不到他,到处都找不到他,但是凭你们的关系,他定会来救你的。”

    “你要找的人是溟玄?”

    “是。”

    南笙……

    “你打的赢他吗?还是说你不只想要废掉另只手,连脑袋也想搬家了?”

    熊孩子,“我……,但是我总不能像个孬种样的活着,父母尸骨未寒,你让我如何安心!”

    南笙,“你觉得你父母最希望的是什么?”

    熊孩子,“希望我健康长大,继承庄主之位,将葬剑山庄扬光大……”

    南笙,“那你做到了吗?身体肤,受之父母。如今你却让自己成为伤残人士,连手都不能保护好,何谈葬剑山庄,你对得起你的父母吗?”

    熊孩子,“我……”他眸目光闪了闪,然后突然坚定的说,“但是我定要报仇!”

    南笙……

    这个倔驴子!

    “你现在去报仇就是找死!”凭溟玄的技术,这丫活不过三招。

    南笙大声吼,熊孩子竟因此微微红了眼。

    南笙……

    她不会把人家要吓哭了吧,这话确实有点伤人,尽力使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复兴葬剑山庄,那是你父母生的心血,你就忍心让自己早早送命,让葬剑山庄永无宁日,让你爹娘在黄泉下不得安宁吗?”

    “我……”

    熊孩子收回了他的剑,用不习惯的手握剑也是难为他了。南笙看着那手臂上的绷带,闪过丝黯然,以后他只能使左手剑了。

    “姐姐,你真的是皇妃吗?他们都在传那魔头在荒林截杀了迎亲队伍,掳走了当朝皇妃,那个人真的是你吗?”

    “额……人是我没错,但是这版本……”什么时候成了溟玄做的了,自己当时遇见他的时候,他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怎么可能截杀那么多璃王的保镖,还将璃王打成重伤。

    熊孩子叹了口气,苦大仇深的模样,“姐姐,你太不容易了,竟然从那厮的魔爪下活了下来,我再也不喊你妖女了。”

    南笙……

    这都什么跟什么鬼,什么跟什么逻辑。

    “姐姐,你是真心想嫁入皇家的吗?”

    南笙眼横,“这怎么可能,没见我之前跳湖了的吗,这不是没被阎王收,没死成,才遇到了这么多的事。”

    “跳湖?”

    南笙默,对了,这个消息是被封锁了的,他不知道也很正常。“额,你还是别知道了,知道的多了也对你没好处,你乖乖去练剑法,把心思放在葬剑山庄上吧。”

    “嗯,我会听姐姐的话的,那姐姐可以帮我报仇吗?”

    南笙……

    怎么又转回这了,“不能,我打不过他,不想去送死。”

    熊孩子却露出了个南笙觉得有几丝凉气的笑,南笙突然觉得从手脚四肢开始,都渐渐冒着凉意。

    啪的声,手的东西全部掉了,四肢酸软无力,“你对我做了什么?”

    “姐姐无需慌张,我不过是下了点药在你刚刚吃的东西里面罢了。”

    什么时候,她竟然没有现,大意了。

    看着南笙副谨慎的模样,还带着点想吃人的意思,熊孩子露出诡异的笑,“放心,只是让你这几个时辰全身无力罢了。”

    “救命,救……”嘴突然被捂住,南笙怒瞪他。

    自他身后又窜出了几个人,看起来应该是他的小喽啰,南笙默了,自己这是在劫难逃?

    不带这样坑人的啊,吃个东西也能吃毒。

    那人把自己像扛包袱样的扛在肩上,南笙默了,膈应的疼。

    “站住,把娘娘留下。”

    站住这话,今天真的是醉了,不过只有这句最悦耳。南笙瞟过去,感觉这人有点眼熟,好像在璃王的身边见过他。

    咦,这个难道是璃王给她安排的保镖?他早知道自己总是偷溜出来?

    可是还没等南笙想个明白,不知道那熊孩子又干了什么,只觉阵晕眩,南笙便就毫无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