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萌夫掉线中 > 正文 第九十九章,花开未央三
    她是刮过自己世界最清澈的风——

    龙若璃就这样跟在她身后,步步,直到两人来到了片空地,沐南笙道,“会骑马吗?”

    龙若璃当场道,“会。 .    .”开玩笑,骑术可是皇子的项必修课。

    沐南笙道,“来赛马。”

    然后便没管龙若璃了,马厩里都是好马,龙若璃挑了匹。谁知道沐南笙扫了眼,便道,“你最好不要选那匹。”

    “为什么?”

    沐南笙却没回答他,似懒得开口般,便牵着她的马朝起点走去。

    龙若璃牵起那匹马,熟知那匹马马上躁动起来。龙若璃讶异,这马脾气还挺大!

    他还就喜欢脾气大的,当下脾气也上来了,非得要把他驯服了。下子骑上去,马马上不断往后仰,不停的跳,要把他摔下来。

    这马的脾气还真的是比他见过的任何匹马都大,龙若璃没想到难度系数如此之高。

    被摔下来好几次,凭着还会点轻功,才不至于摔得特别惨。在他的锲而不舍之下,竟然连马都开始喘气了。

    龙若璃心里乐了,你大爷的,刚刚不还是还脾气挺大,劲挺大的吗?这会不行了?你再倔啊,当他以为这匹马终于要屈服的时候,他再次被摔了下来。

    龙若璃……

    他竟然斗不过匹马!

    大概是刚刚马的动静太吓人,吸引了人过来,那人张嘴就喊,“你干什么呢?那可是将军大人的马,弄伤了有你好看的!”

    龙若璃……

    扫了眼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管的沐南笙,心里再次默了。在那人的帮助下,选了另匹好马。

    也只能怪自己眼神太好,连沐大将军的战马都被他挑了。这种良驹都是认主的,它们有灵性,辈子只让那个人跨在背上,驰骋疆场。

    那场赛马,大概是龙若璃这生都无法忘怀的。他从未见过马术如此精湛的女子,他也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赛马,整场跑完,她那匹马就虚脱了。

    连龙若璃都不禁为那匹被折腾的马哀鸣,你受苦了。

    而沐南笙就像什么事都没有般,可是龙若璃还是微弱的现她的手在袖子里颤。

    勒过度了的原因,但是她大概是不想让人现的,龙若璃本想说什么的,但是看到她的表情后,却什么都说不出了。

    有些人的世界,外人永远无法插足。

    所以,他想进入到她的世界里去。沐南笙,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那场赛马,两人几乎没有什么交谈,只是疯狂的泄。

    龙若璃回到了封地,第件事拯救自己快断了的腿,那丫头真疯!他就没见过哪个女子如她这般过。

    拿出临走前她交给自己的个小盒子,当时他说不要来着,毕竟他什么都没给人家,就收姑娘的东西,这与他直接受的教养来说,委实有些……

    但是此刻却是迫不及待的便拿了出来,般姑娘送给人的东西都有些不可言传的意味,特别是这盒子还很是精致。

    他还在想会是什么的时候,便嗅到了阵清新的药香——是上好的伤药!

    这么说,她早就看出了自己的腿还有问题!!!

    然后为了不打击他的自尊心,便直没有说,直到分别时给了自己这个。

    龙若璃……

    那药确实是极好,应该很是难得,倒是与这精致的小盒相得益彰。

    于是乎璃王殿下便有事没事的喜欢往洛城跑了,那年七夕,他坐在酒楼上,遥望下方的痴男怨女,不经意却看见了她。

    身红衣,灼灼如火,倒是很衬她。他并没有见到她身边还有其他男人,除了沐大将军。

    他们家是出来逛热闹的,沐大将军在洛城的威信极高,与民同乐,也很正常。

    只是今年不同往年,家人里多了两个人,便显得气氛有些不正常了。

    以往,沐大将军总是要与沐夫人起放个花灯,再陪她起乞巧的,今年便有些为难了,两个人,他要陪哪个?

    这样的场景,沐南笙肯定是率先忍不住的,果然便见她贴着自己的母亲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沐夫人也没拦,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又是自家夫君驻扎的地方,也确实没什么好担忧的。说实话,其实她也想随女儿起离开,但是她不能。

    龙若璃看准了她离开的方向,便静悄悄的跟了过去,这次的运气还真不错。

    沐南笙个人对着人群呆,突然觉得背后有丝异样的气息,回头,便见道绿影与道黑影缠在起,她立即道,“浅夏,别打了。”

    那被唤浅夏的女子道,“小姐,这人鬼鬼祟祟的偷偷跟着你,定是不怀好意!”

    沐南笙道,“那你不也是偷偷跟着我,他是我朋友,你们停手。浅夏,你回去保护母亲去吧,洛城就这么大,我不会有事的。”

    闻言,那绿衣女子才停手,龙若璃也停了下来。天下果然还是父母最爱自己的孩子,说着不担心,其实还是不放心的。浅夏嗫嗫嚅嚅,说是今晚定要好好保护小姐,她就在暗处跟着,定不会再打扰到沐南笙,求她不要赶自己走,这是沐夫人的吩咐。

    沐南笙无奈,挥挥了挥手,浅夏便消失在人群,但是他们都知道,那个绿衣女子直在跟着他们。

    沐南笙看着龙若璃,“你来干嘛?”

    “玩啊,走,我请你吃饭去,就当是还恩。”

    沐南笙点名去了最贵的酒楼,点了大桌最好的菜,两人根本吃不完,但是龙若璃很干脆的便付了钱,甚至还包下了这层。

    不想让人来打扰他们。

    沐南笙嘴角抽,“有钱,任性。”

    龙若璃讪笑,“那是,今晚定让你吃个够!”

    除了菜,龙若璃还要了酒,“喝吗?”

    沐南笙道,“喝,为什么不喝。”

    那晚,龙若璃彻底惊呆,他本来以为沐南笙不会喝的,可是她喝了。他本来以为沐南笙是个杯倒的,毕竟女孩子的酒量都很小,可是他没有料到,这个女孩子竟然这么能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