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正文 第2097章 剑者之踪
    一道剑光,在南小姐指尖跳动,吞吐不定,有着一种飘渺如烟的剑意。

    “这剑意不是你的!?”秦墨睁目,初始无比震惊,而后发现了这一端倪。

    这道剑意太浩荡了,其锋锐内敛,但是,秦墨却能察觉到,这种锋锐一旦爆发,似是能斩开世间的一切,包括这片原始大陆。

    这种剑意太可怕,超过了南小姐自身的力量,并不属于她。

    并且,秦墨隐隐觉得,这种剑意有些熟悉,与自身修炼的幻天极神剑,似是有些同源之处。

    只是,与这种剑意相比,幻天极神剑的剑意则要逊色许多,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这是我学生的力量,他赋予我这道剑气,用来保护自身。”南小姐轻叹,她的语气第一次有了波动,有着一丝冰雪初融的暖意。

    “或许,真如传说的那样,我是祖龙血脉中,血脉最接近万界龙皇的一位真龙后裔。这一血脉最强大的地方,并不是能够参悟万界龙典,而是能够教导出凌驾一切之上的存在……”

    “这一道剑意,看你能领悟多少,算是这个任务的酬劳。”

    秦墨伫立,身形难以动弹,不仅是内心无比震撼,也因为这道剑意的可怕,超乎了想象,将他压制的无法移动。

    这时,他的瞳·孔睁大,南小姐指尖的那道剑气,实是太惊人了,仅是一丝,就斩开了她环绕身周的龙力,显露出其真正容颜。

    那是一张难以形容的冰颜,美到令人窒息,如龙眸的眼瞳是黄金色,宛如梦幻般的宝钻,却泛着令人窒息的冰冷。

    这样的美丽,实是秦墨生平仅见。

    嗡……

    剑吟声响起,从那道剑气中传出,秦墨的心神沉淀下来,不受控制的陷入进去,感受那浩荡无边的剑道。

    “这是我那学生,在剑道有成时,开创的一剑,名为-幻天!你能够感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南小姐的声音传来。

    幻天!?

    秦墨心神俱震,这与幻天极神剑,又有什么关联?

    下一刻,他已是无法再思虑其他,心神一片空明,沉浸在无尽剑意中,感受那剑之世界的奥义。

    一道道剑意涌现,在秦墨身周环绕,逐渐化为一枚枚实质的剑形,而后则是出现一道道身影,持剑而动,演绎无穷剑道……

    “吾之剑,可幻化天地,也可扭转乾坤,孕育无限生机,这是幻天的奥义……”

    隐约间,秦墨似是看到一道身影,那是一个年轻男子,身着古怪的衣着,穿着镶有神钻的皮靴,如同是皮质斗篷,持剑而立,皮衣翻飞,有着不羁的无双风采。

    无与伦比的剑意冲起,那年轻男子如同一位剑神,伫立天地间,令得天地都为之震动。

    然而,那年轻男子的神情,却是无比落寂,似是有着化不开的悲伤。

    年轻男子手中的佩剑很古朴,透着一种典雅,剑上吞吐剑意,流转着莫测的气息。

    秦墨有种错觉,那样的剑意推演下去,甚至可能孕育一片天地。

    “幻天之剑,可蕴神明,可冲击传说中的天之位阶,但是,与我何用?!”

    那年轻男子持剑而立,仰天长啸,斥问天地,引来无边雷霆,似是天罚降临。

    一道剑光掠起,惊艳了世间,雷霆尽被斩灭,天地颤抖,以浩荡天地之力,也畏惧那年轻男子的不世剑意。

    “你乃万界雄才,如此年轻,便至剑中帝君之境,何须再自斩,遁入魔道……”

    阵阵洪音响起,那是天地的规劝,化为人语,循循诱导,似是不愿见一位无双存在误入歧途。

    “我要的剑,乃是洞穿一切壁障的剑,行走万界,可诛万界之上的天神,让我领悟幻天之剑,又有何用,想让我成为最厌恶的那种存在吗……”年轻男子开口,引来天地的无边轰鸣。

    轰隆!?

    雷霆般巨响炸开,震得秦墨头晕目眩,那年轻男子的身影消失,隐约间,只看见那年轻男子一头如瀑黑发,在天地轰鸣中化为雪白……

    一道剑光冲起,那可孕育神明的剑意转化,变成斩破一切的锋利,惊艳了天地,将无边天地之力悉数斩开……

    ……

    广场上,秦墨伫立,那座庞大城池依然在,南小姐却已是消失不见。

    “刚才那年轻男子,就是南小姐的学生么?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

    秦墨怔怔出神,脑海中关于南小姐,那年轻男子的一切记忆,竟是很模糊,如同是南柯一梦,记不真切。

    唯一深刻的,则是那幻天剑意,如彻骨一般,印刻在体内。

    这种幻天剑意,与【幻天极神剑】很相似,可以肯定是同出一源,秦墨几乎能断定,大陆九大奇学之一,就是原自这种幻天剑意。

    此时,秦墨目光一动,看到广场的虚空中,还有一卷羊皮纸,赫然是另一半的部分。

    那卷羊皮纸,仿佛是嵌入在虚空中,想必是南小姐留下的。

    “南小姐在此,一是等我,还有一个就是等她的学生,为何就这样走了?”秦墨惊异。

    伫立在广场上,秦墨有些迟疑,不知是否该就此离去。

    事实上,他也不知如何离去,这里的景象依然如故,不知该如何回到那片祖地。

    最终,他选择留下来,守护另一部分的羊皮纸。

    关于南小姐提及的任务,秦墨是一头雾水,他摊开那张羊皮纸,其上标识的地方很醒目,却是不知究竟代表着什么。

    “南小姐的学生,会来此吗?”

    注视另一半的羊皮纸,秦墨产生这样的疑问。

    此时,周围景象发生变化,广场之外,日升日落,时间在飞速流逝,这座城池不断变化,经历着岁月的变迁。

    “这是一段回溯的景象么?”秦墨很疑惑。

    他有过回溯景象的经历,与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这一切如此真实,并非是一段记忆。

    这样的情形,与祖龙之地相似,进入了一处神秘的所在,不属于古幽大陆。

    可是,又有极大的不同,这座庞大城池乃是漫长岁月之前的景象,为何还会存在,难道是他踏足久远岁月之前的这处广场么?

    轰隆……

    一阵轰鸣传来,将秦墨从沉思中震醒,抬头望去,城池的半空,有强者在激战。

    “那是……,黑衣前辈的九妹……”

    秦墨睁大眼睛,他看到一头青龙在空中飞舞,释放恐怖的龙力,震得苍穹为之颤抖。

    那头青龙,赫然是九妹,却是很年轻,充满了勃勃生机。

    与她交手的,是一个模糊的身影,看起来很年轻,却是一头白发如雪,无比醒目。

    “那是……”秦墨很吃惊,这正是之前影像中的那个年轻男子。

    此时,青龙九妹已是陷入绝对劣势,事实上,若是那年轻身影愿意,一出手就能要她的性命。

    终于,那个年轻男子似是不耐,弹指而动,剑气纵横天地,将青龙斩落,传出阵阵凄厉的龙啸。

    青龙受了不轻的伤势,却并不致命,那年轻男子终是手下留情,并未真正要了青龙的性命。

    巨城中,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那是城中的强大存在。

    秦墨看到一个熟悉的黑衣身影,正是黑衣老者,不过,却是非常年轻,英姿勃发,身形雄伟。

    “黑衣前辈。”秦墨嘀咕,注视那群身影的举动。

    这是一群真龙后裔,身着龙纹铠甲,飞临天空,形成合围之势,将那年轻男子围在其中。

    一场大战,眼看要一触即发。

    秦墨凝神屏息,这样的强者对决,实是太罕见,不能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然而,外面的景象迅速变幻,时光流逝如沙,秦墨并未见到那一战的发生。

    广场外,出现一个身影,正是那个年轻男子,迈步走来,踏入广场中。

    “咦?!”那年轻男子驻足,转头看过来,发现了秦墨的存在。

    秦墨胸口一窒,感到莫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这年轻男子的气息很内敛,仅是泄漏一丝波动,就强大到难以形容。

    这情景,让秦墨想到了祖龙之地,那个神秘存在,或许唯有那位强者,可以压过这个年轻男子。

    秦墨有些不安,感到之前停留在此,或是有些莽撞了,这年轻男子太强大,若是有敌意,后果不堪设想。

    那年轻男子伫立,并未走近,而是环顾四周,看向镶嵌在虚空中,另一半的羊皮卷。

    “南师走了么?她就这么不待见我这个不良学生么?”年轻男子轻叹,似是有些遗憾,似是自语,又似在询问秦墨。

    “南小姐不知是何时走的。”秦墨这般回应。

    随即,秦墨没有隐瞒,将南小姐所说之事,一一叙述了一遍。他想从年轻男子处,得到一些讯息。

    “南师停留在这里,确是为了等我,也是为了等你。你的名字,是秦墨么?”

    年轻男子笑起来,竟让秦墨觉得有些熟悉,似是在那里见过。

    关于自身的名字,年轻男子却没有提及,他对待秦墨的态度,相当友善,告知其姓名不能透露,一旦在原始大陆提及,会引起一些麻烦。

    同时,他告知秦墨,这并非是一段回溯的景象,而是真实的彼此在交谈。

    “这处广场是特殊的,在原始大陆上,不说独一无二,也是仅有的几个特殊的所在。”

    环顾四周,年轻男子开口道,“这个地方是空间,时间的交汇,将过去,未来的空间,时间交汇在一点上。南师在此,就是为了等待,在原始大陆之后的漫长岁月,踏足这处广场的你。”

    “至于我,应该是在南师来此后,大约数千年后,踏入这处广场。”

    “可是,你,我,还有南师,其实相隔的时间,应该并不遥远。只不过,彼此所在的空间太遥远,我这么说,你应该有些明白吧……”

    秦墨张口结舌,似懂非懂的点头,他大约明白,这处广场是特殊的,也正因此,才能在此见到南小姐,还有这个年轻男子。

    ………………………………

    (打开作者后台,愣了十分钟,才发觉凌晨写的这一章,竟然没发出去,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