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正文 第1844章 古钥秘闻
    秦墨等都是发呆,实是没有想到,奕师能够凝成贪狼阵纹,哪怕这道阵纹并不强,也说明其开始修炼贪狼祖阵之技,并有所成。

    这岂不是说,奕铭风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修炼了三种祖阵之技的阵道师,这是足以震撼阵道历史的大事件。

    这是一个奇迹,哪怕银澄、秦墨在阵道上的天赋,可谓是惊才绝艳,也是无法想象奕师是怎么做到的。

    “你们别多想,只是凝成一道贪狼阵纹而已,并不是修成贪狼祖阵之技。通晓阵道源纹后,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这即是一法通,万法通,你们两个小家伙再努力一点,也是能够做到。”

    这般说着,奕铭风捏着这道贪狼阵纹,打入那块阵盘中,咔嚓一声,像是某种禁制被打开了,整块阵盘颤动,其上似有雷霆闪电跳动,而后沸腾起来,产生一种可怕的吞噬之力,正是【涡天涸地阵】的波动。

    并且,比之此前的【涡天涸地阵】,这股波动更加的纯正,缺少那种诡异的气息。

    随即,阵盘又是一阵嗡鸣,光华消散,恢复了平静。

    不过,这一次阵盘有些不同,表面浮现缕缕光华,似是被激活了一样。

    这种情况,使得在场的奕铭风、秦墨,以及银澄都是皱眉,陷入了沉思,对于这块阵盘的动静,都是产生了种种联想。

    “这块阵盘……”

    正在这时,一个稚嫩而又老成的声音响起,大殿门口,金童走了进来。

    数日前,金童的修为再一次躁动,有着飞跃之势,使得他不得不再一次闭关,这才刚刚出关,就赶来大殿。

    目光一转,落在那块阵盘上,金童先是一愣,露出回忆之色,而后浮现惊容,身形一闪,已是出现在阵盘面前,眯着眼睛,仔细端详。

    “金童前辈,你认得这块阵盘?”秦墨诧异问道。

    然而,金童却是没有回答,转头看向奕铭风,神情很凝重,沉声问道:“这块阵盘可是了不得的阵道神器,是在那里发现的?为何会损坏,这世间有谁能够斩开此阵盘一角?”

    在场众人闻言,则是更加惊奇,看来这位曾经的天界大佬对于这块阵盘,不仅是认得这么简单,而且是相当的了解,很可能在久远岁月之前,见到过这块阵盘。

    当即,秦墨将之前祖阵师世家的强者来袭,以及【涡天涸地阵】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遍。

    “这块阵盘……,祖阵师世家……”金童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

    良久,金童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这块阵盘,又环视众人,摇头叹息:“真是没想到,时隔这么久远的岁月,我竟又一次见到这块阵盘。看起来,当初的六道之战中,发生了我们都不知道的,更加隐秘的变故。”

    大殿中,众人闻言,都是心神震动,看来这块阵盘牵涉到的过往,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惊人,竟是牵涉到六道之战。

    随即,金童也没有隐瞒,说起那段古老的过往,乃是发生在六道之战中的秘辛。

    “这块阵盘的来历,我也是不甚清楚,但是,却是开启六道之战的战场钥匙之一。”金童缓缓说道。

    顿时,大殿中众强者,哪怕都是定力超凡之辈,也是不禁得惊呼,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开启六道战场的钥匙之一?!

    “六道之战的战场,究竟是什么地方?真是六道轮盘的中心吗?”秦墨忍不住询问,对于这个疑问由来已久。

    从七界之墙归来,秦墨就有着这样的疑惑,究竟中古时代的大战之地,是否是【六道轮盘】之中,而更久远之前,六道之战的战场又是在哪里?

    曾经目睹六道之战的回溯影像,秦墨很清楚,六道之战的战场不属于七大界,乃是处于一个独立的空间。

    “或许是在六道轮盘之中,也或许不是……”

    金童的回答让人更加疑惑,事实上,哪怕是当初的参战者,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从远古时代以来,谁也没有真正踏足过【六道轮盘】之中,又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至于六道之战的战场,按照金童长辈的说法,乃是集齐数件钥匙之后,就是能够开启,而这块阵盘就是其中之一。

    传闻,这些钥匙是不灭的,无法被摧毁,即使是界使燃烧生命,也难以在钥匙上留下痕迹。

    “六道之战结束后,在开辟境外之域时,我还曾看到过这块阵盘。并不是这个样子,完好无损,散发着恐怖的阵纹,皇主境之下的强者根本无法靠近。”

    金童回忆那段过往,他的记忆很深刻,因为,这件阵道神器实是太惊人了,给年轻时的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之后,他遁入境外之域,自是没有了这些钥匙的消息。

    大殿之上,在场众强者脸色变幻,神情都是有些凝重,金童所说的这段秘辛,实是让他们联想到许多可怕的变故。

    也即是说,在六道之战后,又发生过一些隐秘而惊人的变故,这块阵盘是由此破损的。

    也有一种可能,这块阵盘被斩下一个缺口,是发生在中古时代的那场大战中。

    之后,这块阵盘流落在外,被那时的祖阵师世家得到……

    奕铭风摇了摇头,究竟真相如何,谁也说不清楚,这其中牵涉到的秘密,可谓是惊世,未必是他们能够搀和的。

    要知道,这块阵盘如此坚固,便是界使境的强者都无法破坏,那能够将之破坏的存在,又达到怎样恐怖的层次?

    秦墨等都是发呆,面面相觑,发觉有些小窥祖阵师世家了,看来战血家族的由来,比预想中的还要惊人。

    “金童前辈,那些钥匙中,是否还有一顶熔炉?”秦墨心中一动,这般问道。

    金童闻言,不禁一惊,看向秦墨,急声问道:“那顶熔炉也出世了,在哪里?那可是能够熔炼一切神料的至宝,若有可能,一定要弄到手。”

    听到那顶熔炉之事,金童明显比对阵盘急切的多,因为,对于武者来说,能够熔炼一切神料的熔炉,明显比阵道神器有吸引力的多。

    同时,金童告知一桩秘闻,在远古时代,所有大陆级顶阶神器,以及大陆级之上的神器,其神料的熔炼,都是由那顶熔炉来完成的。

    在场众强者的目光,刷的落在胡三爷身上,秦墨、银澄等都是感叹,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本以为那顶熔炉透着诡异,乃是一件邪物,却是想不到,竟是一件这样的神物,难怪胡三爷那般急切的取走,看来是早就看出那顶熔炉的价值。

    “你们别这样看小老儿……,就是将小老儿杀了剐了,现在也拿不出那顶熔炉来啊……”

    胡三爷哭丧着脸,相当的委屈,若非是星辰之核的缘故,他就能将熔炉从银液中取出。现在,也只能等银液恢复效用,才能将那顶熔炉取出。

    “你真的得到了那顶熔炉!?太好了。”金童两眼发光,罕有的这般激动,恨不得让胡三爷现在就将熔炉变出来。

    有了那顶熔炉,若是能够找到合适的材料,说不定还能将这块阵盘修复,使之真正的绽放威力。

    对此,即使是奕铭风也很心动,若是真的持有这样一件阵道神器,他的实力将会倍增。

    如此可怕的阵盘,在祖阵师世家的那群小辈手中,与在奕铭风手中,所能发挥的威力是截然不同的。

    “这样的构想很好,但是,那顶熔炉也出了问题,看起来也是破损了。”秦墨则是摇头苦笑,他与熔炉碰撞过,能够察觉到熔炉内部的一些情况。

    “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就算那熔炉不是破损的,你们能够找到神料,来修复这块阵盘吗?”

    奕铭风这般说着,径直将阵盘交给小狐狸。

    “师尊,这块阵盘还是您留着吧,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银澄却是拒绝了,它虽是天生贪宝的性子,却也知道,它又无法催动这块阵盘,留在身边又有何用。